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锋医疗再次递表港交所,手术机器人尚未盈利,“钱景”如何?丨IPO观察

当前,手术机器人在二级市场呈现“A+H”格局,天智航与微创机器人都是“上市即高光”,至今均是亏损状态。

图源自视觉中国

图源自视觉中国

日前,深圳市精锋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递表港交所,拟于主板上市,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花旗为联合保荐人。

精锋医疗曾在2022年4月首次向港股递交IPO,但在6个月后失效。彼时公司并无获批产品,如今二次递表,精锋医疗手握NMPA获批产品,更有底气。

按照各自的临床用途,手术机器人可分为四大类:腔镜手术机器人、自然腔道手术机器人、骨科手术机器人及其他手术机器人,其中包括泛血管手术机器人及经皮手术机器人。

成立于2017年的精锋医疗,核心业务手术机器人主要为多孔腔镜手术机器人(MP1000)和单孔腔镜手术机器人(SP1000),其中,MP1000在2022年12月获国家药监局获批准注册用于泌尿外科手术,并获得生产许可证。至此,中国已有五家公司的多孔腔镜手术机器人获批。

此前,“零收入”是精锋医疗的标签,随着MP1000在获批当月拿到第一笔销售订单,公司2022年已开启创收模式,但是,公司也预计2022年亏损会继续增加,主要是由于研发开支及销售及营销开支增加。

研发为持续性常态化投入,营销则是新增投入。而接下来MP1000的商业化也是本次公司上市募资的主要用途之一。

已完成6轮融资,手持现金却难以为继

精锋医疗成立至今不到6年时间,除创始人股东以外,已经经历6轮融资,最后一轮融资发生在2021年 ,获得超2亿美元融资,公司累计融资金额达到约23.33亿元人民币,估值超10亿美元,跻身“独角兽”行列,但这对于高投入的手术机器人企业来说还远远不够。
精锋医疗融资情况(图源自招股书)

精锋医疗融资情况(图源自招股书)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2年9月30日,精锋医疗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1.56亿元,而公司目前还处于巨额亏损状态,“自造血液”并不现实。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2021年及2022年前三季度,公司均未产生收益,与此同时,对应的亏损分别为0.79亿元、3.49亿元及1.47亿元。不到3年时间,精锋医疗累计亏损达到5.76亿元。

研发开支是精锋医疗最烧钱的支出项,2020年、2021年及2022年前三季度,其研发开支分别为0.59亿元、2.22亿元及0.92亿元。在最花钱的2021年,精锋医疗的MP1000产生研发开支1.67亿元,占总研发支出的75.5%。

接下来,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并不放缓,还要推动旗下首款获批手术机器人的商业化。

对于MP1000,一方面,精锋医疗正在中国进行一项前瞻性、多中心、随机及平行对照的临床试验,以评估MP1000用于妇科手术的有效性及安全性;另一方面,精锋医疗正在拓展MP1000在普通外科及胸外科中的应用,并且已经完成了MP1000用于普通外科及胸外科的注册临床实验患者入组。

值得注意的是,在泌尿外科手术的注册临床试验中,MP1000的整体手术成功率为100%,高于达芬奇Si为98.08%。一直以来,精锋医疗也对外宣称,其多孔腔镜手术机器人优于达芬奇手术机器人。

对于SP1000,公司也在中国进行一项前瞻性、多中心的单臂临床试验,以评估SP1000用于妇科手术的有效性及安全性。精锋医疗还计划在2023年上半年启动动泌尿外科、普通外科及胸外科手术临床试验。

对精锋医疗来说,多孔腔镜手术机器人是竞争格局即将明朗的市场,而单孔腔镜手术机器人却代表着未来的增长潜力。目前国内尚无获批的单孔手术机器人,且全球唯一获批的直觉外科单孔腔镜手术机器人达芬奇SP也未在国内商业化,国内其他厂商均处于在研阶段。
图源自招股书

