退出阅读

第二季·鬼蜮空间·第三章·暗战(二)

这座城镇黑灯瞎火,早已荒废

故事概要:上世纪阿波罗登月计划遗留下来一份绝密档案,美当局错误判断形式,导致登月计划后续无力,错过一起重大的科学发现。档案密封多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全球众多学者组建的学会悄然成立,集合资源,耗费多年,终将谜团揭开,科学也由此全面开花。而科学之花,多数结果于一篇《聚变论》。在学会成立不久,首领李树仁因一起科学事故销声匿迹,由此引发学会内乱,形成长达二十几年的派系斗争。殷立是学会成员子女,因著作《聚变论》在学会内部声名鹊起,各派极尽拉拢,殷立由此卷入派系内斗,身不由己。之后经历尸洞探险、窟塔群魔、空间惊魂、百慕大之谜等等奇异科学探险,寸寸剥开科学的面纱,在阴谋中成长,在冒险中探秘。

点击查看第二季·鬼蜮空间·第三章·暗战(一)

李楂反应极快,急呼:“不好!跟我来!”领着几名手下掏枪闯进屋来,撞开方雅伈卧房,看见方雅伈抱头蹬在地上,手往卫生间一指。李楂想也不想,踹门而入,发现卫生间没人,瞥向窗外,竟看见窗上系着一条铁索,三条人影正顺着这条绳索朝后山滑去。李楂一眼就认出最前面的就是庄子萱,后面有两人绑在一起,正是殷立和魅婴。

有人想开枪打断铁索,李楂急拦:“你想杀了小哥吗!”紧着跳窗追去,眼看追上,奋力一跳,抓住了殷立的双脚。随着滑索越飞越高,只听“啪”的一声,李楂右臂中枪,摔了下去。

庄子萱插枪入袋:“这次不杀你,知好歹,就别再追来!”李楂捂住枪伤,咬牙切齿说:“没防到你会选在这时动手!”眼睁睁看着她们三人滑上后山与山上接引之人汇合,他竟束手无策。

此时再追,已经来不及了。

抬眼看山,峭壁上出现十数个动力翼伞,分从三个不同方向飞走。饶是李楂眼力再好,也分不清真正目标。

李楂恨恨地自言自语:“想扰乱我的判断力!没这么容易。”话毕,心里已有注意。为了防止判断有误,他做了两手准备,调动能调动的人手,分从三个方向搜寻;他自己则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便带着两名手下开车绕到山后。

果然在后山马路上,发现新鲜轮印。

李楂大喜,命令手下:“追上去!”顺着马路追出七八里地,看见一辆红色奥迪越野车行在路上。李楂掏出手枪,急呼:“超过它!”

油门一脚到底,很快追上。

可是这条马路双向两车道,他们并驾齐驱,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脱道翻车。李楂把枪口对准奥迪车窗怒喊:“庄子萱,不想同归于尽,就立刻停车!”

那奥迪车摇下车窗,一个中年男子战战兢兢探头出来:“大哥,你…你就放了我们吧。”李楂顺着对面车窗细看,只发现车上坐着一个中年女子,便喊:“你把车停下,让我检查!”那中年男子哭丧着脸说:“大哥,求求你绕了我们夫妻,你明知道车上有炸弹,一停就会爆炸,还叫我停车,你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李楂赶紧缩头回来,直骂:“该死!”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这对夫妻准把他们当成庄子萱一伙的了。他猜想这辆装了炸弹的奥迪是庄子萱事先准备好的,然后刻意的留下车轮线索,逼迫这对受到胁迫的夫妻开车同他们上演了一出马路追逐的大戏。

李楂挺肘击破车窗:“姓庄的有一套,算是摸准我了吧!”掉转车头原路返回。

☆ ☆ ☆ ☆

临到中午,分头追铺的人押着七八人纷纷回程。可惜抓捕的这些南派分子,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人物。庄子萱、殷立和魅婴三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失去踪迹。李楂经过救治,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可是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愤然大怒,拍桌而起,那伤口又流血不止了。

他突然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急忙又赶赴后山,蹬在地上查看胎印。

后山马路旁分叉着一条泥坡路,可以直接通往山上。平素后山僻静,很少有人光顾,因此这条泥坡路也不可能有人打扫。但李楂细看之下,发现这条路像是有人稍稍清扫过一样,以致连杂枝树叶都被扫至两旁。

李楂恍然大悟,原来早上追铺的那辆奥迪越野就是真正的目标。

此时细细梳理,其实也不难看出庄子萱设计的破绽。这个破绽也正是庄子萱算计的妙点,如果庄子萱没有清理坡道,轮胎印和脚印就会被其他痕迹盖过,李楂追至此处,可能会因这些细节做出正确判断。但是清理坡道后,李楂情急之下猛然一看,轮胎印和脚印格外凸出,立时便会造成误导性判断。

当时李楂追上奥迪车之后,那对假夫妻的演技又再次让他产生错觉。如此一来,藏在车内的庄子萱绑架殷立和魅婴的计划才算真正成功。庄子萱设计这一出戏,主要是想从李楂身上争取到足够的时间逃亡。

李楂万没想到,庄子萱越狱才一天,就能布置如此完美精妙的劫人计划。不但计划周全,心理战也运用得炉火纯青。他自觉大意,这才受制于敌。自从果敢回到大陆,李楂的每次任务过程虽艰,但都能顺利完成。如今猝遭大败,不得不引以为耻,所以他暗下决定,定要把殷立和魅婴救回。

在此之前,他得把方雅伈和姜聪安置好。

可是方雅伈和姜聪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但不听安排,反而嚷着要随他一起去救人。李楂此次负伤在身,千里追踪,自知前途危险,怎么能带着两个累赘呢,自然不肯答应。岂料,方雅伈以死相逼;姜聪丢了魅婴没法向族民交代,也是变着花样的寻死觅活。

李楂熬不过她们,备好所需,带着方雅伈和姜聪上车。

正所谓救人如救火,他把点滴挂在车顶,一边治疗一边开车直奔邮局。

方雅伈不知李楂奔赴邮局的用意,便问:“楂子哥,我们到邮局做什么?”

