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妆素颜》(30)三国是本讲婚姻的小说

会灰的灰灰

会灰的灰灰

· 2015.02.05

揭秘公关和传媒圈的一部小说,媒体、公关、阴谋、性、交易⋯⋯中国首部以真实互联网与媒体为原型的商战职场剧,“钛小说”及“人人都能写电影”联合揭幕,独家连载⋯⋯

播放 暂停

《浓妆素颜》(30)三国是本讲婚姻的小说

00:00 16:42

缓和

浓妆素颜》前文(第29章)请看钛媒体独家连载链接地址:http://www.tmtpost.com/193971.html

 

第三十章 李浩 缓和

 

三国一定是一部讲婚姻的小说,要不然为什么一开篇就点破了两口子的真谛: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有了上次回家的惨痛经历,李浩这次回北京前并没有提前告诉丁玉萍。由于两天的中秋节假期被九州串到十一前,中秋只放当天,李浩虽然很想儿子,也很想和一家人团聚,但也只是打了个电话回家。李浩和丁玉萍都有意的回避十一假期的话题,话也没多说,丁玉萍也没再提离婚的事情,李浩问了问儿子的学习情况,和儿子通过话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同样没有牵挂的人在这一刻就成了彼此的牵挂。中午的时候,李浩继续找了高洋一起喝酒。他俩很早就认识,应该说是关系非同小可。

中秋是个回忆的好日子。两人酒入舌出,几十年的经历娓娓道来。

李浩原本是唐山人,年少时父母双亡,跟着爷爷奶奶过了几年。十九岁那年,爷爷奶奶相继过世后,李浩没有听从大伯的安排去当兵,高中毕业也没法再念书,就只身来到了北京,成了第一代北漂人。八四年的北京,个体户成了热门词,各种企业也开始纷纷抬头,但是工作还是不好找,尤其是对于外地人。找了许久工作的李浩拿起一份北京晚报,看到了女人花前身,北京华光皮肤病医院下属工厂的招工信息,上面没写一定要北京户口。李浩就坐了一天的公交车赶往当时还很荒凉的北城。

李浩记得那条路真够远的,一路上都是菜地、玉米地,偶尔才能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一直到了学院路才看到一所所高校,过了清华东门,再过了北京语言学院,才到了这个北京华光皮肤病医院。别看这个医院偏远,但在北京它是最有名的皮肤病专科医院。李浩在医院里打听了半天,在门口又换了一趟车,向北咣当了两站地才到了登报招工的下属工厂。

等李浩赶到厂子的时候,天都有点黑了,工厂已经下班了,李浩就和值班的大叔聊了起来。“你们这厂子也忒远了点。”李浩的一句抱怨,让大叔听出了他的唐山口音。大叔说我们要北京户口的,李浩拿出报纸说你们没登啊。那位大叔戴上眼镜看了李浩半天,嘿嘿笑了,就和他聊起了家里情况。聊的细节,李浩早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这位大叔不像一个看门的。他的确不是看门的,他就是李浩未来的岳父,当天值夜班的老厂长,丁贵和。

有户口的并且念完高中的北京孩子没人愿意来这么远的厂子工作。那次招工中,李浩是唯一一个高中学历的人,也算是工厂破例招了一个外地人。进了厂子的李浩没有上生产线,而是直接做了质检员和安检员,每一道工序他都要熟知和琢磨。

老丁经常喊他来家里吃饭,他也追上了老丁的女儿丁玉萍。老丁退休后,李浩已经是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国家一纸文件,公立医院不能再有下属经营性企业,厂子要卖。总经理和厂子里几个老员工想合伙把厂子给买下来,但是龙华的父亲刘向朝作为医院的药商,出价更高,所以顺利盘下了企业。总经理心里不平衡,就召集员工消极怠工,企图赶走出资方。在那个复杂且慌乱的局面下,李浩和刘向朝认真的谈了整整一晚上,谈如何经营这个企业。第二天厂里就发出了公告,原总经理下课,李浩上马。

利用老岳父的威信和自己的能力,李浩平息了事故,让女人花走上了正轨。随着李浩事业的进步,李浩也在追求学业上的进步。他认识的一位传媒大学教授破例招收他作了研究生,按相关的规定,工作经验到了一定年限可以相当于学历,只有高中毕业的李浩就这样念起了硕士。李浩由于忙着工作,也没怎么上课,但是研究课题总还是要完成的,教授就派了一名学生跟着李浩一起研究,这名学生帮着李浩完成了毕业论文,《化妆品行业的广告传播特点及研究》。这个帮着李浩完成论文的人,就是高洋。

一瓶酒喝到底,高洋问了李浩最后一个问题:“蒋祺又找我要王大妈的联系方式,你确定是有这个消费者,确定是过敏了吧?!”

