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2.1分,《东八区的先生们》到底烂在哪?

深燃

深燃

· 9月17日

烂出新高度,张瀚“尽力”了。

播放 暂停

豆瓣2.1分,《东八区的先生们》到底烂在哪?

00:00 14:4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深燃,作者 | 李秋涵,编辑 | 魏佳

豆瓣评分2.1,一个不能再低的分数。

最近热播的都市情感剧《东八区的先生们》(以下简称《东八区》),因为一系列油腻、尴尬的情节引发观众热议,豆瓣评分跌破此前的《逐梦演艺圈》,成为历史最低分影视作品,可谓年度现象级烂剧了。

它是由演员张翰担任制片人、编剧、主演打造的作品,围绕四位都市男青年的生活与情感展开。“温暖、治愈、搞笑又上头的故事”,开播前,张翰在微博上这样介绍道。不过播出后的市场反应,显然和描述中的差别有点大。

观众的确“上头”了,不过是愤怒得上头。“我不懂,但我大为震撼”、“打磨四年,归来仍是草稿”、“豆瓣能不能为它推出一个零星功能”,社交媒体上,充斥着这类差评。

吐槽火力点集中在它冒犯女性的情节和台词上。被讨论较多的情节有,女主滑倒时,男主不小心扯开了女主的内衣带;男主抱女主时,手放在了演员的胸部上;四位主演和外国美女约会,调侃是“为国争光”。一些台词也让观众感到不适,出现了诸多类似“瘦的好看,胖的好使”;“我没有穿一件东西”等暗示性话语。

种种槽点,让观众忍不住真情实感的“开火”,微博上关于这部剧的话题词条,带有“油腻”、“离谱”、“悬浮”字眼,阅读量大多过亿。

年度烂剧《东八区》,怎么会这么雷?

到底烂在哪儿?

《东八区》引爆舆论场的爆点,在于剧中有大量充满性暗示、冒犯女性的情节。比如,在男女主爬上20多层楼气喘吁吁,男方整理上衣时,被老板撞见,对方问“你们在干什么”,男主暧昧的回答,“在聊天”,老板回应,“挺有激情”;男女主模仿《我的野蛮女友》情节互换鞋子,女主说“我身上有一件东西没有穿”,男主佯装好奇的问,“你到底今天是什么没有穿”……

不过,这还不是这部剧问题的全部。

和普通国产烂剧不同的是,它不仅有常被吐槽的套路、悬浮问题,同时又由于主创专业能力的缺乏,导致在剧情设置、情节推进、台词处理上都存在缺陷。

此前《东八区》打出的标签是男性版《三十而已》《欢乐颂》。这类群像故事,主要围绕几位和现实贴近的代表性人物展开,几乎每位都配有一条事业线和情感线,框架简单,就看创作者怎么填充“血肉”。

首先来看剧情设置。剧集选取了四位主人公,其中,张翰饰演的男主童语是某公司自动驾驶总负责人,杜淳饰演的郭崇是大学教授,经超饰演的向小飞是奢侈品销售,黄宥明饰演的李杰森是一名厨师。除了张翰持续扮演精英人设,其他人的设定基本算是普通人,贴合现实。

但具体到四人事业线和感情线的延展上,问题就开始出现了。

有业内人士评价,四人的情感设置带有男性视角的美化。工程师童语和女CEO许多打情骂俏,销售向小飞和女总裁闪婚,厨师李杰森和自己的偶像博主谈恋爱,木讷的大学教授郭崇和女老师、女学生展开一段三角恋。他们交往的对象都很优秀,但目的并非刻画女性,而更像是以此来突出这四名男性的魅力。不过,就像女性都市剧里会出现“霸道总裁爱上职场小白”的套路一样,有美化不一定是问题,也不是最让观众愤怒的地方。

更大的问题在于,在怎样用一句句台词、一场场戏铺陈推进情节时,创作者的缺陷暴露无遗。

比如情感推进上,采用偶像剧套路,男女主的感情纠葛是欢喜冤家+契约恋爱模式。

怎么让两人成为欢喜冤家?需要制造矛盾。于是就出现了酒店走错房间,男女主躺在一张床上,醒来打量对方的身高、体重、三围,又不小心摔倒亲上的情节,甚至是男主在公共场合不小心解开女主内衣带的情节。在观众看来,这都是主创在套路化情节中加上的离谱、甚至是冒犯女性的内容。

怎么让男女主实现契约恋爱?剧中的处理方式简单粗暴。身为一家大公司CEO的女主,因为要躲避公司老板的骚扰和追求,所以和男主假扮情侣。这个理由实在让人难以信服。

在更细致的场景上,为了推进感情升温,出现了众多不合理的情节。

比如,男女主上班快要迟到了,作为制定公司规章的CEO,女主不想迟到,看到电梯还没有下来,心急之下决定爬楼梯,于是,两人爬上了二十多层,爬完相视一笑。但按照常理推测,爬完二十多层楼梯的时间显然比坐电梯更长。

