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alk给老师们上了一课

钛度号
最近,在线学习平台CCtalk被传拖欠客户6000万,上百名老师受到影响,有人数十万元的后台资金难以提现。为什么老师的平台授课费长期无法提现?是什么让CCtalk变成了一个资金的无底洞?

文|豹变,作者 | 宋子豪,编辑 | 刘杨

在线学习平台给老师上了一课。

5月27日,多家媒体报道称,CCtakl疑似“跑路”,超过800位线上讲师声称提现款项迟迟无法到账。随后,CCtalk官方发布声明称,没有卷款跑路,公司法人、高管以及员工均在上海正常上班。该声明还表示,网传拖欠客户6000万的说法不准确,针对未能及时结算的老客户,公司已经设计了各种方式的欠款抵扣方案。

CCtalk官网显示,CCtalk是一个开放式教育平台,涵盖语言、职业教育、艺术、公考等十几个品类。平台老师通过直播或录播的形式授课,学生付费给平台后,平台收取约5%-8%的服务费后,老师即可提现。

其背后是诞生于2001年老牌教育公司沪江。凭着烧钱扩张,截至2018年8月31日,沪江已成为影响力辐射1.86亿用户的行业头部企业。而沪江旗下于2016年开始运营的CCtalk平台,横跨知识分享和在线教育两大领域,扩张速度也处于行业前列。

沪江提交的招股书显示,CCtalk的全站交易净额在2016年只有380万元,截止到2018年前8个月已经达到了6.68亿元,不到三年时间上涨了超过175倍。

凭借这一傲人的增速,沪江在招股书里表示,将强化以 CCtalk 平台为中心的生态系统建设。官方平台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末,CCtalk服务机构25万家、学员数量4500万、课时数量5000万。

不过,沪江烧钱拼营销的商业模式在持续性上受到了市场质疑,最终上市未果。

5年之后,曾经被视为行业新秀CCtalk,似乎变成了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等不到结算的老师

对于平台上很多老师来说,与CCtalk的纠纷,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背刺,而是几乎长达一年不断相信又失望的拉锯战。

据了解,平台上许多老师发现,从2023年7月开始,提现越来越困难,需要反复催促才能到账,而2023年10月到12月的结算到目前都没有收到,但大多数老师直到2024年年初都还在平台授课。

今年5月,CCtalk接连被曝出负面消息,这些老师才如梦初醒,一张“平台正常运行,正在排队结算”的大饼,让几百名老师为CCtalk免费打工好几个月。

异常最早出现在2023年7月,当时CCtalk公告称,因为平台升级,平台服务费由之前的结算款的5%增加到8%,结算周期变成半个月结算一次。也正是从2023年7月开始,陆续有平台老师发现平台提现到账的速度变慢了。

根据证券时报网报道,当时已经有多名老师组建了微信群、QQ群,并开始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维权。

在CCtalk讲课的白老师告诉《豹变》:“去年七八月份开始提现困难,2023年11月到2024年1月之间的钱目前都没有提出来,大概有十七八万。”

同样是平台讲师的蔡老师的情况也类似,“7月开始,结算一直催很久,但好歹到账了。10月之后的提现,到现在也没提出来。平台一共欠了十四五万”。

据了解,有些课程欠款只有几百块的老师,已经不打算要了。

出现结算拖延以后,蔡老师几乎每周都向平台客服询问。最开始,客服向她保证,平台一切运营正常,只是需要排队结算。

在此期间,由于蔡老师教的是考研相关课程,到2023年年底才结课,考前报班的人也多,学生的学费已经交了。她就这样在无法提现的情况下每周直播授课,每周催促结款。

时间长了,客服的回答从“历史账户的提现目前还得慢慢排期”变成了“老师非常抱歉,你不符合本次排期出款”。

也许是为了平息老师们的怨气,2023年12月29日,CCtalk曾发出一封公开信,表示平台一切运营正常。CCtalk称:“针对近期平台遇到的困境,我们正在积极应对处理。平台会为所有创作者进行账户升级,升级后将直接由通联渠道进行自动结算。”

1月15日,CCtalk平台发布名为《关于创作者在CCtalk平台待结款项的排期安排》的官方公告,给出了一个分四期解决的方法——将2023年度内累计待结未结款项分成四期结算,最后一期到2024年12月31日前完成,最早一期2024年4月30日前完成。

此时,蔡老师、白老师都已经停止授课,但因为平台的排期安排,还是会每周询问排期进度。

然而,2024年4月,CCtalk再次发布升级方案,表示平台老师们可以用账户资金里的钱抵扣服务费。

收到通知以后,多名老师询问4月30日的结算会不会到账,客服的大致回答都是“非常抱歉,结算只能等”,然后推荐老师们考虑抵扣服务费的方案。

白老师认为,这种抵扣方案时间太长,按照平台8%的服务费,如果要抵扣十多万的资金,老师们还得在平台上授课好几年。

他形容这种等待就像《西游记》里凤仙郡等天庭下雨,得狗舔完了面山,鸡啄完了米山。

4月30日,接近8个月的等待后,上述两位老师仍旧没有收到第一笔结算款。

悬着的心终于死了

被问及为何选择相信平台,蔡老师表示,直到出事前,CCtalk对于老师来说都是好用的。

“好用”指的是CCtalk的性价比。据悉,在CCtalk上授课,除了交易额扣8%作为服务费,基本没有额外的费用。

从2024年开始,蔡老师转战小鹅通平台,她告诉《豹变》,老师购买小鹅通基础款需要支付六七千元,里面包含基础功能和基础流量。在小鹅通授课,观看人数越多、观看时长越长、视频越清晰,流量消耗就越大,比如,1000人观看60分钟标清直播视频(1200Kbps)会消耗540GB流量。

