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过”们的第一批报复性消费,卖雪地靴的桑坡人最清楚

钛度号
“不管你去哪里买雪地靴,最后都是桑坡发货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显微故事,作者 | 杨佳,编辑 | 卓然

随着第一波“阳过”们抵达三亚,酒旅市场终于感受到了“报复性消费”的红利。

长期被封控,无法自由出行,让人们对旅游、外出堂食更加渴望,但其实,更多“报复性消费”早以出现苗头。

这其中,主做雪地靴代工的河南省桑坡村的人们最清楚不过。

“自从不用查核酸,不看行程码以后,代购们全都跑来桑坡抢雪地靴了”。

“人人都想出门,大冷天有什么比一双雪地靴更保障出门旅游、用餐的温暖呢?”

作为国内最大的UGG仿造市场,如今桑坡一跃成为网络上热门搜索地——打开各种社交平台,都会发现无数人在“求购一桑坡雪地靴”。

本期显微故事,将走进桑坡,这个属于河南省焦作市下辖孟州市境内的小村庄,去探寻桑坡的故事。

但在惊讶桑坡转型之余,我们更应该关注,藏在迅速发展下、被忽视的问题。

以下是发生在桑坡的真实故事:

“不管你去哪里买雪地靴,最后都是桑坡发货的”

“180一双,明天找货,有货立马京东或者顺丰发货。”

毛星回复了来询问雪地靴价格的客户后,又熟练的点开微信“收藏”,将“只接受转账,见款订货,没有货退回”发过去。

这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毛星在过去2个月的时间里实践了上千次。

毛星是桑坡一家UGG店里的员工,从2019年开始,每年10月开始,中午12点他都会准时到亲戚的店里帮忙——和其他地方做生意的人信奉“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不同,桑坡一年的旺季是从秋季开始的,一天则是从下午开始的。

桑坡是河南省西北部的一个村落,居住人口6700余人。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子,却是全国最大的雪地靴产地,街道两边塞满了数千家售卖雪地靴的店铺。

每到秋冬开始降温时,桑坡的工厂拉响了“冬季市场”生产号角。

来自全国的代购就如同候鸟一样,赶在大促和降温前赶这里;到下午时,代购和主播们则会涌入店铺中,借货直播、下单从仓库调货一气呵成……直到凌晨才散去,留下老板借着夜色清点要发出去的货物。

凌晨是桑坡发货的高峰期,村里川流不息的运输车,撑起了桑坡流传“澳洲UGG一年卖500万双,桑坡一年出2000万双”的说法。

快递员小吴则搓了搓手,给出一个“谦虚”的说法,“2000万双夸张了,但是旺季我们公司一天能收几万单”。

但今年桑坡陷入了“断码、断货”、一双雪地靴难求的局面。

桑坡的店主思思解释,12月以前国内没有放开,进入桑坡还需要48小时核酸,许多外地的代购无法过来,因此进入10月之后桑坡并没有像前几年迎来人头攒动的现象,加上物流不通畅,销量预期不如以往,许多工厂并没有提前生产太多,生产资料也并没有预留太多。

“没想到12月初突然就开放了”,思思说。

许多第一时间代购们涌入桑坡,想趁着冬季的尾巴来补货。没想到工厂因为许多工人感染导致停工停产,同时由于今年寒流冲击,大G的订单暴增,补货周期跟不上,以至于呈现出断货、断码的状态;另一方面,由于快递物流运力缺失,许多快递堆积在桑坡。

图 | 堆积在桑坡工厂里等待发出的雪地靴

店主陈浩也证实了思思的说法。陈浩的店里挤满了柜台,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雪地靴,可当进店的代购指向某些网上热门的款时,陈浩摇了摇头,望着代购失望的神色,陈浩习以为常,“现在市场上都差货,求10个款式,能凑齐5款就已经是运气了。”

“毕竟只要有货就是稳赚不赔的”,毛星解释,上个月他刚经手了一单,走了一万多元的货,平均每双150元,很快他就发现代购在朋友圈里以“299一双处理价”翻倍销售,一周不到就抢光要继续来订货,“粗略算下来能赚一万元。”

雪地靴的断货,则带动了桑坡其他冬季产品,如羽绒服、滑雪服、围巾产品的热销。

“今年桑坡代工的‘大鹅’(Canada Goose)、‘蒙口’(Moncler)都不愁销路”,代购小小说。

小小住在桑坡附近,从2020年开始做“桑坡”代购,主营桑坡UGG和各种成人冬季衣物,前两年一周最多出几件衣服,“今年都是全家、整套地买”,以至于她等第一批老买家收到了货回款后才开始接第二批代购。

