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诱人的低代码,未到狂欢时 | 钛媒体深度

张帅_

张帅_

· 5月31日

无论是低代码技术本身,还是商业模式,都尚未达到真正成熟的阶段。

5月31日,低代码厂商黑帕云正式停服,其也成为新一轮低代码行业热潮中首个退出的厂商。

在一个资本热捧、不缺客户的赛道,黑帕云突然退出显得有些违和,业内十分关注这是个例,还是低代码行业洗牌的开始。

对低代码赛道中更多的创业企业而言,外界的喧嚣暂告平复,无论是低代码技术本身,还是商业模式,都尚未达到真正成熟的阶段,未来技术如何演进,商业护城河又如何打造,这些都是待解之题。

选择:路向何方?

成立于2019年4月1日的黑帕云,在第三个年头选择停下脚步,转向被收购,其投资方包括盈动资本、初心资本和字节跳动。

今年3月20日,黑帕云发布了停止服务的公告,大部分员工对此并不意外,早在2021年底,公司内部就传出将要被字节跳动旗下飞书收购的消息,并且部分员工先后面试了飞书相关工作岗位。

2021年7月份黑帕云宣布A轮融资,融资金额为数千万人民币,从行业发展和融资角度分析,黑帕云不至于经营不善到关停的地步。

更像是创始人陈金洲面对创业不确定的未来的选择,他以职业经理人身份加入飞书,负责昆仑aPaaS(application Platform as a Service,应用平台即服务)项目,直接向飞书CEO谢欣汇报。黑帕云不是陈金洲第一个创业项目,此前陈金洲创立的金数据被AdMaster全资收购,金数据保持独立运营。

当时就有接近飞书人士对钛媒体App表示,飞书更感兴趣的是已经有沉淀的核心技术和经验,相比飞书,黑帕云的品牌变现能力不强,团队人员也不强制包含在收购案中,而陈金洲能否立足飞书,还是作为收购之后的过渡,要看两者适配情况。

据钛媒体App最新获悉,陈金洲日前已经正式离职飞书,昆仑aPaaS商业化又回到新的起点。黑帕云的故事告一段落,飞书和更多低代码厂商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业内人士对黑帕云被收购多数感到意外和惋惜,“黑帕云产品和理念其实并不差,有可能是创始人觉得依靠小团队实现商业化比较难,不如借助大厂的资源和优势孵化新产品”。

严格意义上来说,低代码对于目前的飞书并不是刚需,但是对飞书的未来却很有必要。飞书倾向于于all in one策略,在面对大型企业客户的需求时,定制化功能大多由飞书自己完成,这也导致飞书越来越臃肿,当达到一定临界点或者飞书的客户覆盖范围继续下沉,用低代码去满足海量的需求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飞书在公开场合很少提及“低代码”,但飞书的核心产品之一多维表格,却是低代码的另一种呈现。与此同时,飞书客户成功团队最近开始加强推广多维表格,开展相关培训以及市场教育。

上述接近字节跳动人士对钛媒体App称,2021年年底,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曾在内部会议上表示,字节跳动在战略上是有问题的,没有看准关键技术的方向并提前布局,aPaaS就是其中之一,还处在产品落后于友商、能力追赶的阶段,张一鸣对此意见不小。

或许钉钉和企微在低代码领域的布局,某种程度上也刺激到了飞书。一个巧合是,黑帕云正是2021年云栖大会上,钉钉组建低代码联盟“钉钉搭”的8家核心厂商之一。

对于仍处于早期的低代码赛道,飞书收购黑帕云只是一个小节点,但却折射出大趋势,低代码未来路向何方?

逻辑:低代码的优势与短板

低代码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它的名字是“可视化编程”,指的是用很少或几乎不写代码快速开发应用,并快速配置和部署的一种技术和工具。

2014年,研究咨询机构Forrester提出了“低代码/零代码”的概念,随后Gartner又提出了aPaaS,和当下的低代码/零代码概念更为接近。

如今的低代码更为准确的诠释是——低代码是一组数字技术工具,基于图形化拖拽、参数化配置等更为高效的方式,实现快速构建、数据编排、连接生态、中台服务,通过少量代码或不用代码实现数字化转型中的场景应用创新。

低代码之所以能演化出新的内涵,并且受到客户、资本的青睐,首要原因是数字时代应用缺口巨大。

以阿里云为例,在诸如城市智慧大脑或者智慧交通这样的全包方案中,很多客户诉求依靠市面已有产品无法满足,全定制开发又没有足够的工程师,所以阿里云思考用低代码来解决问题,随之发展成为低代码战略。

