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有志:失去“辛巴”,我还有什么?

鹿财经

鹿财经

· 2022.06.08 07:55

少年辛巴曾对反对自己去哈尔滨打拼的父亲说:你看着吧,20岁的时候,我一定买辆北京现代伊兰特——这不由得令人想起初到上海的郭敬明,那时候的他,也认为班尼路和佐丹奴是最好的牌子。

播放 暂停

辛有志:失去“辛巴”,我还有什么?

00:00 23:4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鹿财经,作者丨张勉,编辑丨陆达

摘要:

1.少年辛巴曾对反对自己去哈尔滨打拼的父亲说:你看着吧,20岁的时候,我一定买辆北京现代伊兰特——这不由得令人想起初到上海的郭敬明,那时候的他,也认为班尼路和佐丹奴是最好的牌子。

2.辛巴的群众路线,是帮助其快速长成为快手一哥的主要动力,他曾在直播间里训斥对粉丝不礼貌的徒弟,并让其鞠躬道歉——辛巴的振振有词和徒弟的泪眼婆娑相加起来,构成了老铁心中最动人的画面。而类似这样的“宠粉”情节,辛巴始终乐此不疲。

3.屡屡踩到红线,尤其是燕窝风波与封路事件之后的辛巴,在快手已经渐渐失势,他甚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快手加速与自己的切割,而毫无办法。不知道,这时候的辛巴,会不会想起当年为了赚钱,头也不回奔向哈尔滨的那个少年。

近日,有自媒体报道称,辛巴在直播时,面向直播间的200万粉丝宣布了一件大事:明年准备投资1000个亿造新能源汽车,对标埃隆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汽车。

文章同时指出,辛巴还“豪气”地表示:我现在已经开始在世界各地招聘设计新能源汽车的专家,而且我会在电池方面进行改进,价格方面会控制在10万以内,行驶里程在500公里!

消息一出,不出所料,辛巴再次被送上了热搜头条。

与此同时,普罗大众也开始了对辛巴新一轮的嗤之以鼻。

虽然两天之后的6月1日,辛巴即通过辛选公司在微博发布辟谣信息,称造车一说子虚乌有。但更多的网友还是更愿意相信,这大概率又是辛巴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

毕竟,这样的事,在辛巴身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更令人心照不宣的原因是,谁都知道,今年的618,要来了。

少年辛巴的励志剧本

辛巴,本名辛有志,因其直播团队名为“818”而自称辛巴。1990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通河县,今年32岁。

坊间称,辛巴小时候非常贫困,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灯泡,就连出生,都是在借居的村里的一间废弃的仓库里——在部分媒体通稿中,还对此作了进一步描述:刀子般冷硬的寒风,从千疮百孔的仓库钻进来。

但冷风并没有寒了少年辛巴的心,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他,也因此历练出了一定的“生存”本领。

据他自己所说,他很早知道靠打工没有什么出息,创业才是发财的最好方法,因此到了14岁,他就选择了不再念书,先后投身收购林蛙、卖菜等小生意。

经过打拼,辛有志赚到了一些钱,同时也锻炼了他的商业敏锐度——辛巴曾提到,面对小商小贩,辛巴能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们内心是怎么想的。

后来,辛巴认为想要有大的作为,就要进入“大城市”哈尔滨,但是父亲担心他年龄太小,不同意辛巴外出,为这事,父子还大吵一架,倔强的辛巴,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了。

临走前,辛巴对父亲说:你看着吧,20岁的时候,我一定买辆北京现代伊兰特。

在当时,那是辛巴见过最好的车。

这不由得令人想起初到上海的郭敬明,那时候的他,也认为班尼路和佐丹奴是最好的牌子。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辛巴在哈尔滨并没有收获理想中的成功,19岁那年,他回到故乡,跟父亲要钱在县城开了一家水果店,但由于经营不善,加上少年开始沉迷吃喝玩乐,短短两年的时间里,辛巴就负债高达60万。

为了偿还债务,辛巴决定去日本打工,因为他听亲戚说在日本一个月能拿到3万元。这意味着,满打满算,不出两年,他就能够还清所有债务。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命运为辛巴在日本准备了一笔意外之财,同时也赠予了这个东北少年一次牢狱之灾。

初到日本,辛巴在一家餐厅打工,一开始的日子过得十分拮据,最崩溃的时候,辛巴给父亲打电话“爸,如果一年内债还没有还完,你们就再生一个孩子,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了吧!”

