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Pornhub到Onlyfans,色情网站红与黑

毒眸

毒眸

· 2022.10.04 18:29

奶与蜜、血与泪。

播放 暂停

从Pornhub到Onlyfans,色情网站红与黑

00:00 17:5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毒眸

一个产品跨过“五千万用户”门槛,需要多长时间?

汽车、飞机、电话等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产物用了超过30年;电脑、手机等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产物用了超过10年;互联网应用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都花了数年时间。而Pornhub,世界上最大的免费成人网站,仅用时19天。

这里的数据来源,是在互联网上流传甚广的一张梗图。虽未必准确,但或许能带来某种感慨:比起那些给人类的生产力带来切实进步的工具,性,乃至色情,才更像人类最本质的刚需。

事实也确实如此,作为以提供视频为基础的信息流媒体网站,Pornhub被外界估算一年的收入为60亿美金。相比起来,在国内拥有3亿多年轻用户、已经足够成功的bilibili,2021年的总收入仅有193.84亿元人民币,收入已经差了一倍,遑论比较利润。

关乎人类刚需的生意如此好做,以至于不少互联网网站都曾经在这上面分过一杯羹。看上去不沾边的,有诸如Twitter之类的互联网宿老;近年来的后起之秀,则有新兴网站Onlyfans,这已经成为仅次于Pornhub的全世界第二大色情网站,也是Pornhub最有力的竞争者。

甚至,内容与媒介的变化,背后也有非常值得研究的商业故事。从历史悠久的色情片行当,到以UGC为主的色情视频网站,色情视频产业也经历了与其他媒介相似的时过境迁。

一个典型趋势是,新时代的用户在看腻了传统AV制片业的剧情后,更多的流向了充满着私人订制意味的互联网色情网站的世界。在这里,情绪价值有时候超过了单纯的感官刺激,也成为了Onlyfans等留住用户的绝佳秘方。

先驱者与模仿者

与国内大众的普遍潜意识相悖的是,Pornhub并非一个后来者居上的色情网站。正相反,Pornhub在2007年创建于加拿大蒙特利尔,这个时间段正是互联网应用争相兴起的黄金时期,就在前一年,SNS代表网站twitter成立,而两年前,Pornhub内容呈现和商业模式上学习的对象YouTube成立。

色情片这个产业古已有之,美国1972年上映的《深喉》就已经开启了美式成人电影的时代。而在日本,AV的诞生时间被一致认为是1981年5月。色情片不稀奇,给色情片建立一个平台式的UGC网站才稀奇。而能够启发Pornhub的,自然是Youtube。

《深喉》

有了YouTube在前,给一个对Pornhub并不了解的北美网民介绍Pornhub就颇为简单了,想象一个黑黄色调的YouTube,同时将其中的信息流全部换成成人内容,这就是Pornhub。

与Youtube相似,Pornhub中的内容是完全免费的,用户不需要为他们在网站上的体验付费,只需选择自己想看的影片即可。而网站的商业模式,据其运营副总裁Corey Price接受雷锋网专访时所说:“主要收入来自广告。”

相比于1972年《深喉》上映时引发的社会骚动,2007年建站的Pornhub已经扫除了绝大部分商业模式上的舆论障碍,并因此迅速成长为全世界最大的色情网站之一。

毕竟,从内容产业本身的角度来讲,相比于好莱坞引以为傲的工业类型片,色情片才是人类真正的刚需,是人类不可撼动的生物本能。更何况,相比于传统且昂贵的日式AV亦或需要额外付费的美式成人电影,Pornhub还是完全免费的。

2010年时,已然颇成气候的Pornhub被位于卢森堡的神秘公司MindGeek收购,和其旗下的Youporn、Redtube等组成了全球最大的色情视频联盟。在具体的运营策略上,这些网站会将部分视频内容分流到彼此的平台上,最终达到互相引流并细分目标用户的目的。