另一个情节是,主人公们创业开店,人手不够时,男女主决定自己送外卖,但距离长达32公里且堵车,打车三四个小时也到不了,于是两人决定共骑一辆自行车送。32公里打车快,还是载人骑自行车快?不重要,反正两人因此有了难得的轻松浪漫时刻。

具体到台词上,编剧功力也不够。一位资深制片人告诉深燃,真正判断一个编剧能力的好坏,要看台词。而这正是《东八区》被吐槽最多的地方。

剧中台词有两大特点,一个是打擦边球,还有一个就是“不说人话”。

 

除了受争议的“下雨的夜晚,冷酷的铁”,这类不知所云的对话,剧中还出现了不少和名人名言、名著有关的台词。举个例子,在第6集,男女主半夜下班回家,看到朝阳时感慨,“我们就像是拿着钥匙的旅人。就像《北京折叠》里讲过的,旧的世界已经折叠过去,等待新的世界的展开”。在这两三分钟的对话里,还出现了金斯堡、契诃夫等名人及作品。但弹幕上观众吐槽,一句也没听懂。

为什么会这么烂?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剧情,和主创的创作能力、审美能力和缺乏生活经验有关。

身为制片人、编剧、主演的张翰,主导着这部作品的诞生。

动笔写剧本,是在2017年的7月1日,当天张翰发布了一条微博,文字是“Ready”(准备),配图是一张图片,一支钢笔,上面写着 《像我们一样》(《东八区的先生们》别名)等几个字。如果以此为起点,《东八区》张翰的确做了四五年。

 

丝毫不用怀疑张翰做这部剧的“用心”。最近三年,在多个公开场合,他都把《东八区》挂在嘴边。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提到,剧本是他带着编剧团队一起写的。在综艺节目里,他表示,导演已经剪辑完一遍后,他会自己再盯一遍,定剪。他还提到过,为了这部戏,24小时连轴转、亲力亲为盯后期、连雪花要落在睫毛上这种细节都不放过。从客串的刘涛、黄奕、杨烁等演员来看,为了这部剧,张翰也动援了大量圈内朋友。

 

 

这都意味着,张翰的创作能力和审美水平直接影响作品的呈现。

在创作能力上,从演员跨界编剧、制片人,作为新人的张翰有着明显的短板。以《东八区》常出现旁白和闪回来叙事的现象为例,资深编剧老陈就告诉深燃,做剧本有一个常识是,要慎用旁白,慎用闪回。“不是不能用,而是要慎用。视觉作品考验的是怎么用画面把事件表现出来,一些不成熟的创作者,不会用画面来表达内容时,就会用旁白,不太会做情感铺垫的时候,就用闪回”。

其次,他的审美和认知也对剧集产生着影响。

在打造这部作品前,张翰扮演了大量霸道总裁角色,不论戏里戏外,都出现了很多霸总金句。比如“这个鱼塘被你承包了”“刚才送你上来的电梯,包括你现在脚下踩的十五万三千八百平的明远大厦,这一切,都是属于我唐明轩的!”而在综艺里,他又说出了“初恋跟我,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这类句子。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张翰提到,主角童语之所以是一名软件开发工程师,是因为他喜欢钢铁侠,还表示这个自己创作的人物,身上有很多他的影子,“风趣、坚持、韧劲”是他给童语性格下的定义。剧中的台词的确也“很张翰”,比如“我童语只要活着,就一定不会输”“想当我女朋友是吧,你得妥协我,照顾我”等等。

在这类所谓的现实主义作品里,这类“以我为尊”的霸总人设,处理不好就很容易被观众吐槽为油腻,再加上一些冒犯女性的情节,更会引发差评。

一些人将剧集的问题归结到演员跨界上。事实上,此前这样的跨界,在影视行业里很常见。比如此前章子怡、陈建斌等都拍过电影,未引起这么大争议,周星驰最开始也只是一位演员,后来才转型为自导自演。

归根结底,对项目有绝对把控能力的创作者,是否具备足够的专业能力和审美能力,才是决定一部剧作表现的关键。

在一篇有介绍自己创作《东八区》经历的报道里,张翰说,“演员拼到最后不是拼天赋,也不是技巧,是学识、见识和经历。做演员是需要时间去积累的。”显然,内容创作也是。

还会有下一部烂剧吗?

