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游资疯炒股价9天7板,通达动力难逃成色不足质疑

没有业绩的炒作,或将是一地鸡毛

1

由于二级市场股价大涨,1月17日晚间,通达动力(002576.SZ)收深交所收关注函,当日,通达动力还发布今年以来第三次股价异动公告,澄清传闻。然而,通达动力并未受此消息影响,1月18日继续上涨,收报27.74元/股,涨幅6.08%。

钛媒体APP注意到,通达动力二级市场火爆表现背后,公司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2022年前三季度通达动力营收、净利润双降。拉长时间看,通达动力自2011年上市以来,业绩随着公司控制权来回变更而起伏不定。在控制权的一出一进中姜煜峰父子早已赚得“盆满钵满”。而在这一波市场行情背后,实控人父子身价将进一步推高。

9天7板后收关注函

此前名不经传的通达动力,因开年后疯狂的股价走势而备受市场关注。从1月5日开始,通达动力股价开启连板模式,9个交易日内实现7个涨停板。至1月18日,收盘价为27.74元/股,不到半个月股价涨幅翻倍。

消息面上,1月5日,比亚迪发布高端品牌《仰望》系列硬核全电越野车及其核心技术“易四方”。据了解,“易四方”是一套以四电机独立驱动为核心的动力系统,通过四电机独立驱动、独立分配扭矩,从而更好地控制车身姿态,赋予转向及制动双重安全冗余。而通达动力此前曾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目前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产品主要为主驱动电机定转子铁芯,比亚迪是公司的重要客户之一。

通达动力龙虎榜数据,截图自东方财富

或是基于这一预期,通达动力获资金炒作。据东方财富网龙虎榜显示,在1月13日处于买一席位的中国国际金融上海分公司,当日买入金额3830.87万元,卖出873.98万元。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一营业部也出现在买方前五位中,当日买入金额1615.38万元。1月17日,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重庆金开大道证券营业部豪掷7500余万元,中国国际金融上海分公司继续加码,在买入2452.34万元的同时,卖出了922万元。此外,益田路的常用席位华鑫证券深圳益田路营业部居于该股买方第四位,买入金额为1812.94万元,卖出金额为42.93万元。

在各路资金的推波助澜下,通达动力的股价快速翻倍。1月17日晚间,公司发布今年开年以来第三次股价异动公告澄清,传闻中比亚迪轮毂电机与公司有生产合作、公司中标“仰望”车型等消息与事实不符,当前与比亚迪的合作没有发生新的变化。

通达动力收关注函,截图自公告

通达动力的火热行情也受到交易所关注。1月17日晚,深交所向通达动力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公司基本面是否发生变化,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是否计划对公司进行股权转让、资产重组以及其他对公司有重大影响的事项。核查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是否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行为,是否存在涉嫌内幕交易的情形。

1月18日晚间,通达动力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截至目前,公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公司基本面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亦不存在计划对公司进行股权转让、资产重组以及其他对公司有重大影响的事项。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管人员及其直系近亲属最近30日内均不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行为,亦不存在涉嫌内幕交易的情形。

几经周折,业绩下滑

通达动力二级市场火爆表现背后,公司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2022年以来,公司连续三个季度出现净利润增速下滑。2022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3.58亿元,同比下降8.48%;归母净利润4868.75万元,同比下降46.51%。拉长时间看,通达动力自2011年上市以来,业绩随着公司控制权来回变更而起伏不定。

通达动力今年净利润增速详情,截图自东方财富

在公司实控人姜煜峰带领下,通达动力于2011年登陆资本市场。但上市第二年起,公司业绩就开始下滑,甚至一度出现亏损。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3年,公司的营业收入整体呈下降趋势,由9.48亿元下滑至9.18亿元,净利润由5865万元下降至1018万元。2014年公司陷入上市后首亏。2015年,通达动力扭亏为盈,当年归属净利润达945.8万元。但好景不长,其业绩再次进入下行通道,2017年公司归属净利润下降至392.07万元。业绩不见起色,姜煜峰父子将控制权让出,天津鑫达接盘,魏少军父子成为公司的第二任实控人。

在天津鑫达控制下,通达动力业绩开始逆转。2018年至2021年,通达动力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55亿元、12.94亿元、15.16亿元、20.09亿元,净利润1936.72万元、3422.19万元、8930.12万元、净利润1.03亿元,呈逐年上升趋势。

虽然业绩改善,但是天津鑫达于2022年3月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打折出让控制权。通达动力兜兜转转重新回到姜煜峰父子的手里。巧合的是,在姜煜峰重掌通达动力之后,公司业绩再现下滑趋势。

低位接盘,实控人浮盈超8亿

虽然通达动力上市后在2011年-2017年以及2022年以来的两段业绩低迷期都是在公司现任实控人姜煜峰父子掌控下。但是,在控制权的一出一进中姜煜峰父子早已赚得“盆满钵满”。而在这一波市场行情背后,实控人父子身价将进一步推高。

2017年2月13日,通达动力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姜煜峰与天津鑫达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姜煜峰按30.3元的价格将其所持990万股转让给天津鑫达。同时姜煜峰、姜客宇分别与天津签署协议,姜煜峰将其另行持有的2973.74万股股份、姜客宇将其所持986.25万股股份的表决权不可撤销的委托给天津鑫达。交易完成后,天津鑫达成为公司控股股东,魏少军、魏强父子成为实际控制人。

2017年9月7日,姜煜峰又将原委托给天津鑫达行使表决权的3963.74万股协议转让给天津鑫达,转让价格30.3元,转让总价款约12.01亿。看似姜煜峰父子在通达动力业绩低迷时黯然离场,实则两人已通过两次股权转让套现约15亿。

戏剧性的是,2022年3月,天津鑫达“骨折”出让控制权,接盘方正是原实控人姜煜峰父子。据了解天津鑫达与南通奕达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后者以11.61元的价格受让2584万股。在这之后,南通奕达又以8.33元的价格受让前任控股股东所持2031万股公司股份。而南通奕达由姜煜峰父子100%控股。也就是说,姜煜峰父子通过着两次股权转让低位接盘,重掌通达动力。

而通达动力这一波行情,也让姜煜峰父子的身价水涨船高。按照今日27.74元/股的收盘价计算,二人已浮盈超8亿。(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夏峰琳)

本文系作者 夏峰琳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