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好莱坞编剧大罢工落幕:创作者的近忧与远虑,不止有AI

钛度号
WGA罢工深度解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极客电影Geekmovie,作者 | 我是二姐夫

和其它行业一样,好莱坞在面对人工智能时,已经看到了自己将被颠覆的未来——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编剧行业。

毕竟这个行当是整个好莱坞世界里的地基,一切原创的基础都来自于剧本的原创。但就是这个视原创为最大竞争力的行当里,却充斥着各种套路和约定俗成的规矩。

我们知道,目前生成式人工智能最擅长的,是站在海量已有信息基础上创造“缝合怪“式创新;因此,去年年底正式发布的生成式人工智能产品ChatGPT成为了压倒好莱坞劳资纠纷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现在日益困难的生存环境,以及生成式AI在电视和电影中的潜在颠覆式应用方式,编剧们真的坐不住了,好莱坞爆发了 60 年来最大规模的罢工热潮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究其编剧大罢工的原因,人工智能只能算远虑,因为AI的大规模影响只会发生在几年以后;

疫情对媒体行业的冲击、疫情结束后票房的变化、剧集制作内容需求的回落乃至流媒体业务的重心转移,才是编剧们必须直接面对的近忧。

编剧的近忧

作为高度成熟和发达的美国娱乐业象征,好莱坞以往都是每三年由美国作家协会(Writers Guild of America,以下简称WGA)代表出面,与主要制片厂谈判新的薪资标准和合同框架,这些协会代表的背后,是1.1万名为好莱坞贡献创意和剧本的编剧们。

今年又到了商谈薪资标准和合同框架的时候,但显然片厂老板们并不想为编剧改善报酬水平提高多少空间。于是编剧们愤怒了,WGA的会员们以史无前例的坚决态度批准了罢工,而且97.85% 的人投了赞成票

愤怒的背后是编剧们收入进一步被压榨,这与疫情期间流媒体的爆发形成鲜明对比。

电视时代的美剧,每季有20-24个剧集,每周播放一集的方式,可以为有线电视黏住付费用户;

而以Netflix带头的流媒体新玩法是,一次上架剧集一季的全部内容,短时间内掀起收视狂潮,并刺激新增用户的快速增加,这就是俗称的“追剧”(Binge Watching)。

这种玩法不需要一季包含那么多剧集,所以流媒体一季的集数远少于电视媒体——通常只有8-12集,是电视剧集一半。

比如《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第一季和第二季分别只有8集和9集。造成万人空巷的《鱿鱼游戏》 (Squid Game)也只有9集。

“黑马”剧《怪奇物语》第一季只有8集,一次性上新后引爆了观众口碑

新的平台,新的剧集架构,势必推动美剧制作产生新的变化,这给编剧带来更加紧张甚至“恶劣”的工作条件。

我们知道,对于剧集的创作,故事核心整体框架是最难的。

电视时代,一个故事大纲可以生产出二十多集剧集;而流媒体时代,一个故事大纲只能生产十集剧集。在同样的剧集工作量下,核心创意工作强度直接翻倍,而编剧的报酬并没有相应增加

更雪上加霜的是,好莱坞进一步“内卷”现有的编剧创作模式,全面引入“迷你编剧室”(Miniroom)的“超高效“协作模式。

以前在故事核心和整体框架敲定后,主创编剧会组织编剧团队(通常是7-8个编剧)按照要求创作每一集的剧本。

但在“迷你编剧室”的工作模式下,因为没有那么多剧集,所以只会有2-3个编剧参与撰写剧本;甚至在剧集开始制作之前,迷你工作室里的编剧就已经突击完成所有剧本相关的工作,拿走比普通编剧更低的工资,快速转向下一个迷你工作室

流媒体时代,还有一个创作者的重要权益遭到威胁,那就是——剧集重播的分成收益(专有名词为Residuals)

以前电视时代,剧集观看的“长尾收益”主要是通过录像带/DVD市场满足的,编剧同样可以在这些媒介的发行里获得收益。

但现在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流媒体上观看已经发行很久的剧集,编剧们却并不能获得这些“重播“收益。

究其原因,还是流媒体发展得太快了。

在15 年前流媒体首次被纳入WGA与资方的合同时,行业还普遍认为流媒体不过是“电脑屏幕上播放的电视”,只有少数人会真正消费;所以直到罢工发生前,流媒体平台“重播“剧集时,编剧们的分成仍然为零。