“在阿里巴巴内部,从数量上看,99%应用居然都是用低代码搭出来的,剩下1%的重型应用靠全代码开发。”钉钉开放平台副总经理王铭表示。

“数字化转型光有云还不够,肯定要有更多的应用满足客户海量需求,中国的应用生态丰富程度弱于国外更成熟的市场,通过低代码撬动云上的应用生态建设,满足基于中国国情的更多元的各类业务需求场景,低代码就是这么在钉钉上面被重视起来的。”

低代码具有敏捷、普惠、场景丰富和性价比高四重特点。

首先,低代码能够实现业务的快速开发,尤其中国商业环境变化多端,可能应用还没开发完,需求就发生了变化,应用迭代跟不上业务变化,低代码的“快”成为必需。

其次,低代码推动了全民开发、开发平权,以往开发是一种竞争优势,掌握在中大型企业的手中,而现在,不只是专业开发人员,业务人员也可以开发应用,开发成为一项普惠的权利,大量头部以下企业采用低代码开始自己的数字化转型。

再次,低代码可以满足各种各样的数字化场景,深入到数字化的“毛细血管”。

“企业内部的协同场景是可穷举的,既然可穷举,就能沉淀管理方法论,沉淀出来多少套方法论就能抽象出来多少套使用工具的逻辑,所以美国基本上从大企业、大场景,逐渐过渡到小场景和中小企业,中国由于起步晚,所以覆盖场景并没有那么宽广,低代码出现以后,先被广泛用于各种细分场景,比如企业用车、出入库管理、智能投票等。当然也逐渐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用低代码搭建核心系统了。”王铭分析道。

微软大中华区商业应用事业部总经理李威此前公开表示,美国已出现100万开发人员的巨大缺口,中国也走在类似的路上,世界500强企业中,约有97%的企业在使用了微软低代码平台,每月活跃开发者超过300万名。

王铭也表示,世界五百强企业或多或少都采用了低代码,中国上千家头部企业,仅钉钉一家服务渗透率就达到了50%,说明大企业也在用低代码的方式,补足各种各样的细分场景。

最后是高性价比。 一套不复杂的CRM系统,轻度定制的全代码开发需要数十万,低代码只需要十万、二十万,而且交付周期非常短,可能十几天到几十天就能交付完成。

但另一面是,尽管低代码有种种好处,也并非“技术银弹”。

某工业互联网平台厂商董事长就对钛媒体‌‌App表示,‌低代码的用途和场景越来越多,‌‌但是不管怎么样,低代码开发有它的局限性,‌‌不可能把所有的场景都包括。

事实上,低代码还有两个挑战,第一,低代码做出来的应用,一般性能不是最优,用户体验上也有局限性。‌假如低代码只应用在一定的使用场景,这一问题不会太明显,但如果企业对应用场景有很大的需求,低代码会出现一些风险。

‌第二,目前有一些企业会用低代码做主系统,‌‌但是企业自己再想要做个性化的改动时,不管是其他第三方公司还是企业本身,都要绕一圈回到低代码平台厂商,即项目一旦交付之后,外部更改很难。‌并且,低代码平台采用组件式开发,‌‌再次开发时倘若不使用原有低代码平台,过去的应用组件相当于“黑盒”,企业需要重新梳理理解代码、重新编程。

随着低代码的发展,部分问题也开始得到解决,例如很多厂商也支持基于低代码平台写代码的方式扩展,低代码可以与企业各种大应用、自建应用打通,实现较好的扩展性。

资本:不缺钱,但钱用在何处?

过去,To B生态长期处于缺钱的状态,近年来才稍有好转,而低代码因为热度升高,投融资趋势保持在高位,甚至开始呈现出过热的状态。

据天眼查数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至今,低代码相关融资事件38起,多集中在B轮以前早期融资,行业处于资本驱动下的野蛮生长阶段,还没有出现并购和退出趋势。

“很多刚成立的团队只要想做低代码,投资机构马上给钱。钉钉上的生态伙伴们拿到了不少的融资,包括氚云、维格表、轻流、悉息科技等,这些厂商估值也越来越高,并且领军资本开始进入。”谈及低代码赛道融资趋势,王铭颇为感叹。

从美国对SaaS的估值模型测算,ARR(平均收益率)、续费率、毛利率都能达到50%,疫情之前在美国的平均估值是6倍PS(市销率),疫情之后是7.5倍PS。在此基础上,续费率或者增速达到100%,都可以分别再翻一倍,达到30倍PS;更进一步,毛利率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还能再翻1.8倍。中国头部低代码公司PS已经达到了40倍左右。

钉钉、用友和简道云都对钛媒体App表示,低代码目前的渗透率非常低,虽然已经快速覆盖到各行各业,但是在所有的行业里渗透率基本上都是个位数,甚至还是1%、2%,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在行业渗透率不高的情况下,创业厂商借助资本完成关键卡位是常规操作,大多数厂商即使不缺钱,也会在行情较好阶段锁定融资,融资轮次和规模也成为市场声量的比拼。

