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一季·孤寨养尸·第六章·祖墓惊魂(三)

半人马星座?这和奇门遁甲有什么关系?

故事概要:上世纪阿波罗登月计划遗留下来一份绝密档案,美当局错误判断形式,导致登月计划后续无力,错过一起重大的科学发现。档案密封多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全球众多学者组建的学会悄然成立,集合资源,耗费多年,终将谜团揭开,科学也由此全面开花。而科学之花,多数结果于一篇《聚变论》。在学会成立不久,首领李树仁因一起科学事故销声匿迹,由此引发学会内乱,形成长达二十几年的派系斗争。殷立是学会成员子女,因著作《聚变论》在学会内部声名鹊起,各派极尽拉拢,殷立由此卷入派系内斗,身不由己。之后经历尸洞探险、窟塔群魔、空间惊魂、百慕大之谜等等奇异科学探险,寸寸剥开科学的面纱,在阴谋中成长,在冒险中探秘。

点击查看:第一季 孤寨养尸 第五章 祖墓惊魂(二)

只见这艘大船乘风破浪而来,船上桨手每划一下,便大吼一声。眼看就要从他们身边过去,殷立眺眼一看,发现大船上堆满泥石,每匹骏马都驮着泥沙。殷立大舒一口气,心呼:“原来如此。”

正当大船擦身而过时,突然一股阴风袭来,殷立忍不住全身哆嗦,感觉所有人身上都散发着萤光,好像被有一股强大的吸力缠住。

老张急喊:“不好!他们在吸我们的魂魄,快跑!”

众人赶紧划船,没桨的以手代桨。就连殷立虽然看出端倪,也被眼前一幕吓傻,跟着划了起来。老张、楂子、殷立船驶在前,逃过吸力的范围,可是后面三人身体渐渐不支,在和阴兵船只擦身而过时,身体的荧光化成人状被拉扯了过去,三人顿时翻倒在船。

老张趴在船头:“招子!尾巴!驼子!”连喊数遍,瘫在了船上,喃喃自语:“大风大雨经历这么多,没想到在这里翻了船。”咬咬牙,将火炬插在船头,划开水面,却冷不丁的听见后面有人呼喊:“张爷,不要丢下我们!”

三人扭头回看,竟然是招子、尾巴、驼子的魂魄飘了过来。

老张回喊:“你们找我没用,我救不了你们。”

楂子提醒:“张爷,别说了,赶紧走。”三人失足力气划桨,船破浪前进。岂料那三个魂魄凌空飞顿,飘到他们前方,只是重复的嚷哭:“不要丢下我们!”

老张毕竟胆大,虽然惊慌,但仍没失去方寸,说:“我找个人陪你们,你们就安心的走吧。”说时,一把抓住殷立后领。楂子出手如电,擒住老张的手:“不行,张爷,已经死了三个人,不能再死人了。”老张厉声说:“不是说好,让这小子做替死鬼的,不然我带他做什么!”

殷立目瞪口呆,原来这姓张的竟怀着如此歹毒的目的。

楂子眼神流露出一丝杀气,但随即隐没:“张爷,你冷静一下,如果张爷有什么不测,我楂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现在是多一人多一份力量,不是。”听他这么一说,老张这才缓缓松手。

那三个游魂慢慢靠近,老张和楂子也做好抗击准备。

殷立突然想起父亲书房那晚的灵异事件,忙说:“楂子哥,什么都别做,越做越危险,精神点就不会有事,只要我们不害怕,他们伤不了我们。”

老张不信:“瞎说,你怎么知道伤不了我们?”

殷立对他极其厌恶,可是此刻同坐一船,也只能摒除成见,没好气的说:“灵魂站在科学的角度上,只是一团辉光能量体,也是人的意识能量形态,意识又怎么能够随意杀人呢。”

老张冷哼一声,显然不屑一顾。

楂子也有些把不准,问:“你有把握吗?”殷立说:“你和别人吵架,如果别人气势占据上风,你几乎就没有胜算。意识也是这样,化作灵魂想要害人,就得消磨人的意志,让人精神崩溃,它才能寻隙得逞。”楂子点点头:“我信你。”

老张觉得这个比喻颇有道理,忙说:“那我也信你。”

三人精神一抖,果然游魂便不敢靠近了,只能在船边来回打转。过不多时,漂移的游魂渐渐淡去,最后竟奇怪的消失不见了。

老张大喜:“虚惊一场,虚惊一场,小哥,幸亏有你,跟着小哥长学问了。对了,它们不会再回来吧?”殷立冷冷的说:“应该不会。”老张有些不放心,又问:“这也有科学的解释吗?”

殷立扭头一边,不想搭理。见楂子也投以好奇,便只朝着楂子说:“楂子哥,你也觉得好奇吧?先前我就说过,这里有超强的磁场反应,我们看见的阴兵过河,也是因为磁场在极端的情况下储存了以前的记忆,由于我们距离阴兵过河太近,尾巴他们的死应该是两个不同年代的磁场碰撞,导致的一起时间车祸,他们的意识魂魄消失,只是因为魂魄是个能量体,离开人体时间一长,就会遭外力稀释,而这个洞穴的磁场作用极大,所以魂魄也就稀释的极快。”

老张打个哈哈:“玄乎其玄的,还时间车祸呢,你为什么不说我们刚刚穿越到过去了。”殷立认真起来:“我不认为可以穿越过去,不过时间是有时间点的,提取意识,把意识送回到记忆的时间点上,也可以实现穿越,只是意识形态只能看,不能改变历史。(注解1)”老张笑说:“去,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楂子自始至终冷峻少言,此时也不由一声感叹:“果然虎父无犬子。”

殷立咦了一声:“楂子哥,你刚说什么?”

