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红毯先生》亏损成定局,欢喜传媒2024第一剑“劈空”

钛度号
为什么“宁浩+刘德华”也救不了《红毯先生》的票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眸娱

2024春节假期快要结束,打得热火朝天的春节档也即将分出胜负。

贾玲、沈腾、马丽“三足鼎立”的2024年春节档,《热辣滚烫》和《飞驰人生2》还在角逐票房冠军,虽然最后的赢家并未诞生,但随着《我们一起摇太阳》宣布撤档,毫无疑问春节档唯一一部票房没有过亿的电影——《红毯先生》成为了最大的输家

《红毯先生》票房惨淡成如今的模样,确实是在意料之外。

宁浩时隔五年再次打造的新电影,国民巨星刘德华助阵,上映前可以说是万众期待,但事实是截止到发稿,《红毯先生》的票房仍然没有突破一亿。

去年春节档靠《满江红》拿下票房冠军的欢喜传媒,2024年的第一剑就“劈空”了,亏损已成定局。

红毯先生亏了多少?

电影市场的春节档有一个说法:只要票房没有超过《熊出没》,就算是扑街了。

眼看熊出没系列第十部大电影《逆转时空》票房直奔12亿,一众大咖助阵的《红毯先生》票房却连这部动画电影的零头都没有。

落后的不只是票房,还有排片占比和上座率,《红毯先生》的排片从上映首日的8.5%掉到1.5%,已经连续三天全国排片未过万场,而在仅有的场次中,上座率也从首日的20.7%下降到不足10%,可以说是全方位掉队

根据猫眼电影数据显示,截止到2月7日,《红毯先生》片方分账票房不足三千万,出品方欢喜传媒的亏损已经是板上钉钉,但问题是究竟亏了多少呢?

在欢喜传媒2022年1月发布的通函中,公开了《红毯先生》的承制协议主要条款。

《红毯先生》是欢喜传媒集团一手承包的电影,第一出品方为欢喜传媒间接全资附属公司上海欢十喜传媒,第四出品方则是欢喜传媒股东、导演宁浩的坏猴子影业。

通函显示,《红毯先生》的摄制经费总额约为2.6亿元,均由欢喜传媒集团支付,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主角刘德华的费用超过6000万元。

根据电影市场票房分账比例来计算,片方分账占比36.9%,意味着《红毯先生》总票房超过7.2亿,欢喜传媒才能够堪堪回本

但截止到2月7日,猫眼电影给《红毯先生》的预测总票房也并未过亿,目前来看想要回本等于天方夜谭。

对于欢喜传媒而言,《红毯先生》票房失利带来的打击肉眼可见。

2023年欢喜传媒一直保持着上升势头,靠《满江红》和《学爸》两部电影占到全国电影总票房的10%,上半年盈利达到13.19亿港币,同比增长了95倍,集团毛利实现大幅回升。

毫无疑问,欢喜传媒对《红毯先生》延续集团上升势头抱有很大期许,不止一次在报告中提到该电影上映会为集团带来收益,对业绩有所改善。

可惜的是,《红毯先生》这张牌并未打出成绩,随着票房和网络声量日渐下降,在2024年春节档头部电影公司的混战中,欢喜传媒逐渐失去了竞争优势,也留给观众和市场一个问题:为什么“宁浩+刘德华”也救不了《红毯先生》的票房?

拯救不了的红毯先生

票房并不是反映一部电影好坏的唯一标准,《红毯先生》也绝对不是一部烂片。

事实上,《红毯先生》是一部带有浓厚“宁浩风格”的电影,以香港巨星刘伟驰与导演林浩合拍农村题材电影为主线,展开了一系列的荒诞闹剧,主要探讨的是人与人之间沟通存在壁垒。

虽然打着喜剧的旗号,但《红毯先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热热闹闹的喜剧,而是充满了黑色幽默和荒诞,更多的是隐喻和讽刺,由于电影仍在上映,眸娱对内容不做过多剧透。

评价一部电影多多少少带有主观色彩,一千个观众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我们在这里也不去评价《红毯先生》到底好不好看,而是客观来看,这部电影的商业化是失败的

宁浩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我们不缺很热闹的片子,我自己也烦了,想拍两个冷静点的。

受限于电影风格,《红毯先生》一方面不适合在热闹的春节档上映,这部电影的主基调是严肃、讽刺,不是那种能够让观众在影院吃着爆米花、哈哈大笑的轻松电影。春节吃香的是《热辣滚烫》《飞驰人生2》这类合家欢爆笑喜剧片,票房表现就是最好的反馈。