因此,在这次罢工中,”争取流媒体播放与重播分成“也是谈判的核心问题之一。

创意工作强度翻倍,而工资水平不但没涨甚至还有下滑,同时重播收益被完全忽视——这就是好莱坞编剧们面临的现状。

根据WGA一季度统计的数据显示,编剧兼制片人的平均薪酬在过去十年中下降了 4%;如果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平均薪酬则下降了 23%,接近四分之一

至于美国大城市在疫情期间生活物资涨价多少,大家都心知肚明。一句话,“流媒体时代工作方式的变化”和“工资报酬结构”已经不能维持编剧们的基本生活,集体罢工是必然的结果。

编剧们的远虑

和钱袋子越来越瘪相比,彻底失去希望才是真正让编剧们恐惧的,也是促使他们下定决心抗争到底最大的动力。

2022年11月底,OpenAI发布了突破性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ChatGPT。而这次罢工,就是在 ChatGPT 发布后五个月开始的。

ChatGPT 可以在一些精妙的提示设计(Prompts)下和人类展开对话、撰写文章、乃至编出各种故事。

ChatGPT的问世,犹如晴天霹雳,所有创意产业都面临被人工智能颠覆的命运。

资本家们当然不会错过这种“低成本高产出”的生产工具。

据内部人士透露,传统“五大”之一的华纳已经与OpenAI 就如何应用 ChatGPT 展开了讨论

例如,华纳在自己的流媒体服务Max上,已经开始使用ChatGPT生成的节目简介

并且未来有可能用AI生成影视项目的剧本概述/摘要,提升公司高管对项目掌握和理解的效率

传统“大鳄”都已经开始采取行动,像Netflix 这样纯粹的互联网公司更是不会错过“降本增效”的机会。

根据猎头网站泄露的痕迹,Netflix正在招聘人工智能方向的产品经理,这个职位将对流媒体平台的未来战略决策产生重要影响。

虽然这些尝试还未涉及到创作的核心,但编剧们很清楚,“AI对核心创作发起挑战”的一天迟早会到来。为了抵抗AI对人类创作领域的“侵蚀”,他们必须做些什么。

人工智能系统构建有三大基础:算力算法数据

算力是海量的计算资源,只要有钱就可以买到;

算法是构建生成式AI的数学模型,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突破,甚至还有现成的预训练模型,只要稍加调优就能应付特定领域的创作应用;

唯一能被行业限制的就是数据。没有高质量的数据训练,再精妙的AI系统也是脑子空空的“白痴“。

对于内容特别是影视行业来说,高质量数据就是现有的剧本、各种各样不同类型不同风格的剧本。

现有AI系统的能力还赶不上一名经验丰富的编剧,但如果将AI与编剧们配合工作,让编剧们修改AI生成的剧本文稿,再反向对AI系统进行优化,将大大加速AI系统在剧本创作的”智能“提升。

目前,好莱坞的编剧们大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劳动成果贡献出去,成为AI模型训练的“原始数据”,并在与AI系统交互过程中培养出自己的替代者,最终让自己像“药渣“一样被媒体行业所抛弃。

因此,这次编剧罢工提出的主要诉求之一,就是“AI生成的故事情节将不会被视为‘文学材料’(Literary Material)”,同时“制作公司必须披露提供给自己的原始材料是否全部或部分由AI生成”

编剧们自知没能力禁止媒体巨头们使用人工智能来生成内容的趋势,他们只是希望,如果自己参与的作品被用来做AI训练,他们有权拒绝或提起诉讼。

人工智能公司表示,这些生成式AI最终的目标并不是取代创作者,而是把他们从非创意型工作中解脱出来,有更多时间从事创意部分。

从Google和英伟达获得1.4亿美元投资的AI视频初创企业Runway的首席执行官Cristóbal Valenzuela说:

