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课:互联网商业欺诈与商业犯罪
永城 / 商业调查师揭秘大数据下的信息安全
第二课:互联网商业欺诈与商业犯罪

第二课:互联网商业欺诈与商业犯罪

上一次我跟大家聊了聊有关商业调查这个行业以及历史和发展等等,这一次我想就互联网商业欺诈和商业犯罪来多聊一聊。

在商业调查的过程中,我们一般是会针对各个行业、不同领域里的公司所发生的商业问题,来进行一些背景的调查。这其中涉及非常多的行业,比如房地产、能源行业、医药行业、影视行业、文化产业、互联网IT、高科技行业,还有各种传统的生产销售行业等等其实都会涉及。

而且一般有一个时间的规律,在任何一个时期当某一个行业比较热的时候,我们就会遇到更多这一类的案例。比如像两千零几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咱们国家的房地产特别兴旺,就有很多项目是跟房地产有关的。

互联网企业其实是从90年代末到2000年初,在硅谷率先开始火爆起来的,差不多90年代末期的时候整个硅谷都是沉浸在这一股热潮里的,因为正好我也是97年的时候到斯坦福读书,从97年一直到99年都在斯坦福大学里面读人工智能,虽然我自己没有参加过互联网创业。

但是整个互联网创业的热潮我是亲身经历过,我身边所有的同学全部都非常热衷于这件事儿,甚至像斯坦福法攻读法学博士的这些人,他的目标是我毕业了以后怎么开发一个网站,这个网站能给全国的律师提供服务,我们这个网站怎么能够上市等等。

正是那个时期硅谷缔造了特别多的互联网公司,这些公司里面当然是有真有假,也有一些本来是真的,真心实意的想要做出点什么东西来,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能够快速的拔苗助长也不择手段,渐渐的就把自己陷进去了,最后也就不得不变成了骗子。另外当然也有一些人专门的就是想要骗而骗的,所以在过了十几年我在做商业调查的时候回到北京,其中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案例,他是互联网创业的一个欺诈案例,这个案例其实是一个十几年的案例,但是一个全球性的案例。他是我在硅谷念书时期成立的一家互联网企业,当时融资融了很多的钱,但是融资之后这个创始人就消失了,所以很有意思。

在互联网公司的调查中这种案例是比较特殊的,但是非常的戏剧化。这种公司在经营中一般会有所谓的技术造假,或是伪造用户数据,伪造各种其他的数据等等这些问题,这个其实大家都了解,尤其在国内你会看到很多类似水军公司,似乎都快变成通用的方式了,但是在美国如果使用数据造假其实是很严重的一个违法行为,也会有很多的商业调查是针对这个的。

但我现在要讲的这个案例其实已经不是数据造假这么简单了,他甚至连自己的员工都是伪造的,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在2000年初的时候,旧金山有一家门户网站号称自己成立了以后有非常多的用户,未来前景非常好,于是就吸引了一家全球大型投资公司来考察他这个项目,想要给他融资的。

因为那个年代,90年代末和2000年初是第一股互联网泡沫时期,那个时候只要项目是互联网项目,大家就会特别奋勇的冲进去给他投资,就奋不顾身。好项目抢都抢不上,所以很多投资商也来不及去做特别细致入微的各种尽职调查。

但是其实这个国际投资机构还是比较认真的,他还专门跑到硅谷,实地考察这家互联网公司的办公室,是在旧金山一个特别贵的写字楼里,租了整整一层特别漂亮的海景办公室,有上百个电脑工程师、编程师在上班,工作的特别的认真。投资商就觉得反正他也看过这家公司所有的数据,就觉得这真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公司,所以就立刻就签好协议汇款了,汇了有数亿美金。

结果,到汇款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这家公司的CEO就消失了,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投资商就说这怎么办呢?于是就跑去公司找他,到了写字楼发现一整层全部都空了,不仅员工没了,就连办公设备也没了。这个投资商就特别愕然,去找这个大厦的物业问怎么回事儿,人家说这层从来没有都没有租出去,正在招租中呢,只不过前一些日子有人短租了几天而已。投资商还简单算了一下他们参观的成本,楼层里面所有的办公人员都是假的,全是从好莱坞里聘来的群演,所以设备也全部都是假的,所这个人就人间蒸发了。

这个投资商说他骗走了我好几个亿呀,不能就这么完了呀,所以他就雇了顶尖的律师事务所,雇了全球顶尖的商业调查公司一起配合他来寻找这个人,他跑到哪儿去了,于是这个项目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项目,一直持续了大概有十几年的时间,到我参与这个项目时候已经到了08年09年了,其实距离这件事情的发生也过了七八年的时间了,虽然是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调查,但就是找不到这个人在哪儿,直到08、09年突然有信息说这个骗子他有可能藏在日本。

