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OpenAI撕下马斯克的“画皮”?

钛度号
马斯克是“伪君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最话FunTalk,作者|何伊然,编辑|刘宇翔

奥特曼终于回应了马斯克。

3月5日,Open AI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标题为《OpenAI与埃隆·马斯克》的声明,在该声明里,奥特曼释放了大量Open AI的各位创始团队成员与马斯克的往来邮件截图,逐一驳斥了马斯克此前的各项指控。

马斯克与 Open AI之间的纷争再度升级。在当地时间2月29日,马斯克突然在旧金山法院对OpenAI及其联合创始人,公司首席执行官奥尔特曼和总裁布罗克曼提起诉讼。

马斯克还在推特上质疑,“我很困惑,我捐赠了约1亿美元的非营利组织是如何变成300亿美元市值的营利组织的。如果这是合法的,为什么不让其他人这样做?”

仔细看马斯克提起的诉状,简直是一篇针对OpenAI的“讨伐檄文”,洋洋洒洒列举了多个“罪状”,他斥责奥尔特曼早已经违背了创立之初关于如何使用通用人工智能(AGI)的承诺、违反信托义务、开展不公平商业行为,他要求OpenAI赔偿,阻止公司、创始人以及微软等背后支持者从中获利,并面向公众开源。

尽管双方分道扬镳多年,尽管马斯克在公开场合多次对OpenAI表达过不满,但是马斯克把矛盾直接摆到明面上,并且要在法律层面一较高下还是超出了外界的预期。一时间,舆论哗然。

对于马斯克的高调指控和起诉,OpenAI选择了冷处理的态度,奥尔特曼也没有公开回应。只有OpenAI 首席战略官 Jason Kwon 在内部邮件中将马斯克的起诉归结为“个人原因”。Kwon写道:“我们认为马斯克后悔没有继续参与公司发展……考虑到马斯克与公司许多在为使命奋斗的人们密切合作过,这令人非常失望。”

然而在沉寂不到一周后,奥特曼使出“杀手锏”,通过公开邮件透露:

1、马斯克曾认为Open AI的启动资金需要 10 亿美元,他将补足“别人不提供的部分”,但最后只给了4500万美元;

2、马斯克知道 AGI极其烧钱,需要数十亿美元投入,2017年底,OpenAI和马斯克决定创建一个盈利性实体,马斯克希望获得多数股权并担任CEO,但不提供资金,要布罗克曼自掏腰包填补资金缺口;

3、马斯克曾打算将OpenAI并入特斯拉,将 Open AI 的技术用于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推动特斯拉的销量和股价,赚到的钱再投入人工智能,以抗衡谷歌;

4、马斯克之所以选择离开OpenAI,是因为觉得Opne AI成功的可能性为零,他计划在特斯拉内部打造一个 AGI 竞争对手。离开时,马斯克告诉团队支持他们自己寻找融资数十亿美元的道路。

5、Open AI 的创始团队成员曾告诉马斯克在越来越接近构建人工智能时,开始降低开放程度是有意义的,Open AI中的“开放”是指每个人都应从人工智能的成果中获益,而不是不分享科学成果。马斯克表示赞同。

奥特曼的回应颇有“一招致命”的打法,试图证明马斯克是口惠而实不至、唯利是图、出尔反尔、自私自利的“伪君子”。

这一声明再次震惊科技业界。

01

9年前,马斯克和奥尔特曼为了对抗谷歌为代表的科技巨头决定携手,OpenAI应运而生;9年后,OpenAI已经成长为科技领域的新兴龙头,马斯克和奥尔特曼则变成了对簿公堂的“敌人”。

马斯克曾详细回顾了OpenAI的创建历程和个人在其中的贡献度。

他宣称,当初奥尔特曼和布洛克曼一再强调这是一个专注于应对谷歌竞争威胁的非营利组织,他才愿意提供资金支持,然而OpenAI目前的情况早已违背创始协议。

马斯克强调,在最初几年里,他是OpenAI 最大的捐款人,在2016—2020年期间累计捐赠超过4400万美元,并利用个人关系和社会影响力为OpenAI招揽了多位顶尖工程师。

但在奥特曼的回应里,马斯克明明表示融资规模应该从10亿美元起步,并承诺“对于其他人未提供的部分,我将负责补足。”

奥特曼无疑是想证明:马斯克对 Open AI 的贡献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大。在OpenAI看来,当初主动选择离开的马斯克没有想到这家非盈利组织能在微软的支持下发展成现在的规模。

按照一直以来官方说法,因为特斯拉从OpenAI挖走了Andrej Karpathy担任自动驾驶项目架构师,马斯克认为特斯拉和OpenAI存在潜在“利益冲突”,无法履行董事职责,因此在2018年选择退出OpenAI董事会,继续履行个人承诺的1亿美元资金资助。

