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之后,中国再无音乐节

未来商业观察

未来商业观察

· 8月4日

当情怀成为一种生意。

播放 暂停

19年之后,中国再无音乐节

00:00 13:5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未来商业观察

“这么高的票价,是朴树抱着我唱吗?”,“真摇滚,花2999元顶着大太阳军训两天。”

7月16号,仙人掌音乐节预售开启。红底黑字的海报上,朴树、新裤子、痛仰、二手玫瑰、橘子海、夏日入侵企画等名字错落排序。没等乐迷盛赞这是一场久违的音乐盛宴,仙人掌音乐节就被骂上了热搜。

高价是这场骂战的导火索,预售票单日价格999元,双日价格1800元,双日VIP价格更离谱,高达2999元。

一位资深乐迷gaga看到仙人掌海报时气愤地说:“溢价太严重了!音乐节本来就是大众不分阶级都可以听的,而且大家喜欢音乐节是喜欢现场轻松解压的氛围。现在票价越来越贵,解压完全变成了增压。”

价格高企之外,此次仙人掌音乐节的阵容也并没有很大提升。毕竟5年前的仙人掌音乐节,嘉宾有崔健、李志、朴树、唐朝、黑豹、万能青年旅店等一众大咖,三天连票也仅售800元。当时的宣传口号就是“这样的阵容十年前不会有,十年后更不会有”。

高价并非仙人掌音乐节一家如此。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夏天,全国将迎来近30场音乐节。从已知价格来看,一二线城市音乐节单日起步价大多在500元左右。

花个百元在音乐节放肆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乐迷小梦说,“票价高,嘉宾重复,场地管理还乱,音乐节早就变味了。”

音乐节火了也变了

7月13号晚上十点前,小鱼坐在路由器旁盯着手机,那里是屋子里网速最快的地方。她用手指不断地上下拖动屏幕,刷新页面。

十点,仙人掌音乐节早鸟票正式发售,售价699元。但没等小鱼看到购买按钮亮起来,系统就提醒票已经被抢光了。一个半小时后,晓峰音乐公社官方微博告知早鸟票秒售罄。

隔天中午12点,预售票开启购买通道,单日票999元,VIP单日票1599元,并设置了最高12期的分期付款。过高的价格设定让仙人掌音乐节票价的话题冲上热搜。

在话题下,众多网友留言“这阵容根本不值这价”“惯着吧,等着票价越来越高。”小鱼也留下一条微博“真是一年比一年离谱。”

2018年第一届仙人掌音乐节时,票价还很正常,早鸟票260元,预售300元,三日演出通票800元。但隔年,仙人掌就推出VIP票,售价880,逼近千元大关。到如今仙人掌音乐节第五年,票价已经翻了三倍。

7月12日开票的草莓音乐节也溢价严重。两日通票预售逼近千元,全价单日票达680元,是2011年的6.8倍。此前温州楠溪江星巢秘境音乐节的单日全价票也高达988元。《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全国音乐节平均票价高达660元。

然而,令众多乐迷反感的是抢票难度连年增加,票价年年上涨,反而音乐节的体验感下降了。

一些音乐节为了扩大影响会邀请偶像艺人、网红等跨界嘉宾。比如2020年的国潮音乐节,主办方邀请了Giao哥、暴扣哥和药水哥等网红。当天上海高温,音乐节办在无遮挡的草坪上,乐迷们只能在草坪上站着听三个人在台上乱叫十多分钟。

自带流量的艺人涌进音乐节,也让场子氛围变怪。

在过去,听嗨了的乐迷会在场下进行“pogo”、“跳水”、“开火车”。乐迷小英称“现在做开火车,会遭到别人异样的眼光。”

 

小英说,现在音乐节现场很多人带着灯牌、横幅、头灯等,遮挡视线、不方便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去到音乐节是看自己“哥哥姐姐”,根本不会和你一起嗨。

为了近距离接近偶像,粉丝们还会夜排提前抢前排。2021年国潮音乐节,主办方规定十一点多开始进园,但粉丝宁宁早上六点就和同伴一起守在园外,抢占前排后,拉横幅,举旗,发手幅。但按照音乐节的习惯是哪家乐队演出,哪家乐迷去到前排,演出结束再退后。

