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一季·孤寨养尸·第十一章·窟塔群魔(二)

再次遇险

故事概要:上世纪阿波罗登月计划遗留下来一份绝密档案,美当局错误判断形式,导致登月计划后续无力,错过一起重大的科学发现。档案密封多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全球众多学者组建的学会悄然成立,集合资源,耗费多年,终将谜团揭开,科学也由此全面开花。而科学之花,多数结果于一篇《聚变论》。在学会成立不久,首领李树仁因一起科学事故销声匿迹,由此引发学会内乱,形成长达二十几年的派系斗争。殷立是学会成员子女,因著作《聚变论》在学会内部声名鹊起,各派极尽拉拢,殷立由此卷入派系内斗,身不由己。之后经历尸洞探险、窟塔群魔、空间惊魂、百慕大之谜等等奇异科学探险,寸寸剥开科学的面纱,在阴谋中成长,在冒险中探秘。

点击查看:第一季·孤寨养尸·第十章·窟塔群魔(一)

经此愕变,两人搀着李楂和魁婴再也不敢停步休息,激发潜力一口气爬上塔顶。好在她们脚步不慢,倘若等墙壁雕塑全部动弹起来,断无生还之理。那些雕塑从下至上活跃而至,每当她们刚刚冲上去,雕塑便即苏醒,爪牙捣来总有毫米之危,当真险象环生。

到了塔顶,她们几尽虚脱,大口大口吸气。

不等她们恢复体力,顶上龙凤鹰雀也在石壁里翻腾了起来,伸出尖嘴利爪,一通乱搅,猖狂凶恶恨不能窜出来生吞了她们。殷立等人距离它们只有两米不到的距离,只能蹬坐石梯台上,不敢起身了。

俯首塔下,骷头戾气暴涨,一股漩涡之风直卷而上,连窟塔都颤抖了起来。

四人索性趴在地上,牢牢抓紧石梯边缘棱角,这才稳住了身形。殷立问:“你刚刚受伤了,还挺的住吗?”姜聪摇头晃脑,哈哈大笑:“不要紧,家常便饭了。”殷立见他狂笑,莫名火气:“亏你还笑得出来,很好玩是吗。”

姜聪笑意不改:“一个人确实不好玩,有你们在就好玩多了。”殷立火冒三丈:“你四岁就住在这里,怎么到现在还没玩死啊!活着也是害人。”姜聪远离俗世,哪会听出这话外炫音,拍胸说:“我是族长吔,怎么会死。看到石床的暗格没,小时候…呵呵,小时候我就躲在哪里,只是暗格太小,现在钻不进去了。”风声呼啸,以致于他们说话都极大声。

殷立暗叹一声,说:“就没办法收拾它们吗?”

姜聪做出苦恼之状:“收拾!想都别想,几千年就没人干成过这事。不过听长老说,消灭不了它们,但可以吸收它们。”李楂插嘴:“别说这些没用的,抓紧了别再分神了。”姜聪厉声说:“什么没用!你这是瞧不起我,不相信我是吧?我住在这里,就是为了慢慢吸收它们。”

李楂气说:“妈的,话真多,那你去吸啊。”

姜聪垂头丧气:“我怕疼,不去。”

听到这,殷立略有所察,原来姜聪住在这里是另有原因的。

眼瞅黑涡吸盘里的骷头使力的往上拱,像是受某种力量制衡偏偏又拱不上来,绕是如此,骷头每拱一下,塔内吸力便增加一分;窟塔墙壁乃至塔顶,数以万计的墙雕也在使力的往外拱,呼声纷杂。若不是殷立经历了一次洞穴墓地之旅,只怕也要吓的手脚发软了。

他心里上挺得住,只是手脚酸麻,怕是支撑不了多久。

莫约又坚持了半个时辰,手上力竭,塔底旋风袭卷,身子便飘了起来,殷立心呼:“要死了!”心声刚起,李楂伸手拉住他的脚,两人同时间卷飞下去。姜聪哎呀大叫,也慌了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魁婴单脚跺地,只听得“轰隆”巨响,连石梯放佛都要塌陷,立足身稳,迅速抓住李楂的双脚,轻轻松松将他们拉了上来。

殷立回到石梯台上,牢牢抓住棱角凸起处死也不敢松手了。

这时,骷头变大了,吸力强如台风海啸。众人也不敢分神说话,就这么缠斗一夜,直到天边发亮,呼风顿止,塔底骷头收拢吸盘,墙壁雕像也瞬间恢复如初,他们这才瘫躺在地,筋疲力尽的动也动不了了。

过了十几二十分钟,殷立搀着李楂沿石梯缓缓而下。

魁婴拉着殷立衣角和姜聪紧跟在后,到了塔底,姜聪说:“一会儿开了门,我带你们出去玩。”殷立和李楂脸色漠然,不搭理他。姜聪憋嘴环抱双手:“你们怎么不理我?”殷立都懒得看他,有气无力说:“要去你一个人去,我们和你玩不起。”姜聪负气说:“晚上不也没事吗,要不是我救了你们,依长老的脾气,你们还活得了吗。”

殷立毫不客气说:“行了,行了,你别说了,你还是把我们交给长老吧。”

姜聪气的只跺脚,转而笑说:“小立子,别这么说吗,你们是我朋友,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殷立听到小立子三字,耳朵一酸:“是朋友就不会这么折腾了,瞧你干的好事,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非要留我们在这里?”姜聪转过头,显得扭扭咧咧。