事实上,此前媒体在2023年采访多位内幕人士,就爆料马斯克和OpenAI当初就不是和平分手,双方矛盾早就无法弥合。

彼时,马斯克认为OpenAI的技术研究大幅度落后谷歌,他向奥尔特曼提出收购意向,由他直接控制并亲自运营OpenAI。这一提议遭到了奥尔特曼及其余创始人的一致拒绝,OpenAI管理层原本只把这视为关于未来发展方向的讨论,但马斯克直接宣布退出,并拒绝支付尚未完成的捐赠。

马斯克的突然转变立场使得OpenAI出现了资金缺口,一度无法正常开展研究。在这样的情况下,奥尔特曼和OpenAI管理层对完全依靠有钱认识个人意愿的捐助失去了信心,决定将非盈利组织改组为有限盈利组织,选择微软作为注资方。

这一报道在奥特曼的声明里得到印证,马斯克并未抵触商业化,相反还构想过创建一个盈利性实体,马斯克想占多数股权并担任CEO,但不提供资金,只是“我们无法与马斯克就营利性条款达成一致,因为我们认为任何个人对 OpenAI 拥有绝对控制权都是违背使命的。然后马斯克建议将 OpenAI 并入特斯拉。”

近两年,风格张扬的马斯克多次在各个场合抨击OpenAI已经背离创立初衷:“直到今天,OpenAI官网依然在声称其章程是确保 开发AGI‘造福全人类’,然而OpenAI 已经转变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微软的事实上的子公司。”

之前奥尔特曼的回击则相对委婉,他表示:“我想马斯克真的很关注AGI的未来……他对OpenAI和微软的大部分指责都不是事实,他自己清楚这一点。”

在诉状中,马斯克一再强调现在的OpenAI和微软深度绑定,所谓的有限盈利架构已经是“徒有其名”。马斯克要求法院核算自己捐给OpenAI用于资助公益研究的捐款并归还。

而现在奥特曼则毫不客气指出:马斯克曾想独吞 Open AI,并与特拉斯深度绑定后,赚钱和拉升股价,在遭到反对后,马斯克决定单干,成为 Open AI 的竞争对手。

02

其实,当马斯克高调起诉OpenAI之时,舆论就并不认可,甚至认为这位世界首富是在偷换概念和玩文字游戏,争议的焦点主要是两个问题

第一,现在是AGI时代吗?

在起诉书中,马斯克将微软在2023年发布的一篇论文列为证据。

这篇论文中,技术团队通过实验证明ChatGPT 4.0可以在律师资格考试中获得及格分数,已经超过了一些人的逻辑思维能力。论文中,微软写道:“我们相信GPT-4应该被合理视作一个通用人工智能系统的早期版本。”

从任何方面来看,这都是一句对ChatGPT未来发展前景的乐观预期,而非是一句定论,但马斯克却将它作为GPT已经是AGI写进了诉讼文件。基于这样的论断,马斯克认为GPT的广泛商用超越了微软与 OpenAI 许可协议的范围,应该禁止OpenAI和微软利用AGI谋取利益,且需要强制相应技术开源。

按照OpenAI的定义,AGI意味着“在大多数有经济价值的工作中胜过人类的高度自主系统”。

虽然ChatGPT和Sora现有表现可以取代一定的办公室岗位工作,单说“胜过”“高度自主”显然言过其实,生成式AI在商业领域的落地尚处在探索阶段,远远谈不上遍布“大多数工作”。

多位行业内人士站出来批判马斯克“言过其实”,在生成式AI仍处于发展期的情况下,构建起一个并不成立的先决条件以此阻拦技术探索。

第二,马斯克和奥尔特曼的最初约定是否算得上有法律效益的文件?

诉讼文件中写道,OpenAI的初始章程以及马斯克与奥尔特曼的多年来的邮件沟通中均有关于创始协议的“记载(memorialize)”,显然马斯克的律师采取了较为模糊的表达方式。如果是一份明确写定的合同,精明的首富肯定会直接展示有利于自己的证据,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况且,OpenAI在各类宣传中对开源技术划定了“适用的情况”这一限定范围,从未承诺随时公开进展。

奥尔特曼是否在OpenAI谋取私利也不是行业内外眼下的焦点。

2023年11月沸沸扬扬的内讧风波后,奥尔特曼在OpenAI的领导地位反倒变得更加稳固了。某种程度上,各方现在巴不得奥尔特曼稳稳当当继续担任公司CEO,并不想再起人事动荡波澜影响AI的发展。