关于人工智能创作视频这件事,我们经常听到或恐怖或像童话般的传言......但实际上AI的应用场景要微妙得多。

你不可能只是输入‘给我拍一部电影’,它就会创造出一部电影。

片方则表示,人工智能工具可以加速故事板(Storyboard)的制作

故事板是剧集创作的基本工具,使用一系列图形来展示故事如何展开,以及相应的场景设计。

在基础故事板完成后,AI系统可以根据故事和场景的设计,迅速填充所需的细节,加速整个创作进程。以前这些工作都需要初级制作人员耗费大量时间完成。

除了加速基础制作过程,最终成品的微调也可以借助AI系统完成。

比如制片人可以使用演员的数字模型对场景进行调整,而无需重新拍摄。

例如,转动某人的头或稍微改变他们的表情;当然,如何说服演员留下自己的数字模型成为一个新的挑战。

还有一种应用类型,就是使用不同语言为演员配音

人工智能可以使音频听起来带有意大利语或德语的口音或风格,甚至可以相应地调整演员嘴唇的运动。

AI模型如果输入足够的数据,是不是可以在没有真实演员参与的情况下,凭空制作出全新的电影、或者哪怕是一个片段或一个场景——这样的思路想想就令人兴奋或是战栗——当然,你的情绪取决于你所处的位置。

AI公司并不同意好莱坞某些从业者们的负面看法,毕竟他们生来就是要取代别人、而不是被取代的。

这让我想起那个脍炙人口的故事:一头骆驼在寒冷的晚上对帐篷里的人类说,我可以把头伸进来吗?但现在,不论帐篷里的人愿不愿意,骆驼都已经把头伸进来了。

妥协的结果

幸运的是,在经过将近150天的罢工后,劳资双方终于达成了一致,并在9月25日公布了双方的临时协议。

WGA与代表电影公司进行谈判的AMPTP达成的”临时协议“

2天前,WGA以压倒性多数投票结果通过了这一协议,正式结束了好莱坞历史上最长的劳资纠纷,保障双方能平平安安展开接下来三年的合作。

从目前公布的内容来看,双方都做了一些让步,其中资方的让步更大一些。

1、首先是钱的方面。

WGA提出的方案将为编剧每年增加4.29亿美元的收入,资方提出的修改意见只会为编剧每年增加8600万美元的收入。最终双方达成的协议将为编剧每年增加2.33亿美元的收入。

2、流媒体的“重播“收益得到了保障。

制作预算为3000万美元及以上的剧集,编剧将获得18%的薪资提升。对于播放长尾期间的报酬比率增加26%。

3、针对“迷你编剧室”,WGA 要求每部剧至少有六名编剧。

根据协议,资方同意为6集剧集聘用三名编剧,为7至12集剧集聘用五名编剧,13集或以上剧集聘用六名编剧 - 除非系列中的所有剧集均由单一编剧完成。

4、在工作稳定性方面,对编剧最低限度将“保证至少连续工作 10 周”。

在剧集获得批准后,必须保证编剧至少 20 周的最低工作时间,或批准后持续跟随剧集制作直到结束。

5、在互联网时代,数据是一切优化的起点,也是工作最终的考核目标。

以前Netflix 和 Hulu 等流媒体通常不会发布单个节目或电影的收视率数据。WGA表示,如果不能够透明获得收视数据的细节,就会阻碍编剧公平地与资方协商报酬。

在这次协议中,资方同意向 WGA 提供“自制高预算流媒体节目(例如 Netflix 原创剧集)在国内和国际上的播放总小时数”。但WGA必须对信息保密,不向公众和媒体披露。

6、在AI应用方面,WGA获得了资方的一些让步。

包括AI生成的文学材料不能被视为人类撰写的文学材料,公司不能要求作家在写作时使用 ChatGPT 等人工智能服务,等等。

7、在AI应用使用编剧们的劳动成果进行训练方面。

WGA申明:对于禁止利用编剧的劳动成果来训练人工智能方面,公会保留解释权。换句话说,WGA 保留了AI使用现有剧本训练AI系统的集体谈判权。

人工智能技术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其应用范围和应用深度基本上是不可预测的。

根据目前达成的协议,

双方承认(生成式AI)使用的法律环境不确定且正在迅速发展。

资方和WGA同意在合同的三年期限内每年至少举行两次会议讨论AI应用方面新的问题。

可以预见,如果未来三年内生成式AI技术取得巨大的突破性进展,资方和WGA恐怕还将重新就AI应用展开新一轮角力。

三年后,编剧大罢工仍然可能再次上演。从我对生成式AI发展的了解,这种突破产生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我们已经进入了AI颠覆一切的时代,请坐好扶稳。

本文系作者 极客电影Geekmovie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