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平替鹤岗,治不好精神内耗

网易科技

网易科技

· 2022.12.07 15:44

去鹤岗买房的多,留下的少。

播放 暂停

北欧平替鹤岗,治不好精神内耗

00:00 20:2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网易数读(ID:datablog163),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鹤岗,这个互联网上的热搜常客,从来没离开过人们的视线。

江湖上流传着不少鹤岗的传说:拉萨小伙花光手里的 3 万积蓄买入一套房;画师逃离大城市,用 1.5 万元全款拿下一套 46㎡ 的房子 [1][2]。对蜗居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来说,这不过是几个月的租金或者首付的零头。

一夜间,鹤岗这座东北边境小城成了冰岛平替,是大家心目中躺平的尽头、反内卷的“桃花源”。

鹤岗的房价真的这么便宜吗?年轻人们真的纷纷逃离一线城市去鹤岗“筑巢”了吗?那些定居的人后悔了吗?

鹤岗的房子,有多便宜

没有反转,也没有所谓“真相”,鹤岗的房子是真的很便宜。至少,在城区常住人口超过 50 万的中等城市中,全国没有比它更便宜的地方了。

在各类社交平台上,来自天南海北的网友们分享了自己在鹤岗买房的经历。广东小伙郑前花 4.6 万元入手一套毛坯房,迁居鹤岗后在网上当起房产中介;成都女孩婷婷用 3 万元买了一套毛坯房,踏上“鹤漂”之旅 [3][4]。

由于鹤岗的新建楼盘数较少,我们统计了在售二手房的价格。根据中国房地产业协会 2022 年 10 月的最新数据,在纳入统计的三百多座城市中,鹤岗的二手住宅房价倒数第一,均价为每平方米 2062 元。

这是什么概念?

同样是二手房,上海的均价为 67671 元/平方米 [5]。按照均价,在鹤岗,10 万元左右能买入一套五十平米的房,在上海这个预算只能购买 1.5 平方米,连一张单人床都放不下。

2019 年 11 月,浙江海员李海选择“流浪到鹤岗,5 万买套房”,带火了鹤岗 [6]。那时,鹤岗的二手房均价只有 1904 元/平方米,如今虽然上涨了约 8.3%,但还是便宜得让人心动  [7]。

但也有人劝诫“别再吹鹤岗的房子了”,鹤岗的低价房并非普遍。

根据安居客的数据,我们统计了鹤岗城区 6 个市辖区的二手房价格信息,鹤岗总价 3 万以内的房子有 30 套,均不在市中心。

这些房源过半位于兴安区、东山区等相对市郊的区域。自 2013 年鹤岗正式执行棚户改造起,市郊建起了十几万套棚改房,入住率却仅有 1/3 [8][9]。

人少房多,因此催生了不少两三万的超低价房源。

相比起来,市中心的向阳区和工农区房价就要高多了,一套普通的三居室总价大约在 30 - 90 万不等。

如果你真的想要只花个五六万,就在鹤岗市中心——新世纪广场一带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那么必须得降低期待值。

这些地理位置好又相对廉价的房子,不至于“破到没人住”,但也或多或少存在不足,可能是没有电梯、处于顶楼,或者是未经装修的毛坯房。

今年再度爆火的“逃离大城市去鹤岗”的故事中,画师赵女士的套内面积大约 39 平的新居只需要 1.5 万元,距离市中心只有 4 公里,但依旧难掩“老破小”的本质:楼道很破,小区没有路灯,厨房安不了油烟机等 [2][10]。

所以,鹤岗整体的房价确实不高,市中心确实会更贵些,但想在市中心买一套差不多的房子,也并非难事。

口香体嫌,年轻人用脚投票

鹤岗的房子便宜,那么在互联网上火爆后,抬脚去的人真的多吗?

“白菜房价”刚火起来时,鹤岗的房地产就短暂迎来过高峰,“电话从早到晚响个不停,最多时一天能接到 300 个电话。”[7]

很快,打听鹤岗房价的外地人渐渐趋于理智,购房热潮消退:低价房源可能是洼地,也可能是巨坑。

人们对鹤岗赋予了种种“桃花源”式的幻象与期待,却没有将理想践行。

从 2010 年到 2020 年,十年间,鹤岗的常住人口减少 16.7 万人,人口流失率达到了 18.1% [11]。自从鹤岗 2019 年走红至今,网络上的热度并没有帮助鹤岗抑制人口流失的趋势。

它的城区面积并没有扩大,一直维持在 85 平方公里 [12]。但从 2009 - 2021 年,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减少了 872 人。最近三年,鹤岗的人口密度仍在下降。

到鹤岗买房的外地人看似很多,实际迁居鹤岗的凤毛麟角。根据中介郑前的描述,在他卖出去的鹤岗房子中,大约每 100 位买家里,只有 3 位会来到鹤岗定居 [13]。

为什么网络与现实如此割裂?