图源自招股书

若精锋医疗的SP1000能率先获批,将获得市场领先优势。而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预计到2030年,中国单孔腔镜手术机器人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53.56亿元。

而且,在MP1000、SP1000外,公司还有5款在研产品。精锋医疗现有内部商业化团队52名,其预计2023年将团队扩大至约150至200名成员,并计划建立有约50至100名分销商的网络,覆盖其在中国市场的所有在研产品。

已经“囊中羞涩”精锋医疗不得不执着于上市,以寻找更多资金,以支撑后续的研发和营销投入。

手术机器人在二级市场表现如何?

当前,手术机器人在二级市场呈现“A+H”格局。

2020年7月,天智航-U(688277.SH)以" 国产手术机器人第一股 "的身份登陆科创板,最新市值约42亿元人民币;2021年11月,微创机器人-B(02252.HK)在港股开始交易,最新总市值约291亿港元。

天智航主营骨科手术导航定位机器人,旗下有天玑系列骨科手术导航定位机器人,已更新至第三代。微创机器人则是覆盖了腔镜、骨科、泛血管、经自然腔道及经皮穿刺五大“黄金赛道”,核心产品为图迈腔镜手术机器人、蜻蜓眼三维电子腹腔内窥镜及鸿鹄骨科手术机器人。

上述两家手术机器人公司都是“上市即高光”。天智航上市首日市值达到近360亿元,至今已经蒸发318亿元,股价仅为高点(141.6元/股)的十分之一。就在2022年,天智航还一度引发市场对其可能触发退市条件的担忧。落户港股的微创机器人同样在二级市场顺流而下,其上市之初最高市值达到594亿港元,如今也已腰斩。

天智航与微创机器人至今均是亏损状态,同时保持着高研发投入。2022年前三季度,天智航营收8427万元,净亏损8234万元,研发费用8033万元;2022年上半年,微创机器人营收104.8万元,净亏损4.59亿元,研发费用3.36亿元。

相较而言,天智航在创收方面优于商业化较晚的微创机器人,但在产品布局上逊于后者,而精锋医疗的产品布局与微创机器人的重合度更高,双方都有腔镜手术机器人产品。就二级市场表现来看,微创机器人上市以来的股价表现并不出色,当前股价30港元左右,不及上市之初高点的一半。

已经去二级市场探路的两位先行者并未完全获得资本市场的信任,可以预见,精锋医疗上市后同样会面临这一困境,而直接造成这一困境的是国产手术机器人的商业化模式还处于早期“靠售出设备创收”阶段。

以腔镜手术机器人来说,主要买方是大城市的三甲医院,首先,对比医生已经熟练操作并市场份额较大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除非国产腔镜手术机器人在临床数据、设备性能方面明显优于达芬奇,才能拿到大三甲的敲门砖;其次,单纯依靠设备创收不是长久之计,参考直觉外科,2013年后,其营收支柱从设备销售转换为耗材收入,本土厂商也要推出设备、耗材和服务的整体解决方案。

在二级市场,手术机器人被商业化裹足,举步维艰,但在一级市场却是另一番热闹景象。2021年国内手术机器人融资事件数量共33起,其中20起单笔融资金额在1亿元以上,2022年上半年,NMPA批准上市手术机器人产品就有九款,相比2021年全年六款的数量,增长较大。

资本簇拥之下,手术机器人IPO走热。精锋医疗冲刺港股之外,在2022年10月,哈工大教授的手术机器人公司思哲睿拟递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同年11月,键嘉机器人与中信证券签署辅导协议,启动A股上市进程。此前,腹腔微创手术机器人派尔特、经皮手术机器人医达健康等先后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未能成功。

(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 作者丨杨亚茹 编辑丨孙骋)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科股 · 一级市场更多投融资数据

日投融资总额(亿元)

IPO
  • 沪市主板
  • 深市主板
  • 科创板
  • 创业板
  • 北交所
更多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