另一方面电影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宣发点,从抖音、微博两大电影宣传重地来看,片方对电影的宣传大多关注的是电影之外的话题,并没有集中在电影内容上。

以《热辣滚烫》为例,宣发重点在“贾玲减肥成功”和“爱自己”,对观众有足够的吸引力,但《红毯先生》整部电影的节奏比较慢,甚至没有一个明确的高潮点,有思考、有内涵、值得回味,但并没有适合进行大范围商业宣发的亮点

作为一部商业喜剧片,《红毯先生》其实没有那么商业,换句话说,它的艺术价值是要高于商业价值的。

还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刘德华的名气无法转换为实质的票房

没有人会怀疑刘德华的国民度,以及在下沉市场的人气,尤其是在重点宣发平台抖音上,他的热度甚至是傲视群雄的存在,但实际上刘德华的票房号召力却远不如贾玲、沈腾这类喜剧演员。

整个2023年刘德华上映了四部电影,除了特别出演戏份不多的《流浪地球2》《93国际列车大劫案:莫斯科行动》外,主扛的两部电影《金手指》和《潜行》总票房未过10亿,数据表现平平。

《红毯先生》的票房表现更是惨淡,目前的片方分账票房甚至不足以覆盖主角的片酬,从票房回报来看,是不太划算的。

客观来说,影响票房的因素有很多,但对于欢喜传媒而言,《红毯先生》的滑铁卢不仅代表着收益的锐减,更意味着集团现行的主要制度或多或少出现了问题。

“难产”的欢喜传媒

欢喜传媒一直引以为傲的就是开创了全新的股权结构——“导演股东制”。

简单来说,导演股东制就是把导演变成公司股东,向导演发放公司股份,这种制度的优势在于能够深度绑定明星导演,以头部优秀导演带动头部影视内容的制作。

这种全新的打法让欢喜传媒将张艺谋、陈可辛、王家卫等一众明星导演收入麾下,组成了一个“导演天团”,有优秀的内容创作者把关,欢喜传媒近些年的影视作品质量水准都比较高。

但问题在于,明星导演能够保证电影的艺术价值,却无法保证电影的商业价值,张艺谋既能导出2023年的票房冠军《满江红》,也创作出了票房堪堪破亿的《一秒钟》。

另一方面,随着电影市场的发展变化,观众的观影习惯也发生了变化,他们不再盲目为大导演的作品买单,而是更注重自我的审美判断。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欢喜传媒现行的导演股东制已经失去了优势,宁浩《红毯先生》的失利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作为欢喜传媒的股东导演,同时也是创始人之一,宁浩作为导演的高光时刻其实是在加入欢喜传媒之前。

自2015年欢喜传媒成立之后,宁浩执导的院线电影仅仅只有三部,除了拼盘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之外,另外两部独立执导的电影豆瓣评分均未过7分,而在《红毯先生》上映之前,宁浩已经有近五年没有产出院线电影了。

一个非常显著的现象是,除了张艺谋在70岁高龄仍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欲之外,其他股东导演都已经多年未上映院线电影了,导致过度依赖明星导演的欢喜传媒出现了“难产”的情况

一方面是受到口罩环境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明星导演对作品的要求确实比较高,不会为了产量而放弃质量,2021年至今欢喜传媒担任第一出品方的电影仅仅只有《寻汉计》《满江红》和《红毯先生》三部,导演股东制的弊端正在逐渐显现。

随着电影市场的复苏,欢喜传媒“难产”的情况肯定会有所缓解,积压的项目不出意外会陆续上映,顾长卫执导的《刺猬》、张国立执导的《朝云暮雨》、王小帅监制的《上山》等都是欢喜传媒手里的“好牌”。

不过,曾经也被视为一张好牌的《红毯先生》并未打出预期的效果,市场的反应无法被准确预测,但从剩下的牌来看,艺术价值应该不用太担心,而注重电影的商业宣发或许会成为欢喜传媒未来的新课题

本文系作者 眸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这电影本身就是坨shi,真的好看,口碑早爆了

    回复 2月18日 · via android
  • 红毯先生第一天8.5的排片拿到3.1的票房,你让影院怎么加排片?

    回复 2月18日 · via h5
  • 以后建议所有电影都先来春节档碰碰运气,不行了就赶紧撤

    回复 2月17日 · via pc
  • 宁浩起码要搭沈腾、黄渤或者徐峥才会有票房号召力,华仔没什么票房号召力的

    回复 2月17日 · via pc
  • 选档期,真是一门学问

    回复 2月17日 · via android
5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