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国超市统一播放《恭喜发财》

钛度号
恭喜发财,要喊得够豪迈。

图片来源@通义千问

图片来源@通义千问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浪潮工作室(ID:WelleStudio163), 作者 | 夏春花,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一票难求的春运,返程拥挤的列车,爸妈在集市里买回家的新衣裳,热气蒸腾的团圆饭,不绝于耳的爆竹声……

每个人对于年味都有自己的体悟。但相信,身为一名中国人,只要听到这个熟悉的旋律,你体内的年味DNA一定会开始蠢蠢欲动。

“恭喜你发财,恭喜你精彩,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oh礼多人不怪……” 

已经“在超市上了十九年班”的刘德华带着他的新春神曲,再次从人们的记忆深处“解冻”。每到这时,你不禁发问,为什么回回过年,老家的超市都要放《恭喜发财》?

二十年前的春晚,一场席卷全国的盛大狂欢

《恭喜发财》最早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在2005年春节。 

2005年,鸡年春晚总导演郎昆,将“盛世大联欢”确定为当年春晚的主题。不仅启用了多张新面孔,而且邀请了香港、台湾地区的众多演艺界人士,精心筹办了一场面向两岸三地的节日盛典。 

刘德华作为国民度极高的香港四大天王之一,曾在1997年香港回归时献上一首《中国人》。

 “手牵着手不分你我,昂首向前走,让世界知道我们都是中国人。”歌曲一经发表,斩获香港TVB十大中文金曲奖,之后还被中宣部等十部委收录进“100首爱国歌曲”排行榜[1]。

2004年底,他创作新歌《恭喜发财》。凭借这首年味十足的国语拜年歌,他被郎昆邀请,开启了与春晚的第四次合作。

2005年,据国家广电总局统计,我国电视综合人口覆盖率高达95.81%[2]。与之相比,当时中国互联网用户却只有1.11亿,还不到总人口的十分之一[3][4]。

每逢除夕夜,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看春晚,是当时最热门,也是唯一的选择。

在郎昆导演推陈出新、紧跟潮流的理念指导下,2005年春晚诞生了《千手观音》、《天路》等经典节目,收视率高达37.6%,一举创下前后十四年的最高纪录[5]。

同年的元宵晚会上,《恭喜发财》获“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票选歌舞类三等奖[6]。强节奏感的旋律、朗朗上口的歌词,这首国语“吉祥话”拜年歌,很快从春晚舞台,火遍街头巷尾。

“恭喜你发财”成为拜年必备语,天王刘德华也从不辜负观众期待。

《恭喜发财》在2005年春晚被引爆后,并没有就此沉寂。为了配合听众对于美好祝福的期待,刘德华本人曾在多个场合重温这一首歌。

2016年,刘德华和李宇春为电影《澳门风云3》献唱,将原版的“恭喜发财”附加以饶舌拜年和全新的炫酷旋律,节奏感极强的流行音乐曲风与浓郁鲜明的民族特色的混搭,《恭喜发财2016》在春节档推出,与浓浓的年味紧紧绑定[7]。

2020年、2021年,刘德华分别有两部春节档影片《唐人街探案3》和《人潮汹涌》上映,两部影片的推广曲,都对《恭喜发财》进行了改编再创作[8][9]。

2024年1月31日晚,刘德华做客东方甄选主播董宇辉的直播间,再次唱起《恭喜发财》。这一次,他是为了春节档电影《红毯先生》做推广,三十万张电影票在他“恭喜你发财”的祝福声中被秒速抢空[10]。

不断创新、不断改编、不断演唱,《恭喜发财》早已成为春节的代名词。这首歌之所以如此朗朗上口、直击人心,最根本的还在于“发财”二字。

“恭喜发财”,唱出中国人的财富观

对于中国人来说,发财是顶重要的一件事。

在史书记载中,关于财富的正面言论,最早可以追溯至汉武帝时期。

历经几十年的休养生息,汉初的社会经济逐渐复苏,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之景。充裕的粮仓、滚滚而来的钱粮,百姓对于追求财富的欲望日渐膨胀[11]。

对此,司马迁得出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结论,并且认为只有让老百姓吃饱饭、穿暖衣,他们才有可能遵守所谓的礼仪和道德[11]。

尽管与“重义轻利”的儒家思想相悖,但司马迁对于逐利的肯定,还是将中国传统的财富观推至了全新的高度[11]。

在积极的财富观的酝酿下,财富和金钱开始作为一种信仰在民间兴起,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财神爷。

民间认为,财神爷是掌管人间财富的神仙。每逢大年初五,家家户户都要打扫卫生、燃放爆竹,就是为了能够把财神爷请进门,让全家一整年不被穷厄所困[12]。

等到新中国成立后,文化界响应号召创作出一系列“新年画”,富于人民性的戏剧、神话、传说逐渐成为年画内容的主流,财神信仰的正当性走低,人们“不再看见财神送宝,而是生产劳动”[13]。 

改革开放后,南方的淘金热、疯狂的下海潮,在市场经济的席卷下,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万元户。2002年,中共十六大报告中指出,“一切合法的劳动收入和合法的非劳动收入,都应该得到保护”,从政治高度肯定了将个人资本收益合法化的必要性[14]。金钱重新成为衡量地位高低的重要标杆,甚至是唯一标杆。

1981年,作家陆永基在小说《过年》中引用了香港歌星刘文征演唱的《大红包》。“春风吹、新年到,财神菩萨下凡了。左一包,右一包,包包都是大红包[15]。” 

在高歌猛进的经济背景下,根植在中国人基因里的财富观和财神信仰再度复苏。只不过,复苏的过程更多地借用了“活财神”这一化身,以及说“吉祥话”这类无伤大雅的方式[13]。