图 | 在桑坡,119元就能买到一条高仿“The North Face”

也是因为今年是“卖方”市场,毛星海制定了自己的“生意准则”,比如要求视频看实体店、索要和正版对比图的客户不接、不付预付款的不接。

就在毛星分享讲述自己生意经时,有个犹豫不决的新客户发来消息,称希望第三方平台交易,避免被骗,“不然宁愿去其他平台上买更高价、有保障的雪地靴。”

“那你去买吧。”毛星回复,手机后的他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反正通过网上通过代购、买的UGG,大部分都是村里出产的。”

“你看这里,像不像另一个奥特莱斯”

桑坡成为雪地靴第一村的历史渊源,要追溯到上个世纪。

河南自古是畜牧大省,养羊业是传统优势产业,而桑坡所在的孟州更有“皮毛之乡”的美称,加上桑坡是“回民村”,主要肉食为羊肉,因此自上个世纪80年代的开始,桑坡便开始从事皮毛加工产业,后来又转型做有“软黄金”之称的羊剪绒。

随着桑坡相关产业规模越做越大,本地的皮毛的产量和质量不满足需求后,桑坡开始从甘肃、内蒙等草原收购原材料进行加工,千禧年后更是开始进口国际市场上最品质最好的“澳洲羊毛”,并探索出了一条澳洲进口羊皮羊毛等原料,加工后往欧美销售路径。

“进口-加工-出口”模式简单、易复制,很快就在桑坡铺开。鼎盛时候整个桑坡年加工羊皮超1500多万张,进口了澳洲80%以上的羊毛,羊毛皮革95%返销到国外。

在桑坡占据皮毛市场光鲜的背面,则是桑坡积蓄已久的困境:以动物皮为原料的制革工艺采用会采用大量化工原料且排放大量污水,其中不乏重金属等有害元素。

因此,“环保”一直是悬在桑坡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仅村民和工厂之间矛盾尖锐,桑坡也成了河南乃至国家环保督察组的重点观察对象。

2018年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在对10省开展环保督察“回头看”及专项督察后,桑坡的皮毛加工产业遭到毁灭打击,大量企业关停或被勒令整改、大量从业者失业。

转型寻找出路,成了当地企业唯一的出路。

这时候,有人瞄上了“隆丰皮草公司”。

2017年,桑坡“隆丰皮草公司”谈下了著名雪地靴品牌美国UGG australia的代加工权(市面上称为大G),相较于皮毛制品,“一双雪地靴的成本才70元,而且工艺简单、环保,还不愁销量”,陈浩说,那时候就开始有人尝试制作雪地靴,通过朋友和互联网销售。

另一方面,发达的网络也让大众知道了这双售价千元的雪地靴是在中国桑坡生产的,于是纷纷求购寻找“原厂”,就这样“桑坡货”火了。

2020年,疫情导致出国不便后,代购们纷纷涌向这里“拿货”,更是让“桑坡货”走到台前——热闹时候,桑坡一天能有2万游人来参观、购物。

桑坡确实也有“火”的实力,“市面上所有款式的雪地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拿不到的”,陈浩自豪地说。

“现在店里最火爆的UGG快扣纽姆短靴,官方10月25日才公布王一博为代言人,26日桑坡就已经有代购扫货”,借助快递网络销向全国,到现在这双鞋已彻底断货。

对此陈浩见怪不怪,他挑了挑眉,“当然,桑坡都没有的话,别的地方也没有”,他隐晦的表示,别的地方也包括莆田,“那儿的雪地靴,说不定都是桑坡发去的”。

代购和市场热烈的反馈,也让桑坡的生意人们窥见了冬天经济的“钱”景。

于是当直播带货兴起之后,桑坡立即建设了“直播电商中心”拥抱互联网,鼓励主播们进店直播,一时间“月入五万”、“销量一夜上千件”的财富神传遍了桑坡的大街小巷。

不仅如此,桑坡的人气还带动了其他品类的产品销售,看中代购们“搭配选购”的契机,许多印有“Moncler”、“The North Face”、“始祖鸟”的仿款冬季羽绒也在桑坡开设门店销售。

入夜后,各个品牌的招牌霓虹灯额灯亮起,在寒冷的夜色里招揽目光,小小看着橱窗问道,“你看这里像不像国外的奥莱?”