而且发现他在日本也不是我们发现的,还是有人举报,有人打匿名电话给我们的公司在东京的分公司,因为打电话来的这个人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但是她的日本口音很重,所以她应该不是日本人,我们东京的同事判断她可能是中国人,他的口音是有中国口音的。为了更好的沟通,就通知我们北京办公室的人协助他们做这件事情,我也是那个时候飞到东京去。

我记得很清楚,我刚到东京住宿的酒店时,第一件事就是跟我们客户雇佣的国际律师见面。

由于这个案件特别重大,所以这个全球律师事物所一个重要的合伙人也专门从洛杉矶总部飞到东京来,我对这个合伙人印象很深刻,在我印象里全球有名的专门做商业欺诈方面诉讼的律师合伙人应该是看上去很资深,西装皮履很稳重的,结果他是一个身高大概两米300多斤的非裔美国人,穿了一件非常时髦的豹纹外套,他旁边还跟了一个特别漂亮的黑人的小女秘书,背后还站着4个保镖,我当时第一反应“哪儿来的毒贩或者黑社会的人”。

第一面确实让我很惊讶,但是他的确因为他做的都是这种比较奇怪的诡异的案件,在业内特别有名,所以他的装束都是比较别出心裁,而且他见到我第一句话就问了我一个让我很尴尬的问题,他问我你带家伙了没有。

我当时还非常奇怪,因为我也做商业调查很多年了,在全球各地去做项目,去过非常多的地方,从来也没有说要到这种程度,他说的家伙我猜肯定也就是枪了,我说首先这个程序上是不可能的,第二从来也没有这个需求,因为我们只是做商业调查,不是真的像小说这么惊心动魄。我就说我是没什么准备的,而且飞机也不让带这种东西,他就特别的失望的样子,因为我们只是合作嘛,他们是律师所,我们是调查公司,他就有点轻蔑的说,你的准备工作做的太差了,你看我后边的这4个保镖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家伙。

我们讨论,认为他如果藏在日本可能会有一些黑社会的背景,因为他们这种拿了很多钱的人逃跑之后,这些钱也上不了台面,他不可能去做特别正经的事情,所以他们一般是要跟当地的黑社会去勾结,用黑社会的方式去洗钱做生意。

我说我了解他可能跟黑社会有关系,但是那我们也不存在说真的会跟他有什么冲突,因为我们商业调查很少去跟被调查对象进行任何冲突的,结果律师就说“那你知不知道这次是因为有人打匿名电话来举报他,我们要去见这个举报人,如果这个举报人是这个骗子放出来的诱饵,就是为了引我们到他的地盘,再利用黑社会势力收拾我们,怎么办。我们需要考虑这种可能性。”

我当时其实还的就觉得说有点毛骨悚然,这个律师他就跟我说,设想一下发生了这件事情的结果将会是什么样的?如果我们被干掉了,公司还会不会再派下面的人到日本来调查他,我说我们公司肯定不会的,毕竟我们只是一个跨国的咨询公司,我们只是在服务客户,拿客户佣金的,如果一个案件里面危及了员工的生命安全,甚至说已经有员工在这个案子中发生了意外了,这种情况下我们肯定就停止了。

律师就说,所以一旦我们这个的团队在东京这个地方真的出了任何事情之后,你的公司和我的律师所我们都会放弃这个项目,不再为客户服务了,而且可能客户再也找不到任何其他愿意为他服务的公司了。

当时我完全汗毛倒竖了,我很担心,律师就说给我半个小时准备时间,我当时就有点懵,也不知道要买什么,于是我就上楼给最亲近的朋友发了一封类似遗书的邮件。

当然这个案子后来还是没有什么过激问题,但是匿名举报人却确实是骗子派来的,骗子本人并不在日本,只是派了一个诱饵想了解我们调查公司掌握了多少他的信息,不过很有趣的是,正因为他这个行为反而暴露了自己的一些情况,让我们确信他并不在日本。

这个发现真的非常有意思,他是用了一些互联网的手段,具体的这个手段我到下一节数据安全里在讲。总而言之我们通过这个女孩顺藤摸瓜,虽然最后还是没有抓到这个骗子,但是我们发现了这个骗子在亚洲的几处财产,因为这个财产都跟那个女孩相关,我们通过当地的法院和当地的律师行和法院法治系统把这些财产拿了回来还给客户,至少帮客户减少一些损失。

直到我2014年离职,这个案件还在进行中,全球各地我们公司的办公室和律师所都还在继续寻找这个人的行踪。今天就是我的分享,有关于互联网商业欺诈案的这么一个案件的一个分享,我希望大家会听的比较有意思,谢谢大家。

导语:整个故事真的非常有趣,感谢永城老师的分享。下节课,永城老师会跟大家讲解故事里骗子使用的互联网手段究竟是什么。

分享课程:
大家都在学
72问 有声书系列 / 中国经济2021
精品小课 阿里人力资源体系课
精品小课 阿里巴巴政委体系课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全部课程 ( 7 )
倒序播放

00:00
/
00:00
X1.0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