在Pornhub一路高歌的时候,另一个主打艺术色情片的网站也开始了它的崛起之路,它就是于2009年成立的X-Art。如果说Pornhub是对传统色情产业的互联网式革新,是色情网站中的YouTube,那么X-Art,虽然同样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却能从中看到“长视频生产”的模式。

相比Pornhub上数量众多但质量良莠不齐的视频,X-Art的视频内容有统一的风格,节奏舒缓、配乐优美,甚至还有着出色的摄影与布景技巧。女性向的主打定位,也让其视频的选角多为走时尚路线的时装模特,取景一般也极尽奢华,不是长岛海滩就是内饰豪华的别墅。

在商业模式上,X-Art也与Pornhub走了不同的道路。自打成立之初,X-Art就坚定不移地使用了会员制的模式,用户只要每月缴纳会员费,就可以无限制地观看或下载网站中所有的影片。自制内容并且采用会员制,这个模式与2006年开设的Netflix网站几乎完全相同。

不过,相比于Netflix,X-Art却要更早就开启了内容自制,要知道,大热的美剧《纸牌屋》首播于2013年。而在定价上,Netflix经历过数轮涨价后,高级会员费也仅有19.99美元/月,与X-Art每月40美元的价格相比只能望洋兴叹。

当然,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总收入,X-Art未必可以与Netflix相提并论。但在2013年,X-Art买下了位于马布里海滩的价值1600万美元的豪宅,侧面也可以认定,该公司在商业上颇有成绩,姑且可以称之为色情视频届的小Netflix。

阴暗角落

虽然都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但X-Art和Pornhub代表的却是两种不同的商业模式。前者学Netflix,讲究的是专业生产内容和会员收入。后者学Youtube,依靠大量的免费内容吸引用户,最终再通过广告进行变现。

X-Art姑且不论,作为传统成人电影行业的延续,其除了统一的视频风格外,与旧时代的厂牌并没有什么分别。某种程度上讲,X-Art只不过是沾染了互联网气息的新东京热,只是其与东京热标榜的视频风格有所差异。

但Pornhub确实改变了腐朽的传统AV制片行业。要知道,在大制片厂控制的传统电影时代,无论是日本电影中的AV女优,亦或是美国电影中的知名艳星,几乎都沦落为了制片厂牟利的工具,别提通过拍AV赚钱,甚至连基本的人权都得不到保障。

曾参演电影《深喉》的美国艳星琳达·拉芙蕾丝就曾深受其害。当年《深喉》凭借2.5万美元的成本在北美豪取近6亿美金的票房,但全片最大的卖点兼所有欲望的集中地:琳达·拉芙蕾丝却是被迫拍摄的该片。

《深喉》海报

在其后来的个人传记中,琳达表示,自己参与拍摄的多部电影,都是由自己的丈夫持枪胁迫而完成的,其中甚至包括一部名为《Dog Fucker》的兽性电影。

这种并不人道的电影拍摄方式,也并不只诞生在美国。毒眸(ID:DomoreDomou)在此前文章中曾提及,日本片商“芭奇视觉企划”为了制造节目效果,曾在拍摄时让女优服用迷幻药物,然后强施凌虐行为,异物插入导致演员的内脏破裂,四个月后该女优才康复。

女优们在付出辛苦和血泪后,也未必能得到自己满意的收入。如琳达一样的自不必多提,即使红透美国,收入也很有可能都被丈夫和制片厂瓜分。而在日本AV届,除去大红大紫的头部明星之外,也仅能获得15万-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千-1万)的月收入。

深谙美国色情产业的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拍摄的电影《不羁夜》则揭露了行业的另一种结局,即使能够保留自己所赚的财富,亦或者不受到压迫和侵袭,传统的色情产业演员也往往容易受到毒品的侵害,在粗制滥造的碟片时代来临后被迅速击垮。

相比起来,Pornhub这样的UGC为主的平台,当然是以拍摄色情视频为生的女演员们的天堂。毕竟,演员们可以自行决定拍摄的内容和题材,也可以拿到除了给平台分成的绝大部分收入。即使跟头部明星的收入无法相比,也远远超过了此前普通AV女优的收入。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好生意。

