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杨紫老东家欢瑞世纪:死攥“古装剧”不放,影视帝国正崩塌 | 钛媒体深度

张海霞

张海霞

· 6月15日

随着杨紫、杨幂、李易峰等一众头部明星的出走,欢瑞世纪艺人经纪业务规模锐减;影视剧方面,一向擅长古装剧的欢瑞世纪,却接连在古装剧上“栽跟头”。叠加业绩连年巨亏,商业帝国版图正在逐步瓦解。

播放 暂停

杨紫老东家欢瑞世纪:死攥“古装剧”不放,影视帝国正崩塌 | 钛媒体深度

00:00 15:32

影视拍摄

影视拍摄

鼎盛时期,欢瑞世纪(000892.SZ)旗下有杨幂、杨紫、杨洋、李易峰、贾乃亮以及何晟铭等一众明星“大腕儿”,接连出品了《青云志》、《宫锁心玉》、《古剑奇谭》以及《大唐荣耀》等著名电视剧,一度“霸屏”古装剧市场,是名副其实的影视帝国。

而今,欢瑞世纪的帝国版图正在瓦解。公司旗下“顶流”明星纷纷离去,艺人经纪业务营收规模锐减;公司连续三年亏损超16亿元、旗下影视剧遭撤档退片、财报被出具保留意见、上市三年连续四年财务造假、遭立案调查等问题不断,近期则再次遭到监管方接连问询。

公司命运的跌宕起伏,与行业变局、管理层决策等不无关联。行业来看,2012年以来,“限古”趋势逐步显现。欢瑞世纪却死守“古装剧舒适圈”,导致《天下长安》《封神之天启》《山河明月》等多部古代题材电视剧积压未播、甚至遭遇“退片门”等,巨额坏账计提、存货跌价计提等接踵而至,公司业绩一亏再亏。就《天下长安》何时播出等相关问题,钛媒体APP向欢瑞世纪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应。

青年导演编剧、网络作家高喜顺对钛媒体APP表示,目前对古装剧的限制趋势仍然存在,包括对玄幻古装剧题材的限制等。行业趋势来看,目前更多偏向于现实题材的影视剧,诸如华策影视(300133.SZ)等影视制作公司目前有朝“网络短剧”等转型发展的趋势。

“神剧”积压四年仍未播出,巨额应收款悉数计提

2019年亏损5.51亿元、2020年亏损7.85亿元、2021年亏损3.34亿元,欢瑞世纪已经连续三年巨亏。仔细复盘,公司每年的亏损都与计提坏账准备、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等不无关联,而背后的深层逻辑则与公司死守“古装剧”市场紧密相关。

近期,在深交所对欢瑞世纪的年报问询函中,再次涉及《天下长安》应收款计提等问题。据悉,2020年公司财务报告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便是《天下长安》因迟迟未播出,导致无法判断5.06亿元的应收帐款可收回性的影响,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该剧相关应收账款的减值准备作出调整。不过在2021年年报中,会计事务所表示却上述“保留意见涉及的相关事项影响已消除”,于是遭到深交所问询。

据悉,《天下长安》由小说改编,讲述了隋末唐初,在群雄争斗、门阀混战中崛起的李唐王朝一步步走向贞观盛世的故事。该剧由连奕名执导,董哲编剧,张涵予、秦俊杰、李雪健等主演,是欢瑞世纪斥巨资打造的一部古装剧,截至2020年末,该剧投入金额高达3.6亿元。

《天下长安》投入金额,来源于公司公告 

早在2017年时,《天下长安》便杀青取得发行许可证,2017年《天下长安》的营收高达5.67亿元,占据当期主营收的36.18%,对应营收便是该剧目对东洋嗨乐影视、腾讯、爱奇艺以及优酷等平台的销售收入。谁曾料,原本定档央视八套的《天下长安》,却被临时喊停撤档。此后几年,便是巨额应收账款的悉数计提。

本计划于2018年播出的《天下长安》至今未播,背后的原因,外界揣测纷纷。“一般影视公司剧目积压多年未播出,有多种原因,可能审核未过,也可能是没有找到好的平台或是与平台之间的价钱没有谈拢,目前电视剧的发行策略大都是‘台网联动’播出,先选卫视,再搭配腾讯、优酷以及爱奇艺等网络视频平台,也可能是独家网络播出,但是往往卫视没有谈好,网络平台也难谈。此外,演员阵容、内容问题等也可能是迟迟未播出的原因。”高喜顺对钛媒体APP表示。

对于迟迟未播的原因,公司方面仅表示“上线时间安排的因素”。时任公司总裁的赵枳程曾在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回应了撤档的原因“跳档不是因为内容,而是因为技术性安排”。