我们在微博、豆瓣和百度贴吧爬取了 7724 条相关评论,人们对鹤岗的想象离不开“房价便宜、物价低、生活躺平”,希望鹤岗的雪可以掩盖糟糕的原生家庭、内耗的恋爱与婚姻。

尽管在很多人看来,鹤岗经济不景气、职业发展空间狭隘,但是如果薪资稳定、家里提供一定支持,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并不是遥不可及的。

但劝退的帖子也不少。

鹤岗的冬天很冷,冬季平均气温在零下 16 ℃ [14]。低温加上漫漫长夜,让不少人觉得生活枯燥无味,“也许会患上抑郁症”。

如果想要抵御严寒,就得选择每年交 1000 多元的暖气费 [15]。但当地整体收入水平并不高。2021 年,鹤岗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 26042 元,每月约 2170 元,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 74% [16][17]。

最重要的是,逃离了竞争激烈的大都市,却可能在鹤岗陷入前景未知的迷茫。

在鹤岗的“美好故事”里的主角,大多拥有主播、画手之类的远程工作,依靠数字游民获得地理套利。但如果不是这些职业,想在鹤岗找到好工作,实在太难了。

尚未从依靠重工业发展完成转型的鹤岗,无法提供更多稳定或者有前景的工作,就在去年,鹤岗还因为财政危机停止招聘公务员 [18]。

在这里,你也许能买得起一套房,但只有房子,其实也无法好好生活。

未来,不止一个鹤岗

白菜房价、冰天雪地不过是鹤岗众多标签之一,它最深刻的标签其实是“资源枯竭型城市”。因煤而生、因煤而兴,同样也因煤而困,这是鹤岗的命运写照。

凭借丰富的煤炭资源,鹤岗市一度风光无限,一个井下采煤工每个月的收入都能达到 8000 多元 [19]。

2011 年,鹤岗被列入第三批“资源枯竭型”城市 [20]。煤矿产业衰落后,人口减少也不可避免,鹤岗走上了“收缩之路”,是东北“资源依赖性城市”的缩影。

收缩城市一般用来指代那些出现人口流失、失去活力现象的城市,人口流失是主要指标。以东北地区 15 个收缩城市为例,资源型城市收缩最为显著,占比达到了 60%。

一项针对资源型城市的人口情况的调查也表明,全国 70 个出现人口收缩现象的设区城市中,资源型城市占 58.57%。换句话说,和非资源型城市相比,资源型城市人口收缩现象更为显著 [21]。

这主要是因为资源型城市对矿产、森林等自然资源的依赖性较强,但资源型产业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常常会出现生态环境恶化、经济结构单一等问题,一旦资源枯竭或者经济转型,曾经的主导产业逐渐衰退,就会导致更多人口搬离 [21]。

这些“收缩型城市”不止存在于东北,也不止鹤岗一个。在全国各地,人口流失、物价房价低、朝气不再蓬勃的城市并不鲜见。

我们统计了来自不同省份的 6 个典型收缩型城市,发现它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人口流失。

例如吕梁和双鸭山,十年间流出的常住人口数分别为 32.9 和 25.4 万。双鸭山的流失率达到了 17.4%,相当于将近 1/5 的人搬离了这座城市。

一个鹤岗出圈了,但中国大地还有更多鹤岗在诞生。

对于这类城市来说,吸引人是最迫在眉睫的问题,但是现在连留住本地人都难以实现。留在本地的,要不是老人家,要不就是没能力走出去的 [22]。

根据龙瀛等学者的最新研究,2010 - 2020 年人口收缩的城市为 266 个,与 2000 - 2010 年的数据相比增加了 86 个,大多集中在东北和中部地区 [23]。

2020 年,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未来,我国的收缩型城市肯定越来越多。” [24]

鹤岗不是唯一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社交媒体上,鹤岗或许是低物欲、不内卷的代名词,人们想着相聚在鹤岗寻找生活的新出路,没有 996,没有裁员潮和中年焦虑,也没有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房贷。

但这种相聚终究只停留在网络的评论区。

无论你是上海炒股失败的前金融精英,是深圳被结构性优化的大厂程序员,还是在北京耗干了最后一滴脑汁的媒体人,在敲敲键盘表达对鹤岗的向往与憧憬之后,依然选择钻进人群,继续接受生活的毒打。

参考资料:

