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季·鬼蜮空间·第四章·伊甸蛇妖(一)

地下森林的科学怪兽象征着粒子科学的极端水平。

故事概要:上世纪阿波罗登月计划遗留下来一份绝密档案,美当局错误判断形式,导致登月计划后续无力,错过一起重大的科学发现。档案密封多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全球众多学者组建的学会悄然成立,集合资源,耗费多年,终将谜团揭开,科学也由此全面开花。而科学之花,多数结果于一篇《聚变论》。在学会成立不久,首领李树仁因一起科学事故销声匿迹,由此引发学会内乱,形成长达二十几年的派系斗争。殷立是学会成员子女,因著作《聚变论》在学会内部声名鹊起,各派极尽拉拢,殷立由此卷入派系内斗,身不由己。之后经历尸洞探险、窟塔群魔、空间惊魂、百慕大之谜等等奇异科学探险,寸寸剥开科学的面纱,在阴谋中成长,在冒险中探秘。

点击查看:第二季·鬼蜮空间·第三章·暗战(二)

也不知道从何处吹来一阵风,顿起飞沙,遮天闭月。

殷立只觉骨寒毛竖,急说:“赶快原路返回!”他话还只说到一半,庄子萱已掉转车头。可是,任凭她们怎么转,也走不出去。殷立疑说:“不对劲,城镇变大了,东西两面的建筑怎么看着都一模一样呢?好像是两座城镇啊。”

庄子萱冷哼说:“管它一座两座,我就不信困得住我!”

殷立见她将油门踩到底,大叫:“你想干什么?”庄子萱说:“没干什么,我要从这座教堂冲出去。”殷立惊慌着说:“你疯了吗,不要乱来!”庄子萱可不听劝:“它横在我们进来的路上,不冲过去难道等死吗!”

话毕,离火器一松,车以迅雷之势冲去。

殷立大骂:“疯子,你真是个疯子!”来不及细想,背紧紧贴着座椅,反手死死的抓住靠背。

只听“嘭”声,车以万斤之力撞在教堂大门上,大门朝内一凹,瞬间支离破碎,木板碎屑满天飞起。就在撞破大门的毫秒之间,庄子萱踩死刹车,那车仍然如脱线的风筝,直接冲了进去,在教堂内滑了十来米,才停了下来。

殷立睁开眼,教堂一片通亮。

三人朝四周一瞅,满堂皆人,个个面带粲笑,鼓掌如雷,久久不息。教堂的神父走近车旁,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殷公子和庄小姐破门而入,别具一格。”伸手打开车门,又说:“请下车吧。”

殷立和庄子萱不知所然,扫视四周,教堂金碧辉煌,像是一场婚礼。就在愕然之际,两人又同时惊呼,一个叫爸,一个叫妈。原来教堂前座除了殷立的亲朋好友,如殷名、冯姚、方雅伈、丘命堂等人之外,尚有庄子萱的至亲。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惊呆了。

神父见她们犹豫不动,不敢再请,朝殷名请了请手。殷名牵着一个中年美妇走到车前,那美妇一脸的慈颜善目,握着殷立的手,把他拉了出来:“磕着碰着没有?都要结婚了,还这么不规矩。萱儿,你也下车吧,都等着你们呢。”

庄子萱竟不违拗:“嗯。”乖乖的下了车。

殷立大奇,问:“阿姨,您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殷名打断:“什么阿姨,她是你妈!”那美妇却不责难,反而在殷立头上摸来摸去:“怎么了,儿子,你没撞着头吧?萱儿,下次不准这么开车,你们俩伤到谁,妈都心疼。”

庄子萱柔着声说:“知道了,妈。”

殷立以为是在做梦,大笑:“你叫她妈!”话声刚落,殷名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勺上:“混小子!没大没小。”那美妇马上伸手轻揉殷立的头,冲殷名说:“你怎么老打儿子的头,打傻了你不心疼呀。”殷名说:“真是慈母多败儿。行了,这么多人都在等你们俩,不要磨磨蹭蹭了,赶快上去。”

亲友一拥而上,将她们推到台前,分站在神父两侧。

霎时,满堂喝彩。

殷立和庄子萱浑浑沌沌,突感全身发寒,冷得意识也模糊了。

那神父拿着圣经,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说:“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天父赐福盈门……。”

殷立听着听着好像感觉有那么一份爱涌向了庄子萱,但潜意识里感觉有些不对劲,放佛意识就要被掏空一样,赶紧喝止:“不要再念了!”

