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蔚来迷途,李斌挥刀

摘要: 你是个好人,但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微信公众号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作者|王斌斌,编辑|施智梁

陷入困境的蔚来(NYSE:NIO)正在给自己争取片刻喘息之机。

11月4日,蔚来公布10月交付量为2526台,创2019年新高,环比增长25%,同比增长61%,当日收盘股价上涨12.5%。

▲ 蔚来今年的股市表现 / 雪球

一天后,蔚来宣布与全球知名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obileye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共同打造L4级别的自动驾驶车型,后者也将采购蔚来特别版用于出行服务。消息一出,蔚来股价应声上涨,5日继续大涨36.84%,报收2.34美元。

资本市场仍在观望。11月6日,公司股价回调,下跌13.25%,如今又跌回2美元以下。

蔚来依旧挣扎,看好者等待抄底,质疑的人更不在少数。11月13日,蔚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被质疑经营异常,有自媒体更是爆料称蔚来正在咨询破产清算。随后针对前者,蔚来官方回应称尚未正式营业,而关于后者,直言“纯属造谣”。

不过,将矛头指向李斌个人的,颇为罕见。

即使被某自媒体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但该篇在行文中更多的是在夸赞这个连续创业者。

即使是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也在从自己角度讲述离开原因之后,表达对蔚来创始人、董事长与CEO的认可,“如果他(李斌)去做其他事业,还是愿意追随”。

在出行一客接触的投资人、合作伙伴、离职员工、竞争对手、车主以及媒体记者等各类人群中,评价不一,但以正面反馈为主。

在他们眼中,李斌是一个“好人”。

他是资本的宠儿,这个连续创业者“外圆内方”,拉来半个互联网江湖给他撑腰。更重要的是,此前的成功已经证明,他是一个善于谋篇布局的棋手与战略家。蔚来总裁秦力洪认为,李斌首先是个“明白人”,同时也“搞得定”。

确实李斌能够抓住创业机遇,持续融资,把公司做大甚至IPO,取得阶段性的成功。因此,他是投资人眼里的优质标的。

他是员工眼中的好老板,蔚来被李斌定义为一家有“人情味”的企业,创始人不愿意用“员工”来称呼公司的其他人,而是“同事”。

但进入汽车行业并不能只靠先手占优、战略布局和人情味,也不是简单把局攒起来,然后让公司IPO这么简单。汽车制造这一颗精密、复杂的制造明珠,在前期的战略雏形初成后,需要通过公司治理与管理体系的“战术”提高效率,细细打磨,才能璀璨夺目。

作为战略家,李斌能够在早期拉来50多家投资机构,让蔚来同事“开心”工作,成功在美IPO,给投资人退出的渠道,照顾到方方面面的利益。

但在精细化管理的战术层面上,人力、采购等成本高企、IPO也被不少人看做是“流血”上市;公司过分强调“人性”而没有重视制度与体系的建设,李斌这方面的短板正在变成蔚来的车轮继续滚滚向前的障碍。

李斌需要转变,挥刀去改革,既砍向公司,也要战胜自己。

蔚来已经开始动刀,裁员是第一步。继2019年上半年员工优化之后,蔚来在9月底前再裁1200人。蔚来总裁秦力洪甚至坦言,“如果需要的话,公司再瘦一点,我们也是有决心做的。”

同时他开始向地方政府寻求资金,亦庄、湖州等地都相继谈判,但结果并不让人满意。

不到5岁的蔚来是脆弱的,依旧挣扎在泥泞的马拉松赛道,但是它面对的是则是众多百年车企与硅谷钢铁侠,不会因为初创企业尚且幼小就手下留情。

现在是真正考验李斌的时刻:他能否战胜自己,自我革新,重整旗鼓?拭目以待吧。

棋手李斌

2016年11月,第一次见李斌是在上海安亭的蔚来总部,地铁下来还要打车,十几分钟车程。

“下围棋吗?”坐在共用的高管办公室内,李斌曾向出行一客抛了一个问题,接着自答道,“下棋你就知道了。我做这个事的时候,就已经想了十几步棋,到目前为止,基本是按照当时的想法在下。

李斌爱下围棋。在那次采访过程中,李斌时不时蹦出几个围棋术语:“开局我基本上都在星、小目、三三等合适的位置落子,没有下在一路二路,前面十多步棋的效率还是比较高的。”

