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上演回家的诱惑

钛度号
贾跃亭的造车梦,又一次好像要成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金角财经

贾跃亭的造车梦,又一次好像要成了。

北京时间今天早上七点半,法拉第未来在加州的汉福德制造工厂召开了一场SOP(开始生产)仪式,在成立九年之后,宣布旗下首个旗舰车型FF 91 Futurist正式量产。

仪式看起来声势浩大,在多个平台同步直播,贾跃亭本人也走到台前讲了十来分钟。但整个仪式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已经结束,台上则是干脆只有一个FF91的车框。

早在此次仪式开始之前,FF已经在大肆造势——6天前,官网上线生产倒计时;人在国外的贾跃亭,也在微博上表示要“一起见证FF的里程碑时刻”。

根据FF现有的计划,首批FF 91 Futurist将在4月初下线,并在2023年4月底之前实现交付。

不过根据3月初FF的公告,实现量产与交付还有两个前提条件:

收到此前公布的1.35亿美元融资中的剩余资金;用以支持量产的5000万美元追加融资得到落实。

说白了,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车要造出来,得先加钱。过往四次FF量产计划跳票落空,无一不是因为钱不够。

只不过更神奇的是,这回贾跃亭不仅凭借拉来融资重掌造车大权,而且还放话“回家风雨无阻”,难道“下周回国”真要成行?

品如的衣服,也是太久没人穿了。

话说回来,最近屡屡完成过亿美元的融资,贾跃亭也太能搞钱了。

到底是谁,这么相信贾老板?

这次一定?

笑归笑,贾老板这次似乎是来真的。

早在去年12月16日FF的沟通会上,新任CEO陈雪峰已经透露,FF 91 Futurist将于今年3月量产、4月底交付的计划。而当时公布的唯一限定条件就是:

需要有1.5亿至1.7亿美元资金到位。

公布这一计划的时候,FF的现金储备仅为2250万美元,言外之意不外乎让投资人打钱。

偏偏贾老板和FF的魔力不得不让人佩服,沟通会上陈雪峰就宣布,已经收到了一份来自现有投资者的3000万美元融资意向书草案。

今年2月,FF又宣布完成了1.35亿美元的融资,其中的8000万美元会在10个工作日内到账,剩余资金则需要经特别股东大会同意增发股份数量后到账。

最终,2月底进行的特别股东大会上,这项提案毫无意外地得到通过。

这意味着,FF 91量产的最后一个难题已经被解决。

得益于此,就在特别股东大会之后的第二天,贾跃亭被董事会任命为高管和执行官,负责公司产品、移动生态系统、I.A.I(Internet, Autonomous Driving and Intelligence,互联网、自动驾驶及人工智能)、以及先进研发技术部门。公司用户生态系统、资本市场、人力资源和行政管理、公司战略部门及FF中国公司各部门也将同时向贾跃亭和CEO陈雪峰汇报。

FF公告中特别强调,这一任命的理由包括“观察到贾跃亭先生在公司近期的融资和刚刚结束的特别股东大会投票通过增加授权股数提案等方面作出的重要贡献”。

换句话说就是,因为太能搞钱,贾跃亭在阔别全球CEO一职两年半之后,正式重新上位。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一次的量产计划,更像是贾跃亭宣示主权的行为:FF,还得看我。

给了贾跃亭底气的,则是FF给量产设定的7个“里程碑”,已经在过去两年中陆续完成了其中六个:

至于最终的第七个“里程碑”,FF是不可能完成了——“2022年7月份实现汽车的量产”。按照贾老板微博的意思是,这个里程碑换到了今天

除此之外,3月14日,FF也已经宣布获得加州颁发的全美销售许可证,按照早前的说法,FF91将采取O2O直销模式,目标是到2025年前在全球20个顶级城市设立旗舰店。而按照一年前的数据,FF自称收到了超过1.4万个FF 91预订,不过其中支付了定金的订单数量仅为401个。

至于这款号称对标法拉利、迈巴赫、劳斯莱斯和宾利的电动车,最终能有多少人愿意买单,也还是个未知数。

钱总是不够

对于FF能否量产的质疑,只能说是合情合理。

毕竟在过去几年里,贾跃亭的“下周回国”已成互联网名梗,FF的量产承诺更是已经连续四次跳票。

2017年1月初的国际消费电子展上,依旧意气风发的贾跃亭宣布了FF旗下首款旗舰车型FF91,号称是“史上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同时百公里加速将超越特斯拉,在量产电动车中达到世界第一。

贾跃亭也同时许下了FF的第一个量产承诺:2018年正式上市销售,售价将会在15万美元至20万美元之间(约104万元至139万元人民币之间)。

仅仅4个月之后,乐视的资金链危机全面爆发,贾跃亭在公开辞职的前一天,以帮FF寻找融资为由前往美国,并表示两周后回国,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在此之后,FF的量产承诺便一次次落空。

第一次跳票的理由,与恒大有关。

18年6月,恒大与FF签订融资协议,宣布会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分别是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入股之后,许家印还带过恒大集团一众高管前往美国FF总部进行视察。

但不到四个月之后,FF就和恒大闹掰了,贾跃亭的理由是恒大一直试图抢占FF控制权与知识产权,甚至有意将FF装入恒大健康,于是主动提出解除合作协议。

最终结果是,经历了两个多月的来回拉扯,双方协议解除,恒大无需再向FF注入资金。FF也在12月的“跳票公告”中表示,“因投资人违约拒绝支付投资款,FF现正面临严峻的现金流危机”。

