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3866字,约7分钟

00:00 / 11:49

“二师兄”三冲IPO未果,“二师弟”一品威客要争当大师兄?

在冲击IPO时,一品威客有意地给自己打上“数智化”标签,强调“人工智能”“智能算法”等今年来的大热领域。不过,在竞争充分且高度分散的众包赛道,这样的叙事能否打动资本市场,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独角兽挖掘机,作者|兽姐,编辑|角叔

2023开年,资本市场喜事连连。

2月10日,众包服务企业厦门一品威客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品威客)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书,股票代码EPWK,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美国券商Revere Securities是该交易的唯一账簿管理人,定价条款尚未披露。

对于一品威客此时冲击IPO一事,市场中存在两种声音。

一种是“叫屈声”,为创立更早、市占率更高以及估值规模更大的猪八戒网“打抱不平”。尽管众包服务这个并不算新的赛道也没有出现太多掘金价值,但只有垂直领域中坐在“头把交椅”上的企业率先上市,才能稳住,甚至抬高整个赛道的估值;

一种质疑声,从实际经营层面来看,无论是行业第一的猪八戒网,还是第二的一品威客,他们的盈利能力始终上不来。招股书显示,猪八戒网三年半累计亏损超10亿元,一品威客也在2022财年出现了“扭赢为亏”。

相较于猪八戒网三次冲击IPO仍未果的局面,一品威客顺利敲开资本大门的胜算有多大?

一品威客选择此时上市,看准的是资本市场的新年新气象,还是到了不得不上的地步?抢滩上市后,其能否快速调整盈利水平,在商业化方面获得正常发育?

0行业老二转盈为亏

一品威客成立于2011年3月25日,总部位于福建厦门,创始人黄国华还是一名前媒体人,在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任首席记者。

作为一家众包平台,一品威客在服务供应和需求两端,将企业与优秀人才连接起来。主要业务分为设计、软件开发、市场营销、商务写作、室内装饰、生活服务和商务服务七大类。

在众包服务这个赛道里,一品威客一直是“千年老二”的存在。对于这一点,公司也在招股书中也是大方承认。

招股书中这样写道:“四大行业参与者占据了中国众包市场54.6%的市场份额,作为中国第二大在线市场,2022年上半年,我们的商品总额(即GMV)为2.3亿美元,仅次于猪八戒GMV的3.3亿美元。”

做不了市场中的“老大”并没关系,能在资本市场抢到赛道“第一股”的身份也是极好的。毕竟,早上市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率先“收割”资本红利,此外,进入二级市场也能帮助企业提升自家的品牌效应。

回想当年“坐火箭”完成上市的瑞幸咖啡便是如此。尽管这家新零售咖啡品牌从“出道”开始便狂蹭星巴克的流量,且其高光时刻来得既匆忙又短暂,但不能否认的是,市场还是留下了一段薅秃“资本主义羊毛”的传奇。

但与新零售、新消费等“风口”行业不同,一品威客所在的众包服务赛道中的市场需求固然真实存在,却也实难讲出什么动听的故事。不断寻找新增空间的行业老大的猪八戒网,也难逃经营焦虑的困扰。

“二师弟”一品威客同样如此。

招股书显示,一品威客2021财年、2022财年的营收入分别录得1136.63万美元(约合7728.85万元)、1281.11万美元(约合8711.29万元),同比增长12.7%。

与营收微涨形成对比的,是一品威客盈利之艰:2021财年,公司净利润为62.38万美元(424.08万元),虽然盈利微薄,但至少利润还是为正,到了2022财年,公司由盈转亏,净亏损为340.59万美元(2315.43万元)。

同时,一品威客还预计,由于与业务发展和扩展相关的大量支出(包括营销、平台改进、系统和运营优化等)要比预期昂贵很多,因为目前经营情况而言,恐很难在中短期内实现盈利。

结合行业发展现状及招股书内容整体来看,在影响一品威客经营增长的几条因素中,宏观经济衰退和客户“跳单”是最大的绊脚石。

整体上讲,一品威客目前的核心客群主要是各个行业的中小微企业,近年来,受疫情影响,这些企业对创意、设计、营销、装饰、人才等方面的服务需求都在大幅度减少,这给公司的业务发展带来了很大冲击。

“跳单”则直接削减了一品威客的盈利水平。所谓“跳单”,就是用户可能会绕过平台通过其他方式与企业进行互动或完成支付,以避免向平台支付服务费用。一品威客表示,尽管公司正努力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也无法完全杜绝此类事情发生。

