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季·鬼蜮空间·第四章·伊甸蛇妖(四)

形式不容他多想,那四个人脚前脚后的已经冲了进来。

故事概要:上世纪阿波罗登月计划遗留下来一份绝密档案,美当局错误判断形式,导致登月计划后续无力,错过一起重大的科学发现。档案密封多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全球众多学者组建的学会悄然成立,集合资源,耗费多年,终将谜团揭开,科学也由此全面开花。而科学之花,多数结果于一篇《聚变论》。

在学会成立不久,首领李树仁因一起科学事故销声匿迹,由此引发学会内乱,形成长达二十几年的派系斗争。殷立是学会成员子女,因著作《聚变论》在学会内部声名鹊起,各派极尽拉拢,殷立由此卷入派系内斗,身不由己。之后经历尸洞探险、窟塔群魔、空间惊魂、百慕大之谜等等奇异科学探险,寸寸剥开科学的面纱,在阴谋中成长,在冒险中探秘。

点击查看第二季·鬼蜮空间·第四章·伊甸蛇妖(三)

魅婴吓了一跳:“这门肯定没关好。”

门开处是几级台阶,走下去环目一扫,原来草坪底下是个大型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器材齐备,日夜亮灯,顶上几根粗壮的管子分散成几十根细管,分别插入数十个灌满药水的桶状玻璃缸,缸内泡的都是一颗巨蛋。

殷立一阵毛骨悚然:“不行,我得弄清楚他们到底在研究什么?”庄子萱说:“你可真痴,你自己研究吧,魅婴,我们去找出路。”魅婴抓着殷立的衣角只摇头,不愿跟她亲近。庄子萱拍打前额:“我忘了,你也痴,算了,我自己去找。”

实验室要孵化巨蛋,仪器就必须处于运作状态。

虽然仪器众多,可殷立一眼就看出端倪,盯着墙上几块巨型显示频看了许久。其中一个显示屏展示的是人类的基因组合图;第二个显示屏展示的是蛇类的基因组合图;第三个显示屏展示的是转基因重组技术图;最后一个显示屏尤为新奇,展示的是粒子加固数据及技术图。

殷立心想:“整个伊甸园生物排泄出来的粒子能量,通过管道输送到药水缸里,这就是粒子加固技术?他们想干什么?如果生物可以粒子加固,那不就等同于魔鬼。”他突然想到,这里的系统和千香店祖墓里的循环养生系统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以致于出生在祖墓的魅婴,能力也异于常人,侥幸她没有被巢先生控制,不然必将是场灾乱。

四种组图处于全自动化操作,不停的变化数据。

把四个显示屏的内容联系在一起,答案再明显不过。

殷立觉得这个实验不单单是疯狂,简直反人类,心道:“把人类基因和蛇类基因通过转基因技术重组,然后在生命体加固粒子,他们就是这样复活伊甸园魔鬼的吗?他们做出了上帝的姿态,后续发展只怕会更加疯狂。哎…,科学发展到最后,对人类文明未必就是福气啊。”

他越想越怕,不禁心念又起:“他们发展生物科学,最后会不会对我们的世界造成伤害?不行,我不能掉以轻心,必须活着离开,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带回去。”心念及此,忙收敛心神,喊:“庄小姐,找到出口了吗?”

庄子萱的远远传来:“实验室太大,还在找。”

殷立冲魁婴说:“你也去帮忙找。”

魅婴“哦”了一声,离开殷立就去找出口了。

这座实验室极其先进,殷立怕遗漏了重要的东西,想再看看,可实验室的空间远比上面的草坪大的多,里面的器材眼花缭乱,想找出遗漏确实不易。不过,他发现实验室的中央有一层厚厚的玻璃隔开,两边互不想通。

他仔细比较了一下两边的场景和布置,竟是一模一样,猛然看下,就想是实验室里面放了一面镜子。唯一不同的是地板上面的图案,这边的图案是北斗七星图;而玻璃另一边则是一副黑白双鱼图。

这个小细节,不得不不让殷立动容。

心里瞬间闪出无数念头:“双鱼会的标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平行空间也有一个双鱼会?不,平行空间是七星标识,这是毋庸置疑的。难道是巢先生他们?正反空间出现纽带区域,以双鱼会的科技能力,或许是知情的,他们不是一直想打通正反空间的通道吗。如果这个纽带区域是双鱼会和平行空间的科研团队联手弄出来的,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思绪顿时繁乱起来,冷汗从毛孔里冒出,他稍稍定心,自我反驳:“标识而已,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可能平行空间真有两个学术流派呢?”

双鱼会的标识能量巨大,让他耗尽了心思。

在没弄明白之前,殷立除了反驳,再也不敢胡思乱想,更加不敢留在这儿了,大声喊:“都找到出口了吗?”

