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年,你最爱的美剧正在「漫威化」

钛度号
黄金时期,总会陨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作者 | 方嘉文,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长假的美事之一,就是能补上之前没看的电视剧。

回想去年,其中一部最没料到能成功的剧应该是真人版《海贼王》 —— 要平衡漫画、动画粉丝和新观众的需求,得处理棘手的真人特效呈现,非常不被看好。

谁想到,剧集开播后迎来大波好评,豆瓣评分 8.1,烂番茄新鲜度也有 85%,观众评分的爆米花更是高达 95%。

全球大热下,Netflix 乘胜追击。

除了快速宣布真人剧版第二季续约外,还追加了两部动画系列:一个是今年 1 月已经播出的前传《MONSTERS:一百三情飞龙侍极》,另一部则是对漫画原作的全新动画化。

后者的故事和原动画一样,声称将和「在过去 25 年来深深吸引着观众的电视动画系列截然不同」,承诺用高新视觉技术为观众提供一种「新鲜但又熟悉的体验」。

有人认为,Netflix 在「海贼王」上砸重金,是因为真人剧版的成功。

如果我们把镜头拉远一些,也许会发现另一个更重要的推动力 —— 曾经被视为要用原创新剧取胜的流媒体,正愈加发力培养 IP,美剧正逐渐「漫威化」。

美剧走向「漫威化」,前传后传外传轮番上阵

近乎所有美国的主要流媒体都在抓 IP。

Netflix 手上除了在做「海贼王」外,2022 年迷倒大众的酷女孩《星期三》在续订基础上,也有拍外传的讨论;

更别说作为「鱿鱼游戏」IP 一部分的真人秀,虽然反响平平,但作为重要 IP 一部分还是快速得到了续订;

两年前收官的《浴血黑帮》,前段时间 Netflix 宣布要拍两部衍生剧。

上个月宣布《龙之家族》第二季要今年八月才播的 HBO 也在紧抓 IP 大业。

除了「权力的游戏」有几部衍生剧在做,老 IP「欲望都市」在尝试前传失败后现在拉来旧卡司拍续集;影院里的《沙丘》则将衍生出一部前传电视剧。

另外,手握 DC 版权的华纳也在为流媒体平台 Max(也就是之前的「HBO Max」)打造 DC 衍生剧。

至于一手打造「漫威宇宙」且手握「星球大战」的迪士尼,现在还找来了《黑豹》导演拍摄新版的《X 档案》。

精品电视网 Showtime 直接明说要效仿母公司派拉蒙将《黄石》系列做大做强的模式,为《亿万》和《嗜血法医》分别打造多部衍生剧。

在美剧制作成本单集上千万的今天,各大公司此举也算是在面对 Netflix 挑战「应激反应」后的回归理性。

早在 2021 年,《吸血鬼日记》联合创作者 Julie Plec 在接受《综艺》采访时指出,流媒体高管们心中只有一个目标,要找到那些能拍出衍生剧的爆品:

好些运营流媒体的人都告诉我,「我们需要自己的《曼达洛人》,我们自己的大热门,那些无疑将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身上的东西。」

如果每集要投入 1500-2000 万美元制作,那自带人气的 IP 之作自然是性价比和增加「用户粘性」之选 —— 帮助公司成为那「两三个消费者愿意保留付费的流媒体」。

从演员个体考虑,《星期三》第一季里的「星期三」,她的片酬在第一季和第五季里的金额肯定不能同日而语,前提还得是这位现在有权挑好莱坞里最好资源的年轻演员愿意给 Netflix 一直拍。

作为保持 IP 长久活力之计,「尽早衍生」就是最直接的方法。

IP 不只是流媒体用来和同行竞争的资本,更是和短视频、游戏等娱乐项目争夺用户的资本。

迪士尼前几天宣布向 Epic Games 投资 15 亿美元,而早已挑明在游戏领域野心的 Netflix,最近也更多提及「fandom(粉丝文化)」。

IP 那么好用,那喜欢原创内容的人就要因此告别好内容了吗?

倒也不必如此悲观。

黄金时代,总会消逝

好莱坞的黄金时代不是诞生自奇迹一般的天才聚集。

这个行业的默认设置就是生产垃圾。

偶尔间,激励机制改变得够多,足以掀起一连串创新,但最后,这些激励机制都将不可避免的回到常规状态。

《纽约客》作者 Michael Schulman 一针见血的评论扎破了浪漫的泡泡,也激起了期盼的火花。

电影历史学家 Peter Biskind 在记载了好莱坞不同的「黄金时代」:

在 1960 年到 1970 年末,「新好莱坞时代」为观众带来了《午夜牛郎》《教父》《出租车司机》等作品。

这时期「将电影从它的邪恶双子‘商业’中解放出来,让它高飞到艺术的天空」,机遇源自当时的电影巨头丝毫找不到和年轻观众对话的方式。

直到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和乔治 · 卢卡斯重新将电影和商业紧密融合在一起。

「商业大片」常态下,1980-1990 以《性、谎言和录像带》为代表的低成本独立电影迎来高速发展时期,但也终以巨头成立独立电影业务掀起结束的帷幕。

来到更接近我们的电视剧黄金时代,90 年末的 HBO 开始以《黑道家族》《火线》《朽木》等作品改变了人们对电视剧的想象。

随后有线电视台开始跟上。AMC 接过被 HBO 否掉的《广告狂人》,然后再拿出被众多人封神的《绝命毒师》。

这种重本内容打造的模式毕竟难以持续。再有野心的电视台,也得向股东交代。

直到 2011 年,迫切寻求转型的 Netflix,捡起了被 HBO 拒掉的《纸牌屋》。

我们的目标是,在 HBO 成为我们之前,先成为 HBO。

如今已经成为 Netflix 联席 CEO 的 Ted Sarandos,在 2013 年公然向 HBO 发起挑战。

11 年后的今天,Netflix 的选择告诉我们,他们也不想做 HBO 了。

是黄金时代,就总会消逝。

潮起潮落,所幸创作者早已学会乘浪而行。

UTA 联合精英经纪公司的 Allan Haldeman 表示,在 IP 大潮下,他们工作的一部分是去定位那些有「原创表达和想法的剧集,并决定要怎样将这些项目推给平台」。

对于像 Plec 这样的资深创作者来说,公司对 IP 的狂热就跟循环的周期一样:

所以,我们这些讲故事的人也跟着乘风破浪。

当电视圈开始变得可预见,2023 年我们有「芭比海默」席卷全球,《泰勒·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重写了「观影礼仪」。

到了 12 月,一部在豆瓣被评 5.8 分,制作成本只有 2500 万美元的浪漫喜剧《只想爱你》,由年轻人和社交媒体推至 1.5 亿美元全球票房。

隐约感觉,有颗螺丝已经松动。

本文系作者 爱范儿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流媒体平台在培养IP方面的努力确实为观众带来了更多的选择

    回复 2月13日 · via android
  • 美剧漫威化是个好主意,但希望别搞砸了

    回复 2月13日 · via h5
83
2
5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