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季·鬼蜮空间·第二章·北派说史(三)

你母亲是个了不起的学者,不仅苦研地质,对粒子物理也有一定深究。她发现的这个物质,证明了地球有暗物质的存在,这个世纪难题被她破解了。只是暗物质非相对论粒子,没有镜像粒子。

故事概要:上世纪阿波罗登月计划遗留下来一份绝密档案,美当局错误判断形式,导致登月计划后续无力,错过一起重大的科学发现。档案密封多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全球众多学者组建的学会悄然成立,集合资源,耗费多年,终将谜团揭开,科学也由此全面开花。而科学之花,多数结果于一篇《聚变论》。在学会成立不久,首领李树仁因一起科学事故销声匿迹,由此引发学会内乱,形成长达二十几年的派系斗争。殷立是学会成员子女,因著作《聚变论》在学会内部声名鹊起,各派极尽拉拢,殷立由此卷入派系内斗,身不由己。之后经历尸洞探险、窟塔群魔、空间惊魂、百慕大之谜等等奇异科学探险,寸寸剥开科学的面纱,在阴谋中成长,在冒险中探秘。

点击查看:第二季·鬼蜮空间·第二章·北派说史(二)

方雅伈眉头一扬:“怎么有些像黑洞呢。”

丘命堂笑说:“嗯,方小姐大智,是有些黑洞的原理。在周蒂一行勘察千香店时,我们这里也有重大突破,是和黑洞有关的。这次突破归功最大的当属冯姚院士了,她在观测星云天体时,意外发现细微的反物质喷射,而且有浪潮现象,使得空间向外扩张。为了确定这次观测的准确性,由李树仁亲自带队主导,果然在2000万光年的大片暗星云区发现巨量的反物质喷射,李树仁为了印证爱因斯坦预言的白洞,又主导观测了黑洞,统计吞噬物质的能量值,经过长时间的无休止观测,掌握了大量的数据,然后将黑白二洞吞吐物质能量的数据比对计算,得出一个吃惊的结果,两者近乎相同。”

听到这里,殷立和方雅伈会心一笑。

原来方雅伈此前的观测和推理,前人不但做过了,而且通过大量的数据得到证实。他们竟能避过名利的诱惑,隐而不发,双鱼会创立之初竟是如此的一片净地。方雅伈纵使心静之人,此时也按耐不住问:“你们就是在这个时候肯定了平行空间的存在,是吗?”

丘命堂脸上泛起兴奋之色:“虽然有了突破,可是有些地方仍然想不通透。直到周蒂带着勘察资料回来,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将两次不同学术的发现结合在一起,这才有了八卦太极图符模拟平行空间的初步理论。”

殷立对平行空间早有认知,其实他关切的是千香店诸多神秘之事,如今有人解答,他便想到什么就问什么:“我妈他们在千香店发现的到底是什么物质?”

丘命堂竖起大拇指:“你母亲是个了不起的学者,不仅苦研地质,对粒子物理也有一定深究。她发现的这个物质,证明了地球有暗物质的存在,这个世纪难题被她破解了。只是暗物质非相对论粒子,没有镜像粒子。从周蒂的勘察结果显示,千香店的暗物质形成,是由正反两种物质合成的。所以我们怀疑,想要安全的打开平行空间,暗物质就是关键。可是这毕竟只是怀疑,没有根据,我们北派持保守态度;而南派的做法相对就比较激进,一直研究提取和运用的方法,从没间断。”

殷立瞅了瞅对面房间的魅婴说:“他们研究无果,所以又把目光转移到千香店了。可是千香店墓穴机关设计绝秒,没人能活着进去,除了千香店族长和长老,也不会有第三人知道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你们和南派又是怎么知道魅婴的呢?”

丘明堂说:“自从你母亲去世之后,我们两派先后去了十批考察队秘密勘察研究,其中南派先后有三批人冒险进入内洞勘察,结果都全军覆没。直到三年前,南派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探听到千香店有篇竹简古卷,他们偷偷拷贝了一份。好在我们消息灵通,花了很多人力物力才弄到他们拷贝的内容,其中就有描述魅婴的篇章。”

殷立大奇:“那魅婴究竟是不是人?”

丘命堂笑了笑:“其实古卷只说明魅婴的存在,并没有太多文字描述。不过,她是腊尸殿循环供养系统孕育出来的,那就肯定有别于人类,不然南派也不会处心积虑弄她出来。这次幸亏有你帮忙,才至于让南派阴谋得逞了。”

殷立轻拍李楂的手:“这全是楂子哥的功劳。”

丘命堂哈哈大笑:“你们俩都有功,都有功的。年轻还是好啊,能蹦能跳能折腾,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年岁,像我们这些老骨头就不行了,这里的摊子迟早都要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瞥眼偷瞄殷立和方雅伈,续说:“现在双鱼会的会员大多年迈,南北两派都开始补充新鲜血液了,两位又都是世家,生来高人一等,为什么不考虑加入我们,一起来改变这个世界呢。”

这话来的太突然,殷立有惶然失措:“加…加入你们!”