归根结底,《东八区》被骂,一是因为剧情悬浮,一是因为冒犯女性。 行业还会出现下一部这样的剧吗?答案或许不乐观。

一方面,悬浮剧本还在被生产制造,这是由创作者专业能力决定的。行业良莠不齐,大量创作者离普通人的生活实在太远。

一位资深编剧告诉深燃,“创作是需要生活阅历的”,很多创作者在大学毕业后就没有上过班,写剧本只能靠“瞎想”。“比如这部剧里被吐槽的‘解开内衣带’情节,创作者的目的是要制造男女主的不愉快,成为一对冤家,其实现实生活中能引发不愉快的方式很多,但创作者没有生活阅历做支撑,只能空想情节,就出现了这样的雷人剧情。”

创作者缺乏生活经验,会将曾经在影视作品里看过的桥段,再次拼接组装,“可能人物职业不一样,情节不一样,但内容是移花接木的。这也是当下都市剧套路化严重的原因”,他表示。

另一方面,创作者的认知也参差不齐。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从男性视角展开的都市情感剧,大多也被评价为油腻、悬浮。比如此前由黄轩主演的《欢迎光临》,职业是保安的男主,疯狂追求貌美有钱的女主,而追求的方式,有微信轰炸、跟踪,未经同意就接近对方的家人,直接触碰对方等,被观众吐槽没有边界感。

豆瓣评分3.4分、由靳东主演的男性都市剧《如果岁月可回头》情况也类似。剧中三位失意中年男人为了度过中年危机,肆意疯闹,出现了不合常理的情节,剧情设置上也有不少男性凝视。

它们在热播时,都引发过吐槽。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还是和创作者的认知有关。

时代语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以女性受众为主体的剧集市场,这类作品的认知还停留在过去,内容没有和时代接轨。

即便是此前的热播剧,放到现在来看,或许也会被吐槽为带有男性臆想。比如20年前《奋斗》里男主陆涛被富家千金米莱不管不顾的追求,还有一个富豪老爸空降。十多年前陈思诚在自编自导自演的《北京爱情故事》里,扮演富二代,成功追到女神,而杨幂饰演的拜金女被抛弃,获得不孕的下场。

如今,人们的认知已经发生了变化,但在创作端,一些创作者还是止步不前。

《东八区》这类作品被吐槽为带有男性凝视,也有一些人叫屈,认为在女性情感剧里“小奶狗”、“小狼狗”的设定和“霸道总裁只为我服务”的情节,也带有女性凝视。

关注女性议题的编剧柳青告诉深燃,所谓的“凝视视角”本身就不值得提倡,无论男性女性,都不应该成为消费品,“如果几位女性洋洋自得的说自己如何同时谈了几个男人,又如何御人有道,也一样不会被接受”。

在她看来,《东八区》这类作品的问题是,“把女性当成男性竞争的战利品”,“女人不是爱慕对象,而是被物化的奖品,所以才有‘泡外国美女为国争光’这样的说法”。

她提到,观众对此反感,并非就是“女权”。“现代意识的基础就是自我,我是谁、我追求什么、我要做什么”,柳青表示,目前,很多影视作品在关于女性的情节上之所以这么拧巴,“是因为很多创作者自己都没解决这个问题,也许是受教育背景和人生经历的影响,他们对独立女性缺乏想像,对一个女人如何实现自我价值缺乏想像。”

和当下时代接轨,拍出尊重女性的影视作品,并不意味着每部作品都要将女性的戏份放到重要位置,而是要在尊重女性的基础上做叙事。《东八区》显然没有做到。

创作者的专业能力和认知得不到提升,这类被吐槽的作品,仍旧不会消失。

(应受访者要求,除柳青外,其余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深燃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18902 有颜有钱535711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547人已赞赏 >
547换成打赏总人数54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剧中台词有两大特点,一个是打擦边球,还有一个就是“不说人话”

    2022-09-17 14:55 via h5
  • 这标题就不咋样

    2022-09-17 14:43 via h5
  • 回复

    许多自媒体都在分析这个剧,大家说的都有道理

    2022-09-17 14:25 via pc
  • 回复

    烂出新高度,张瀚“尽力”了

    2022-09-17 14:17 via pc
  • 创作者的专业能力和认知得不到提升,这类被吐槽的作品,仍旧不会消失

    2022-09-17 14:01 via iphone
  • 还会有下一部烂剧吗?不会少的

    2022-09-17 13:48 via iphone
  • 回复

    情感推进上,采用偶像剧套路,男女主的感情纠葛是欢喜冤家+契约恋爱模式

    2022-09-17 13:47 via iphone
  • 在更细致的场景上,为了推进感情升温,出现了众多不合理的情节

    2022-09-17 13:46 via pc
  •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剧情,和主创的创作能力、审美能力和缺乏生活经验有关

    2022-09-17 13:38 via android
  • 不夸张的说,张策的黑天鹅广场系列,可以吊打目前百分之九十的国产电视剧。

    2022-09-17 13:30 via neteas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