音乐节也变成了网红景点,摆pose打卡拍照一条龙后传到社交平台就算参加了音乐节,至于台上谁唱,唱的什么一律不关心。

现场秩序也时常失控。此前太湖湾音乐节,由于主办方临时取消了万年青年旅店的演出安排,场下听众直接把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扔上了舞台,乐队鼓手被砸晕送去了医院。脏手指在演出《让我给你买包烟》时,一包烟直接砸向了主唱管啸天。九宝乐队在沈阳开巡演时,场下有听众向周围喷射辣椒水,多位听众受伤。

音乐节里关于钱的气息也更浓。音乐节不让自带水、食品、充气气垫沙发,这些必须在园区里买。电子烟、汽车、饮料啤酒品牌也纷纷成为了音乐节的赞助商。比如2019年成都西部产业博览园的“成都国际车展·易车RUNNINGSHARK潮音节”,知道的是汽车赞助音乐节,不知道以为是车展里穿插节目。一些音乐节的门票也学明星演唱会那套,分区售卖,划分出普通票和VIP票。

有乐迷在网上感慨,这些年音乐节离商业更近了,离音乐就更远了

热爱、梦想与青春

最初,音乐节是一整个便宜青春的氛围。

1996年5月4日,夜雨连绵,一群20多岁的年轻人背着吉他穿过广东开平的街巷。南方Disco歌厅是这群人的目的地。

他们用数千元的资金拿下了那里的场地和音响,鼓和吉他自带,舞台自己动手连夜搭建,用的是废弃木料。

开平音乐节在一群热爱摇滚音乐的年轻人自费下攒成了,这是国内音乐节的雏形。当天夜里,三百人挤在歌厅,与非门、沼泽、盲流、支点、烽火佳人、铁蜘蛛等乐队相继上台,演出顺序和节目内容不固定,乐队随机轮流表演,唱到嗨时,乐队拆散了重组来一场即兴表演。

4年后,北京香山脚下,一场同样完全免费,即兴而起的“音乐节”正孕育而出。这场音乐节由迷笛学校举办,本意是学生的汇报演出,举办地就在学校的礼堂内。

初夏燥热,校园里蒸腾着青草和荷尔蒙的气息,冰凉的免费啤酒安抚着躁动的心,礼堂里24台音响发出的巨声音浪。

当时举办地迷笛音乐学校礼堂的外面就是工地,热闹的音乐吸引了民工师傅,他们搭起梯子光着膀子趴在墙头听。笛音乐节创始人张帆回忆时说“音乐是自由,没有等级,没有富贵贫穷,是最直接朴实的事情,所以当时就和民工师傅们说,进来吧哥们。”

在欢呼和叫嚣声中,台上30支乐队近乎疯狂的表演,台下一张张亢奋的脸和舞动的肢体。那时一切都是自由和兴奋的。多年后有人回忆那简直是乌托邦。

但乌托邦终归是假的,摇滚也需要吃饭。2004年,第五届迷笛音乐节在北京雕塑公园内举办,45支乐队登台表演。这是迷笛第一次商业化尝试,观众只需花费10元的门票费。

 

2009年的五一,来自海内外67组艺人齐聚北京通州,其中包括老狼、王若琳、万能青年旅店、刺猬乐队、张楚,这是第一届草莓音乐节,票价也仅售80元。

这之后,中国音乐节迎来井喷期。根据《2018年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显示,从2011年到2018年,国内音乐节由不足70个增长到了263个。但回顾音乐节的票价可以看到,单日票价大致定在300元到600元,即便是内地音乐节元老,迷笛和草莓的定价也在这一区间,还没有太离谱。

那时音乐节的场子也很纯粹。有扎着双马尾的彪形大汉,有打着成排耳洞的朋克男女,有画着浓重烟熏妆穿着黑夹克的摇滚青年。这些人不分派别,手拉手,肩搭肩,用pogo和搭火车来宣泄情绪。五湖四海的乐迷从白天跳到黑夜,分享食物啤酒和威士忌。

音乐节涨价的背后

但此时的音乐节是一种畸形状态,乐迷彻夜狂欢,行业却屡屡赔钱。

2014年,中国第一场盈利音乐节贺兰山音乐节的资深策划人黄燎原曾说,那时90%的音乐节都处于赔钱状态,若想脱离理想主义的桎梏、达成商业的成功,从业者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办一场音乐节其实很烧钱

摩登天空副总裁张翀硕曾算过一笔账:一次规模1-2万人左右的线下音乐节,演职人员加上安保、志愿者等负责后勤统筹的工作人员,总共涉及到的人数每天有千人以上。他们的差旅、食宿、劳务费就能达到总开销的60%,另外的40%包括舞台工程、设施设备、场地建设等。