后来,辛巴无意间发现国内很多人海淘花王纸尿裤,便萌生了做代购的想法。

当时,辛巴每批发一包花王纸尿裤,再转手卖给国人,可以赚到5块钱的差价。

如果按早上7点起床,干到晚上12点来算的话,最多的时候,辛巴一天可以赚到3千块。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辛巴就赚了十几万,眼看着生意红火,辛巴开始雇佣员工,租了仓库,还开了一家餐厅作为掩护,大规模操作纸尿裤代购生意。

仅仅一年之后,辛巴从一个人扩展到了70个人的队伍,他不仅还清了家里的欠债,还在日本开办了自己的海淘公司。

公司越做越大,生意也越来越红火,然而,辛巴几乎横扫市场的收购行为,已经影响到日本本土的消费者购买纸尿裤,再加上辛巴雇佣的很多员工都是在日“黑户”,最终,2014年11月19日,日本警方以辛巴违反了《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将辛巴逮捕入狱。

在监狱的那段日子,辛巴形容是“生不如死,整整61天没说过一句话,站不能站,坐不能坐。”

之后,在法庭上法官问他是否认罪时,辛巴回答到“我的心里不认罪,但今天我认罪了,因为我想回家了。”

入狱63天之后,辛巴被遣送回国。

好在,日本的经历,为辛巴积累下了一定的资本。回国之后,辛巴在天津港口成立了一家公司,转头与日本的伙伴继续贸易。随后,还有一家投资公司看中了辛巴的海淘运营能力,于是出资4000万请辛巴担任公司的操盘手。

辛巴欣然接受,并以个人投资260万换取公司25%的股份,成功入职新公司并且成为了股东之一。

然而,当合作的公司逐渐摸清了辛巴在日本的关系网以及供应链之后,辛巴开始被公司架空,不再具备实权。

就连辛巴提出要回投资的260万,并完全放弃股份且不要一分钱分红的请求,也被合作公司拒绝。

于是,辛巴黯然退场,专心经营自己的公司,冥冥之中,这也成了辛巴“九九八十一难”的最后一劫。

而站在不远处,正亟待商业化的快手,就是等待着辛巴的那个“小西天”。

快手搭台,辛巴演戏

2017年,当时算得上是快手发展的巅峰时期。注册用户已经达到5亿,远超抖音和火山小视频等,位列短视频平台第一。

虽然刚开始的快手,总与“土味”脱不了关系,但在备受一部分人争议的同时,各种“土味”视频,也为快手带来了最乡土也最“基层”的流量。

不过,辛巴在快手上走红的方式,堪称剑走偏锋。初期,意识到无法凭借才艺和表演出圈的辛巴,迅速转变了另外一种思路,开始大手笔地为主播刷礼物,尤其是那些人气超高的主播,辟如散打哥、祁天道、二驴等等。

事实上,尝试刷榜引流,这也是当时的一种常规做法,并不是辛巴首创。但是他却把这种打法做到了极致,几乎毫不留情,基本上他一旦进入直播间,就会刷到榜一。

再加上幕后团队“有意无意”地推波助澜,很快的,整个快手平台都开始好奇,这个大手笔打赏的年轻人到底是谁。

于是,无数的人涌进了辛巴的直播间,导致辛巴反而比主播出圈更快,粉丝量渐渐开始超越了头部网红。

辛巴甚至还以这种方式,追到了成名更早的快手网红初瑞雪——后者最早做微商起家,还曾推出过个人品牌的面膜。人气最旺的时候,初瑞雪还与CCTV商城正式签约,成为CCTV合作伙伴,并登上《美丽俏佳人》、央视《财智论语》等电视节目。