“李斌首先是个‘明白人’。”蔚来总裁秦力洪对出行一客表示,李斌的确是看得清楚想得清楚的,甚至对今天碰到的挑战都预见到了。

李斌在打造自己的出行版图,这个辽阔的版图中,有数十盘大大小小的棋局。易车、易鑫这两家上市公司早已被人熟知,投资摩拜的故事也为人称道,其他几十家他参与投资的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或产品,涵盖汽车媒体、电商、制造、后市场、移动出行以及汽车周边服务等领域。有媒体把他成为“出行教父”。

而蔚来这盘棋,是他2012年就开始布的。

“我当时提了一个概念叫3.0的品牌和3.0的企业。”他告诉出行一客,他认为,用户和企业交流的方式会重新定义企业的类型,会把公司整个架构的基础改变。

他开始找各种人聊,各行各业的人,从小米雷军到腾讯马化腾,从京东刘强东到“对手”李想,他都谈过,“2012年,2013年我基本上在思考商业模式的东西。”

2014年的2月24号,那天雾霾特别大,李斌就跟家人说下定决心要做。他为什么能记得那么清楚,因为李斌手机里面保存了当时他写的一段话。

步子很快,李斌联合前面提到的那些互联网大佬,加上一个高瓴资本的张磊,他们六个人,一共投了3亿美金,李斌出一半,在2014年底成立了蔚来汽车。

在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看来,“造车是个很大不确定性的工程,有很多赌的成分,所以不断地透过各个节点,稳步推进,是很重要的”。而逐步落子,就是一个棋手应该做的事情。

公司成立后,蔚来敲定了和江淮的制造合作、建成了南京三电工厂、推出了EP9小规模量产车、2017年12月,NIO Day上发布首款量产SUV ES8,阶段性的成果很多,很大程度提振了投资人信心。

但是与所有的竞技运动一样,下棋的乐趣在于变化与不确定性,棋局的走势不会完全按照棋手一开始的想法进行。创业同样如此。秦力洪也坦言,“近来宏观形势不佳,内外部问题碰头,(问题严峻)程度超出了预计。”

在蔚来这局棋里,首先是ES8的交付出问题了。在2018年的北京车展上,李斌表示ES8将在5月初交付,但是直到6月底,蔚来才正式开启交付。

▲ 蔚来ES8 / 蔚来汽车官网

为此,在当年7月21日的杭州西湖边的NIO House开业仪式上,出行一客和他闲聊接下去有什么目标的时候,坐在旁边的李斌笑着摆手,再也不随便立“军令状”了,做到了还好,做不到,就要被大家说不靠谱,不会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不过,他还是没有抑制住进行互联网营销的冲动。说完不立Flag之后不到半个月,李斌就开启了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的“年底交付万辆”的赌局。

2018年9月12日,蔚来迎来它的高光时刻:蔚来(NYSE:NIO)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

上市是李斌在蔚来这盘棋中必下的一手,但时间是否在计划内,难以确定。投资人的压力和对资金的迫切需求,助推了蔚来的上市。现实中,IPO确是蔚来获得阶段性成功的勋章,领先中国其他新造车势力,而且部分投资人获利退出。

但没有人会说蔚来已经成功,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长盘拉锯的开始。

随着时间的推移,造车这盘棋越来越脱离棋手的掌控,比如ES8软件升级问题、自燃事件,以及成本高企不得不优化员工,断臂求生。

蔚来棋局仍在中盘,却已是处处危机,最坏的结果,是李斌不得不投子离开棋桌。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

成也互联网

李斌背后站着中国大半个互联网江湖,他早年在采访中曾说道,“除了阿里巴巴,中国基本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投了我们。”

为何受青睐?当然是李斌让很多投资人都赚到了钱,易车上市、易鑫上市、摩拜被美团收购,逐利的资本会对投资李斌上瘾,因为他总能帮你找到退出的路,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和他成为朋友。

愉悦资本的刘二海,从他还在联想的时候就开始投资李斌,IDG则是从当当网时候就跟他有接触,后面都“欲罢不能”。所谓“Credit”,就是看人,就是看这个人是否曾经给你带来回报,进而愿意相信他能不断成功。

“搞得定”,秦力洪用这个三个字总结李斌,作为一个创业者,他一旦下定决心,往往能够成事。

但互联网江湖的关系本就错综复杂,能把这些人都凑到一块,李斌的好人缘有目共睹。

出身北大社会学系的李斌,辅修计算机和法律,早前给人写过程序、卖过软件,也办过公司,大学里还跑到居民楼里贴过广告,和不同的人群打交道让他的社交敏觉更为成熟。而下围棋需要站在对方角度思考问题,让这头猛虎静下心来细嗅外界的蔷薇,成为一个“外圆”之人。