第二次跳票,与融资困难有关。

2018年跳票之后,FF的传播总监John Schilling曾公开表示,FF的核心目标是“在2019年内实现FF 91的交付”。为此,FF甚至不惜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位于内华达州超过5000亩的工业用地——这本是用于FF91量产的制造工厂。之后又卖掉了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大楼,售价同样接近4000万美元。

但当时的贾跃亭正深处债务危机之中,国内债权人的诉讼让贾跃亭持有的FF 33%股权被冻结,FF的供应商和承包商也将贾跃亭及FF告上法庭,累计涉及金额也高达8000万美元。

这都导致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FF的外部融资一直未有起色,量产计划只能再推一年。

第三次跳票,FF的理由是:先上市再量产。

2019年9月,曾在宝马任职超过20年的毕富康(Carsten Breitfeld)被任命为FF的全球CEO,贾跃亭退居幕后。毕富康当时就表示,FF 91计划在2020年9月份进行首批交付。

但在量产前两个月,FF就直接摊牌表示,“目前正全力以赴完成包括IPO在内的股权融资目标。”

10月,FF获得来自两家美国金融机构的4500万美元融资,明确是用于支持其旗舰电动车FF 91项目的最终投产以及爆款车型FF 81的下一步研发工作,同时公告表示“根据投产计划,FF 91将于股权融资成功交割后约9个月启动量产。”

第四次跳票,FF干脆躺平了。

FF91量产的承诺出现在上市之时。2021年7月22日,FF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集了接近10亿美元的资金,当时毕富康也明确表示,“我们有充足的信心在上市后12月内按时高质量高产品力交付FF 91 Futurist。”

结果却是直接在22年提交的监管文件中表示,“不再预计在2022年第三或第四季度开始交付FF 91”,理由则是“仍受制于各种条件,其中许多条件是法拉第未来无法控制的,包括额外融资的时间、规模和可获得性”

然后故事就来到今年2月,贾老板又拉来了1.35亿美元的融资,这就好像是一个无尽的投币游戏,而贾老板总能在最后关头神奇续命。

只不过,钱还是不够。

贾跃亭造车近9年,FF已经陆续拿到了超过20亿美元的融资,累计亏损则是高达34.35亿美元。而FF的股价也从20.75美元/股的历史最高价,跌到了长期1美元/股以下的水平

还要为梦想窒息

今年1月,FF在微博发布了一则海报,内容十分直白:“回家,风雨无阻!有家的地方,就有信念的火种”。

配文则是苏东坡的名句:“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有人甚至猜测,这是不是在暗示贾跃亭想回国了。

谜底很快揭晓,原来是FF与湖北黄冈签订了一份框架协议,FF计划将未来的中国总部迁至黄冈市,该总部将由黄冈市政府引导基金、相关产业基金和FF共同出资建设,黄冈还会为FF提供包括但不限于资金和政策方面的支持。

有意思的是,这份不具约束力的框架协议,早在2022年三季度就已经签署。黄冈市政府并没有在将其列为重大投资项目予以公布,事后的回应也显得并不热情:

“为加快新能源产业布局,黄冈市正积极与外资企业法拉第未来接洽合作事宜”。

难道说,黄冈也在等着看FF的量产会不会再次跳票?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FF91这一次真能实现量产,贾跃亭多年的回国承诺,估计还得继续落空。

2020年7月2日,贾跃亭发表一篇名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长文,宣布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终于完成。

美国破产法规定,重组方案的通过需要超过半数债权人同意,且同意参与的债权人所持有的债券价值不少于总额的三分之一。

根据破产方案,贾跃亭持有的全部FF股权及相关收益权正式转入债权人信托,用以偿还债权人共同确认的29.6亿美元债务本金。正如贾跃亭所言,“对于我的全体债权人来说,大家将以FF股东的身份共享FF未来成功的成果”。

破产方案还明确了一点就是,在方案生效后的四年静止期内,债权人不得对贾跃亭提起新的诉讼及衍生诉讼,并且要及时解除对贾跃亭的“双限”和“失信被执行人”。而在方案通过之后的半年内,已经有超过 80% 的债权人向中国法院提交了此类请求。

但问题是,根据FF发布的最终股权结构图,债权人信托的股份共占FF的17.2%股权,对应的现金支付总额则为49亿美元,这意味着FF要达到300亿美元的市值,债权人才能回本。而现在,FF的总市值仅为2.79亿美元。债权人完全有可能在静止期后继续发起诉讼。

与此同时,贾跃亭身上还背着一堆执行信息。

截至发稿前为止,贾跃亭共有限制高消费信息41条,涉及金额超过96亿;失信被执行人信息2条,涉及金额近8亿;被执行人信息6条,涉及金额超42亿。

贾跃亭页面上一片红色的执行信息,来源:企查查

5年前贾跃亭曾这样回应留美质疑:

“我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在造车梦实现之前,是不可能回国的。

5年后,FF终于可能、或许、大概即将实现量产,这个问题就连ChatGPT的回答也是语无伦次:

不过在今天的演讲中,贾跃亭一张口还是曾经的样子:

“九年,为梦想窒息,终于迎来颠覆时刻。”

依然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依然让人感到后背发凉。 

参考资料:

  • 1. 中国企业家杂志《“鸽王”贾跃亭》
  • 2. 21世纪经济报道《亏了34亿美元!贾跃亭的FF终于快交车了?》

 

本文系作者 金角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