演员们得到了人权增加了收入,观众们免费观看了影片,Pornhub获得了流量并拿到了金钱,看起来是一个多赢的局面。然而,Pornhub的财富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人类本性的阴暗角落、色情产业的特殊属性都注定了它不可能持续“一尘不染”,随着网站本身的发展,表面和谐之下的血和泪也逐渐暴露。

2020年12月9日,普利兹新闻奖得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撰文控诉了Pornhub乱象。纪思道在《被Pornhub毁掉的孩子》中称,Pornhub多年来疏于视频审核,将强奸虐待儿童、非自愿暴力视频、非法偷拍、种族主义,以及妇女被困在塑料袋里窒息的片段当作盈利手段。每次搜索“girls under18”(女孩不满18)或者“14yo”(14岁)都能得到超过10万条视频结果。

近乎铁证的消息让许多人为此愤怒,有消息称近200万用户联合进行抵制Pornhub。尽管Pornhub在开始时还对此做出了否认,但在合作信用卡公司Visa和万事达卡的调查后,Pornhub不得不壮士断腕。

结果就是,在审核人力大幅不足的情况下(澎湃思想周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其仅有80人),Pornhub直接将未验证用户的视频一刀切全部做下架处理,下架视频数量超1000万。

随后,Pornhub还修改了用户协议,新规实施后,只有经过Pornhub验证的内容合作伙伴上传的视频才能出现在网站上,而视频中出现的人必须为其模特计划的成员。同时,要想获得认证,用户需要提交手持写有用户名纸张的个人照片。

如此一来,其所赖以起家的UGC内容几乎荡然无存,素人上传的视频被迫消失,用户就只能观看由相对专业的“模特”或“演员”拍摄的工整的视频,Pornhub的吸引力瞬间大幅下降。

“3.0时代”

Pornhub的操作并非不可理喻,虽然有用户量和影响力,但在公司层面,Pornhub并非是商业巨头。只是,每天上传至Pornhub的视频却并不比商业巨头要少。在Facebook,审核人员有超1.5万人。如果按照同等比例去给Pornhub配置审核,毫无疑问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但一个反应人性微妙、且不可避免的结果就是,Pornhub变得越来越无聊了,并正在失去他的用户。

用户去哪里了?一个现在看来颇为可信的答案是:Onlyfans。

上个月,国外知名社交网站Onlyfans发布了截止2021年11月31日的财年业绩报告,财报显示,OnlyFans该财年总净收入为9.32亿美元,同比增长160%;利润为4.33亿美元,较2020年的6100万美元增长将近七倍。

与Pornhub不同,Onlyfans创立之初,并未锚定色情视频产业。打开Onlyfans的网站也可以发现,其主界面看起来颇为正常,视觉风格与Twitter颇为相似,在功能定位上也类似于国内的微博,而非更加视频化的B站或YouTube。

然而,Pornhub一定程度上的缺位,让Onlyfans有了可乘之机。更重要的是,Onlyfans从产品端的功能设置,让其找到了它的财富密码。

首先就是分发模式上的改变,和Pornhub的差异性在于,Onlyfans基本以订阅者为核心,用户需要关注并为成为某个用户的follower,才能够在信息流中看到相关内容。但和微博或Twitter的核心差异性就在于,Onlyfans用户的“订阅”并非只需要动动手,而是需要付出真金白银的支持。

知名博主mett的订阅面

那么,什么样的内容才最又可能让用户付钱去解锁呢?事实上,Onlyfans给创作者提供的付费区间为5-50美元。这样的价格,已然足以让Netflix汗颜。能值得了这个价格的,只有色情视频。

疫情初始,西方国家线下娱乐产业的缩减更加促成了Onlyfans的繁荣,另一方面,对Pornhub越来越感到失望的用户则蜂拥而至。有分析同时认为,彼时线下影视项目拍摄的停滞,也让依赖PGC内容的视频网站缺少新鲜供给,最终流量都来到了Onlyfans。

不过,色情视频的生意似乎并不具备特别高的门槛。在审核较为宽松的海外,不少平台都曾经或主动或被动沾染过“色情”,为什么只有Onlyfans能够继Pornhub之后大获成功?