据悉,辛巴曾一口气给初瑞雪刷了300万,而这笔钱,本来辛巴是打算刷来卖货倒流的。

不过,这三百万花的一点也不亏,因为它让辛巴进一步丰富了自己“多金”又“专情”的人格。

而快手的粉丝们,带着就像关注校园绯闻一样的新鲜感,开始磕起了这对网红夫妻的故事。

名气渐涨的辛巴,也拿起了他人生里最重要的那一个剧本——几次直播下来,辛巴意识到直播间的氛围很好,粉丝们也都极度热情,联想到自己本身就有贸易公司,与其等待着客户上门,倒不如自己推销,于是开始尝试直播带货,没想到反响出奇的好。

辛巴最开始带货,卖得最为火爆的产品就是自家品牌“棉密码”的卫生棉,第一场直播就创造了12万元的销售额。

尝到甜头的辛巴,又开始了同在日本时一样的拼劲,不停地开始直播。

2019年9月26日,辛巴仅用10分钟就使得海鸭蛋订单数量突破15.6万单,单品销售额突破327.4万元,登上当日天猫行业排名第一名。

直播间销售额从十万迅速增涨到百万,辛巴的那场盛大婚礼,起到了不容小觑的助推力。

2019年8月18日,辛巴与初瑞雪的婚礼在北京奥林匹克运动场里举行,请了42位明星,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演唱会作为自己的婚礼活动。

其中,胡海泉是主持人,成龙、王力宏、邓紫棋等明星为表演嘉宾,张柏芝还亲手为新娘初瑞雪送上礼物。

媒体报道,光请明星的费用,辛巴就花了5000万。

但第二天全网热搜带来的价值,远远超过了这笔花费,更何况,精明的辛巴,通过在婚礼现场的直播带货,“顺手”卖了1.3个亿,把婚礼花出去的钱,一分不落的赚了回来。

经过这场婚礼,辛巴不仅在快手弯道超车,而且出圈成名,成为实质意义上的“快手一哥”。

2020年6月,辛巴个人单场直播带货记录突破12.5亿。

2020年6月21日,“周大生X辛选珠宝节”黄金大赏专场总销售额突破4.1亿。

2020年7月5日,辛巴黑龙江省助农专场带货销售额达1.65亿元。

2020年11月1日,辛巴直播带货记录突破18.8亿元。整个辛巴团队双十一期间总销售额88亿。2020年总计完成400多亿销售额,雄踞快手榜第一名。

到了这个时候,辛巴早已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是一支规模已近3000人的庞大团队,从选品到供应链管理,从主播培养到营销、运营,从品牌合作到自建品牌……完备的、建制化的公司组织模式,为前端主播导流提供了强大的体系支撑。

与此同时,辛巴也培养出了自己的家族势力,赵梦澈、猫妹妹、蛋蛋以及时大漂亮等主播,也开始分列快手直播榜单前几名的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辛巴的带货模式,同样也是剑走偏锋——与直播带货三巨头的其它二人相比,李佳琦胜在产品方面的专业性,特别是对美妆类如数家珍、信手拈来;薇娅一开始则胜在选品方面的成功,得到了许多大品牌的直接扶持。

相比较而言,辛巴在这两方面都没有优势。但辛巴也有李佳琦和薇娅不具备的本事,用四个字概括的话,就是——群众路线。

一方面,初期的疯狂打赏,赋予了辛巴独特的土豪人设与豪爽印象,群众因为好奇走入直播间,观看一个“老板”是怎么直播的,成为一个原发性的驱动力。

另一方面,辛巴直播间里虽然缺少大牌加持,也没有独特的选品优势,甚至长期、大量出售的都是白牌产品,但辛巴的优势就是直接击破地板的低价,再配合动辄要为老铁们谋福利、临时砍价的营销戏码,让群众们乐此不疲,也让辛巴赚的盆满钵满。

事实上,低价,在为辛巴隔绝开了一部分高净值用户的同时,但也进一步拉近了与“实惠党”们的距离——而宠粉,也成为了辛巴身上另一个重要的标签。

2020年10月17日,辛巴来到上海出席活动,并在世博洲际酒店门口,跟热情的粉丝互动,因为现场的粉丝太多,导致道路被堵,车辆难以通行,酒店的工作人员就对辛巴的粉丝喊了一句“让一让”。

