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珠峰信批和内控问题缠身,独董都看不下去了

独董质询和督促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

(图片系AI生成)

(图片系AI生成)

问题缠身,频被市场聚焦的“PPT锂王”西藏珠峰(600338.SH)又添“新料”。这一次,是公司独立董事都看不下去了,向公司发出《督促函》。

6月5日晚间,西藏珠峰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独立董事李秉心、刘放来和胡越川提交的《督促函》,独董们提出,公司为全资子公司塔中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塔中矿业”)提供担保但后者存在集中偿债压力和兑付风险,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债务是否存在逾期等问题。

钛媒体APP注意到,独董质询和督促的问题只是西藏珠峰诸多问题的冰山一角,而业绩持续亏损、控制权可能易主、无资金推进盐湖提锂项目等问题早已压顶。

独董就担保等事项发出《督促函》

根据督促函,独董们诸多问题都涉及塔中矿业,而塔中矿业是西藏珠峰目前主要在产矿山和收入来源。年报显示,2007年成立的塔中矿业位于塔吉克斯坦,拥有一座在产的铅锌多金属矿山,登记有4个采矿权证和3个探矿权证,截至2022年末,采矿权矿山保有铅锌铜银资源储量7796万吨;探矿权矿山保有铅锌铜银资源储量937万吨,同时矿石中伴生有铜、银等有价金属元素。塔中矿业现有年400万吨矿山(井采)采选处理能力,年5万吨粗铅冶炼设计产能,精矿产品主要在中亚地区实现销售。

今年5月11日,西藏珠峰发布为塔中矿业提供担保的公告,有关公司出具担保函,为塔中矿业与山金智慧 (上海)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的业务合作,提供本金最高限额5亿元人民币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公告披露后,三位独董于次日调查了解情况,在5月13日以邮件形式向公司管理层提出关切的信息披露问题,但未收到系统、全面的正式答复。

据三位独董了解,塔中矿业2023年经营业绩同比大幅下降,经营性现金流量出现负数。对外采购劳务或服务过程中,部分项目金额较大的经营性合同负债尚未支付,存在集中偿债压力和兑付风险。

年报显示,2023年,塔中矿业的营收13.24亿元、净利润9613.36万元、毛利率29.73%,同比分别下滑32.85%、74.23%、18.01%。

除了给塔中矿业提供担保外,西藏珠峰还为控股子公司西藏珠峰资源(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峰香港”) 提供担保。独董们指出,截至2023年末,珠峰香港尚有未退回债权人厦门象屿新能源有限公司的产品预售款4598万余元,询问公司“截至目前,珠峰香港是否还有对债权人的应付账款,公告中所说逾期担保累计值为零的表述是否准确?”

此外,2018年2月12日,塔中矿业给万向资源(新加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向公司”)的付款指令(1000万美元)清楚地表明万向公司是塔中矿业的客户。根据合同,1000万美元是万向公司应付塔中矿业的预付款,资金权属塔中矿业。根据现有资料,公司领导同意万向公司把应付塔中矿业的预付款1000万美元转到珠峰香港公司(的前身),作为维摩亚洲公司财务资助款。万向公司通过第三方,分别于2019年7月转回1000万美元,2019年12月又支付利息137.8万美元。

独董们认为,这种行为已经损害了公司的利益,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嫌疑,同时暴露了公司相关内部控制制度失效。因为事情还在核查,希望公司尽快查清事实真相,加强内部控制,严格资金管理。

频频因信批和内控违规遭监管

上述独董们质询的问题都指向了西藏珠峰信批和内控,而在此前,公司及董事长等主要负责人就频频因信批和内控问题遭监管和点名。

比如,5月27日,西藏珠峰公告称,上交所于5月24日下发了纪律处分决定书,对西藏珠峰及时任董事长黄建荣予以通报批评,对时任总裁王喜兵、时任董秘胡晗东予以监管警示。公告显示,西藏珠峰控股股东塔城国际原持有的公司3.50亿股股份于2021年7月13日被轮候冻结,关乎公司控制权的稳定性,对公司股价和投资者决策可能有重大影响。但是,西藏珠峰在知悉相关事项后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迟至2024年1月13日才补充披露,该行为违反了有关规定。 

而早在4月19日,公司及黄建荣、王喜兵、胡晗东就曾因该事项收到西藏证监局警示函。

荒诞的是,在披露上述的西藏证监局发出的监管文书时,一份公告中出现了胡晗东、胡哈东、胡啥东、胡眕东四个颇为近似的名字,闹出沸沸扬扬的“马冬梅式”笑话。于是,在4月25日、26日分别公告,因未准确披露西藏证监局发出的监管文书,且存在多个错别字,反映出公司信息披露内控流于形式,黄建荣、胡晗东又分别被西藏证监局和上交所监管警示。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上述的信批违规,塔城国际早在今年2月就遭上交所通报批评。

时间拉长来看,2022年以来,西藏珠峰及关联方收监管、问询、警示等各类函件就是家常便饭。
(西藏珠峰遭监管的相关公告,来源:wind)

(西藏珠峰遭监管的相关公告,来源:wind)

盐湖提锂项目推进艰难

实际上,西藏珠峰信批和内控频频出问题本就有迹可循,毕竟早在多年前,其控股股东塔城国际及实控人黄建荣就已经自身难保,且在一轮又一轮的司法拍卖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或将易主。

根据最新的公告,在最近一轮拍卖后,塔城国际与其一致行动人中环技合计仅持有公司7692.95万股股票,占总股本的8.41%。

不仅如此,西藏珠峰基本面也堪忧。2023年,公司实现营收14.68亿元,同比下降25.56%;归母净利润由盈转亏,为-2.14亿元。今年Q1,业绩再降,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录得3.07亿元、-2467.39万元,同比下滑38.98%和664.99%。

至于2021年就启动的盐湖提锂项目,在公司境况愈加艰难的情况下,即便环评审核工作的法定程序已履行完毕,也可能因为缺钱而难以推进。

早在2023年文章《西藏珠峰,“PPT锂王”的投产之困|钛媒体深度》中,钛媒体APP就曾提到,“西藏珠峰盐湖提锂项目推进难的关键还是缺钱,而控股股东、实控人深陷资金困境又加大了其融资的难度。”如今看来,一语成谶。

根据资料,2021年公司就启动了阿根廷锂钾有限公司年产5万吨碳酸锂盐湖提锂建设项目,项目总投资近45亿元,其中的38.50亿元拟通过定增解决,其余自筹和采取市场化合作方式融资。

但是,定增迟迟未落地,到今年3月公司甚至直接宣布终止定增事项,4月30日又称拟以简易程序定增募资。但即便成功,募资额也不超过3亿元,大大缩水。

值得一提的是,在环评迟迟未过的情况下,西藏珠峰已经将该项目产能调减为3万吨,这才有了5月31日公司公告的环评最新进展:在继完成环评技术审核、社会公示、5月13日社区听证会和本次法定公开听证会后,阿根廷锂钾公司3万吨规模项目环评审核工作的法定程序均已履行,随后将进入有关部门对环评报告的最终审批及签发(环境影响声明书)流程。

截至Q1末,公司货币资金仅612.96万元,即便上述的定增能成功,公司可用资金与项目所需的27亿元投资额相比,仍差距甚远。公司也在公告中坦言:“如环评报告获批,仍存在因相关融资进展不顺利,所需资金不足导致无法如期建成的风险。” (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苏启桃)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科股 · 一级市场更多投融资数据

日投融资总额(亿元)

IPO
  • 沪市主板
  • 深市主板
  • 科创板
  • 创业板
  • 北交所
更多
3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