他这一喝,满座皆惊,所有人投以疑目。

殷名大怒:“你想干什么!”殷立笑说:“嘿嘿,我一定是在做梦。”殷名捂着胸口险些摔倒:“混小子没救了,没得救了!”那美妇也是一脸哀伤:“儿子准是撞坏脑子了,这…这可怎么办?”见这美妇张嘴闭嘴都喊儿子,一脸慈爱,殷立倍感亲切,欲上前安抚。庄子萱一把拽住他,细声说:“你想找死吗,这不是梦,赶紧逃!”两人互对一眼,跳下台,直接奔出教堂,一口气跑了两条街道。

回过神来,她们才发现死镇骤然而活。

商铺繁杂,屋窗盈辉,街上车水马龙,和适才进城时相比迥若两地。

两人舌挢不下,如堕云雾。

殷立拍拍脑袋:“我怎么头晕晕的,刚才到底怎么了?好像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的样子。”庄子萱说:“我也不知道,一进教堂我就感觉全身发冷,好像自己不是自己,幸好我带了匕首,划破了手才醒过来。”殷立去抓她受伤的手:“啊,你划破手了,没事吧你?”

庄子萱缩手说:“小伤而已。”

二人命寄煞镇,惊魂未定之际,殷立猛拍双手:“哎呀!魅婴还在教堂。”

庄子萱也是脸色大变:“快回去找!”一步并作两步,冲进教堂一看,车还在,人却不见了。更奇怪的是,刚才还婚客盈庭,转眼间都消失得一干二净。庄子萱说:“走,出去找个人问问。”

教堂斜对面,正好有个老人家摆着水果摊。

两人刚要靠前,那老人家就招呼起来:“哎哟,殷公子,少奶奶,小老儿祝你们小两口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见庄子萱脸上红一块紫一块,殷立捧嘴偷笑。

庄子萱狠声说:“再笑,割了你的舌头。”殷立收敛了一下,边走边说:“好了,不笑你,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保持清醒,不然我是不会救你的。”庄子萱冷眼藐视:“还是担心你自己的小命吧。”

殷立哈哈轻笑两声,疾步上前,向那老人家笑说:“老伯,谢谢你哟。”

那老人家点头陪笑:“您要是想吃水果,叫人招呼一声,我给您送去。您看您,大婚之夜,家里贵宾那么多,还要劳您亲自跑一趟。”殷立转睛一想,说:“您比我年长,我怎么好意思叫您送呢。”老人家赶忙摇手:“快别这么说,自从你父亲在咱镇修了度假山庄,咱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我们都要感谢你们呢。别的不说,单凭你们家和那家人把咱镇改造的这么好,你要吃水果,小老儿就是跑断了腿也高兴啊。”

殷立故作惊讶:“还有一家人吗?到底是哪家人啊?”

那老人家疑说:“您不知道?”殷立挠挠后脑勺:“我一直在外面念书,家里发生点什么事,多半都不知道。老伯既然知道,就说道说道吧。”老人家略一迟疑,扇了自己一个嘴巴,笑说:“你瞅我,人老了,话也说不利索了,没什么哪家人,没有的事。殷公子,少奶奶,要什么水果,您二位慢慢挑。”

殷立心想:“这老头想隐瞒什么呢?”

见他扯开话题,也不便再问。只是问了半天,有用的信息一个也没问出来,殷立心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看来只能硬闯度假山庄了。”笑了笑,谦声说:“老伯,我们今天不吃水果,就想找您问一下路。”

那老人家上下打量了殷立:“殷公子,您没事吧?”

殷立说:“是这样的,我和子萱刚刚在城里转了一圈,走着走着就迷路了。”那老人家点点头说:“殷公子来的次数少,迷路也是正常的,您瞅,从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十字口向西拐,最西面那座大宅就是您家了。”殷立大喜:“老伯,谢谢了。”

身陷迷局,处处都觉被动。

她们知道只有化被动为主动,才能探明究竟,救人逃生也才有希望。否则,受人牵引摆布,就只是死路一条。

顺着老人家指的方向一路直行,十字路口向西拐,果然看见西城街尾有一座大宅。殷立说:“既然主动上门,我们就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她们不是喜欢演戏吗,我们也会。”庄子萱冷哼一声:“占我便宜,想都别想!”殷立脸色一寒:“脏兮兮三天都没洗澡了,你以为你的便宜我就那么爱占,不都因为在这里我们是一对嘛。”庄子萱哑口无言,气的只磨牙。

大宅共四层,门口大书“闲云雅居”四字,宅下是个大花园。

整个大宅彩球飘飘,温歌慢曲。

她们进了花园,在酒台上各端了杯酒。殷立悄声下达命令:“挽住我的手。”庄子萱犹豫了一下,把手伸了过去。见花园二三成群,两人扎堆过去,殷立见人举杯:“谢谢,谢谢。”

庄子萱细声问:“你知道谢他们什么吗?”

殷立说:“鬼才知道,总之多说话少说字,准没错。”

见游泳池边一个女子孤零零的坐在一边,衣着打扮,相貌体型和方雅伈一模一样。殷立靠上前,听见她哀叹了一声,心里一疼,忍不住问:“雅伈,怎么唉声叹气呀?”方雅伈猛一回头:“哎呀,你们什么时候站在我背后的?”殷立微笑说:“就刚才。”方雅伈神色紧张,左右四周的看了看:“这地方你们不该来,快走吧。”

【未完待续】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29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