丘命堂说:“实不相瞒,双鱼会内部这几年一直盛传玉鳞龙和娥皇妃的名号,传的其实就是两位,南北两派难得联手为你们造势,说明都很期盼着你们的加入。半年前,我们察觉南派可能会对你们出手相邀,所以我就和你父亲商量,当时你父亲已经开始筹备你们入会的细节,只可惜在这节骨眼上他又失踪了,不能亲自主持你们的入会仪式。”

听到父亲失踪,殷立倏地站起,急问:“我爸还有冯阿姨失踪是不是和南派有关?”

丘命堂走到殷立身后,按住他的肩膀:“不急躁,先坐下吧。你父亲失踪确实和南派有关,跟据我们探查到的情报他只是被软禁了,目前还不知道软禁的具体地址,所以也无法营救。至于冯姚院士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她今早回实验室点了一个卯。”

方雅伈脸上一喜:“我妈回来了!哥,我们…我们…。”话说一半,怕在人前失态,“回去吧”三字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她这点心思,殷立岂能看不出来,偷偷冲她笑了笑,紧着脸色一正:“丘先生,不对,还是叫您丘叔叔吧,如果有我爸的消息,可以第一时间通知我吗?”

丘命堂接口说:“那是自然。不过你父亲在双鱼会举足轻重,南派是不敢加害他的,这点你只管放心。还有,既然你都叫我叔叔了,那我就厚着脸皮旧话重提了。”殷立恭恭敬敬说:“丘叔叔有什么教诲,就只管说吧。”丘命堂说:“教诲谈不上,还是那句话,邀请您们加入我们北派。趁我们这些老骨头现在还有精力,顺顺当当把接力棒交到你们手里,延续北派的保守理念,制衡南派的错误思想,我们就算死了也会瞑目。”

殷立脸上喜犹参半,半晌才说:“感觉压力好大啊,我怕会辜负了你们的期望,要不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吧。雅伈,你的意见呢?”

方雅伈随口说:“我都依你。”

丘命堂抿嘴点头,叹说:“那好吧,不过不要太久哟。对了,差点忘了,有件事需要叮嘱你一下。”殷立疑问:“什么事?”丘命堂扭头看向隔壁房间,目光直投姜聪:“听李楂汇报,这个千香店的族长可以死而复活,我担心消息走漏,南派又会来横插一杠。哎,现在除了魅婴,这个族长也让我揪心,人是跟着你过来的,我们不能强行扣留。现在南派势力这么强大,万一他们暗施诡计把你们几个都掳走了,我们就处于被动了,所以你们出去后要格外注意安全,人多复杂的地方不要去。还有一件事麻烦你配合一下,我们想采集一点魁婴和族长的血液样本,做一些正常的研究分析,你只要制止她们不要闹就行了。”

殷立一口答应:“这没问题。”

丘命堂粲笑说:“那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实验室。”

三人出了会议室,李楂从隔壁房间把姜聪和魅婴领了出来。一行人顺着走廊往左直走,在走廊尽头隐蔽处,丘命堂对着一面墙壁敲了三下,那墙壁缓缓打开,竟是条隧道,里面出来一人把他们迎了进去。

殷立诧异:“丘叔叔,外面不就是实验室吗?我们这是…?”

丘命堂哈哈笑说:“外面是为国家服务的,这里才是我们的领域,当然研究成果,最终也是归国家所有。世侄呀,你们出去后千万不可对人说起,因为外面那些科学家是不知情的。”

殷立忙说:“嗯,我知道的。”

这隧道很短,说话间便到尽头。

丘命堂伸手放在墙上,扫描指纹;随后摘去眼镜,右眼对准墙上一枚细小的镜头,扫描了视网膜,光滑无痕的墙壁立时开出一条口子,缓缓打开。

迎面是个光线通透的实验室,里面身穿白褂的学者少说也有几十来人,个个胸前都挂着游鱼标识。实验室颇大,同外面相比略显秀小,但设备仪器却要优胜。

丘命堂把他们领到到一处小房间,耸耸肩向殷立暗示。

殷立会意,本想先叫姜聪,却见他在一旁翻箱倒柜,一会儿抓起铁制盘子喃喃自语:“这东西好。”一会儿拿着瓶斗说:“这个好吔,是玻璃做的吗?”殷立脸上一红:“姜聪,不要乱碰。”姜聪憋着嘴说:“又要带我进来,又不让我乱碰,你到底想怎么样嘛。”殷立轻咳一声:“你把衣袖捋起来。”

姜聪把手一缩:“捋起来干什么?”

殷立也不和他多说,上前抓起姜聪的手,刚想捋他衣袖,方雅伈走来说:“还是让我来吧。”从丘命堂手中接过注射器,轻手轻脚的挽起姜聪的衣袖,边挽边说:“你好好的别动,一会儿我领你到我家去玩。”声音甘甜柔美,姜聪羞红着脸果然就不动了,以致于方雅伈的注射针头插进他血管里,也丝毫没有感觉。

等方雅伈抽完了血,姜聪才回神过来:“那要说话算话。”

方雅伈以笑作答,将注射器递了出去。

丘命堂把血液样本收好,又取了一只注射器递给殷立。拔下针头保护套,殷立转身轻轻的对魅婴说:“来,把手伸过来。”魅婴全身哆嗦:“殷立,不要嘛,魅婴怕疼。”殷立又笑又哄:“不疼的,你看刚才姜聪就不疼,来,把手给我。”

【未完待续】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43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