事实上,对于更加强有力的互联网平台来说,色情内容反而是值得警惕的。尽管法律上缺乏相应的条文,但Facebook、Youtube或Tiktok等大热应用,都对完全裸露有着限制。Facebook方除了动用1.5万审核人员外,还采用了一些AI技术,几年前还曾曝出过自动擦除艺术作品中的乳头的新闻。

大平台对色情内容的警惕,或许是色情本身具备强大的影响力,而对平台的贡献又不足以和其他用户相匹敌。一个正在眼前的例子就是已经禁黄的Tumblr,2017 年意大利两所大学和贝尔实验室做的一个研究表明,该网站中仅有1%的用户提供色情内容,但却有25%的用户为色情内容而来。色情内容会破坏原有的社区氛围,并像病毒繁殖一般将其变成另一种情景。

在“全民禁黄”之后,Tumblr的流量一落千丈,其母公司 Verzion 股价大跌 3.48%,看起来,黄色流量的消失让其颇为受伤。

至于另一个为中国人所熟知的社交软件Twitter,则对其平台中的众多色情内容颇有些无奈的感觉。平台曾多次想要摆出一些要禁黄的举措,但在最后都无济于事。就在马斯克声称要收购Twitter之前,Twitter还一口气封禁了大量AV女优的账号,这曾被认为是Twitter禁黄的前兆,但最终并未能实现。

Onlyfans作为互联网新贵,对流量和唯一的致富手段就没有这么挑剔了。除了完全迎合用户的需求之外,Onlyfans给创作者的待遇也相当好,基本不干涉创作,也只收取20%的佣金,堪称良心。在试探性地提出了“禁黄”的消息后不到一周,又迅速地回到了用户的需求之中,发公告向用户保证内容生态不会改变。

然而,Onlyfans的财富密码或许还不止如此。在后疫情时代,人们对情感的需求甚至更超过感官刺激。在Onlyfans,用户和博主之间的关系远不止消费和凝视那么简单。更多时候,沉浸在Onlyfans中的用户只想要“一种陪伴”。

而正是这种陪伴,构成了用户与视频上传者之间的情感连接,也难怪常有人调侃,商业上存在困局的Bilibili,或许可以在一些方面去“学习”Onlyfans(当然,前提是合法)。

网友调侃

在Onlyfans,陪伴体现的方式是多种的,除了定制带有性意味的视频,用户有时还会渴望语音陪聊。在这方面,Onlyfans并不像一些国内语聊软件一样主打性暗示,反而在赤裸裸的色情内容之外,给用户提供了一点别样的安慰。

如今,Onlyfans几乎已经坐稳了第二大色情网站的地位,商业上的突破与成功,也将他推到了一个不得不被审视的位置。例如,困扰着它、甚至整个色情产业的核心问题仍未解决:性欲望的投射,在满足一部分人的同时,似乎必须以牺牲另一部分人的利益为代价。

但被牺牲的人究竟能否掌握其自主性?传统的制片厂不知道,Pornhub不知道,Onlyfans也不知道。

参考文章:

1.《我,一个女生,研究了一下色情网站X-Art和Pornhub》,虎嗅

2.《Pornhub的隐秘帝国;勒卡雷的冷战真相》澎湃思想周报

3.《被马斯克翻牌,P站自叹不如!这家成人网站要上市了 》价值研究所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1450 钛粉81947 钛粉48375 想暴富257467 钛粉61006 AIBEN
556人已赞赏 >
556换成打赏总人数55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色情片才是人类真正的刚需,是人类不可撼动的生物本能

    2022.10.05 09:21 via pc
  • Pornhub里的内容竟然是免费的

    2022.10.04 23:57 via h5
  • 西方国家线下娱乐产业的缩减更加促成了Onlyfans的繁荣

    2022.10.04 23:05 via iphone
  • 日本片商太不是人了

    2022.10.04 19:26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