相比之下,简道云却是另类——一家不融资的头部厂商。按照其市场地位,并不缺少资本接洽,并且有足够的议价权,钉钉上的数据显示,简道云续费率以及客户忠诚度很高,用户自搭建比例非常高,这意味着简道云用户是SaaS厂商最喜欢的那类客户,典型“卖面包机的厂商”。

简道云联合创始人单兰杰告诉钛媒体App,“目前,低代码赛道产品层面还没有特别强的护城河产生,融资对我们不是一件难事,关键是融完钱之后,钱到底花在什么地方去形成竞争力,简道云还没有看到同行因为融资带来的强威胁。”

一般来说,大部分厂商融资花费在两方面:一是产研,二是销售。

产研层面,低代码厂商如果要做一个很重的 PaaS 平台,投入可能要十个亿规模;但不做 PaaS 只是做一些 SaaS 层的应用或者功能组件,可能每年产研投入大几千万就足够。

销售层面,传统B端厂商特别依赖于销售体系,这种销售体系面临的一个典型问题是边际收益越来越小,但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导致效率会越来越低,类似于线性增长,但简道云绝大多数用户靠线上口碑传播,目前还处于指数增长的阶段,这也是简道云对融资需求不大的原因之一。

单兰杰表示,“所有低代码厂商的客户加起来估计都不到 10 万,而中国中小企业有几千万,我们没有想‘一口吃个胖子’、把市场给占下来,我觉得这不太现实。客户数量对我们确实是一个指标,但更重要的指标其实是客户健康度,我们更关注持续健康的增长”。

模式:专业开发与全民开发并行

低代码赛道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极端观点:一种危言耸听,认为低代码将取代程序员;一种罔顾实际,认为低代码不过是新瓶装旧酒。事实上,两种观点都不符合实际。

低代码既有面向程序员的混合开发平台(Low-Code Application Platform,简称“LCAP”),也有面向平民开发者的场景(Citizen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Platform,简称“CADP”)。Gartner于4月底发布了中国低代码平台市场竞争格局报告,首次将CADP归入LCAP范畴。

这一波低代码热潮源于CADP,创业型厂商居多,而后向LCAP蔓延,两者开始有融合趋势。

用友低代码平台是LCAP的代表,早在十余年前用友内部就有了低代码开发工具,2017年之后进行了迭代,做了更多面向业务开发人员的适配,此外,2021年⽤友⽹络以1.51亿元全资收购另一家低代码厂商APICloud,丰富了自己的能力。

“市场有些声音夸大其词,三到五年内可能低代码平台主要还是针对专业开发者,混合开发模式能够简化一些基础问题,程序员在此基础上做复杂开发,同时我们也在加大对其他用户群体的覆盖,具备专业知识的业务开发人员,更需要无代码的能力。”用友网络副总裁、平台与数据智能事业部总经理罗小江认为。

低代码平台于用友,不只是⼀个⼯具,⽽是其BIP商业创新平台的一环,用友多年积累的开发经验和技术,沉淀积累构成了低代码开放平台的基底。

与之对应地是,罗小江并不看好纯工具型低代码平台的商业模式。

“第一,低代码工具太多,免费的也有不少。第二,低代码如果没有客户群和一个大应用生态做支撑,很难活不下去,除非它底下的应用足够丰富。”

简道云则是全民开发的坚定支持者,其80%以上用户都是业务人员。单兰杰认为,面向终端业务人员的CADP市场规模,要比面向IT人员的LCAP市场规模要更大。

使用群体的不同,也与低代码平台的客户属性有关——用友的客户以中大型企业为主,专业开发人员居多;简道云的客户以中小型企业为主,业务人员居多。两者并无路线上的对错之分,甚至还有互相接近的趋势。

单兰杰就提到,“大客户的一些核心业务需求,对于低代码厂商确实是金矿,如果低代码只在核心业务以外兜兜转转,赚的都是小钱,一个单子十万、八万,甚至三、五十万已经是高的了”。

“在很多大客户场景,他们会把简道云定位成一个需求处理平台,客户不是让我们去实施,而是把简道云看作企业数字化的一个能力中心,帮助业务人员提高IT能力。所以他们会购买简道云平台,同时购买非常多的子管理员账号,下放给各个业务部门,让业务人员自己搭建一些流程,慢慢培养大家对于数字化的这种认知,进而提高数字化能力。”单兰杰认为这种大客户模式与简道云的调性更契合。