正是这句“让一让”,让辛巴大发雷霆,他指着工作人员问“你是干什么的,你好好说话!”随后进入酒店,对酒店的管理层施压,“他必须道歉,他侮辱人格”。

在一番折腾后,辛巴又转过头,微笑地对粉丝说:我给你们每个人在这里开一间房,让你们都成这里的客户。

而这间酒店的双床房,平日里的售价是:1480元。

最后有多少粉丝真的入驻了酒店,无人统计,但辛巴宠粉的印象,却就此高大了起来。

更早之前,辛巴的剧本里还有另外一出戏。

那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夜晚,辛巴正在快手上带货荣耀X10 Max。一开始他就强调,这部手机,他自己掏腰包,每一台补贴300块,卖给老铁们。

老铁们非常感动,于是纷纷下单,眼看着要掏出的300块原来越多,辛巴突然提出,要荣耀再表示一下,赠送他直播间里的每个用户一条耳机。

辛巴有的剧本,荣耀并没有,于是,场子迅速冷了下来。

辛巴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立刻向直播间里的粉丝喊话,让他们统统退货,并立下了一个Flag——永远不跟华为合作。

或许辛巴的内心非常得意——自己腾挪之间,一分钱没有补贴出去,反而还赚了几百万都买不来的名声。

然而,辛巴没有意识到,这么一来,他成了继大洋彼岸的那个金发男人之后,第二个胆敢封杀华为的男人。

直播间的祥和,护不住彼时爱国热浪的声讨,来自网友的批判铺天盖地,辛巴不得不为此道歉。

此外,辛巴还曾在直播间里训斥对粉丝不礼貌的徒弟,并让其鞠躬道歉——辛巴的振振有词和徒弟的泪眼婆娑相加起来,构成了老铁心中最动人的画面。

以至于,现在有的人想起来,还是会说一句“他好温柔,我好想哭”。

而入戏太深的辛巴,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的剧本,会被别人串了戏。

辛巴取了“假经书”

1973年出生于青岛的山东人王海,因为20年前一次误购假Sony耳机而坚持维权,从此走上了职业打假之路,还被媒体写成“网民心目中的打假英雄”。

1995年,王海获得了中国消费者保护基金会颁发的消费者打假奖;1996年,电视东方时空节目组推出新栏目《实话实说》第一期就邀请王海担任嘉宾;在克林顿夫妇访华时,王海成为嘉宾参加典礼,他和李宁等人一起成为中国改革时尚20年的20个代表人物。

但那个时候的辛巴还太小,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预料,自己会因为一碗燕窝,与早已声名鹊起的王海有所交集。

2020年双十一期间,辛巴徒弟“时大漂亮”在自己的直播间中售卖了一款燕窝产品,有消费者收到货后对这款产品表示了怀疑,认为这款产品根本不是燕窝,而是糖水。

起初,对于网友的质疑,辛巴团队的态度非常强硬,他们首先在直播间公开展示了这款燕窝的质检报告,还做了一个实验,证明了产品不是假货,是所谓的“真燕窝”,并公开表示要起诉造谣者。

原本,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没曾想到,王海迅速加入到这起事件中,他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声称,辛巴团队在直播间售卖的燕窝产品就是糖水,并晒出了相应的检测报告。

王海一出,网友纷纷跟随,迫于压力,11月27日,辛巴发布致歉信,承认该款燕窝产品实为燕窝风味饮料,此前在直播推广销售该产品时确实存在夸大宣传的情况,并向消费者给出退一赔三的赔付方案。

事情并没有完——12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报道称:广州白云区市场监管局立案调查“辛巴带货假燕窝”事件。引发了大家对“辛巴卖假燕窝”一事的新一轮关注。

一个月后,广州市市场监管局通报“辛巴直播带货即食燕窝”事件调查处理情况。因存在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商品标签存在瑕疵等,因此辛巴方被判停止违法行为并罚款90万元,燕窝品牌方被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做罚款200万元的行政处罚。

经统计,假燕窝让辛巴一下子损失了6000万。但更大的影响在后面,12月23日,快手电商发布辛巴燕窝事件的官方处罚结果,即日起,对涉事主播“时大漂亮”追加封停账号60天;对事发后在直播间存在不当言行的和翊公司负责人辛有志,封停其个人账号60天。

