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次数251.1k 次播放

刚发射34颗卫星的OneWeb破产,成疫情击倒的最大独角兽

华楠

华楠

· 3月29日

OneWeb 申请破产、遣散员工,既有金主爸爸的“变卦”作为导火索,也有根本原因——发射卫星太烧钱了。

钛媒体注:成功发射 34 颗卫星还不到一周,SpaceX 劲敌卫星电信网络公司OneWeb申请破产。

据《金融时报》报道,OneWeb正准备申请进入破产法第11章程序,并将解雇500名员工中的大多数。报道指出,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大流行和由此引起的市场动荡,使得OneWeb和软银之间20亿美元的资金谈判破裂。

分析公司Bryce Space and Technology的商业空间副总裁Janice Starzyk说: “目前,许多金融公司将专注于其最高优先级的投资,而软银则决定这不是其中之一。”

该公司成为了软银集团所投资过的首批向法院寻求破产保护的企业之一,导致软银股价暴跌10%。

运营成本高昂,外部投资收紧

OneWeb 成立于2012年,由技术企业家Gregory Thane Wyler创办,OneWeb的理想很丰满,通过部署数百颗低轨道卫星,为世界各地的人提供他们负担得起的高速互联网接入。

2015年,OneWeb获得来自高通、维珍集团、空中客车、可口可乐等投资方的5亿美元融资。2016年,软银集团入局。在软银领投的本轮融资中,OneWeb获得了12亿美元资金,其中,软银投资金额10亿美元。2018年,OneWeb又完成了一轮未公开融资,融资金额4.5亿美元。同年3月,该公司获得由软银、高通、Grupo Salinas和卢旺达政府领投的12.5亿美元巨额融资。目前,OneWeb累计融资规模达到近35亿美元。

OneWeb 是SpaceX太空项目Starlink 的重要竞争者之一,目标都是靠着极低轨道的卫星,来带来高速、低延迟的网络,据了解,迄今为止,全球已有10多家公司提出了要在低地球轨道部署卫星网络,未来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宽带网络服务,但仅有 OneWeb 和 SpaceX 正式批量部署了通信卫星。

2019年2月,OneWeb发射了首批6颗互联网卫星;2020年2月,OneWeb发射了第二批34颗互联网卫星;本月21日,OneWeb再次完成第三批34颗互联网卫星的发射。至今,OneWeb互联网星座项目在轨运行卫星已有74颗。

作为对比,该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SpaceX自2019年以来已经发射了360颗宽带卫星,该计划的目标是增加到12000颗卫星。亚马逊和Telesat公司也宣布了卫星上网服务的计划。

按照OneWeb此前公布的计划, 公司将在 2020 年完成 10 次卫星发射任务,每次搭载 30 至 36 颗卫星。公司曾表示,首批卫星组网将由 648 颗卫星组成,最终将有1980多颗卫星在轨运行,从而构建覆盖全球的宽带通信网络,面向消费者(宽带上网服务)、海事、航空、政府和企业等提供全球商业服务。

OneWeb曾在Twitter上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让OneWeb网络在2021年提供无缝的全球互联网覆盖。”然而这一计划并未能继续推进。

即便是明星独角兽,也脱离不了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当前很多投资机构都收紧钱袋,OneWeb 继续融资自然受到不小影响。

据雷锋网报道,由于疫情之下被投公司对资金持续的现金需求及软银自身紧张的财务状况(2019 年第三季度亏损 88 亿美元),软银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收回了以往激进的“赌徒”投资策略,同时也在出售资产、回购股票等,为自己的“激进”买单。

在微信公号“Space Journal”看来,导致OneWeb资金紧张的最主要原因是债务融资。在OneWeb筹集到的所有33-34亿美元资金中,债务融资占比53%。目前OneWeb破产保护程序中所列的17.33亿美元的债务主要来自于2019年3月签署的债务和担保融资协议,利息12.5%,据称债权人数目达到1000-5000之多。

破产保护申请文件还透露了OneWeb的股权结构,经过多次股份稀释,软银在OneWeb中占比已经从50%降低到37%,高通占比15.93%,1110风险投资有限公司(OneWeb创始人怀勒的美国公司)占比11.94%,空客占比8.5%。

在债务人名录中,阿里安公司以2.381亿美元居首位,该债务与OneWeb预计于今年进行的8次发射有关。OneWeb此前完成的三次发射均由阿里安公司安排,并支付了全额款项,后续8次发射OneWeb并未付钱。

如同所有以悲剧收场的历史事件,OneWeb 申请破产、遣散员工,既有金主爸爸的“变卦”作为导火索,也有根本原因——发射卫星太烧钱了。据了解,目前 OneWeb 一颗卫星的制造成本为100万美元,远远超出了2015年预计的50万美元。

有分析师认为,OneWeb想要部署完成卫星系统,可能还需要75亿美元,当前情况下,往往资本都望而却步。

计划只完成一小部分,前途未卜

实际上,OneWeb 早在上周发射卫星之前,就传出了破产保护的消息。

OneWeb 并没有直接回应破产的说法,不过在一份声明当中,OneWeb 承认了在财务方面遇到了困难,公司表示正在考虑对现有的团队进行调整。

OneWeb介绍说该公司自2020年初以来一直在寻求新的资金,但未能敲定这笔交易,“自今年年初以来,OneWeb一直在就投资问题进行深入谈判,以便通过部署和商业发布为公司提供充足的资金。虽然公司接近获得融资,但由于与新冠病毒扩散相关的财务影响和市场动荡,这一过程没有进展。”

OneWeb 表示,新冠疫情的蔓延直接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转,包括大面积的旅行限制和全球供应链的中断,“我们的发射计划和卫星制造任务将不可避免地推迟,”公司表示,“我们做了艰难的决定,将专注于核心的任务,同时减少部分岗位。”

靠发射卫星建立星座系统提供互联网服务存活下来并不容易,曾经就有这样几家企业以破产告终。

上世纪90年代,几家资金雄厚的企业尝试了太空互联网项目,包括微软亿万富翁比尔·盖茨(Bill Gates)支持的名为Teledesic的公司。人们谈论着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希望利用无处不在的网络连通性来改变世界。但到21世纪初,所有这些项目要么被搁置,要么在无以为继的情况下被大幅改变。

2000年3月,由摩托罗拉支持的世界第一家卫星电话系统公司铱星公司就向联邦破产法院提出破产申请。成立两年的时间,铱星成功发射了66颗卫星,但是由于市场萧条,提供的服务种类价格过于昂贵,该公司未能吸引足够的客户支持其业务。

同一时期,由比尔·盖茨(Bill Gates)支持的公司Teledesic希望从轨道上传输宽带互联网,但在成本飙升和投资者资金枯竭后,2002年Teledesic也申请破产保护,在申请破产之前Teledesic只发射了一颗卫星。

铱星首席执行官马特·德施(Matt Desch)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认为:“资本非常密集,投资者必须非常耐心,因为回报不会立即产生。” “不幸的是,OneWeb的投资者没有耐心。”

铱星申请破产后,开始做海事应急通信于2004年开始盈利。但是Desch认为,这种转变不太可能发生在OneWeb上,因为它只完成了整个星座的10%。“我敢肯定,很多人都在思考OneWeb破产后,过去几年中所做的这些还可以用来做什么。” Desch说。

(钛媒体编辑枫叶综合,部分内容引用自腾讯科技、雷锋网、《连线》杂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00:00
/
00:00
X1.0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