一个李斌很好的合作伙伴早前告诉出行一客:“李斌能够获得最大限度的投资人支持,是因为他会从投资人的角度考虑,去保障他们的利益。”

而李斌2012年在电视节目中提到,他从小和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住在一起,“他们都很爱我,一个小孩的心理总是很敏感的,好的一面是培养了独立性,培养自己思考的能力”,不好的一面,李斌自己说是“害怕亲密关系”。

如果从外人的眼光来看,即使外公家人对你很好,寄宿的生活总是会让你更希望让他们开心,得到别人的认可。李斌“外圆”的思维,或许就是从小开始自己思考、摸索并培养起来的。

有一个场景容易被忽略:蔚来高管们去江淮汽车谈合作,和一个部长握手再松开手之后,李斌就问了一句:“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李斌身上有一种气质,不是性格,就是一种气质,让你从心里愿意相信他。”出行一客的一个朋友在今年广州NIO House的一个活动上第一次见到李斌,活动结束之后,他如此说到。

这是一个只见过李斌一次之人的感触,但很准确,李斌很能很快抓住别人的“需求”,说你想听但不伤害自己利益的实话,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真诚”,容易赢得好感。

与伊隆·马斯克过多关注产品不同,李斌认为他更强调“人”。换句话说,特斯拉强调技术,而蔚来更有人情味,他从来不会称呼“员工”或者“下属”,无论是谁都叫“同事”。

一名跟随李斌多年的蔚来员工告诉出行一客,“公司的原则是希望员工能感到舒服。”在创业初期,高管出国一般是商务舱或头等舱,蔚来员工们也是一样,出国的话,李斌都是要求他们选择可以躺着舒服休息的舱位。

“态度柔和但原则坚定。”一位蔚来离职员工在和出行一客交流时,给出这样的评价。前述参加广州活动的朋友也认为,李斌“温柔”的表现背后,却也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我一直说要做一个内方外圆的人,你才是自己,有自己的理想,也得适应这个时代。”外圆的外表下,李斌是“内方”的,坚持,固执,甚至偏执。

1974年出生的李斌属虎,狮子座,O型血,领导力性格测试的结果是老虎:善于控制局面、有强大的执行力、不达目标不罢休。这样的创始人一定是那个给初创企业指定方向的人。

刘二海对出行一客表示,“李斌是为数不多在中国既懂互联网又懂车的人”。之前的连续创业经历,尤其是创办易车网,让李斌的“格局很大”。

前面也提到,易车上市之后的2012年,李斌就开始思考商业模式,NIO House、NIO Power、电池租赁等等,蔚来确实给汽车市场带来很多新鲜的玩法。

但是,李斌的人情味与偏执在蔚来并不一定能得到非常好的反馈。

这种性格与思维方式在互联网公司可以很好地生存下去,但是否能够在制造业中很好的活下来,是存疑的。

大半个互联网圈的支持曾给了李斌强大的自信。

在被问及特斯拉入华是否会影响蔚来时,李斌习惯性的拿互联网公司类比,“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没怕过国外公司,智能电动汽车和这有点像”。

但另一方面,充足的资金和此前的成功创业,让他逐渐忽视了自己反复提及的“对造车的敬畏之心”。

确实,蔚来早期的融资过于顺利,一度是李斌挑投资人,“大家都想投蔚来”,没有坎坷,即使李斌内心再清醒,也难免把造车的难度“降级”,对于管理一家汽车制造企业的困难估计不足,太“人性化”的管理在汽车业似乎也行不通。

掌控欲和“放权”的游离

在和李斌及高管团队交流的时候,他们对出行一客强调,愿意放权“让内行人做内行的事”,自己只关注战略性细节,给其他人最大的自由度。

可是这对李斌来说,知易行难。

秦力洪表示,蔚来的团队很强大,合理分工肯定好于一拥而上。

“精力总量有限,细节交给专人去做,该休息休息。”当出行一客问到李斌有什么缺点时候,一个常有机会和李斌近距离接触的离职员工想出了这一点。相信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优秀的“缺点”,前老板尽心尽责,但这也体现出李斌的掌控欲。

