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火过半年,AI主播在双11现了原形

钛度号
只有卖AI主播的赚钱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新媒科技评论

今年“双11”,头部主播们的表现似乎都不太理想。刚刚经历完“花西子事件”的李佳琦直播间,“双11”预售首日的总交易额为95亿元,跟去年的215亿元相比,销售额直接腰斩,甚至不如2021的105亿元。

但李佳琦已经是一众头部主播中成绩最好的一位,快手“一哥”辛巴在21日单日销售额达34亿元;小红书“一姐”章小蕙销售额破亿;抖音“一哥”小杨哥因主打低价路线,销售总额更只有李佳琦的百分之一。

“超级主播”的直播间光环不再,但中小主播的日子也并没有更好过,不少电商人均表示,近年来薪资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下滑。直播带货的竞争越来越激烈,那么在夹缝中生存的AI主播们,还能抢得到流量吗?

AI主播没火过半年

借着ChatGPT的东风, AIGC时代也在加速到来。前几个月爆火的“妙鸭相机”,所应用的正是AIGC技术,借助AI技术重构用户的场景式形象设计。

AIGC有着高通量、低门槛、高自由度的生成能力,可以广泛服务于各类内容的相关场景及生产者。在这一技术的加持下,AI主播也开始悄悄进入到直播间中。

实际上,“AI人”并不算是新鲜事,虚拟偶像洛天依、虚拟博主AYAYI早已成功破圈,让大众感受到二次元的魔力,还有应用在客服系统的智能语音,本质上都是“AI人”,但今天我们主要讨论的是出现在直播间、短视频中的“AI主播”。

直播间里让人分不出真假的AI主播到底是怎么来的? 一般来说,制造AI主播可以分为公用模特、主播定制和源码系统集中模式,价格从百元到几万元甚至百万元不等,主要的差别是拟人化的真实程度。

最便宜的公用模特,是生产AI人的平台从模特经纪公司采购肖像授权,然后批量制造得出。“公模”的单月费用只需要几十到几百元不等,但缺点就是非常容易“撞脸”。

想用自己形象出镜的,一般会选择主播定制模式,但价格比较参差,从几十万到几百、几千元不等,而且每生成一次视频都需要另外计费。如果想要自己给AI主播下定义,则可以选择最贵的源码系统集中模式,价格在数万元到百万元不等。

最近在演讲中被质疑数据失真的财经大V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就曾在去年自曝使用AI主播来录制短视频,自己只需要提供一段音频,就能驱动AI主播自动生成短视频。

不少网友感慨道,刘润的“分身”确实真假难辨。但业内人士也指出,如此高阶的AI主播制作价格或高达百万元,对大多数只是奔着多卖货的中小商家来说,更便宜的“公模”才是首选。

在大多数中小商家看来,之所以选择AI主播,主要是因为“他们”可以全年无休,不用缴纳五险一金,价格还比真人主播便宜的多。

有服装批发店的老板表示,自己也曾组过一个直播团队,最少也要主播、运营、剪片三个人,再加客服、采购等后勤,一个直播团队每月至少要投入10万元,还有每场直播的推广投入,一年投入了数百万,赚到的钱还不够给团队发工资。

这时候,只需要几十元到几百元一个月的AI主播就变得非常吸引了,但事情可能远没有那么简单。

最开始发现不对劲的,是第一批入局的商家们。一位老板介绍道,当时一个做AI主播的厂商给他介绍,只要17000元就能成为代理商,自己可以招揽下线,也可以自己生成AI主播,自用还有7折优惠。

但很快就有同一个平台的代理商联系他,可以给到3折的优惠。AI主播的代理价格非常混乱,有时候官网渠道甚至比代理价格更便宜,这难道不是“割韭菜”?

据《豹变》报道,浙江温州一个AI主播平台曾在招商大会中表示,只要6.6万元就能成为市级代理,每开发一个商家就能从它的GMV里抽佣4.8%,成功开发300个商家还能全额返还技术服务费,年入百万不是梦。

但问题是哪个行业还能“坐着收钱”呢?业内人士表示,目前AI主播代理市场比较混乱,有的采用类似微商的代理模式,一级代理商直接从研发公司拿到较低折扣,就开始招募下级代理,简单来说是“赚人头差价”,下级代理、商家的权益难以得到保障。

在闲鱼等二手平台上,部分代理商还会以极低价格出售AI主播,但要求收取直播额50% 的提成,这也是另外一种套路。

面对这样的市场乱象,今年5月抖音正式出台规范,要求在使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时需要带上明显标识,并要求AI主播在平台进行注册。此外,商家使用已注册的AI主播形象进行直播时,必须由真人驱动进行实时互动,不允许完全由AI驱动进行互动。