李楂接口说:“你别问了,瞧他那副德行也看出来,他是一族之长,在山寨有长老约束,族民是不会陪他胡闹的,他这是寂寞要人陪。”

说话间,只听门外“铛铛”两声,有人劈开门锁闯了进来。

殷立和李楂面面相觑,同时惊呼:“张爷!”微光下一瞧,可不就是老张吗。随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男一女,三人手持枪械,全副武装。

老张把枪抗在箭头,哈哈大笑:“楂子,小哥,你们晚上受苦了吧,都怪我来晚了,这不我刚上岸就带人救你们来了。”姜聪脸色一沉:“你们认识?”老张把枪往姜聪头上猛戳:“是啊,你不服气吗?你啊,真会折腾人!免得他向寨民通风报信,干脆把他也带走吧。”话声刚落,后面持枪男子厉喝:“走!”

姜聪喊:“喂喂!你要带我出去吗?不行,长老不准我离开。”他话还没说完,那持枪女子的枪把子已经敲在他后脑勺上,当场将他击晕。

殷立忙出声劝阻:“喂!有话好说,别打人呀。”

老张笑声又起:“小哥,放心,不到万不得已,她们是不会杀人的,走吧。”

那持枪男子抗着姜聪现走一步,一行人出了窟塔,借着天边微光绕到左边,远离寨子依山而行。过不一会儿,便到了湖边。湖上有艘快艇,艇上还有一男一女。走到近处一看,艇上女子竟是方雅伈。

方雅伈一见到殷立,倏地站起,喜叫:“哥,哥!”

殷立瞬间心想:“你果然还是来了。”冲老张怒狠狠地瞪了一眼:“张爷,这是怎么回事?”老张轻描淡写说:“别紧张呀,我看你妹子在码头上说来寻你,我就当做个好事带她来咯。”殷立哼哼两声,疾步上艇抓着方雅伈上下打量:“雅伈,你没事吧?”

方雅伈瞅了瞅魅婴,说:“我没事,哥,她是谁?”

殷立脸上一红,尴尬着说:“她,她嘛,回头再说。”话到一半,魅婴接口说:“我…我是雅伈。”殷立赶紧蒙着她的嘴:“她只是学我,你别见怪。魅婴,不要瞎说,坐好别乱动。”魅婴倒很听话,坐在一旁虽面无表情,可目光始终不离殷立左右。

方雅伈脸上泛起一丝伤感,和魅婴相对而坐,低着头也不说话了。

待众人全部上艇坐定,驾艇的马力全开,就这么驶离了千香店。

殷立依稀记得来时的湖面景致,他断定此去并不是岳阳方向。老张带人来救她们,目的鲜明,他岂能不知。此事与方雅伈无关,自己误入虎穴,可不能让她深陷进来。想到此处,殷立苦苦笑说:“张爷,我们没有仇怨吧,何必把事做的这么绝呢?”

老张摇摇手指,蓦地指了指魅婴。

殷立伸个大拇指:“张爷记得可真清,好!你放了她们,要杀要刮都随你。”老张抿嘴浅笑:“不,我不杀你,你死了,她就不好控制了。再说巢先生想见你,要我们完好无损的把你们带回去。”殷立讨价还价:“既然巢先生指定要我们俩,那你是不是应该放了她们。”

老张笑说:“小哥,说实话吧,我跟你真没冤仇,其实我也很想帮你,只是我做不了主,等会儿下船拿了钱,我就走了,你想放人,得问她。”说时,手悄悄一指,竟是方才拿枪敲昏姜聪的短发女子。

这时,李楂靠上来轻声说:“她叫庄子萱,原是美国一名华裔女警,身手好,出枪速度极快,两年前被巢先生招揽,暗杀了我们不少人。”殷立大奇:“你认识她?”李楂仍将声音压至最低:“不认识,我们只是掌握了一些资料。”闻听此言,殷立越发对这两股势力感到好奇了。

端看下,这庄子萱一袭黑衣束身,单腿踏在船沿,面无表情眺望湖色。

殷立“喂,喂”的呼唤了两声。庄子萱双手插进裤袋,缓缓转身,四目相觑,殷立登觉这双眼睛似从相识,深邃阴冷,只逼得他喘不过气来。可是细看之下,虽然庄子萱眉尾微翘,向以鹰瞵鹗视之势慑人,往往令对方如遭针扎,痛苦不堪,可是五官精致,如雕似琢,纵使冷若冰霜,也掩盖不住辣艳之美。

庄子萱不作声,只是这么看着他。

殷立不为冷目所摄,反而一时看的呆了,半晌才说:“庄小姐,这么称呼你,对吧?巢先生要的是我和魅婴,和她们没有关系,你就放了她们吧。”话刚说完,便让方雅伈抢了口:“哥,你又要丢下我了,我可不走。”李楂也说:“小哥,不要逞强。”

庄子萱唇齿微启,漠然说道:“你都听到了。”转过身去,依旧饱览湖光,边看边说:“阶下囚也能替人说情的吗,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殷立倏地站起,被李楂一拉,又坐了下来。

他觉察李楂朝他暗暗的点了两下头,既是提醒他不要轻举妄动,又放佛是在暗示什么?明明身处险境,已成待宰羔羊,何以李楂不急不躁,胸有成竹?殷立心想:“对方有枪,个个都是好身手,强弱悬殊,他不会这么不知轻重。那他是在暗示什么呢?”实在无法理解,只能坐观其变。

【未完待续】欢迎在文章右侧互动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20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