2018年1月,李斌正式卸任易车CEO,但仍担任董事长一职。不过他说要把精力放在蔚来上,在2016年4月已有提及,也就是说,放手易车,李斌花了一年半。

性格测试真实反映了李斌的内心:控制,特别是执着于细节的掌控。

北京NIO House开业前,地板上出现一个脚印,李斌都能够发现,并且和相关人员探讨解决方案。NIO Day前,一遍一遍地对稿子,改稿子,改细节。

在出行一客看来,浸淫汽车行业近20年的李斌并不会认为自己是“外行”,哪怕他从事的并不是汽车制造本身。

同时,蔚来通过高额的薪水与优厚的福利招揽众多人才,来弥补李斌“不够内行”之处,但这些人多大程度能够真正发挥出自己的潜力,很难说是100%。

另一方面,李斌也对出行一客坦言,在管理上,“我骨子里还是比较感性的,但也比较理性。”

这听起来其实颇为矛盾,感性和理性如何结合。他后续的解释是:总体上期望团队是能够自己主动去承担责任的,比较喜欢鼓励大家主动的交流,而不是被动的交流。

简单来说,员工拥有比较大的自由度,而从义务角度,要表现出主观能动性,主动承担责任。李斌举例说,有时候两个副总裁观点有差异,他选择不要有“判官”,而是让两个人去自己充分讨论解决。

“需要凶一点,不是人人自觉”,是那位亲近李斌的离职员工说的第二个缺点。换句话说,这样的自由度似乎就是李斌理解的“放权”,但具体细节上,没有标准。

在某种程度上,蔚来裁员之前,公司内部存在的是“人治”,没有体系化的制度去解决问题,李斌会参与“他认为”应该参与的项目,放手“他觉得”应该放手的。

这种“主动承担责任”和人情味有些过于理想化,一不小心就会被钻空子。一位蔚来离职员工告诉出行一客,有的实习生一周只来一天,最后自己在考勤表上给自己打全勤,就能拿到一周的工资,但“没有人管”。

好的战略家≠好的管理者

一开始就聚起来的强大投资人阵容给了李斌过多的信心,但是资本是逐利的,很多投资人的最终目标就是获利退出,李斌有易车和易鑫两家公司成功在美股以及港股上市的经历加分很多。

履历能够说明的是,这个曾经的“放牛娃”,后来“打过50份工”的北大毕业生,有能力让上市前的投资人赚钱。但李斌真的能够管理好蔚来这家供应链复杂、需要放手给内行做的汽车公司吗?

确实,李斌曾经管理过易车5000多人的团队。一家上市前入股蔚来的机构投资人告诉出行一客当时他们选择投资标的的标准,关键是“人”,而“在中国找,40岁左右或者40出头的,做成功过公司的,管过几千人的,没几个。”李斌就是其中最合适的之一。

遗憾的是,在蔚来,李斌并没有展现出曾经领导过5000人的管理艺术。

他在2016年就告诉出行一客,全球化运营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是犯忌讳的,应该把事情简化,集中力量办大事,只是蔚来要成为“一个有全球竞争力的汽车品牌”,他们会通过建立体系解决。

这个体系似乎效果有限。2018年12月,蔚来首席发展官兼蔚来北美CEO伍丝丽离职,官方说法是这位女强人的个人原因,不过据出行一客了解,伍丝丽领导的蔚来北美和中国总部的发展思路存在差异也是原因之一。

李斌也喜欢谈“效率”,他的效率是用最短的时间办成最重要的事情,展示出阶段性成果,证明商业模式的可行性,不在乎金钱。但是在资本市场,“成果、时间、资金”三者的关系上,花了多少钱,也是衡量的标准,在另一套话语体系中,是花了多少钱,办成多大的事情。

出行一客此前了解到,在一开始,蔚来考虑到供应商的利益,相关开发费用是预先支付的,账期一般是60天,如果合作融洽,也可以45天内支付,确保这些公司不会亏钱。

这是商业规则,无可厚非,新造车企业从零部件拿钱很多都是先款后货,但是李斌和他的团队更大方,更愿意投入资金,愿意对外展示自己的领先,例如,蔚来表示,ES8是全球首款装载Mobileye EyeQ4自动驾驶芯片的量产车型。

李斌在当时发布会后也表示,这样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但是他们愿意用“资金买时间”,但要用多少资金,来买多久的时间,其实没有答案。

无论是放权还是效率,两者都是需要强大的管理体系和管理能力支撑,否则这种构想就是空中楼阁,还容易被钻空子。如前文所言,部分实习生干一天就能拿一周的薪水,那么,所有的正式员工都能够抵挡住这样的“诱惑”吗?

