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出后首次公开露面,阿尔特曼和微软“唱双簧”

钛度号
AI伦理=创可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字母榜,作者 | 毕安娣,编辑 | 王靖

“我希望自己能少一点疲惫,多一点参与感。抱歉,这几周太漫长了,我有点累了,但我很高兴来到这里。”

当地时间12月11日,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出席了亚特兰大的全球希望论坛(Hope Global Forum)。在台上接受采访时,阿尔特曼为自己的疲态道歉。

在活动中,阿尔特曼宣布了一个新消息:与“希望行动”的约翰·霍普·布莱恩特(Hohn Hope Bryant)一同成立AI伦理委员会,二人担任主席。该委员会旨在确保所有人都受到保护,并有机会参与到AI的新世界中。

这是阿尔特曼重新担任OpenAI的CEO以来首次线下公开露面,他所言“这几周”指的正是被突然被旧董事会卸职又曲折复职的过程。回归后,OpenAI重组了董事会。

阿尔特曼

虽然董事会经过了重组,整体大换血,但仍有一位董事会“老人”留下,这可能是对阿尔特曼的牵制力量。此前,阿尔特曼曾透露正重新考虑OpenAI盈利和非营利的混合结构,但至今仍未有新的进展。

在“漫长的几周”中,微软被视作最大赢家。微软的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阿尔特曼与旧董事会的谈判陷入僵局时,承诺给阿尔特曼及OpenAI全体员工一份工作,甚至许诺丰厚的签约奖金,这促成了谈判走向的转变。最终阿尔特曼回归,而微软获得了OpenAI的无投票权董事会席位。

微软白捡了大便宜,与OpenAI的关系更加紧密,或者说,对OpenAI的实际控制与影响力进一步扩大。这当然是美事一桩,是危机处理的教科书式案例,但危险紧随其后,微软和OpenAI的关系已经引起了监管的注意,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CMA都已经表达了关切。

有意思的是,几乎与阿尔特曼宣布成立AI伦理委员会的同一时间,微软也与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达成合作,将为劳工提供AI培训,该合作的规模与形式被称作是“史无前例的”。

阿尔特曼和微软“赢麻了”的局面背后,是暗潮涌动的监管挑战。而这场有关AI伦理的双簧戏,也许就是双方努力的第一步。

01

阿尔特曼想要扭转外界对他的看法。

在这次活动中,阿尔特曼谈到OpenAI巨变发生时自己的感受:“在新闻里看到那些完全不像我的东西,感觉很奇怪。但本着对敌人有同情心的精神,我认为人们对AI有很多焦虑情绪,我理解,我也感动深受。他们需要一个人来投射它,不幸的是,在一段时间里,我需要成为那个人,这没关系。”

阿尔特曼认为,人们将对AI的焦虑和担忧投射到了他的身上。在OpenAI巨变之时,阿尔特曼被描绘成AI的激进主义者,不顾AI安全的考量,追求OpenAI的商业化。而他在OpenAI的反对者责备描绘为保守主义者,因为担心AI失控而将他踢出局。

阿尔特曼显然不认可这样的叙事。

在观点上,阿尔特曼再次强调了他的相对乐观。他认为,AI是有可能取代人类的,他曾经也深深为此担忧;但现在,他觉得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像互联网相似,AI取代一小部分工作,创造更多新工作,并且会被很多人用作工具,在原有的工作方式上产生变革。

与之相比的是AI将大规模取代人类劳工的担忧,比如高盛估计有3亿个工作岗位将被这项技术取代。

在行动上,AI伦理委员会的成立,是阿尔特曼对外释放的友好信号,即便该委员会本身与亚特兰大本土力量联系更为紧密,可能在全行业影响力有限。除了阿尔特曼和布莱恩将任主席外,他们还在活动现场宣布了该委员会目前的理事会成员,包括亚特兰大的多位强有力的代表。委员会将提供一些道德规范、框架指导方针以及建议,但不提供法律指导。此外没有透露更多细节。

美国埃默里大学伦理研究中心主任保罗·鲁特·沃尔普(Paul Root Wolpe)在采访中表示,企业正试图通过坚持道德倡议,来防范AI产品可能带来的反作用力。

02

这一点在微软身上也有表现。在接连被英美监管机构关注后,微软也开始在AI伦理上发力。

同样在当地时间12月11日,微软宣布与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达成合作。AFL-CIO是美国最大的工会联合会,代表着60个工会和1250万名劳动者。AFL-CIO的最新调查显示,70%的受访工人担心自己会被AI取代。

该合作有三大目标:与劳工领袖和工人分享有关AI技术趋势的深入信息;将工人的观点和专业知识纳入AI技术开发;帮助制定公共政策,支持一线工人的科技技能和需求。

相应的措施是,微软将为工人提供AI教育,将从明年冬季开始授课。课程由微软的AI专家主持,他们将提供有关AI如何运转及其发展方向的信息,介绍其带来的机遇,并分析潜在的挑战。此外,微软将主办劳工峰会,让劳工领袖和工人可以直接向开发人员分享经验见解、担忧和反馈。

和阿尔特曼一样,微软方面透露了“相对乐观”的态度。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表示,不能承诺AI永远不会取代工作岗位:“我认为这么说不诚实。”但他主张用精心设计的AI加快苦差事的工作速度,并消除部分工作。

“多做善事”对于现阶段的微软与OpenAI来说很重要。

今年10月,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首次就AI发布行政命令,其中就包括一个关于在AI发展中支持工人的章节,以及“减轻AI对工人的伤害并最大限度地提高其效益”的计划,重点是工作替代、劳动标准以及公平。

而随着OpenAI巨变尘埃落定、微软与其关系更近一步,反垄断的监管目光也落在了微软身上。

先是在当地时间上周五,英国竞争与市场管理局CMA表示,正在寻求反馈意见,以确定微软与OpenAI的合作关系以及OpenAI公司治理方面的最新进展是否被视为事实上的合并。CMA发布了“征求意见邀请书(ITC)”,于12月8日到明年1月3日开放收集意见。

反馈意见展现的结果,将是CMA判断是否正式展开调查的关键。

紧接着,彭博社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在调查微软和OpenAI之间的金融伙伴关系,并评估二者是否违反美国的反垄断法。

报道称,现有的调查尚在初级阶段,并非正式调查。

梅开二度,在OpenAI的无投票权董事会席位还没捂热,监管的压力突然就爬上了微软的肩头。

除此之外,微软已经到嘴边的动视暴雪收购也有可能生变。本月有消息称,FTC正在再次尝试组织微软以690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的交易,认为一位联邦法官批准这笔交易是不正确的。FTC提起上诉,希望可以推翻此前法官的判决。

双重监管压力之下,微软的烦恼有多大可想而知。

至少在AI领域,监管还只是投来关切的目光。在反垄断调查证实展开之前,联合OpenAI,一起对外释放善意、做善事,大概是微软的一场自救。

本文系作者 字母榜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151
1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