两人同时回话:“没找到。”

这间实验室处处让殷立厌烦,他是一刻也不愿意多留,说:“找不到出口,我们再另想办法,这里不能久留,出去吧。”

到了外面,压抑之心缓解。

她们沿着草坪朝前走,走了没几步,看见远处丛林里草木剧烈摇摆,一只人首蛇身的怪物钻了出来,肩上扛着半具尸体。这怪体型庞大,显然是先前遇见小怪的成年版。

那怪物刚钻出丛林,后面跟着钻出一只,伸手抢夺尸体。前面怪物反应也快,反手抓住尸体,两怪都不肯罢手,半具尸体就这么一撕一扯又断为两截,场面极具血腥。两只怪龇牙大怒,看架势必然一场恶战。

怎奈空旷之地,殷立三人无处藏身。

两怪盛怒欲做生死搏斗,瞥眼间就发现了她们,兴奋的丢弃手中尸肉,捶胸高亢,朝她们疾游过来。

庄子萱平素淡定自如,此刻也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叫:“快跑!”三人撒腿就跑,只听见“嘭嘭嘭”几声,头撞上硬物,三人同时翻到在地。殷立捧着头,眼睛只冒金星,忍着痛爬起来去摸:“糟糕,是一面气墙!”庄子萱也绝望着说:“这次只怕逃不掉了。”见庄子萱口衔绝望,殷立本能的抓起她手往自己身后拉,脑子里突然一闪:“还没到绝望的时候,走!回实验室去!”

她们距离实验室颇近,刚才形势危机,才慌不择路。

两怪虽然游走极快,但是性命攸关之时,往往可以突破极限,殷立三人一意奔命,瞬步如飞窜进了实验室。眼看怪物已到门口,殷立随手抄起椅子朝门外仍去,接着又抄起一把,登上台阶用椅子四角一通乱插,门外的怪物一时竟也没招。

殷立边插边喊:“魅婴!快去把横在中间的玻璃墙推到,快去啊!”

魅婴都吓得傻了,一时接不上话:“我…我…。”殷立又喊:“相信你自己,快去吧!我快顶不住了!”庄子萱见他独撑危局,随时都可能丧命,不禁鼻子微微一酸:“你不能出事,一定要顶住,我带她去。”扯着魅婴就往实验室里面奔去。

门外怪物的攻击一波强过一波,那张椅子随时都有可能散架。就算椅子不会散架,殷立的体力也已透支。他知道福无双至,奇迹不可能发生两次,魅婴胆小怕事,纵使她有通天彻地的本事,只怕也难以挽救危局了。

然奇迹往往接踵而至。

正绝望间,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随着声音慢慢变大,门外的怪物竟自停止了攻击。殷立偏头窥看,见两只怪物抱头在地上打滚,样子很是痛苦。这时,外面有人叱骂:“畜生,还不快滚!”那怪物又怕又恼,抱头鼠窜,双双爬去。

等怪物走远,那人朝实验室喊话:“公子,你没事吧?”

殷立知道来人是要抓他们回去的,他不想示弱,回道:“还死不了。”那人笑说:“我早提醒你不要闯进来,你就是不听劝,怎么样,见识到丞蛟的凶残了吧。”殷立故作镇定:“丞蛟也是人造出来的,它又怎么比得过人心凶残呢。”

那人说:“公子是在骂我吧,我不生气。”

以防遭遇偷袭,殷立不敢迈门出去,只小心翼翼偷瞄了几眼,瞥见来人共计四名,手上都拿着麻醉枪,正缓缓朝实验室靠近。殷立灵光一闪,朝外喊:“喂!不想死的,就站住别动。你们以为单凭我们几个人就斗得了丞蛟,也不仔细想想,如果没人帮我们打开实验室的门,我们能进得来吗。”

此话一出,外面四人果然一动不动了。

有人说:“公子是在吓唬我们吧?”殷立冷笑说:“这个实验室也不止你们一家。再说,我的身份就算我自己不说,你们也都知道了吧,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是不是吓唬你们,自己掂量吧。”那人沉吟半晌:“没想到这事惊动了双鱼会的兄弟,麻烦公子请他们出来,我们也好当面谢罪。”

此言一出,殷立胆丧魂惊。

他惊的不是自己的处境,而是双鱼会三字。初时,殷立还怕自己猜错,以免露出马脚,遮遮掩掩一通乱说。没想到外面的人对双鱼会也是颇为忌惮,慌神之下竟一语道破了真相。殷立想找些破绽给个反驳的机会,可事实摆在眼前,又如何反驳得了,一时神思飘游,忘了回话。

外面的人见他久久不语,起了疑心:“公子,你在逗我们吗?”

殷立回过神,干咳两声:“你要见人是吧,好,等两分钟,我去把巢先生给你们叫来。”那人听见这话,哈哈大笑:“原来他在虚张声势,走,冲进去。”殷立反应也快,掉头就跑,他怎么也想不通捏出来的纸老虎一戳就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形式不容他多想,那四个人脚前脚后的已经冲了进来。

殷立边跑边喊:“你们好了没有?”庄子萱见殷立身后有人,拔枪迎了上来:“魅婴不听我的,还是你来,这里就交给我。”殷立心下稍稳:“你确定你能搞定?”庄子萱点了点头。殷立长舒口气:“早知道这样,我直接引他们进来就是了,编谎可真累。”

【未完待续】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33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