直到2021年3月27日,辛巴才回归直播。在此之前,辛巴接受媒体采访称自己非常紧张,“前一天晚上失眠了,吃了好几颗褪黑素才勉强入睡”。

但网友们更愿意相信的是,辛选团队安排在上海、广州、长沙、重庆等地的“回归造势”大屏广告和灯光秀,足以让辛巴兴奋的睡不着。

复出前,他带领旗下主播向粉丝下跪致歉,为之前的“糖水燕窝”道歉,辛巴单手锤地,造型霸气地表示,要接所有用户回家。

开播当晚,洁厕灵加洗衣液套装,只要9.9元,短时间内卖出400多万组。随后,他又上架了一万台原价近千元的红米手机,把价格修改为了81.8元,瞬间抢光。

媒体报道称,最终当日累计销售额破20亿。

但此番复出,也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复出时的阵仗太大,安保人员对活动场地进行“封路”,有市民想要通过时,被保安要求查询证件,引发网友不满与质疑。

4月1日,人民日报“人民热评”发表提问:为辛巴封路,谁给的权力?还在末尾意味深长地点出:“辛巴,好自为之”。

官媒亲自下场,也让辛巴的复出之路,变得黯淡了许多。

毕竟在此之前,辛巴也曾颇受官方认可——2020年10月,辛巴被中共黑龙江省委、黑龙江省人民政府评为“黑龙江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2021年,辛选公司向河南洪涝灾区捐款2000万元,另外,辛选集团还向河南驰援价值600万元的救援物资,一度也收获了不少媒体的正面评价。

这些官方荣誉,某种程度上也构成了网红辛巴的B面。但它们并不足以平衡与稀释辛巴身上所肩负的各种争议。

今年4月18日,辛巴旗下主播“蛋蛋”在直播间和辛巴一起带货了一款品牌为YPL的“防晒凉感裤”产品。当晚,这条瑜伽裤在直播期间实时下单了10.2万单,销售额超600万。随后,该品牌官方微博发文称,辛巴直播间售卖的该款瑜伽裤并未经官方授权,不属于其品牌旗下产品,且该商品包装涉嫌抄袭,将依法对该产品经销公司,生产公司进行追责,并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正当权益。

经历了燕窝风波的辛巴,这次选择扑火在前,经过几轮公告背后的博弈,双方达成协议,以YPL品牌对相关公司、广大网友以及辛有志先生真诚致歉作为结尾。

看上去皆大欢喜的背后,则是快手越发强烈要与辛巴切割开来的决心。

根据快手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快手去年在线上营销服务、直播和其他服务方面分别取得426.65亿元、309.95亿元和74.21亿元的营收,分别占总体收入的52.6%、38.2%和9.2%,直播业务被线上营销服务取代了第一的位置。

与此同时,快手也在不断推动品牌升级,摆脱草根印象和低俗内容,对于辛巴为代表的直播家族影响巨大。例如在直播方面,快手大量引入品牌自播,后者在去年第四季度的GMV已经达到第一季度的9倍以上。

此消彼长之间,辛巴团队的GMV占比正在不断下滑——2019年,辛巴家族的GMV已经达到133亿,占快手全年GMV的22%,而2020年,辛巴家族前十主播的合计GMV占比降到了6%。

辛巴曾多次强调自己不会离开快手,一定程度上,这也巩固了他“重情重义”的人物形象。

但实际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辛巴其实已经离不开快手,不仅是因为整个“辛氏家族”上亿的粉丝量都依托在快手平台上,也是因为只有在这里,辛巴才能找到属于他的“老铁们”。

而一旦走出去,辛巴此前积累的一切,将荡然无存。

某种程度上,这可能才是辛巴当前最窘迫的事情——他可以看到自己正走在长长的下坡路上,却很难回头。

不知道,这时候的辛巴,会不会想起当年为了赚钱,头也不回奔向哈尔滨的那个少年。

本文系作者鹿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978493 钛好257273 钛粉61583 钛a66t5Q 赚赚 钛粉81950
563人已赞赏 >
563换成打赏总人数56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