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一季·孤寨养尸·第三章·会场枪案(三)

这不就是平行世界吗?《聚变论》就可以解释清楚的

故事概要:上世纪阿波罗登月计划遗留下来一份绝密档案,美当局错误判断形式,导致登月计划后续无力,错过一起重大的科学发现。档案密封多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全球众多学者组建的学会悄然成立,集合资源,耗费多年,终将谜团揭开,科学也由此全面开花。而科学之花,多数结果于一篇《聚变论》。在学会成立不久,首领李树仁因一起科学事故销声匿迹,由此引发学会内乱,形成长达二十几年的派系斗争。殷立是学会成员子女,因著作《聚变论》在学会内部声名鹊起,各派极尽拉拢,殷立由此卷入派系内斗,身不由己。之后经历尸洞探险、窟塔群魔、空间惊魂、百慕大之谜等等奇异科学探险,寸寸剥开科学的面纱,在阴谋中成长,在冒险中探秘。

点击查看上一章节:第一季 孤寨养尸 第二章 会场枪案(二)

说起这冯阿姨,单名“姚”字,和殷名同属一个机构从事天体物理学研究,两人既是同学也是同事。她们原本青梅竹马,郎情妾意,可是学术研究往往也会棒打鸳鸯,同在一个学术领域,朝夕相处,难免互相竞争,互相炫耀,也会相互抨击。最后,两人几乎形同水火,一个偶然的机遇认识了一对从事地质学研究的师兄妹,顿时双双坠入爱河。不久,殷名夫妇生下殷立;冯姚也诞下千金,女随父姓,取名方雅伈。

只是好景不长,在殷立三岁、方雅伈一岁时,这对地质学师兄妹因公殉职,撒手人寰。

由此两家爱恨交织,渊源极深。

这殷家和冯家虽然同住一个别墅区内,但分属不同区域。殷家宅子在“玉鳞阁”区,冯家则在“娥皇宫”区,两家往来只需绕过门前花园即可到达。

殷立窜到冯家,见冯姚闲坐大厅翻阅书籍,不禁心道:“平时可从没见她坐在大厅?”随手关门,欢叫:“冯阿姨好。”

冯姚摘下眼镜:“好什么,整天游手好闲,学的东西只怕忘了大半了,也该收收心了。”殷立笑说:“哪有,今天我还去旁听学术辩论了呢。”冯姚怒眉说:“贫嘴,我已经给你挂了职,过段时间到我哪里报道,不能荒废了知识,你也该报效国家了。”

殷立“嗯”声应诺。

冯姚语调转缓:“待会儿走的时候,把桌上参汤糕点带回去。”合上书籍,去了书房。

殷立走到桌前,打开保温盒瞅了瞅,喃喃说道:“全是爸喜欢吃的,精心准备了这么多又不送过去,好像知道我会过来似的。”声未落,意识到自己错口失言,以致“过来似的”四字停停顿顿全没了声调,条件反射朝冯姚书房张望,心呼:“侥幸。”

盖紧盒子,直上三楼瞻星塔。

殷立知道,方雅伈自小患有遗传性哮喘病,免疫力低下,身子柔弱。由于身体欠佳,小时除了念书之外,素来不能外出,可是小女孩子天真浪漫,总会对天幻想,慢慢地也就喜欢上瞻星望月了。

方雅伈耳利,听见脚声,回头柔笑:“哥,你来了。”

殷立上前,拧了拧方雅伈鼻子:“是啊。”紧着又说:“上面风大,你怎么穿这么少,要是犯病,冯阿姨又得操心了。”方雅伈很乖巧:“嗯,那我加件衣服。”取下门帘上的薄衫穿上。殷立手握天文望眼镜,边看边说:“怎么又在观测星云,你不腻吗?”

方雅伈微笑说:“我静得下心,自然不腻。”

殷立想了想,手指朝天:“喔,对了,听说你的毕业论文就和这团星云有关,但最后没有提交上去,就被冯阿姨腰斩了,是不是啊?”方雅伈脸色微红,急说:“哪有的事,我只是做了一个假定,还没有形成理论,有些观点不能让人信服,不过妈也夸奖我聪明了,只是…只是这个观点不能当做论文。”殷立大为好奇:“哦!是什么假定?”

方雅伈说:“我说了,你可别笑我。”见殷立一本正经嗯嗯两声,倾听之意不假,这才开口:“是关于黑洞和白洞的一个假定观点。我的观点是,当恒星热核演化终点,可能也会形成白洞。爱因斯坦相对论也预言了宇宙存在和黑洞相反的特殊天体,那么这个天体会是什么呢?如果宇宙空间都是相对的话,当我们空间的一颗恒星发生崩塌,产生黑洞;而相对的空间也有一颗质量相等、位置模式相同的恒星极可能就会演化成白洞。黑洞和白洞共用一个奇点,就好比磁铁的正负两级,黑洞负责吸噬和撕碎物质转化为尘埃物质和粒子能量,然后白洞负责将这些能量释放在相对的空间里。相反的,当相对空间里的恒星演变成黑洞,我们空间的同等质量、位置模式相同的恒心就会化成白洞。”

殷立点点头说:“有道理。”紧着心道:“这不就是平行世界吗?《聚变论》就可以解释清楚的,也像极了太极演绎的两个奇点,小妮子长学问了。”心事方止,忙着又说:“难怪你每天观测星云,你怀疑星云周边的尘埃物质和粒子能量是白洞释放的吧?”