剧目积压、退片等“戏目”接连上演,决策层难逃责任

上述《天下长安》延期四年仍未播,市场方面也猜测与“限古令”等有关。钛媒体从上述行业人士处获悉,从2012年开始,对古装剧限制趋势逐渐显现,直至2019年最强“限古令”出炉,诸多古装剧不得不延期播出,甚至出现不能过审等问题。该人士同时表示,上述限制主要是对题材的限制,包括宫斗剧等题材,此外诸如唐朝类的重复性较高的题材也遭到一定程度的限制。

在上述背景下,欢瑞世纪管理层仍耗巨资打造古装剧,《天下长安》迟迟未播带来的损失,难言与公司决策层战略无关。对于《天下长安》何时播出等问题,钛媒体APP联系公司暂未获得回应,不过公司高管赵枳程曾公开表示《天下长安》未播出与剧情无关。

事实上,不仅仅是《天下长安》,公司另一部斥巨资1.19亿元打造的古装剧《封神之天启》亦是遭巨额坏账计提准备,该剧由欢瑞联合上海新文化传媒打造。公司曾在2020年报问询函回复中坦言:“电视剧《封神之天启》因政策原因无法播出,根据退片及播出等概率计提坏账2.14亿元。”

《山河明月》计提存货跌价数额,来源于公司公告 

屋漏偏逢连夜雨,由公司执行制片、冯绍峰等主演的《山河明月》近期也出现问题,计提跌价准备超2亿元,导致公司2021年巨亏3.34亿元。钛媒体APP了解到,《山河明月》于2017年投资,2018年3月份开机,同年8月份杀青,总成本高达3.97亿元,杀青后耗时长达近四年终于2022年4月2日取得发行许可证,由于播出环境发生变化等因素影响,该剧实际销售价格与此前报价发生巨额偏差。公司方面预估《山河明月》发行价格约为40万元/集,预计所有渠道售卖总收入仅1.63亿元,与成本相差额高达2.33亿元。

“限古”趋势当前,欢瑞世纪接连在古装剧上“栽跟头”,实在难言审慎决策。一位行业人士对钛媒体APP坦言,相较于现实题材的剧目,古装剧成本相当高,普遍过亿,因此要求影视制作方决策前要做全方位的考量。

公司与阿里合作项剧目涉及的题材,来源于公司年报 

中短期来看,欢瑞旗下电视剧的播出或也难言顺利。上述行业人士对钛媒体APP表示,当前限制古装剧的趋势仍存在,不乏对玄幻古装剧等题材的限制,钛媒体APP注意到,在欢瑞世纪与阿里巴巴近6亿元的合同中,便不乏古装仙侠剧。

今年5月份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公示的通知,来源于广电总局 

对于影视剧题材的趋势,高喜顺对钛媒体APP表示,目前的大趋势还是以现实题材为主。据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的“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最新数据,今年5月份古代题材仅3部、110集,分别占公示总数的7.69%和8.38%,其中,古代武打题材2部70集,古代其它题材1部40集;而当代题材24部、777集,分别占公示总数的61.54%和59.22%。总的来看,今年前5个月,每月古代题材电视剧部数均在3部以下,占比均是个位数,甚至在今年1月份该数值为0。反观欢瑞世纪的正在创作的影视剧目,古代题材仍不在少数。

公司创作中的影视剧题材类型,来源于公司年报 

对比来看,与欢瑞世纪不同,华策影视、慈文传媒(002343.SZ)等影视公司的重心则在近现代题材上,2021年内开机并处于后期制作中的7部电视剧中,则有5部为近代、当代电视剧,其中包括谭松韵主演的《向风而行》等;在慈文传媒2022年预计取得发行许可证、完成制作或开机电视剧项目中,5个项目中有4个均为现当代或近代题材。欢瑞世纪痴迷于古装剧也与公司拥有的IP资源多是古代题材有关。

曾连续四年造假,管理层问题重重

除了对影视题材把控不当造成公司巨额损失之外,欢瑞世纪管理层在财务把控、信息披露等方面也是问题重重。

“上市三年连续造假四年”,这是市场对欢瑞世纪连续多年财务造假惊人事实的高度概括。在2017年7月份时,这家声名赫赫的影视大公司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历经长达两年的调查后,财务造假事实浮出水面。

欢瑞世纪公告,在2013-2016年,公司全资子公司欢瑞影视存在提前确认营业收入、推迟计提应收款坏账准备、多计提应收款坏账准备、调减应付款、调增营业收入等“会计差错”。

