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最惨玩家,选择再赌一次

钛度号
药企需要再出发的勇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氨基观察

谁是全球ADC领域的最惨玩家?艾伯维当仁不让。

艾伯维在ADC领域的花费的时间、金钱和努力,绝不逊色于阿斯利康、第一三共等药企。

早在12年前,艾伯维就开始押注ADC,投入超百亿元,研发管线超过10款。但无一例外,这些管线最终都失败了,损失惨重。

这让我们感受到了创新药世界的残酷。在这里,没有先来后到,也不存在论功行赏,最终能被世人所铭记的,只有最成功的那一家药企。始终与失败为伍的艾伯维,在ADC世界没有“地位”。

但即便经历数次辜负与失败,艾伯维的ADC梦也并未停止过。11月30日,艾伯维以101亿美元的价格,大手笔并购ADC元老公司ImmunoGen。

在ImmunoGen的助力之下,艾伯维能否完成对ADC赛道的卡位不得而知。但这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精神,无疑值得所有国内药企借鉴。

ADC最惨玩家

虽然在ADC领域并不成功,但艾伯维战略眼光绝对独到。早在十几年前,ADC发展还不火热,艾伯维就笃定了ADC的光明未来。

艾伯维对ADC的布局可以追溯到2011年,当时公司以800万美元与Seagen达成合作,以布局ADC管线。

随后几年,艾伯维不断加码押注ADC。到2014年时,艾伯维与Seagen的合作金额,已经增加到了2.55亿美元。

2016年,艾伯维甚至以高达58亿美元首付款,收购了Stemcentrx,获得了后者治疗小细胞肺癌(SCLC)的ADC药物Rova-T。

艾伯维的心思在于,抢占SCLC市场。自上世纪80年代起至今,SCLC的治疗暂未取得突破性进展,仍以化疗、放疗和姑息治疗为主,存在较大的临床未满足需求。而Rova-T靶向的DLL3,在80%的SCLC患者肿瘤组织阳性表达,被市场寄予厚望。

原本,艾伯维预计Rova-T将在2018年上市,给公司带来数十亿美元的峰值收入。遗憾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Rova-T研发并不顺利,最终疗效不及化疗药物。

这让艾伯维不得不停止Rova-T的开发。此次打眼,也让艾伯维付出惨痛代价,光2019年无形资产减值损失就达到40亿美元。

艾伯维在ADC上的败绩不止于此。2019年,艾伯维从Seattle Genetics引进的ADC管线Depatux-M三期临床同样以失败告终。在2019年最失败的15项临床试验中,艾伯维的这两款ADC药物纷纷上榜。

今年,厄运仍然相伴左右。上半年,艾伯维在2023年第一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中曾表示,将终止TNF ADC ABBV-154项目的开发计划;下半年,艾伯维在更新其产品线网页时,又删除了2条ADC管线,包括ABBV-011和与辉瑞合作的ABBV-647。

ADC最惨玩家的头衔,艾伯维名副其实。

艾伯维的第二次豪赌

在ADC领域饱尝失败的苦果之后,艾伯维似乎对于引进ADC路径绝望了。

就在不久前召开的三季度电话会议上,艾伯维首席执行官表示:“内部自研的ABV-400已经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相信这个平台,拥有这个ADC平台将为我们在该领域提供所需要的一切”。

言外之意,像阿斯利康和默沙东那样成功的ADC资产引进模式,不在艾伯维的考虑之中。

不过,ADC的魅力还是太过于吸引人,艾伯维还是就陷入了“真香定律”,不仅选择了从外部引进ADC,而且一出手就是一笔大交易。

11月30日,艾伯维宣布,将以31.26美元/股的价格收购ImmunoGen,根据次计算这笔交易的总金额高达101亿美元。从数额上来看,这是今年医药领域的第三大并购案。

即便ADC虐艾伯维千百遍,艾伯维却始终待ADC如初恋。

当然了,回归理性来说,艾伯维对ADC的再次下注,主要是因为ADC市场如此诱人,而艾伯维又是如此需要ADC药物。

如今ADC市场规模正在快速增长,今年上半年已经突破50亿美元,全年有望突破100亿美元。

对于艾伯维来说,无比需要在这样高增长的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因为当下艾伯维所面临的环境仍然艰巨。曾经的支柱产品修美乐专利到期,走下神坛,给艾伯维留下了一个200多亿美元的巨坑。另一款重磅炸弹产品伊布替尼,在百济神州和阿斯利康的挤压之下,销售额也出现了大幅下跌。

虽然,艾伯维管线中的Skyrizi和Rinvoq两种自免产品销售额增速迅猛,总收入有望在2027年超过修美乐的销售峰值。但对于修美乐来说,想要重回巅峰,靠着两款药物还不足够。所以,艾伯维希望进一步深入ADC领域获得更多的确定性。

但是在ADC领域,艾伯维的大部分自研产品仍处于早期临床阶段,距离上市仍然还有较长的时间。并且,过去多款ADC研发失败,多少让艾伯维仍旧心有余悸。而收购ImmunoGen ,看起来或许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一方面,作为一家有着四十多年历史的ADC企业,ImmunoGen能够为艾伯维提供强大的ADC专业知识,辅助艾伯维ADC研发更为顺利。

另一方面,ImmunoGen的ADC产品能够为艾伯维进军实体瘤领域开路。

目前,ImmunoGen的FRαADC药物Elahere已经获批用于二线治疗卵巢癌患者,并且Elahere未来的想象空间也值得期待。

上市仅半年时间,Elahere销售额达到1.07亿美元。据华尔街分析师平均预计,到十年后Elahere销售额峰值约为 20 亿美元,而借助艾伯维的强大销售渠道,这款药物或许还能够获得更大的想象空间。

在权衡利弊之下,艾伯维选择食言,也就不难理解了。

药企需要再出发的勇气

只是,谁也无法保证,在又一次押下重注之后,艾伯维能不能在ADC领域大获全胜。但或许,对艾伯维来说最重要的是,永远不缺乏再出发的勇气。

因为,在创新药领域的探索,并不是认准一个方向高举长期主义的口号坚持研发,最终就能取得累累硕果。

相反,这更像是一场目的地未知的大航海,面对着面前众多的选择,药企要经过反复的权衡、试错乃至一次次的失败,最终才能侥幸站在成功的方向。

艾伯维在ADC上一次次押注、失败、再押注、再失败的历程,也向我们展示了这一点。

回到国内来说,在ADC领域面对着第一三共与阿斯利康的ADC研发成功,不少国内玩家药企似乎忽略了ADC研发的真实难度,纷纷涌入ADC药物的研发。

但实际上,那些能够被我们看到的成功ADC玩家只是少数,在ADC领域失败过的药企,除了艾伯维还有很多。

2017 年,拜耳ADC药物anetumab ravtansine的一项关键试验失败,没能改善间皮瘤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2018年,ADC Therapeutics 放弃了HER2 ADC药物 ADCT-502的研发,因为在一期临床试验中,因为耐受问题,患者无法服用足够高剂量的药物以产生治疗效果。

在几款ADC药物的成功背后,这样的失败案例不胜其数。当然了,不仅仅是在ADC领域,在整个生物制药领域,每一项新技术新药物的成功背后,都有着一个长长的的失败者名单。

但很多时候,恰恰是多个失败的组合案例,才让正确的路线逐渐清晰。

所以,无论何时,面对前沿技术领域的重重迷雾,创新药的研发也不应该缺乏再出发的勇气。

正如,在二战最黑暗的时刻,丘吉尔所说的那样:“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

本文系作者 氨基观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15
9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