不等回答,她又说,“不对,奥莱没这么多货,也这么便宜。”

“冬季霸主”的远虑与近忧

在如同老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在桑坡生意向荣的背面,也写满了远虑和近忧。

如果说“没有货”是桑坡面临火烧眉毛的难题,那房租、价格战则是桑坡的近忧,假货、知识产权等问题,将是桑坡的远虑。

2018年桑坡转型雪地靴成功之后,靠着微商的朋友圈和电商平台打出名气的同时,迎来了大量掘金者,很快桑坡村的租金就从每月千元达到了万元的水平。

以思思的店铺为例,她的店租在虽不靠近大街,但1个月租金也要8000元。

另一方面,桑坡的高昂租金也刺激了桑坡租赁市场的发展。

据陈浩回忆,2018年时,整个桑坡临街才100多个商铺,“其中就10几家做鞋子的”,当年做雪地靴尝到甜头后,次年桑坡的门店则涨到500家,如今店铺则超过2000家,以至于跨过‘桑坡村’的牌子放眼望去,大街两旁都是卖鞋子的店铺。

不仅如此,陈星说桑坡村还在计划修商场、店铺,方便引入更多资源。

迅速增长的从业者,很快就带来了激烈竞争,这也导致桑坡进入了价格战模式,利润被压至近乎透明,极其依赖出货量。

知名品牌是出货量的保证,“所以在桑坡做UGG和代理大牌复刻产品才是妥帖的选择”,可如今这个“妥帖”的选择也面临挑战、

“我们这里其实有几种版本的货”,陈浩指着自己柜台上印有“UGG”标志的鞋子说,这些鞋子来自不同的厂,进价也有所不同,但外观上看着几乎无差别,仔细对比才能辨认出材质、缝线、标签的细微差异,但这些对于代购和远方的消费者来说无足轻重。

“所以销得最好,往往不是品质最高的”,陈浩说,这也导致一批“品质商家”被挤压。和思思合作的工厂则因生产的大G造价太高被截走客源后无奈地说,“桑坡进入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

另一方面,随着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推进,桑坡的生意也越来越难做。在“桑坡村”牌匾的背面,写着“诚信门”三个大字,市场里则挂上了强调“创新”、“知识产权”保护的横幅。

一开始,商家们并不在意,还找“漏洞”宣称,“UGG只是一种鞋型,而且我们的鞋子都是真材实料,羊毛用的是澳洲进口,你怎么能说我是假的?”

随着相关部门整顿次数增多,以及各大电商平台加大对品牌保护和对假冒伪劣产品的打击之后,桑坡的线上生意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动不动就罚款封店,还有职业打假人虎视眈眈”。

如今在电商平台上,桑坡的商人们只能委婉标注“桑坡货”或者不露出有大G水洗标的细节。

图 | 电商平台上不敢露出品牌

大部分的商户和代购开始使用小红书这样对产品品牌监管相对不严格的平台进行引流,随后转战微信成交。

“可小红书的内容壁垒太高”,思思引流始终没法突破,她也不知道下一步在哪里。

似乎“原创品牌”成为了桑坡唯一的出路。但“原创”这条路,在桑坡的从业者们并不看好。

毛星的3个微信号里躺了超过7000名好友,“人家就是奔着桑坡‘大G’来的,谁会来购买一双没有品牌的鞋子呢?”

思思和陈浩的顾虑更加直接,“我们店主当然希望能大大方方桑坡的原创品牌,可做原创需要时间和金钱,谁有给我们时间呢?”

这些问题,在桑坡“系统”里的人,给不出答案。

本文系作者 显微故事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盗用别人品牌,还大言不惭说不是假货?

    回复 2022.12.28 · via iphone
  • 不打造自己的品牌,永远只是代工厂

    回复 2022.12.28 · via pc
  • 中国有太多的法律法规被当成摆设了

    回复 2022.12.27 · via iphone
  • 说白了就是快钱赚多了,培育品牌这种慢钱不想干

    回复 2022.12.26 · via android
  • 河南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子,却是全国最大的雪地靴产地,街道两边塞满了数千家售卖雪地靴的店铺

    回复 2022.12.26 · via h5
  • 这个地方在全国非常有名吗

    回复 2022.12.26 · via h5
  • 不管你去哪里买雪地靴,最后都是桑坡发货的

    回复 2022.12.26 · via android
  • 雪地靴的断货,则带动了桑坡其他冬季产品,如羽绒服、滑雪服、围巾产品的热销

    回复 2022.12.26 · via android
  • 长期被封控,无法自由出行,让人们对旅游、外出堂食更加渴望

    回复 2022.12.26 · via pc
  • 现在仍然没有自己的品牌吗

    回复 2022.12.26 · via android
更多评论
12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