虽然,抖音没有明确禁止使用AI主播,但完全由AI驱动的主播已被列入封禁对象,这意味着通过24小时直播,商家坐着就能拥有不间断收入的设想,似乎难以实现。

AI也难解直播难题

事实上,AI主播要成为直播间的主流,甚至取代真人主播,恐怕在短期内都无法实现。一方面,AI主播当前的直播质量还不过关。

有商家表示,自己花了20万元定制了一个AI主播,但在输入文案、视频素材后,AI主播只能生硬地将内容结合在一起,不少粉丝都留言表示“很假”,在面对粉丝的询问时,AI主播也不会有所回应,或者只会回复“稍后给您联系”这样的标准答案。

另一方面,不少商家寄希望于AI主播平台能帮助解决直播背后的“麻烦事”,但实际上很多平台的配套服务还跟不上。比如商家拿到AI主播之后,其实还需要多次训练,但如果没有平台的帮助,对于连直播都搞不懂的商家而言,训练AI模型则更是一项艰难任务。

此外,一场直播背后还有选品、运营、话术、编导等工作,不可能只推出一个主播就能解决问题。有业内人士表示,自己的平台做过数据监测,数字人直播效率不到真人的20%。

最后,AI主播能否快速发展,其实更多是取决于最大直播平台抖音,但抖音的态度明显是“嫌弃”的。不少商家表示,如果直播内容长时间重复,或是AI主播一直重复同一套话术,就很有可能被抖音判为录播从而封禁。

另外,如果很多商家同时选定了同一个“公模”形象,导致这个AI主播同时出现在多个直播间,也很有可能会被判断为录播。

不少商家表示,因为频繁被封禁,AI主播压根就用不上。去年高调宣传自己使用AI主播的刘润,其抖音也已经好几个月都没用过AI主播了。

事实上,抖音这一态度也跟平台的整个直播生态有关。跟淘宝、小红书等平台相比,抖音的兴趣电商主打的是兴趣、情绪,这要求主播能够跟用户积极互动,通过调动情绪刺激用户购买。

而淘宝是货架电商,这意味着用户是带着购买目标进入直播间的,无论是真人主播还是AI主播,只要价格足够便宜,消费者也都愿意下单。

而且,目前淘宝需要通过直播引进公域流量,其也乐于让AI主播来拉长直播时长,提高用户对淘宝直播的粘性,这也是为何对待AI主播更为严苛,而淘宝则相对宽松的原因。

直播间的流量正在流失

虽然,两大头部平台对AI主播有着不同的态度,但AI主播到底会走向常态,还是走向“凉凉”,其实离不开整个直播行业的发展,目前来看,行业处境并不乐观。

在李佳琦等头部主播遭遇“滑铁卢”的同时,直播行业的景气度也一降再降。据拉勾网发布的《2022年双11电商人才报告》显示,去年直播岗位的招聘薪资较2021年下滑不少,1万元月薪以下的岗位占比高达51%,中小主播的薪资从平均2万元降到了1万元。

一方面,电商行业的整体流量已经触及天花板, “蛋糕”没有变大,但吃的人越来越多了,中小主播能吃到的“蛋糕”越来越少,更何况是AI主播呢?

另一方面,经过多年发展,直播行业的“二八定律”仍没有改变,头部直播服务公司会拿到更多资源,旗下主播也更容易跑出来,想要培养出一个超级主播,则更是不可能的任务。

比如曾经与李佳琦分庭抗礼的薇娅,在其退出之后,号称由薇娅原班人马打造的“蜜蜂惊喜社”,在今年“双11”预售首日拿下了超12亿元的销售额,但跟昔日的薇娅还有着不少距离。

最后,则是直播这一模式也迎来了更多舆论挑战,此前李佳琦直播间与海氏电器、京东平台的纠纷,也引出了大众对直播间“低价垄断”的讨伐,谁也无法断言“直播带货”这一模式在未来会出现何种改变,但更多头部主播已经开始准备退路了。

不少网友均发现,以辛巴、小杨哥等为首的头部主播,在近日开始逐步降低自己直播带货的次数,并开始着手成立自己的供应链公司,以便更好地掌控商品的质量和价格,从单纯的带货转向实体产业。

只是,当头部主播都有了新的觉悟,做好了转型的准备,还有一批手执AI主播的商家试图用几百元的代价加入直播行业,恐怕想着赚流量钱的他们,最终只能沦为流量的牺牲者。

AI主播不一定能火,但卖AI主播的人则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入局AI主播到底是不是好时机,商家们不妨再深思熟虑吧!

本文系作者 新媒科技评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28
2
10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