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WPS,距离再次伟大还差个求伯君

广告元宇宙

广告元宇宙

· 5月23日

推倒重写的WPS,回不去的辉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广告元宇宙,作者丨谷子

金山也曾伟大过。

1990年代初,一切与汉字有关的电子设备,它们的大屁股显示器都闪烁着一行大字:WPS文字处理系统——香港金山公司。那算是「电子计算机」的象征。

它的另一个故事可能更为人所知,作为跟随中国信息化时代洪流走过的金山,培育过一群“金山系”大佬,雷军、傅盛、冯鑫、王峰、尚进、许晓辉、朱传靖……

但曾经互联网届的黄埔军校,从1990年代到今天,中间却消失了几十年。

这是一段曲折而又耐人寻味的故事,它牵扯到一家拥有三十年历史的计算机软件公司、几个中国最早的程序员、世界软件巨头微软……

当然,还有国产IT的三十年。

天才程序员和金山

如果说人生下来就注定是吃某碗饭的,有人的饭碗里一定堆满了0和1。

1983年,有两件事在长沙上了头条:「银河超级计算机在长沙国防科大诞生,每秒运算一亿次」和「一学生单枪匹马成功开发国防科大图书管理系统」。这似乎是某种蒙太奇式的隐喻:中国即将迎来电子信息科技时代,国防科大也即将诞生一名天才程序员。

这名天才程序员,叫求伯君。

1980年,以数学满分考入国防科大的求伯君,刚入校没多久就对编程萌发了浓厚兴趣。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河北徐水县某个基层工厂。当年年底,他就解决了单位电脑系统的汉字输入法bug,提升了一倍工作效率。

后来,一个老同学来找求伯君解决打印机的问题,他熬了几个通宵,重写了整套驱动,技惊四座。这套程序后来被北京的四通软件公司看中,以2000元的价格买下了版权。

四通转手就以500元的单价把求伯君的软件卖了600多套。

求伯君没往心里去,他的心中只有0和1。在四通的强力挽留下,求伯君留在了北京,成了四通当时唯一的外地员工。

求伯君考入大学的1980年,远在香港的一个叫张旋龙的青年,放弃导游工作进了父亲的公司。

他的父亲叫张铠卿,颇有生意头脑。80年代,改革开放急需引进外国的先进技术,由于政策原因却无法直接进口。张铠卿通过在香港中转的方式,为一些科研机构淘换到不少西方电子设备。

凭借这条路,张铠卿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他把自己名字中的「铠」做了个拆分,给公司起名「金山」。金山当时的业务主要是代理各种芯片、显示器、兼容机、苹果机的组装与销售,说好听点叫IT科技企业,说白了就是倒腾电脑的。

既然是倒腾,免不了跑生意。1984年,张旋龙来到北京中关村,开展新业务,合作对象便是四通。

一次电脑展览会上,送展的电脑突然出现故障,张旋龙心急不已。然而第二天四通告诉他,电脑问题已经被公司一个程序员通宵解决了。张旋龙大喜过望,忙问他的名字。四通告诉张旋龙,他叫求伯君。

张旋龙记住了这个外表木讷,却实力高强的程序开发天才。

不久后,求伯君被四通派往深圳分公司,此时,他与公司在业务上屡次发生分歧。当时,四通垄断了80%的国内办公设备市场,但他们生产的打字机只是显示三行字符的黑白一体机,效率极其低下。求伯君想要开发一款适用于个人电脑的打字办公软件,公司上层对此却并不感兴趣。

张旋龙乘机抛来邀约:别跟他们矫情了,你不就是想写代码吗?来金山,我让你专心开发软件!双方一拍即合,求伯君入职金山公司。接下来的故事,被复读得快成了一段传奇:

张旋龙给求伯君在深圳蔡屋围酒店501号开了房间,求伯君过了整整一年半如同闭关修仙的日子。陪伴他的只有一台386电脑和无数的泡面桶,除了肝病发作三次送医外几乎没有出门,甚至在医院里还抱着电脑敲代码。对于一个

程序员来说,0和1就是伟大的全部。

1988年,12万行汇编代码的WPS 1.0诞生。

大佬求伯君与崇拜者雷军

今天,人们恐怕很难理解,一款中文处理软件为何在当时有如此大的轰动效应?