李浩点点头:“对,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高洋说:“那我就放心了,后面的事情也许还需要这个人。”

中秋节,高洋下午就去陪着父亲过节了。李浩逛了一下午的商场,也没有想好给岳父带点什么东西回去,最后买了两条当地的好烟,外加两瓶当地的好酒。

李浩那天找赵建成就没提请假的事情,就只能按照九州的放假安排行程了。十一假期前两天,也就是二十九日,李浩早上四五点就出门,开着车回北京了。他并不想回去直接见龙华,虽然九州总裁赵建成转达了这是荣嬷嬷的意思,但李浩还是想等到她回国后面谈一次再见龙华,并且李浩并没有对赵建成合盘托出,他后面针对女人花还有一系列的动作,只是这一系列动作是否能按计划进行,李浩并无十分把握,至于对不对荣兰芳说,李浩没有想好。但是如果不见龙华,自己又违背了赵建成的意思,如果这几天赵建成追问起来,就会让关系变得更差。

因为是工作日,李浩开车回北京一路都很顺畅,十点多就快到北京了。犹豫良久的李浩给张岳打了一个电话,接到电话的张岳十分惊诧,李浩说要去谈明年的销售代理协议,张岳听到后告诉李浩,这个时间来谈不大好,并且龙华已经不在北京了,应该是出去玩了。得知无法和龙华见面,李浩如释重负,接着寒暄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进了城,李浩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岳父老丁家。老丁两口子今年都已经七十了,吃过午饭就愿意躺在沙发上小憩一会。李浩的敲门声打扰了老爷子的静休,老丁开门看见是李浩回来了,赶紧迎进了屋里,连忙问女婿:“吃饭了吗?”

刚出门的时候,李浩只是在路边吃了点早饭,早已经饥肠辘辘了,就坦白的说:“没吃呢。”

老丁连忙让老伴去把剩饭热一热,都是自己家人,并没十分见外,李浩就在那里狼吞虎咽起来,老丁和老伴就坐在边上看着他吃饭。女婿是半个儿子,只有独女的老丁夫妇对李浩的感情不只是半个儿,一直就把他当亲儿子看待。老丁谨慎的问着李浩在郑州的情况,李浩也讲了一些九州的现状,但是自己如何操作女人花的负面新闻,以及遭遇总裁刁难,李浩都没有讲。老丁反复告诫李浩:“新单位,不比你在女人花的时候,要低下头,对待同事要有耐心。”

李浩听得出来老爷子几次要问自己和丁玉萍的关系,但是欲言又止,就自己开口问了老丁:“爸,玉萍最近怎么样,回过家吗?”

老丁叹了口气说:“也不怎么回来,你俩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好,都是成年人,不是你刚来北京那时候的小孩子了,不管怎么说,我希望你们多考虑考虑孩子,多考虑考虑你们的过去,也考虑考虑我们老两口的身体,是不是能受得了这个打击。我相信你们会处理好的。”

李浩紧着点头:“爸,你放心吧,我抱着十二分的诚意回来,就是想和玉萍好好把日子过下去的。等会你俩别给她去电话说我回来了,我先回家做饭。”

老丁听到这话,悬了很久的心稍微宽慰了一些,笑着说:“好,不告诉玉萍。她被我们惯坏了,你做了饭,她要是还发脾气,你就回家来,爸跟她聊。”

“没事,大老爷们有啥不能忍的。”

吃完饭的李浩,放下东西就回家了。李浩一直担心丁玉萍把门锁换了,打开门的那一刻,一直紧张的心才落了下来。放下行李后,李浩发现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丁玉萍是一个爱干净的人,每天回到家里都会收拾好半天。李浩想起来,以前每次进门就看到整洁的家,心情都格外的好,也会搂着丁玉萍夸她,“我媳妇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高兴的时候还会在她脸上亲一口。丁玉萍摆出一副嗔怒的样子,让李浩抓紧换鞋,别把地板踩脏了。

李浩愣怔着站在门口,谁成想现在已是物是人非呢。他放下东西,就去楼下买菜去了,路上碰到一个熟人和自己打招呼:“李总回来了啊。”李浩客气的应承着,一时间并没有想起来这男人是谁,后来一琢磨,他怎么知道我离开了呢?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人是丁玉萍同小区的朋友,那个大学教授。

李浩还在准备晚饭,没想到下午三点丁玉萍就回来了。丁玉萍自己拿钥匙开了门,对于李浩的突然回来似乎没有太多的意外,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回来了啊。”

李浩还在洗菜,就只简单的“嗯”了一声。丁玉萍换了衣服就过来帮忙,也没问别的,两口子就像以往那样洗菜做饭。往常的时候,丁玉萍都是四点半下班,等着和刚放学的儿子一起回家,路上还会买点菜,然后再回家做饭。李浩问丁玉萍:“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丁玉萍还在那里摘豆角线,低着头说:“不舒服。”

李浩关切的问道:“哪儿不舒服啊,用去医院吗?”