“学生多的话,而且录播课想要永久观看,那就是CCtalk划算。学生不多的情况下用小鹅通划算,买个基础款的版本就行。”她说。

相对来说,蔡老师更倾向于CCtalk的结算方法。蔡老师还表示:“如果我们想要把钱拿回来,肯定是希望平台盈利越来越好的,他们没有现金流,还款更遥遥无期了。”

因此,蔡老师每周想着再等等,一等就是几个月。

但CCtalk的领导层似乎没在等。

企查查显示,CCtalk的国内运营主体仙栎科技,在今年2月1日法人代表由原董事长、CEO兼创始人宋相伟变更为李璐。新法人的主要任务似乎就是应对商业合作纠纷。

从企查查上可以看到,仙栎科技作为被告,目前有30条商业合作纠纷,开庭时间自2024年3月18日到2024年7月4日。

5月2日,有平台上的老师发现CCtalk微信公众号突然发布了粉丝迁移通知,由于事先并没有任何官方通知,此举被老师们解读为处理资产准备跑路。

据悉,该公众号作为CCtalk官方宣传渠道,聚集了600多万的粉丝。用户此前关注的CCtalk服务号将业务转移至一个叫“点外卖前去领券”的公众号下。当天,该事件就冲上了微博热搜。

引发舆情后,CCtalk回应,迁移的理由是为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和栏目内容体验,而原CCtalk官方微信公众号“CCtalk服务号”已迁移至“CCtalk创享家”。

令人不解的是,按照官网显示的入驻条件及结算协议,在CCtalk上,订单支付成功的次日进入待结算流程。每月1日结算上月15日之前的订单,每月15日结算上月16日之后的订单。

也就是说,就算正常运营,平台上的学费至少有15-30天的时间都留在平台。而且,老师们并不是每月结算,按照CCtalk对外宣传4500万名学生的体量,这笔资金并不小。

加上2023年10月至12月,这三个月间大量老师还在坚持授课,平台也在维持运营。

到了2024年4月30日,CCtalk却连结算款的20%都无法拿出来,是什么让CCtalk变成了一个资金的无底洞?

沪江的希望还在吗?

CCtalk诞生之初,堪称是“沪江的希望”。

当时沪江作为传统教育企业,盈利路径就是卖课,面对互联网大厂进军在线教育行业大肆烧钱竞争,其业务已现颓势。

首先,沪江自制课程前期成本大,难以收回成本。此外,沪江旗下课程定价偏高,销售困难,不少课程都在千元以上,当年力推的网红名师张雪峰的“1对1考研课程”均价甚至突破万元。

为了应对行业竞争,沪江还在不断加大营销力度。根据招股书数据,沪江在2015年-2017年的销售及分销开支分别达到2.44亿元、3.92亿元和5.89亿元。其中仅广告及推广开支,就从2015年1.8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3.75亿元,增加了108%。

成本高企加销售困难。沪江在2015至2017年,及2018年的前8个月分别亏损2.80亿元、4.22亿元、5.37亿元、8.63亿元。

而CCtalk对于沪江原本的业务来说属于轻资产路径。CC的含义是Content(内容)和Community(社区),横跨知识分享和在线教育两大领域,从做产品到做平台。

在沪江自身的设想中,CCtalk的营收包含三类:销售总额分成、技术服务费和定制增值服务费。

招股书显示,CCtalk自2016年10月正式推出,一年就实现了盈利。截至2017年年底,CCtalk平台挂网课程全站交易净额2.4亿元,平均月活227万,付费用户数约30万。

不用自制课程,还可以学生、老师两边收费,后期还能通过老师端增加营销工具,学生端收取课堂付费打赏等增值服务等扩大盈利范围,与苦哈哈卖课相比,可以说是躺赢。

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源源不断的用户增长,只有当老师赚到钱了,CCtalk才能赚到钱。

而当CCtalk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已经有了腾讯课堂、网易云课堂、百度传课、淘宝教育等有力的竞争对手。

前期CCtalk还可以通过烧钱营销和打造名师IP吸引学生,但烧钱无法长久。

事实上,沪江在2018年上市失败之后,内部就引发动荡,创始人伏彩瑞卸任公司董事长,由资方代表宋相伟接任。在2021年,CCtalk的业务更是变更为由仙栎科技担任运营主体,宋相伟出任仙栎科技董事长、CEO兼创始人。

此时CCtalk的营销力度已经大不如前。

在名师IP这条路上,因为多家企业的相互竞争,网络名师的身价水涨船高,相互之间跳槽成了当时的主流,头部名师的流失是在线教育平台都要面对的问题。比如,作为CCtalk对外宣传的头部名师,前新东方教师周思成不到半年就离开了平台。

在生源方面,互联网大厂旗下平台可以选择在自己产品上免费引流,此消彼长之下,CCtalk更难以维持当年的增长速度。

如今,CCtalk对老师的主要吸引力主要来自于性价比,在招股书里描述的各种增值服务几乎没有老师买账,更不用说学生打赏。如果说平台老师有一石,八斗都选择只交服务费。

也就是说,长久以来,CCtalk的主要盈利手段几乎只有平台服务费,但成本端却要支付包括员工工资、营销费用、服务器租赁费、运营维护费等多项费用,压力可见一斑。

今天的资金问题,在当年烧钱求增长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伏笔。风波中的CCtalk,还能担得起沪江的希望吗?

本文系作者 豹变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