楂子支支吾吾:“没…没说什么呀,我刚刚有说话吗?”殷立诧异,偷眼瞄他。楂子将头扭到一边:“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有什么话出去再说吧。”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这楂子显然是认识父亲的。如果他真的认识父亲,怎么就偏偏这么巧碰见他了呢,这并不像偶然巧遇。殷立实在想不通,心道:“老张还在船上,不宜把事说破,好,那就等出去再问你。”

三人又在河面上划了一会儿,发现前方有艘小船,靠近一看,船上横躺着三具尸体,竟是尾巴三人。

殷立游目四望,宽阔河面透着一股杀气:“有点不对劲,尾巴的船在后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楂子也说:“嗯,山底这条阴河太大,我也觉得反常。”殷立点头说:“看来,我们一直在河里打转。”

老张想了想,正色说:“这是奇门遁甲,三年前在北方一座墓里见过。”

殷立和楂子四目愕望,楂子问:“张爷,这么说你有办法出阵?”老张摇摇头,叹气:“当年是用无人机采集数据,然后电脑计算才脱的身,今天显然是用不了这个办法的,只怕是很难出去了。”殷立心下一冷,喃喃说道:“不,一定有办法的,让我想想。”未等他想出办法,楂子已经脱掉衣裤:“我下水探探,看能不能顺着水底摸到对面。”

陷于危难,扶弱而不畏强;生死一瞬,爱生而不苟生。

这般好人,殷立可不想他出事,遽上前阻止:“不要下水,还不知道下面什么情况,万一上不来怎么办?”楂子微微一笑:“反正是死,倒不如冒险一试,如果上不来,也只是换了种死法。”殷立沉吟半晌,自嘲说:“向死而后生,我们都没有你这样的勇气,那好吧,你系上绳索,如果水下情况不对,你就摇绳,我和张爷就拉你上来。”

楂子竖起三根手指表示OK,将绳索系在船头,噗通一声跳进河里。眼见绳索一节一节的往下沉,张爷傻了眼了:“这河该有深呀!”殷立估算已到常人闭气的极限,楂子仍留恋水底,不禁大急:“张爷,快拉他上来!”俩人赶紧抓住绳索,麻利的往上拉扯。

“吖……!”楂子破水而出,脸朝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见他无碍,殷立心下大喜,问:“楂子哥,你没事吧?”

 楂子游到船边,抹了一把湿脸:“没事,我还能坚持几秒钟,说不定就能探到水底了。”殷立搀着他的手,把他拉上船,说:“既然张爷说是奇门遁甲,水自然也有问题,就是再多给你一分钟也没用,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老张嬉皮笑脸问:“小哥,你有办法?”

 殷立只装作没听见,不搭理他。其实这会儿面对广阔无边的湖面和诸般灵异事件,他也是黔驴技穷,束手无策。

 正苦恼间,河面又起动静。

 灰雾朦胧之中,又驶来一艘小船,隐隐看见船上坐着两男一女。

 张爷吓了一跳:“他妈的真晦气,又来!”抓起桨把船划到边上。再驱眼看时,众皆骇然,这船上的两男一女,其中一个正是殷立。如此怪异之事,当真闻所未闻,三人脸色顿时煞白,静静地等着这艘船过去。

哪知这船东突西拐,像在避开障碍物。那船上三人均都表现怪异,目不转睛的瞅着他们,有说有答,像是可以看见他们一样?尤以那船上殷立举止最怪,突见他手指朝天,跟着手指又朝水下一指,张嘴闭嘴放佛是在说话。三人面面相觑,楂子反应过来,急说:“小哥,留意一下他的口型。”

 在同一条阴河遇见另外一个自己,除了诧异难安,更多的是力求甚解。此时无需他人提醒,殷立也断然不会不察:“别出声,我已经在留意了。”三人立时都不说话了。

须臾间,那艘船在雾中隐去,阴河又只剩孤舟茫客。

殷立仰头看天,学着口型想了一会儿,说:“我懂了,他说的是‘半人马星座’。”

楂子忍不住问:“半人马星座?这和奇门遁甲有什么关系?”殷立说:“当然有关,古来奇人知天相,奇门遁甲只不过是一帮数学家、按照易经八卦推演出来的算术题而已,也蕴藏了许多宇宙奥秘。我不懂得易经八卦的推算,不过我算熟悉半人马星座吧。”老张喜及而喷:“太好了,那就出阵吧。”

楂子见殷立一脸漠然,又答话了,便说:“张爷,你就别说话了。”

他哪里知道其实殷立只是思念急转,想到另外一个自己,所以微微走了神才会置若旁闻。他是谁?他们又是谁?殷立在脑海里不停自问,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完全弄不明白。

【未完待续】欢迎在文章右侧互动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3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