  • [1] 王景烁. (2021). 卖掉鹤岗的房子后,他开始攒钱了. 中国青年报. Retrieved 11 January 2021 from http://zqb.cyol.com/html/2021-01/06/nw.D110000zgqnb_20210106_3-08.htm.
  • [2] 吴阳, & 水宁. (2022). 女子花1.5万在鹤岗全款买房,回应来了. 红星新闻. Retrieved 21 October 2022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q3zGZFvqV42YI_9FZdxDbw.
  • [3] 杜鹃. (2022). 在鹤岗卖房的广东人:一套房4万,一年卖出100套. 十点人物志. Retrieved 28 October 2022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pUO6ibYZCSkjkRre3aAbeA.
  • [4] 何焰. (2022). 1.5万一套的鹤岗真相. 盐财经. Retrieved 28 October 2022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glXzYcBTYXKuAbXXqyg-4Q.
  • [5] 全国房价行情平台. (2022). Retrieved 30 November 2022 from https://www.creprice.cn/rank/index.html.
  • [6] KUMA. (2019). 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买了套房. 界面新闻. Retrieved 4 November 2019 from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3645853.html.
  • [7] 张莹. (2020). 一年前因“白菜房价”一夜走红,鹤岗现在的房市怎么样了?. 上游新闻. Retrieved 1 September 2020 from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973681.
  • [8] 计思敏. (2019). 实探黑龙江鹤岗:6年11万套棚改房,煤厂停产“人都走了”. 澎湃新闻. Retrieved 19 April 2019 from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313455.
  • [9] 吕萌. (2019). “白菜价”楼市背后,煤城鹤岗:一个“收缩城市”的样本. 极昼工作室. Retrieved 20 May 2019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NLRh18J2p0dq4y6BQhfyng.
  • [10] 徐晓阳. (2022). 不少人爱去那买房,频频登上热搜 为何是鹤岗?.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 Retrieved 25 October 2022 from http://news.subaoxw.com/zkjq/2022/1030/79307.html.
  • [11] 鹤岗市统计局. (2021). 2020年鹤岗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 Retrieved 1 June 2021 from http://www.hegang.gov.cn/xxgk_new/z_xgknr/z_xgjxx/z_xtjgb/2021/06/36138.htm.
  •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2022). 2009、2014、2019、2020、2021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
  • [13] 郑前in鹤岗. (2021). 当年在鹤岗买房的人撤离了?而我却在鹤岗卖了100多套房?. 哔哩哔哩. Retrieved 21 December 2021 from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g44y1J7SM.
  • [14] 鹤岗市人民政府. (2022). 气候资源. Retrieved 5 December 2022 from http://www.hegang.gov.cn/hgsq/hgsq_zrzy/.
  • [15] 李子建. (2022). 来鹤岗买房的外地人开始撤离:房子好买工作难找,交不起暖气费,离开时无人送别. 凤凰WEEKLY. Retrieved 17 December 2021 from 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42308215391977991/?channel=&source=search_tab.
  • [16] 鹤岗市统计局. (2022). 2021年鹤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Retrieved 21 June 2022 from http://www.hegang.gov.cn/xxgk_new/z_xgknr/z_xgjxx/z_xtjgb/2022/10/43936.htm.
  • [17] 李楠桦. (2022). 国家统计局:2021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128元. 人民网. Retrieved 17 January 2022 from 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22/0117/c1004-32333029.html.
  • [18] 观察者网. (2021). 黑龙江鹤岗:因财力情况变化,取消公开招聘政府基层工作人员计划. Retrieved 24 December 2021 from 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21_12_24_619746.shtml.
  • [19] 郑新钰. (2022). 黑龙江省鹤岗市“财政重整”背后:“收缩型城市”如何化解债务风险. 中国城市报. Rerieved 17 January 2022 from http://paper.people.com.cn/zgcsb/html/2022-01/17/node_2596.htm.
  • [20]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2011). 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及参照执行政策县(市、区、旗)转型规划编制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
  • [21] 许笑维, & 郭文炯. (2022). 资源型城市人口增长与收缩特征研究. 生产力研究(02),33-37.
  • [22] 卢宝宜. 鹤岗:一个收缩型城市的煎熬. 南方周末.
  • [23] Meng Xiangfeng & Long Ying.(2022).Shrinking cities in China: Evidence from the latest two population censuses 2010–2020.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A: Economy and Space(3).
  • [24] 第一财经. (2020). 中央文件再提收缩型城市,人口将向这19个区域集聚. Retrieved 15 April 2020 from https://gov.ifeng.com/c/7vgcJt8viRk.
本文系作者网易科技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钛粉81950
563人已赞赏 >
563换成打赏总人数56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