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PC端文章正文页面顶部通栏2.22&2.23

中国音数协唐贾军:游戏出海正当时|钛媒体 2023T-EDGE

游戏全球化出海这是这两年游戏行业的热门话题。唐贾军认为,中国游戏出海能够成功主要有以下三点原因:移动游戏的出现为中国游戏出海带来了新机遇;产业积累为游戏全球化出海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游戏出海的目的和初心落实到了文化的交流。

12月2日下午,2023T-EDGE全球创新大会上,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唐贾军致辞

12月2日下午,2023T-EDGE全球创新大会上,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唐贾军致辞

2023年12月1-3日,2023T-EDGE全球创新大会暨EDGE AWARDS创新评选在北京751D·PARK传导空间举办。

今年大会以“新视野 新链接”为主题,邀请了近百位来自不同国家,不同领域的国际创新领袖分享嘉宾,设置了四十余场现场讨论,从新一轮全球AI革命浪潮、产业链重塑、新一轮企业再全球化浪潮、全球化下的产业创新升级和投资新趋势等维度,共同回顾过去一年的洞察与发展,展望未来的创新趋势与经济新格局。

12月2日下午,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向钛媒体2023T-EDGE大会进行了致辞。

游戏全球化出海这是这两年游戏行业的热门话题。唐贾军认为,中国游戏出海能够成功主要有以下三点原因:移动游戏的出现为中国游戏出海带来了新机遇;产业积累为游戏全球化出海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游戏出海的目的和初心落实到了文化的交流。

唐贾军提到,在页游时代,中国游戏行业和海外游戏公司是错位竞争的。到了2015年,中国移动游戏的产值收入首次超过端游,2016年产值就突破千亿元。智能手机的普及为中国游戏出海带来了非常大的机遇。

产业的积累也是中国游戏全球化出海能够成功的重要原因。唐贾军用瀑布作为案例,解释了产业的积累和游戏出海爆发之间的关系。他认为,中国游戏产业规模从24.7亿元人民币提升至3000亿元左右,在运营的游戏项目数量达到了百万级,人才培养方面也做出了成绩。这些产业积累都为游戏出海的爆发提供了势能。

最后,唐贾军还表示,出海的游戏应该成为应该成为文化交流的载体。唐贾军在致辞中提到了一个数据,中国游戏在全球出海过程中,实际上只有1%的这个玩家注意到了中国文化,并进行了讨论。不过,玩过中国游戏的玩家相比海外的普通民众,他们对中国的认知和好感度超过了20%。因此,中国游戏在文化输出领域还有很大空间。

以下为唐贾军在2023T-EDGE致辞实录,经钛媒体APP整理:

大家下午好。北京的冬天还是有点寒冷,但是看到各位来宾、媒体朋友、企业代表们,穿着比较单薄的服装,还是很有热情,对行业有热爱,心里非常高兴。我代表音数协、游戏工委,首先对各位来宾的到场表示热烈的欢迎。

今天我想把一些关于游戏全球出海的感想跟各位做一个分享。首先大家知道,游戏全球化出海是这两年来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话题。中国现在正在构建国内国外双循环的格局,其实对全球的文化交流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

对于文化出海领域,大家都发现一个有意思现象,就是游戏出海在这些年来是做得最成功的。那为什么游戏能够成功呢?我现在有三个想法。

第一个是移动游戏的发展为中国游戏出海提供了一个新的机遇。我们可以这么讲,在90年代初,中国游戏行业里开始有了一个有关出海的萌芽。那个时候,中国游戏厂商已经在对游戏出海进行探索。

那时候还是PC的时代,我们看到有很多的游戏在那时候都已经在有全球化的思考。比如目标软件的《傲世三国》、网易的《大话西游》,包括完美世界的《完美世界》等等这些。这些游戏在全球出海过程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我们发现一个现象,他们大多都停留在了东南亚和我们中国文化有渊源的颇深的地方。