微风从窗边吹来,方雅伈有点想咳,稍稍忍一下,柔着声说:“也只是怀疑,我觉得白洞只是以能量体的形式出现,肉眼无法看到,根据我对星云的观察,发现部分星云或多或少有些空间膨胀的微妙浪潮现象,可惜我望眼镜不行,观测不到暗星云。”

殷立苦笑:“这就没办法了,我送给你的望眼镜可是市面上最好的了,如果想看得更远更清楚,你就加把油,到天体物理科学院做个真正的科学家。”方雅伈说:“哥,你怎么取笑我呢,我就是个异想天开的女孩,身子又弱,什么观点假设都难登大雅的,可不敢多想。”殷立微微一笑,说:“不是取笑你,你的观点很好,颇有见解。”

方雅伈一阵欢喜,脸上显现出一丝红晕:“你觉得好,别人可能说我胡说八道呢。根据我这么久的观察,也只在星云周围发现一丝浪潮现象,其实也没多大进展。我觉得可能..可能我真的在胡思乱想了。”

殷立罢罢手说:“不要在意别人怎么说,爱因斯坦不也受到过很多抨击?”

方雅伈微微甜笑,笑声未落,又咳嗽了起来,边咳边说:“咳….咳,哥,你怎么把爱因斯坦也扯出来了,让别人听见,咳…咳,多不好。”话音刚落,又连咳了十数下,呼吸急促,脸色较之刚才苍白了不少。

殷立赶紧上前扶她:“看吧,又喘不过来了,我扶你下去休息吧。”方雅伈只摆手:“不要紧,咳一会儿就好了。哥,你帮我挑一件漂亮的衣服吧。”拉着殷立走到电脑边,屏幕里面全是女装店铺,眼花缭乱。殷立最怕的就是陪女孩逛街,挑选衣服,忙说:“你不是有很多衣服吗,都很漂亮呀,嘿…,我明白了,有心上人了吧。”

方雅伈脸色微羞:“你瞎说,我这身子哪…哪敢喜欢别人。我只是想请几个同学到家里吃晚饭,毕业了,想感谢他们一直这么照顾我。我脸色不好,想挑一件好看又显得精神的衣服,免得到时候同学们看见我身体不好,玩的不开心。”

殷立心里一酸,雅伈妹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不该提起这么敏感的话题,笑了笑,说:“好,哥帮你挑。”两人举止说话,亲密无间。随着夜色渐深,凉风扫暑,方雅伈呼吸越加困难,鼻息一声高过一声。她少女情怀,鲜花绽放最美之时,已经懂得仪态的重要性,不愿意别人看见自己最虚弱的一面。感觉实在难以支撑,便准殷立送她回房休息了。

☆                   ☆                    ☆                  ☆

回到家,殷立发现父亲不在,他的心莫名其妙的砰砰乱跳,乍然觉得这个家异常阴冷。他尽量装得若无其事,可是不安之心一丝也没减弱。轻叹一口气,将参汤和糕点放在餐桌上,留下一张纸条,便回卧房洗漱,熄了灯想梦中取静,可他心思烦乱,一时半会儿怎么也睡不着。

夜深人静,最让人催发异想。

父亲身上到底有些什么秘密?那名被杀的老学者和父亲又是什么关系?凶手的那双阴森犀利的眼睛比子弹还要可怕,她到底又是谁……?多想无益,殷立拼命的收拢意识,巧妙的将思索的目标转移到方雅伈身上,心思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想到方雅伈的奇妙观点,兴趣陡然。

他取来手机,翻开文件。

文件篇幅很长,第一页是个八卦太极示意图,黑白双鱼的两个奇点旁,各画了一个迷你的太阳系。两个太阳系模样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太阳是由黑白双鱼的两个奇点代替,奇点颜色各异,其余行星都是人工描绘。

紧接着,翻开第二页,还是黑白双鱼,作者将双鱼拆解,白鱼在上,黑鱼在下,两个奇点上下对应,用了一条虚线贯通奇点。

殷立边看边想,满脸粲笑。

适才听方雅伈叙说观点,便知道和眼前这篇理论相近,虽然当时已有惊讶之色,此时细细回品,仍然掩盖不住喜幸:“小妮子长大了,不得了,不得了。”把手机文件从头至尾连续翻看了两遍,这才关机。

正准备睡觉,突然从楼下传来“呯”声脆响。

殷立第一反应:“爸回来了吗?”迅速穿上拖鞋,到大厅一看。

大门紧闭,并无一人,只有书房半开半掩,微微有亮光透出。殷立感觉不对,父亲的书房每时每刻都是紧闭的。悄悄靠近几步,看见书房门下一地的碎瓷片,他立时想起父亲有个习惯,为了防止书房的重要资料遭窃,每当出门前,父亲总会把一块瓷片搁在书房门顶缝上。

此时瓷片从门顶掉落,碎了一地,显然不是父亲。

殷立心呼:“有贼!”就近抄起一把凳子,推门而入,呼叫:“是谁!”定睛一看,不禁脱口惊呼:“爸!”

殷名缓缓抬头,笑了笑,这笑伴着电脑的荧屏光,显得格外阴冷。殷立后背一凉,汗毛竖起,小心的问:“爸,你怎么了?”殷名也不答话,慢慢转过身去,朝前迈了两步,身影一闪突然消失。

【未完待续】欢迎在文章右侧互动

  • 目录
  • 评论 1
  • 喜欢 7
  • 续写

全部章节

正在加载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1

  • 一懿 一懿 2016-03-25 21:08

    爱情片的味道~

    0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