除了客户群体趋同,销售模式也在趋同。

用友低代码平台兼顾中小型企业的需求,推出SaaS订阅制,中大型企业往往采用多云架构,简道云也在探索新模式,在SaaS模式的基础上,准备推出私有云模式。

“我们所说的私有云不是本地化。比如客户有阿里云的账号,我们可以把产品布到阿里云账号里,提供代运维,本质上数据还是在线的。”单兰杰表示,目前简道云规划支持阿里云、华为云和腾讯云的私有云模式。

钉钉则是另一种低代码平台厂商,作为一款协作办公平台,钉钉打造了平台型的低代码模式,云钉一体战略稳固了客户群体。

“除了简道云等全民开发平台,金蝶、用友其实都在跟钉钉合作,To B市场有很多细分赛道的,需要很强的行业Know-How,每一个产品的成熟周期都很长,钉钉尊重这种产品Know-How,和产品建立出来的时间壁垒,钉钉的核心价值并不是细分赛道做得比别人好,而是钉钉本身的协同密度足够大,可以高效率的基于协同底座建设应用生态”,王铭表示。

低代码对钉钉和阿里云的带动显而易见,“我们去年统计了一下,百分之三十几的大客户,其实是通过低代码建立了更稳固的赢单策略”,他说道。

写在最后:

低代码行业也有其“近忧”与“远虑”——由于赛道过热涌现出大量低代码厂商,在未来一到两年可能面临洗牌风险,而低代码本身将如何变化,将是赛道趋于成熟和饱和后,摆在行业面前的共同难题。

根据钉钉统计,市面上至少有200家低代码厂商,低代码目前市场空间广阔、渗透率低,头部低代码厂商并不急于打造差异化,中长尾的低代码厂商,如果只是想要实现盈亏平衡或者赚点钱,只需要像传统外包公司接项目做定制,但是要做成大平台很难。

王铭观察到,“大家都在找自己的细分领域,但没有形成定位分明的格局。而且从现在的市场空间来看,行业会出现一些分化,零代码方向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厂商,伴随着零代码产品能力的加深,不仅仅是解决低端问题,也能解决企业主营业务问题”。

罗小江认为,“随着AI的快速发展,将来可能会改变低代码的一些格局。低水平重复工作尽量由平台工具去解决,核心会聚焦到生态体系相对完备,或者应用覆盖面更广的低代码厂商。”

单兰杰表示,低代码最大的问题,是这种产品形态怎么能够持续地去满足客户需求。“它既不是模式的问题,也不是资本问题,而是赛道问题。低代码产品好像什么需求都能做,但是好像每种需求又做不好。”

“低代码产品未来怎么发展?是继续加功能,或者说开放更多的接口、让更多开发者进来,然后去做交付动作、满足客户需求,还是产品保持简洁,通过一些其他模块或者应用市场的方式来去解决客户需求,这可能是比较难的问题。但现在确实也没有看到特别好的解决方案。”

低代码前景足够让人期待,但还没到狂欢时刻。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作者 | 张帅,编辑 | 盖虹达)

本文系作者张帅_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钛粉66633 碧天黄地 钛友趣763786 单晶冰糖啦啦啦
529人已赞赏 >
529换成打赏总人数529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回复
    2

    把简道云看作企业数字化的一个能力中心,帮助业务人员提高IT能力。所以他们会购买简道云平台,同时购买非常多的子管理员账号,下放给各个业务部门,让业务人员自己搭建一些流程,慢慢培养大家对于数字化的这种认知,进而提高数字化能力。

    2022-06-01 09:09 via pc
  • 就凭不上市这一点,就看好简道云👍

    2022-05-31 18:50 via pc
  • 回复
    1

    低代码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它的名字是“可视化编程”,指的是用很少或几乎不写代码快速开发应用,并快速配置和部署的一种技术和工具。编程的一种是吧

    2022-05-31 21:31 via pc
  • 低代码是一组数字技术工具,基于图形化拖拽、参数化配置等更为高效的方式,实现快速构建、数据编排、连接生态、中台服务,通过少量代码或不用代码实现数字化转型中的场景应用创新。一看就是比较复杂的

    2022-05-31 21:37 via android
  • 全民开发,程序员的业务了

    2022-05-31 21:22 via android
  • 不愧是高科技,写的文章一般人都看不懂

    2022-05-31 21:00 via iphone
  • 什么叫低代码,软件服务吗

    2022-05-31 20:59 via pc
  • 回复

    2014年,研究咨询机构Forrester提出了“低代码/零代码”的概念,随后Gartner又提出了aPaaS,和当下的低代码/零代码概念更为接近。国外率先提出概念

    2022-05-31 20:39 via iphone
  • 未来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2022-05-31 20:12 via iphone
  • 回复

    飞书在公开场合很少提及“低代码”,但飞书的核心产品之一多维表格,却是低代码的另一种呈现。比较高级

    2022-05-31 18:59 via h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