其中艺人的演出费是一笔“巨款”。有业内人士坦言,如果按照常规的一位当红流量明星+多位中部音乐人的阵容来请艺人,演出费总成本少说也要高于七、八百万元。

2019年《乐队的夏天》爆火,乐队的演出费用也水涨船高。一位圈内人士曾透露,本来某大陆年轻乐队的出场费是1.5万,节目之后涨到了30万。

为了扩大人流量,音乐节还会邀请说唱歌手、偶像等。这些粉丝能花钱,肯花钱是业内共识,比如哈圈姜云升一场小型live门票699元瞬间被抢购。为此很多人认为音乐节涨价就是“狠割一笔粉丝韭菜”。这也导致音乐节的受众由乐迷变成粉丝,音乐节的氛围也不如从前。

加上前几年音乐节井喷,艺人、场地、安保等供不应求。去年五一期间,五条人、痛仰等曾经四天转四个城市演出,九连真人、重塑、马思唯等辗转三城。这让使音乐节嘉宾趋于同质化,乐队休息不好也影响乐迷听感,也导致成本费用都暴涨。

连续三年的疫情也是音乐节涨价的主要原因。有网友表示,“疫情三年,大家释放的出口越来越少,见到了个音乐节,大家挤破脑袋去,就给了主办方涨价的信心。”

 

同时疫情让音乐节限流,价格平摊到每个人头上,也自然会推高票价。

今年6月,青空音乐节就发微博表示,“现在音乐节涨价是必然,因为艺人成本涨的不是一点点,是一个乐队几十万的在涨,这一部分成本势必会分摊到乐迷头上,这是跑不掉的,不过是1000个人摊还是10000个人摊的区别而已。”

然而,有网友以去年同期的草莓做对比,仙人掌门票收入约3300万左右,赞助费和摊位费以行内透露的600万左右计算,加上饮品和周边50万,总收入约3950万元。

加上成都市曾出台过一个文件,文件中规定,在成都举办音乐演出或音乐节,可给予适当补贴,每次最高不超过500万元。所以在成都举办的仙人掌音乐节收益其实非常可观。

2018年,仙人掌音乐节就曾因价格成为过一众音乐节的怪类。当年它打出书写“中国独立音乐编年体”的招牌,召集了一众乐界老炮:崔健、黑豹、唐朝、张楚、许巍、朴树、陈粒、万青等。这一阵容几乎囊括当时70%的音乐节压轴乐队或音乐人。

这场横跨了60年代到90年代的音乐节单日预售300,三日通票800,虽然票价远超同期音乐节,但众多乐迷还是夸赞物超所值。所以只要合理,音乐节涨价无可厚非。

但如今,音乐节价格过高,举办水准还没有提升,加上崇尚自由平等的音乐节杂糅了过多的商业元素,音乐节风评的翻车也可以预料。

尤其是当释放与表达,青春与热血被高票价拒之门外,音乐节的意义也消散了

本文系作者未来商业观察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回复

    这些年音乐节离商业更近了,离音乐就更远了

    2022-08-06 03:39 via h5
  • 回复

    音乐节的体验感下降了

    2022-08-05 12:43 via android
  • 你以为皮裤,吉他就是摇滚吗?

    2022-08-04 22:05 via netease
  • 高价是这场骂战的导火索,预售票单日价格999元,双日价格1800元,双日VIP价格更离谱,高达2999元

    2022-08-04 21:34 via iphone
  • 2018年,仙人掌音乐节就曾因价格成为过一众音乐节的怪类。当年它打出书写“中国独立音乐编年体”的招牌,召集了一众乐界老炮:崔健、黑豹、唐朝、张楚、许巍、朴树、陈粒、万青等。这一阵容几乎囊括当时70%的音乐节压轴乐队或音乐人

    2022-08-04 21:29 via pc
  • 回复

    不得不说,文章写的很有意思

    2022-08-04 21:29 via android
  •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什么好说的

    2022-08-04 21:09 via pc
  • 今年夏天,全国将迎来近30场音乐节。从已知价格来看,一二线城市音乐节单日起步价大多在500元左右

    2022-08-04 20:42 via h5
  • 2020年的国潮音乐节,主办方邀请了Giao哥、暴扣哥和药水哥等网红。当天上海高温,音乐节办在无遮挡的草坪上,乐迷们只能在草坪上站着听三个人在台上乱叫十多分钟

    2022-08-04 20:38 via pc
  • 真摇滚,花2999元顶着大太阳军训两天

    2022-08-04 20:37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