丁玉萍对于李浩的关心有些感动,抬起头看着他,微微笑了一下:“没事,嗓子有点疼。”

李浩继续关心丁玉萍:“你可要注意些,北京空气太差,别弄出肺炎来。”

丁玉萍小声“嗯”了一声,继续坐在小板凳上摘着豆角线。

等晚饭做完的时候,李浩的儿子李旭耀回来了,看见父母如平常一样忙着做饭,小伙子特别开心,他也看的出来,事情已经平息了,又回到了从前。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吃着丰盛的晚饭,吃饭的时候,小李问了父母之间一直尽力回避的那个问题:“爸,你十一打算去哪啊,还要回去吗?”

李浩抬起头看着身边的丁玉萍,语气轻缓地问她:“你们有什么安排吗?”

丁玉萍也停下了吃饭,对儿子说:“你都上高中了,今年十一就不出去玩了,你好好在家补补课吧,最近你老师告诉我,你成绩很一般。”

李旭耀明显很失望,垮下脸就说:“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问爸有什么安排没有。”

李浩看着满脸不情愿的儿子,笑呵呵的说:“儿子,爸这几天就不回郑州了,咱们十一就在北京过,去周边走走就好了。前几年十一出去玩,哪哪都是人,咱就不看人去了,北京周边咱们还有好多地方没玩呢。”

这样的回答明显不是儿子想要的答案,他也没再追问,只低着头吃自己的饭。

心情好,胃口也变得好了起来。下午才吃过东西的李浩,晚饭把做的三菜一汤吃的精光。李浩接了岳父一个电话,告诉他一切都好。由于吃的太饱,李浩就提议去周边走走。李旭耀却不同意:“爸,你走了这么久,那个电影《盗梦空间》,我妈直到现在都还没陪我看呢。”

丁玉萍却想出去走走,就反驳说:“那片子没什么意思,闹哄哄的。”

李浩惊奇的问她:“你已经看过了?”

丁玉萍有一丝丝的慌乱,急忙掩饰说:“没有,听同事说的。”

在儿子和李浩的坚持下,一家三口如同平常那样,一起去看了电影。原本九月初就上映的电影,到了月底就应该下映了,但是《盗梦空间》的口碑实在太好,不少影院依然把它作为排片热门,即使是这样,他们也只买到了七点的电影票。等看完电影回来,到家都已经快晚上十点了,丁玉萍就抓紧让儿子快点睡觉,明天还要早起上课呢。李浩也没多说话,就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未完待续……

 

浓妆素颜》介绍:这是揭秘公关和传媒圈暗战的一部长篇小说,媒体、公关、阴谋、性、交易⋯⋯中国首部以真实互联网与媒体群体为原型的职场商战剧,“钛小说”及“人人都能写电影”联合独家揭幕⋯⋯

连载地址:http://www.tmtpost.com/tag/original-face

(本小说第一时间于钛媒体旗下“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帐号(ID: AV_bar)独家连载 ,转载请征询获得钛媒体授权同意,否则将追究侵权责任。作者个人微信公众账号changpianlianzai(长篇连载拼音),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也将同步更新本小说,欢迎交流。喜欢这个故事吗?觉得它是否适合改编成电影?上“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给它打个分吧~)

人人都能写电影

一家人就这样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仿佛偏离过的轨迹又回到了原本的样子。躺在床上的李浩,等来了洗漱完毕的丁玉萍,他过去亲吻自己的妻子,妻子却推开了他,翻了个身,背对着李浩说:“早点睡吧。”

李浩转过身,把双手交叉垫在脑后,若有所思。这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吗?表面上回来了,心回的来吗?让自己偏离轨道的蒋祺现在又在做着什么呢?

本文系作者会灰的灰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4090 钛粉38514 钛粉80481 钛粉38730 钛粉38440 钛粉38714
430人已赞赏 >
430换成打赏总人数4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沈千一 沈千一
    回复
    1

    作者,请问全篇多少字啊?

    2015-04-16 17:16 via pc
  • 笨小孩 笨小孩
    回复
    1

    怎么不更了啦 ?

    2015-03-10 15:49 via pc
  • jc9857 jc9857
    回复
    1

    这长篇是太监了么

    2015-03-09 16:02 via pc
  • jc9857 jc9857
    回复
    0

    太监了太监了!!!怎么不更新了

    2015-03-10 11:16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