从客观数字来说,作为世界首富的马斯克财富估值超过2000亿美元,根据彭博最新指标,奥尔特曼的身家刚达到20亿美元,均来自于他在初创机构的投资。

在商言商,马斯克来指责奥尔特曼谋取私利,怎么看都怪怪的。

当奥特曼将邮件公布后,一切似乎都有了解释,从公布的邮件来看,马斯克曾打算以 4500 万美元“空手套白狼”,而他对人工智能与自动驾驶确实很感兴趣,但对卖出去更多车和提振特斯拉股价同样也有强烈兴趣。

这就让马斯克对 Open AI 的所有指控,显得不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输出,而是利益之争。

03

从现实情况来看,马斯克对于输赢估计也不在意,他想做的更多是想通过主动提起官司闹大舆论,让媒体将自己的名字和OpenAi关联在一起,强化大众对于他是OpenAi最早投资人、 AI 领域“先知”的认知。

毕竟,AI 对他来说是一笔大生意。

2023年7月,马斯克披露了自己直接带队的人工智能公司xAI。

彼时,马斯克毫不避讳地承认这是要和OpenAi开展直接竞争,xAI要开发的是“理解物理世界而不仅仅是互联网”的技术。他还抛出了一个宏大目标,即xAI要的宗旨是要了解宇宙本质。

发布会上,马斯克称推特数据将用于xAI的训练,xAI也将在芯片、软件等领域和特斯拉全面合作,构建互惠互利的关系。

根据爆料,xAI在融资路演中完全是是把马斯克和OpenAi当作自己的招牌来宣传。马斯克被称之为“推动OpenAI成功的关键属性”,特别突出他在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资本获取方面的贡献。投资者在早期加入xAI相当于加入了“马斯克经济体”。xAI直接用OpenAi的成功轨迹视作未来发展参照模型,对比相似之处。1月,外媒报道xAI已经获得了至少5亿美元的融资,目标是达到10亿美元的总股本。

目前,xAI正式推出的产品只有在X平台上面向付费订阅用户开放的Grok聊天机器人助手,影响力十分有限。

这与他离开 Open AI时,想打造一个能与 Open AI 相抗衡甚至超越 Open AI的人工智能产品/公司的目标相去甚远。

在新能源车时代,马斯克是全球最瞩目的企业家、科技“先知”,特斯拉的股价一度如日中天,而现在生成式 AI 取代新能源车成为全球最关注的方向,奥特曼才是最红的企业家、“先知”,Open AI 也估值节节攀升。相比之下,特斯拉的股价今年以来已跌去三分之一,销量也日渐放缓,人工智能式的自动驾驶更是遥遥无期。

所以,马斯克有极大动力狙击Open AI,不能摧毁它,也要放缓它的发展速度。

毕竟,OpenAi也并没有闲着。

2月29日,人形机器人创企Figure宣布获得6.75亿美元融资。Figure的投资方阵容异常亮眼,包括微软和OpenAI成立的创业基金OpenAI Startup Fund、英伟达、英特尔等当前AI领域热门企业。Figure还官宣了与OpenAI、微软达成合作,将与OpenAI合作开发下一代人形机器人AI模型,利用微软云进行AI基础设施构建、训练等。

过去2年,马斯克多次鼓吹人形机器人的前景,特斯拉旗下Optimus机器人已经在工厂中实地应用。随着生成式AI的大爆发,此前被多方视作是鸡肋的人形机器人产品一跃又成了AGI落地的可行载体之一。

对于马斯克来说,对手们的行为无疑是“搬用”他的创意蓝图,还联合起来跟自己打擂,试图先实现他曾畅想的未来。

平心而论,微软和OpenAi的合作赶上了一个很好的时间节点。Sora正式发布后,OpenAi的深度用户群体规模很有可能再迎来一波上涨,微软在科技界布局的版图,大有抢先一步实现人类式人工智能与人形机器人结合的可能,而这不仅是未来,更是万亿级的财富。

原本,马斯克认为自己才是迎领人类走向未来的“先知”,不曾想,最大的对手不再是做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的谷歌,而是被他抛弃的 Open AI。

很多时候,商业竞争讲究的就是预判和时机。看走了眼,错过了时机,想要改变就很困难。为了弥补这五年的差距,重塑外界对自己在AI行业地位认知变得十分有必要,而引爆舆论关注、诉讼拖延对手是马斯克再擅长不过的事情了。

2015年,奥尔特曼和马斯克在对谈活动中表达了各自对AI行业的希望,身为后起之秀的奥尔特曼强调:“分布式AI赋予了许多个体权力,而不是由一个比任何其他实体都要聪明一百万倍的单一AI控制一切。”马斯克也附和道:“要防止AI技术被少数人垄断。”

当时,两个人所指的“单一”“少数人”是谷歌,现在Open AI成了马斯克眼里的“少数人”。

在现实中,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马斯克与 Open AI 之间可能并不是马斯克宣扬的“农夫与蛇”的故事,更有可能的是金钱与权力之争。

好戏还在上演。

本文系作者 最话FunTalk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