李楂说:“你不知道,南派的势力在南方,他们在北方的势力是很疲软的,没人可以接应庄子萱,她在我们的地盘上犯事,我们自然要尽全力堵截她南下。哼哼,南派也不傻,这时候他们可不敢和我们硬拼,谁都不想引起大面积骚乱。刚刚得到情报,我们的通讯专家已经监控了电信网络,她做事谨慎不会蠢到打电话的,也就是说她的所有补给和支援都中断了。所以如果我是她,我一定选择去最近的33区,因为这条线路没人在意,而写信和33区联络就是最好的通讯方式了。”

方雅伈点点头:“所以你来邮局,是想确定她是不是来过。”

李楂说:“是的,邮政有权查看所有快递公司的来往信息。如果确定她寄出了信件,我们就得立即动身去新疆,希望能在半道追上,不然让她们出境,再想救小哥就难了。”方雅伈愕然:“难道南派的33区在境外?”李楂苦笑说:“是的,挨着新疆,在哈萨克斯坦境内。”

没过一会儿,车开到邮政门口。

李楂靠边停车,打开手包取出安全部的证件挂在胸前,然后直奔邮政大厅。那邮政工作人员见李楂出示的证件,也不敢多问,立时帮忙查询邮政网络系统,果然查到早上西城一个邮政网点收到一份寄往哈萨克斯坦的急件。

李楂迅速上车,三人直奔新疆。

☆ ☆ ☆ ☆

进新车少,路况不错。

孤径远市,路草连天,在这荒烟蔓草之地,可以激情奔放,尾以浮尘。

眼看天色渐黑,庄子萱三人仍然驱车疾驰于赤地荒漠。他们已经三天两夜没找地方落脚了,瞧庄子萱的架势,只怕今晚也没投宿的打算。

见前面有片黑石林,殷立手一指,喊:“开那边去,我要撒尿!”

庄子萱开出马路,转了半个圈,停了车。

三人一起下车,殷立拱拱手,一脸苦相:“拜托二位,不要跟来,撒尿有什么好看的。”庄子萱头微微一昂:“谁要看你,我是怕你跑了。”殷立冲她一甩手,转头朝魅婴说:“你别跟来,人多我尿不出来。”

魅婴说:“殷立去哪儿,魅婴就去哪儿。”

眼看说不通,殷立只好掉头,闪进石林。

庄子萱和魅婴也跟着进来,但都是远远看着,并不接近。

殷立拉开裤链,躲躲闪闪尿了半天,边尿边说:“庄小姐,我尿尿的时候你喜欢看哪是你的事,麻烦你那个的时候别总拉着我,我可不想看。”庄子萱脸色微微一红:“废话少说,我是不会给你偷车逃跑的机会的,你就省省吧。”

这三天来,殷立大小便二十余次,走走停停耽搁了不少时间。庄子萱怎么会不明玄机,两只眼睛始终看着他,别说逃脱,就是做个记号,丢几个纸团也没机会。再过不久,天就要黑了,庄子萱不想再拖延时间,还没等殷立拉上裤衩,抓起他的衣领拖上了车。

殷立火冒三丈:“太粗鲁了,你这是虐待!虐待你知道吗!”庄子萱只顾开车,并不理他。殷立拿纸巾擦擦裤上的水迹,越想越恼:“我要把这事告诉巢先生,一定会的,你等着!”庄子萱冷冷的说:“还真是恶人先告状,一路上就没消停过,是你整我吧。”殷立冷笑说:“对,对,我是恶人,是我拿刀架你脖子逼着你来劫我的,你劫我做什么?喜欢我吗?我可不想娶你这个恶婆子。”

话没落音,庄子萱猛踩刹车。

殷立猝不及防,“嘭”的一声撞得头冒金星。魅婴倒是没磕没碰,像是本能反应,但看到殷立抱头喊疼,不禁怒说:“坏女人!”殷立竖起大拇指:“骂得好!要不,你帮我打她。”魅婴摇摇头,可怜兮兮的说:“她凶,我怕。”

车一路疾驰,过不多时,天就暗了下来。

殷立说:“喂,你三天两夜没洗澡了,你不觉得你好臭吗?”庄子萱瞪着两只怒眼看了看他,却不接话。殷立又说:“今晚说什么都要找家旅馆,我是不会睡车上了。”庄子萱扭了扭身子,甚觉又痒又黏:“我也想住旅馆,不都写着客满了吗。”殷立说:“什么客满,你睁眼说瞎话吧。”

庄子萱吞吞吐吐说:“条件差的我住不习惯。”

殷立苦笑说:“本来这条道就没几家旅馆,你还挑三拣四。要条件好的,你也早说嘛,等会有分叉路口,你拐过去,就算不是大城市,也是个小城镇,准保有条件好的。”庄子萱沉吟半晌,说:“就一宿,你别耍花样。”殷立说:“有你看着,哪敢。”

车行不到半小时,果然出现分叉路口。

庄子萱减速,缓缓拐过去。

过了一会儿,前方灯光通明,俨然是个小城镇。三人进城转了两圈,诡异的发现这座城镇黑灯瞎火,早已荒废。

明明瞧见灯光,何以又是一座死城?

【未完待续】

  • 目录
  • 评论 1
  • 喜欢 24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1

  • 钛pQyMpX 钛pQyMpX 2016-05-05 18:30

    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sd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