“财神”从最开始严肃的神灵信仰,向娱乐化、口语化转型,《大红包》一类的文艺作品也开始有了蔚然成风的土壤。 

彼时,作为亚洲四小龙的香港,和改革开放最先富起来的珠三角一带,早已有唱粤语拜年歌的传统。诸如《大家恭喜》、《欢乐年年》、《财神到》等歌曲,在当时可谓脍炙人口。 

但在大陆,能够被广泛传唱的国语吉祥话拜年歌,还十分稀缺。 

恰逢此时,刘德华带着他的新歌出现。在MV中,他装扮成一袭红衣的财神爷,用拉满的吉祥话,承接住了千禧年大陆人民对经济永恒腾飞的坚定热望。

《恭喜发财》,每到春节就解冻的旋律 

中国人对过年的判断,并非来自于家里那一本小小的台历。而是要等到走进商场里,听到那段了熟于心的《恭喜发财》的旋律,我们才会真切感受到,原来年关将至。

在春节,家家户户都有置办年货的习惯。 

据2021年数据调查显示,仅春节黄金周七天,全国重点零售和餐饮企业的消费额就已经突破八千亿[16]。在春节前夕,全家人一起到商场置办年货,可谓是中国寻常百姓家不可或缺的头等大事。 

每到此时,商超都会迎来客流高峰。为了迎合喜气洋洋的节日氛围,商场一改此前舒缓轻柔的背景乐,在成千上万首流行歌曲里,挑中了《恭喜发财》。 

瑞典的一项研究表明,音乐能够唤起听者对生活中特定事件的个人记忆,并对听者的情感产生影响[17][18]。 

《恭喜发财》最早被公众所熟知,就是在那场举国同庆的春晚舞台上。你跟爸妈亲戚一起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包饺子、嗑瓜子。音乐一开场,鞭炮声、锣鼓声、唢呐声,短短几秒钟就能让你从头到脚接受一场“年味”的洗礼。

而当欢快热闹的歌曲旋律,与鲜艳喜庆的红色装饰相搭配,商场通过营造一种记忆中的“年味”,唤醒我们对于过年的快乐回忆。哪怕当天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发生,当我们踏进商场那一刻,还是会产生愉悦的体验,让我们不由自主想要进去逛一逛[18]。 

除了唤起记忆和情感,《恭喜发财》还能让你跟着它的节奏一起“脚下生风”; 在欢快旋律的感染下,你会不自觉地加快自己的步伐,浏览各类年货的时间也会缩短[19]。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春节客流高峰期给商场带来的压力。 

但是,行动快并不意味着消费少。 在刘德华一遍又一遍的“恭喜你发财”中,你的心情也变得格外舒畅,在挑选花生瓜子薯片巧克力时不会再货比三家,而是喜欢什么就往购物车里扔什么,切身实践了什么叫用最短的时间花最多的钱[20]。 

商场见播放《恭喜发财》有助于营造氛围、提高销量,于是将它作为每年春节的固定歌单。也正是因为每年春节商场都会播放这首音乐,“恭喜你发财”的旋律与新年的绑定越发加深,从而进一步加固了公众的记忆,形成一整套循环链条。  

2005年,正是中国经济腾飞的黄金时期。《恭喜发财》的出现,既是美好祝愿的具象化身,也承载了那时人们心中对未来的无限畅想。 

转眼来到2024,尽管随着互联网络的不断发展,人们欢度除夕夜的花样越来越多,春晚也早已不是唯一选择。但恭喜发财,依旧是深植在每个人心中,颠扑不破的永恒心愿。

参考文献

  • [1]中央政府门户网站.(2009).十部委开展全国"爱国歌曲大家唱"群众性歌咏活动.
  • [2]崔保国.(2011).2011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 [3]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06).第十七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 [4]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2006).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
  • [5]央视网.(2015).2001-2014 央视春晚收视数据全披露.
  • [6]人民网.(2005).2005我最喜爱的春节晚会节目获奖名单.
  • [7]新浪娱乐.(2016).刘德华李宇春献唱《澳门风云3》新曲首发.
  • [8]新浪科技.(2020).刘德华王宝强再度合作:《恭喜发财2020》MV发布 画面精彩到爆.
  • [9]凤凰网娱乐.(2021).电影《人潮汹涌》发布新年神曲《新的一年》 两代天王刘德华肖央送新年祝福.
  • [10]正观新闻.(2024).刘德华在董宇辉直播间唱“恭喜发财”!30万张电影票秒光.
  • [11]王欢. (2010). 中国民间的财神信仰与财神宝卷研究 (硕士学位论文, 扬州大学).
  • [12]卢焱.(2020).正月初五习俗:“送穷”“迎财神”.寻根,(1):38-42.
  • [13]高丙中. (2016). 当代财神信仰复兴的文化理解. 思想战线, 42(6), 138.
  • [14]中国新闻网.(2002).合法劳动收入和非劳动收入都应得到保护.
  • [15]陆永基.(1981).过年.清明.(4),8.
  • [16]人民日报海外版.(2021).8210亿元, 春节消费红火.
  • [17]Baumgartner, H. (1992). 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 Music, autobiographical memory, and emotion. ACR North American Advances.
  • [18]Juslin, P. N. (2013). From everyday emotions to aesthetic emotions: Towards a unified theory of musical emotions. Physics of life reviews, 10(3), 235-266.
  • [19]Santos, E. B. A., & Freire, O. B. D. L. (2013). The influence of music on consumer behavior. Independent Journal of Management & Production, 4(2), 537-548.
  • [20]Kim, K., & Zauberman, G. (2019). The effect of music tempo on consumer impatience in intertemporal decisions. European Journal of Marketing, 53(3), 504-523.
本文系作者 网易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24
5
16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