比如说西山居的《剑侠情缘网络版》,他们当时在出海的时候是在越南占据了当地70%以上的份额。但是在欧美市场,我们的游戏并没有产生太多的影响。那什么时候开始有影响呢?大概到了2010年左右,页游的出现为我们的中国游戏出海带来一个新的发展。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看到有一批的网页游戏在海外有了它的表现的亮眼的地方。我们看到像《神曲》和《女神联盟》等等作品。那时候中国开始涌现出了一批出海企业,像三七互娱还有昆仑万维等等。

之所以说页游能够出海,并在欧美有一点点发展,是因为当时在端游时代,我们的技术是缺位的,我们的硬件是落后的,我们的出海经验是不足的。那么页游其实提供了一个错位竞争的机会。

那么真正游戏出海表现出特色的时候,大概在2015年左右。那时候我们有两个数据。2015年是移动游戏以及智能手机出现时候,移动游戏开始有了一个发力的一个契机。所以在2015年,移动游戏的产值收入首次超过了端游。2016年移动游戏的产值过千亿。智能手机的出现、发展和普及,为我们游戏出海,特别是移动游戏这方面领域里头带来一个非常大的机遇。

第二个想法就是我们产业的积累为中国游戏的全球化出海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基础。这其实就是一种势能的概念。势能怎么理解?我们可以想象是瀑布。大家去旅游的时候看到过很多的瀑布,包括尼亚瓜拉和黄果树瀑布等等。瀑布是什么概念?从高处冲向低处,它有它的落差。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发现,水量越大,势能越强,瀑布就越壮观。

这个例子放到游戏里该怎么理解呢?游戏的势能体现在产业的积累上。首先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一个数据,游戏产业20年前的规模是多少?24.7亿元人民币。那么现在是多少?将近3000亿元。第二,中国游戏的产品数量是非常丰富的。我们目前现在大概在运营的游戏产品以百万级计算的。我们在整个游戏生产过程中提供了强大这个试错的环境。第三,我们整个运营经验是非常丰富的。通过这些年的积累,在人才培养这一块我们做出了非常多的成绩。这些产业的积累为游戏出海呢是带来了一个强大的势能。

第三个想法就是我们游戏出海最终的目的和初心是什么?我想最终还是要落实在文化交流上。因为一开始很多企业出海是为了什么呢?是占领更多的海外市场。实际上这是有国际化概念,全球化是一个合作与交流的概念。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这些年来游戏公司越来越多在文化交流层面上构建我们的产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游戏更具生命力,才能走得更远。

文化交流是游戏公司首先要考虑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可以到这些年来很多案例都是这样的一个表现。日本题材的的《对马岛之魂》,实际上致敬的是莎士比亚的《里尔王》。

我们看到日本的《只狼》,教会了全世界的很多国家人写“死”字。我们还看到中国有一个游戏叫《戴森球计划》,教了好多老外去学汉语等等。

这个时候我们不能说是谁输出了谁。我们可以理解为当优秀的文化相互激荡碰撞的时候,必然就会有一个优秀的作品来承载,这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

最后我们看一下中国的传统文化呢,我们一般用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来评价。那么怎么博大精深呢?用一句中国的成语就是“道之大端,易于明白”。中国的文化是很容易显现的,举手投足之间就有我们的文化色彩包含在内。

饮食有食文化,酒有酒文化,建筑有建筑文化,服装有服装文化。所以说从这一点来讲,中国在文化输出领域具备巨大潜力的。

我们有一个数据,就是中国游戏在全球出海过程中,实际上只有1%的这个玩家注意到了中国文化,并进行了讨论。这意味着我们在文化输出领域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但还有一个数据表明,玩过中国游戏的海外玩家相对海外的普通民众,他们对中国的认知和好感度提升超过了20%。

全球化出海是我们一个未来发展的一个必要趋势,那么也感谢在座各位对游戏出海给予持续的关注和支持,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76
50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