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吸储超千亿、集资诈骗逾200亿,“网贷教父”周世平一审被判无期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21年,周世平等人通过在红岭创投公司网上平台发行融资标的,累计向48万余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约1090亿元人民币,集资诈骗逾204亿元。

关于昔日“网贷教父”周世平的调查迎来最新进展。

12月7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红岭创投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红岭创投公司”)董事长周世平等人非法集资案一审公开宣判,周世平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21年,周世平等人通过在红岭创投公司网上平台发行融资标的,累计向48万余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约1090亿元人民币。期间,周世平等人明知红岭创投公司资金缺口巨大,仍发布“消费理财”“债权置换”“红盈宝”等虚假借款标的非法集资,所募资金主要用于归还融资项目到期本息、维持公司运营等无法产生利润的成本支出。周世平利用“投资宝”和“红岭资本线下理财”的实际控制人身份,肆意使用非法集资款项,集资诈骗逾204亿元

法院认为,周世平等人的犯罪行为造成巨额财产损失,严重扰乱金融秩序。法院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网贷教父”如何崛起

成立于2009年3月的红岭创投,可谓中国P2P行业的开创者之一。其创始人周世平的经历颇为传奇,周自称高中毕业,1993年开始炒股,到2007年还清了外债,并在深圳买了四套房。周凭借敢说、真性情的风格,在行业内吸引了一众拥趸,亦被行业人士称为“网贷教父”

彼时,周世平称看到了民间借贷的需求,就想把民间借贷阳光化,因此创立了红岭创投。经过数年的发展,红岭创投一跃而成互联网金融的明星企业,其有两大特点:

首先开创了“全额垫付模式”,强调投资保本。红岭创投向投资者承诺,如果平台上贷款出现逾期,红岭创投将会向投资人全额垫付投资本息。这一模式也为平台吸引了最早一批网贷投资人,为平台积累了人气和信用,扩大了平台的影响力,培养了大批忠实的投资人,并形成了较稳定的投资资金流入。

在2014年至2015年间,周世平曾向出借人“自爆”平台上规模过亿的大单坏账。而彼时因为红岭创投和周世平本人一直承诺本息垫付,一些出借人甚至还在社区跟帖其“加油”。

红岭创投的第二大特点是主推“大额标”“净值标”。

“净值标”,即在平台上有待收余额的投资人,如有临时性的资金需求,可以平台上的待收账户为抵押发布借款标,满标后系统会自动复审。极大提升了资金流动性,甚至有投资人从中看到了套利的机会,即在平台上投资长期、高息标,再以较低利率发布短期借款标,以此获取利差。

“大额标”,即借款额度大。2014年发布的单笔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含1000万元)的大额标的为63笔,其中金额在1亿元以上的标的为9笔。大额标的一般以快借标的形式发布,利率水平较高,期限较长。虽然这种模式一再被外界质疑,是否违背了网贷本质或是否符合监管的要求,但这种业务模式也为平台获得高成交量提供了有力支撑。

根据红岭创投公开的年度报告,其2013年累计成交51亿元,当年新增26亿元;到了2015年,这一数字变成了1052亿,全年新增905亿。2016年,红岭创投的交易额突破2000亿元。在此期间,红岭创投曾被美国最大P2P调研机构Lend Academy评为“中国最重要的八家P2P网贷平台”之一。

成也“大标”,败也“大标”

2016年,P2P领域迎来了监管升级。《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同一借款人在同一网贷机构及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余额上限,红岭创投的大单模式受到冲击。

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红岭创投开始出现大笔不良贷款。当年,森海园林项目导致红岭创投亏损7000万,此后又因“安徽九号”地产项目借款人跑路陷入坏账危机。2017年,红岭创投再次踩雷大连机床,1.5亿资金难以收回。同年,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红岭创投被牵扯其中,为辉山乳业提供了5000万借款。也是在2017年,红岭创投又踩雷亿阳集团6000万。

这只是红岭创投众多坏账中,曝光在阳光之下的部分。在大量逾期之下,周世平已经难以为继。

2017年7月27日,周世平在红岭社区发文称:既不看好网贷业务,也不擅长做网贷业务,计划在三年内清盘。周世平清盘的言论,立刻在业内掀起了轩然大波。周世平对外说:做了8年网贷,心太累了。

对于清盘网贷业务原因,周世平表示,网贷有规模,有不良资产,没有利润。“为什么还没清盘?一是因为还有前几年积累下来的不良资产需要处理,二是新的转型还在过渡中。”

2019年,随着P2P行业暴雷潮,周世平与红岭系更加深陷危机。同年3月,周世平再次红岭创投的论坛上发布“虽然清盘,但不是说再见”的清盘声明,彼时,红岭创投还有待偿金额183.7亿元。 

此外,周世平实际控制的另一平台——投资宝也步上红岭创投的后尘。2020年1月,深圳金融局发出监管函指出,投资宝底层资产大量逾期,已不具备正常经营及兑付的基础,要求立即停止新展业,进入良退程序。而周世平本人担任投资宝清退组组长,负责该平台的清退事宜。

与此同时,周世平高调宣布,红岭创投2020年底前退出网贷市场,退出后将转型“产业金融、创新投行、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四大业务,将互金平台“红岭创投”转型升级并打造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红岭控股”。

2021年7月,周世平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周世平和他的红岭系轰然倒塌。(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蔡鹏程)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44
26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