0主营业务瓶颈明显

再来看一品威客的业务情况。

相较于不断向SaaS解决方案、创业园区服务等更多新领域扩张的猪八戒网,一品威客的业务模式更加简单,其营业收入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在线信息分发、增值服务收入、共享办公室租金及管理收入。

2021财年、2022财年,公司的在线信息分发收入分别为635.0万美元、828.8万美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由55.9%提升至64.7%;增值服务收入为287.6万美元、247.4万美元,占比从25.3%下降至19.3%;共享办公室租金和管理收入为214.1万美元、205.0万美元,占比同样有所下降,由此前的18.8%收缩至16%。

在线信息分发收入占比提高,以及共享办公室租金和管理收入占比下降,也从一定侧面印证了外部环境对于一品威客运营的影响。而增值服务收入占比下降或表明,公司所做出的一些人工智能工具和数字税筹等新服务,效果并没有体现在业绩上。

那么,一品威客是否可以像猪八戒网那样做出从企服向数字服务商的转型?

答案是方向可以,但实现过程着实不容易。抛开两者在客户数量上的差距,我们简单来看一下猪八戒网在垂直领域中所要面对的强大竞对,或许就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这种压力了。

猪八戒网非常看重SaaS解决方案、在线招聘等业务,这也是其近年来重点发力的方向。但在财税SaaS解决方案这块,金蝶云、税友入局更早、渗透率更高;而在在线招聘这边,Boss直聘、拉勾网等都是最直接的对手。

与此同时,在不确定激增的环境中,业务扩张势必会给猪八戒网带来更大的资金风险。截至2022年6月末,猪八戒网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大约还有2.9亿元,而去年同期数据为6亿元。这就不难理解猪八戒网为何如此紧迫寻求IPO。

回到一品威客身上,生存场内,不进则退。保持现状于某种角度上无疑是“坐吃山空”,即便是成功上市,市场如果看不到明确的商业期待,也不会拿出真金白银“投票”,但奋起突围同样也存在种种风险。毕竟,公司账面上71.4万美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也基本干不了啥。

还有一点颇有意思。

为庆祝公司进入纳斯达克IPO上市冲刺阶段,一品威客不久前在官微上发图称,自己是一家“创意设计领域数智化交易网络平台”,作为一家做“匹配”“撮合”生意的企业,在业务定位上挂钩“交易”二字,着实显得有些刻意。

毕竟,一品威客在招股书风险提示项目中已经写明,自己并没有拿到监管机构下发的支付相关许可证,在这种情况下,平台客户所有付款均要由银联、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机构处理。而支付业务受到高度监管,因此这也有可能延伸为公司自己的风险。

0众包的资本故事不好讲

对于投资人来说,众包服务是一条相对冷僻且狭窄的赛道。这么多年,跑出来的有知名度的头部企业也就只有一个猪八戒网。

这个冷也体现在融资上。根据披露,一品威客想要通过IPO募资至多3000万美元,这一数据在众多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当中可以说是少得可怜。

根据企查查上的信息,一品威客网在递交招股书前一共经历过4轮融资,融资节奏基本保持在两年一轮这样一个水平。

2018年8月,一品威客完成了由国开顺恒基金领投、洽道投资、国文投、鼎信长城共同投资的1亿元B轮融资,此后公司的融资便定格于此。

有市场消息说,国开金融当时首选其实并不是这家企业,而是同处这条赛道中的猪八戒网,毕竟,无论是业务规模,还是市场排位,猪八戒网在这些经营指标上还是更有优势的。不过,猪八戒网在2015年6月C轮融资后就再也没有新资金入场了。

从一品威客招股书中披露的股东架构来看,之前的投资方几乎都不在股东列表当中,现在的一品威客更接近一家彻头彻尾的地方企业。

一品威客全部股票合计1915.7万股,其中A类股票(每股拥有1票投票权)有1560.1万股,B类股票(每股拥有15票投票权)总股数355.6万股。上市前,控股股东黄国华Guohua Huang持有177.18万股A类股票和全部B类股票,分别占相应股票的10.97%、100%,合计持股占比27.5%。

厦门市集美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153.5835万股A类股票,占A类股票的9.84%、占全部股票的8.02%;厦门市杏林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持有96.9165万股A类股票,占A类股票的6.21%、占全部股票的5.06%。这两家企业均由厦门市集美区财政局100%控股。

可以看到,在冲击IPO时,一品威客有意地给自己打上“数智化”标签,强调“人工智能”“智能算法”等今年来的大热领域。不过,在竞争充分且高度分散的众包赛道,这样的叙事能否打动资本市场,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本文系作者 独角兽挖掘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21
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