在经历过前期“甜蜜”的“金钱换时间”粗放式发展阶段后,蔚来的钱不够了,IPO融资续了一波。股价跌得厉害,蔚来开始发行债券,李斌甚至亲自认购。

但是时间似乎还要求更多的真金白银来交换,市场要求更多实际成果来证明,蔚来的未来看起来如此脆弱,李斌在苦苦支撑。

他曾给出一个底线,200亿元人民币,低于这个不要造车,但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这个数字远远不够,蔚来需要融资,还需要更多的钱。

近期,一个做投资机构人士转去创业,他对出行一客表示,脱离投资圈,真正进入到创业公司,才能体会到创业的艰辛与不易,李斌之前能做成那么多事儿,“在我看来就是当世豪杰,有几个人能像他一样成功。所以哪怕蔚来失败了,他再创业,投资人还是会抢着投。”

李斌是一个证明过自己的连续创业者,是一个战略家,也是眼光到位的投资人,摩拜、嘀嗒拼车以及3.0模式的蔚来,都曾领出行领域风气之先。

他在2014年看准的智能电动汽车也正是今后发展的趋势,蔚来在战略布局上并未有错,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打造用户为中心的“3.0”商业模式。

但在如今蔚来的管理层中,似乎缺乏一个真正懂大公司治理尤其是管理过制造工业的人,总裁秦力洪更像是李斌的“soulmate”,毕竟两个人很多地方太像了。

“对人好是应该的。”秦力洪在近期对出行一客表示,个别人可能不值得,但依然会坚持对人真诚、对事负责的初心。

一个被李斌“拐去”做合作伙伴的业内人士和出行一客谈及他这个陷入危机的朋友,“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投资人,但他真的是一个好的管理者吗?”说完,他笑着摇了摇头。

或许,蔚来需要一个CEO,和李斌的高管团队一起制定规则,来筹谋希望尚存的翻盘大计。

我们不禁要问:蔚来还是创业公司吗?它将将5岁而已,但对手是大众、丰田、通用这些巨头,以及特斯拉,不会因你幼小而给机会,IPO一年多的蔚来该换一种心态去挑战,用一套全新的管理体系去迎战。

这需要李斌有挥刀改革的勇气与决心。

李斌已经开始动刀,裁员是第一步,继2019年初员工优化之后,蔚来在9月底前再裁1200人。同时他开始向地方政府寻求资金,亦庄、湖州等地都相继谈判,但大多没有下文,无疾而终。

现在,就看李斌能否战胜自己,重整旗鼓了。

只是留给李斌自我革新的时间,确实也不多了;如果用金钱换时间,他手里的钱也不多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出行一客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出行一客
出行一客

《财经》杂志交通工业组创建,专注交通出行领域新闻,探索出行、科技与未来。

评论(6

  • 吞天 吞天   回复  钛斗士
    回复
    3

    这没办法对比 很大一部分是两个人,国家,文化,金融市场多方面的差异 国内金融投资市场成长很快,灰暗的也快 美国是有英雄主义国家,我们从来不要英雄

    2019-11-14 23:27 via android
    • 钛斗士 为何马斯克现在做的还不错
      2019-11-14 23:12 via android
      回复
      0
  • 钛a7d9ZK 钛a7d9ZK
    回复
    0

    低估的造车的难度,以为两三百亿就可以了,真正难的是品牌的建立,车造出来怎么让整个社会承认好才是最麻烦的,特斯拉是用技术来实现这点,蔚来的智能?没有根本性的根本没有太大意义。

    2019-11-21 22:03 via android
  • 钛iWWWBA 钛iWWWBA
    回复
    0

    步子迈的大,扯到蛋,不如两位老马的聪明抢尽商业模式的无量风头

    2019-11-15 04:36 via iphone
  • 钛iWWWBA 钛iWWWBA
    回复
    0

    典型中国人做人number one,玩玩商业模式可以,但是需要技术沉淀的制造业,就没那么容易。把造车想的简单了。李斌多体验自己蔚来,就知道自己的未来

    2019-11-15 04:26 via iphone
  • 吞天 吞天   回复  钛斗士
    回复
    0

    这没办法对比 很大一部分是两个人,国家,文化,金融市场多方面的差异 国内金融投资市场成长很快,灰暗的也快 美国是有英雄主义国家,我们从来不要英雄

    2019-11-14 23:27 via android
    • 钛斗士 为何马斯克现在做的还不错
      2019-11-14 23:12 via android
      回复
      0
  • 钛斗士 钛斗士
    回复
    0

    为何马斯克现在做的还不错

    2019-11-14 23:12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