其中,在《古剑奇谭》、《微时代之恋》、《少年四大名捕》等多部影视剧中,均涉及提前确认收入、早于电视剧播映权转让生效时间等不符会计准则等问题。从而导致公司2013年-2017年的真实业绩与公开披露的业绩之间存在较大的差异。

上述调查结果公布之后,公司时任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陈援及其妻子钟君艳均遭顶格处罚,并遭到警告,欢瑞世纪也遭顶格处罚60万元,此外赵枳程、张睿、王贤民等公司高管以及董事监事等均遭到处罚,并处以高额罚款。

面对种种问题,欢瑞世纪也在试图自救。2021年9月份,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陈援、钟君艳夫妇变更为赵枳程,公司董事长也变更为赵枳程。在此次变更中,陈援夫妇通过股权转让先后套现合计10.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欢瑞世纪从横店影视城起步,彼时名为“三禾影视”,成立于2006年。据公开资料,诞生之初至2011年股改之时,公司一直由陈援、钟君艳两夫妇100%控股,诞生之初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店”;从2011年股改后到2016年成功借壳“星美联合”上市期间,据不完全统计,陈援夫妇通过股权出让等合计套现超3亿元。

公司一众高管受罚,来源于公司公告 

如今管理层发生变化,新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赵枳程上任之后,欢瑞世纪是否会迎来改变?答案恐难言肯定。资料显示,赵枳程此番新任之前,也是欢瑞世纪的高管之一,曾担任公司总裁兼副董事长,亦在“财务造假案”中遭处罚;目前来看,除了董事长职务之外,公司高管层面暂未出现大变动。

杨紫等顶流明星接连出走,艺人经纪业务遭受重创

公司旗下“忠实”艺人的出走,或也映射了对公司管理层的不看好。去年11月份,即公司董事长赵枳程新上任后不久,杨紫官宣与欢瑞世纪6年合约到期,至此公司唯一的“顶流”明星也离去。

杨紫的离开,对公司的艺人经纪业务或将造成重创。据公司半年报,2021年上半年艺人经纪(艺人一)实现营收2039.26万元,占据当期营收的33.08%;2020年上半年艺人经纪(艺人一)营收1429.71万元,占据当期主营业务的56.42%;由于杨紫是公司期间最顶流的明星,业内普遍认为“艺人一”是杨紫。

杨紫官宣与欢瑞合约到期,来源于杨紫微博 

事实上,在杨紫之前,多位签约明星早已离开。其中不乏杨幂、刘恺威、李易峰、贾乃亮以及何晟铭等头部流量明星。截至2021年末,公司旗下仅剩任嘉伦、成毅、李小冉、张予曦、颖儿、侯梦瑶、袁冰妍、张睿、刘学义、何中华等二十余位签约艺人,相较于2020年末40余位签约艺人锐减20人。 

艺人的接连出走,对公司影响颇大。2021年公司艺人经纪业务收入仅1.07亿元,相较于2018年顶峰期的艺人经纪业务收入2.11亿元,几乎减半。不过公司相关人士此前受访时仍坚称:“公司其实对单个艺人的依赖程度已经很低了,所以也不会对公司业绩造成影响。”

整体而言,展望影视剧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等,电视剧领域仍受看好。简基金首席研究员张竹然对钛媒体APP表示:“疫情居家隔离期间,追剧成了很多民众日常生活的必备选项之一,电视剧细分领域目前看是规避院线行业物理空间的最佳选择,各类互联网电影有着专属自己的IP流量,针对特定人群,未来发展前景会明显更好。”

细分来看,高喜顺对钛媒体APP表示,华策影视等正在往“网路短剧”方向转型。钛媒体APP了解到,华策影视总裁傅斌星在今年业绩会上公开表示,公司“短剧”项目正在进行中,有望今年投产。在2021年报中,华策影视也明确表示,随着知识产权保护的加强、短视频以及影视二创的发展,影视剧版权运营逐渐成为公司业绩增长新亮点。(首发钛媒体,作者|张海霞,编辑|崔文官)

本文系作者张海霞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钛粉66633 碧天黄地 钛友趣763786 单晶冰糖啦啦啦
529人已赞赏 >
529换成打赏总人数529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时代变了,只拍古装剧不行了

    2022-06-15 12:53 via iphone
  • 回复

    连续三年亏损,财务疯狂造假,可以的

    2022-06-15 16:27 via iphone
  • 现在不能只吃老本了

    2022-06-15 13:46 via android
  • 以前拍的那些倒是很有名

    2022-06-15 11:25 via iphone
  • 谁让这公司死攥不放的

    2022-06-15 09:45 via h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