那是因为,打字几乎是彼时电脑的最主要需求,而大家,都没把这项功课做好。WPS并非第一款文字处理软件,他的前辈还有WordStar、WordPerfect等。然而,WPS在易用性上远远甩开了这些竞争对手。

当时,绝大部分文字软件的最终打印效果只能靠猜,因为字体大小、字型、行间距等格式信息都以控制字符的形式呈现,只有真正印出来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WPS可以将最终打印效果直接「预览」给你——这个在今天是办公软件标配基础的功能,当时WPS却是独一份。此外,还有下拉菜单,Ctrl快捷键等功能,让WPS摧枯拉朽般席卷办公软件市场。

在几乎毫无宣传的情况下,上市当天,WPS卖出了1000套,年销量3万余套。巅峰时期,全国90%的中文软件市场被WPS垄断。各个大学机房、政府单位、打印店和公司工厂的电脑上,几乎都跳动着蓝色界面。


求伯君一战成名,成为中国最红的偶像级程序员。很快,他就遇到了他的崇拜者。

1991年11月4日,在一次电脑行业展销会上,一个湖北年轻人慕名而来,向求伯君递上了印有自己联系方式的名片,求伯君也回赠他一张「香港金山公司副总裁」的名片。

两人一见如故,后来还一起吃了烤鸭。在饭局上,求伯君正式邀请他加盟金山。年轻人受宠若惊,但等他入职后才知道,这个「香港金山」算上求伯君,也总共只有5个员工年轻人成了光荣的「第六号」,甚至连工资待遇都忘了谈。

这位糊里糊涂就当了金山「创始人」的年轻人,叫雷军。

三十年后,雷军依然把那一天称作「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天」。一顿烤鸭,不但开启了雷军和求伯君三十年的友谊,也开启了中国IT行业「金山系」的传奇。

雷军和求伯君

1994年,香港金山业务变动,张旋龙把软件领域拆分出来,成立珠海金山公司。同时期,雷军在北京成立金山的北京分公司,两者共同构成了后来的金山软件公司。对于雷军等一众金山人来说,求伯君写下WPS 1.0的1988年,才是金山的「创业元年」——尽管大陆的金山公司并非成立在那一年。2018年金山30周年庆典上,擅长演讲的雷军说:金山有浓郁程序员文化,始终把技术放在第一位,所以能历经多个经济周期。

整个九十年代初期,WPS在国内混得风生水起。书店里卖得最火的计算机书籍是《WPS入门》《WPS操作指南》,大大小小的「计算机培训班」也以教授WPS为卖点。「WPS+五笔打字」,几乎构成了那个时代中国人对「计算机」的绝大部分印象。

彼时都还不到30岁的求伯君和雷军,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但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窥伺很久了。

微软

在雷军加入金山的 1992 年,微软正式在北京设立办事处,开始涉足中国大陆市场。之后的故事,有些罗生门。

有人说,微软收购金山不成,便哄骗金山与它签下了格式共享协议,让WPS兼容微软的Word,随后,靠Windows和Word的海量装机量打败了WPS;

有人说,WPS因为盗版大量泛滥而损失惨重,彼时的微软虽也面临盗版,却家大业大承担得起损失,活活耗死了WPS;

也有人说,根本不是微软「奸诈」,完全是因为金山的市场方向出现严重误判,没有在后续开发软件中引入新技术,导致使用体验完全比不上Word,最后丢掉了大部分市场。

这些或许都有道理,不争的事实则是:1995年,微软推出划时代的Windows 95,伴随而来的微软办公软件Word,给了金山当头一棒。

90年代中期,中国的电脑市场进入快速增长阶段。越来越多的公司和家庭开始购买个人电脑。这些从未接触计算机的新消费者并没有对WPS的惯性依赖,他们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微软的Word。

同时期,金山耗时三年,研发了以WPS为基础的「盘古办公组件」,这套肩负着雷军和求伯君「开天辟地」梦想的产品却未能复制WPS 1.0的神话,原计划的2万销量只卖出了不到2000套,完败于微软。

而且,Word还有WPS所没有的「所见即所得」,即图形化界面的文字处理窗口。办公文秘们第一次可以直观地看到,他们打出来的字就是打印出来的样子,再也不用输入标记符号了。一如当年WPS凭借「打印预览」碾压了WordStar,微软也凭借「所见即所得」领先了WPS一个身位。


归根结底,这是东西方当时巨大技术实力差距的写照。金山公司当时在WPS业务上的程序员仅有数十人,而微软仅仅为东亚地区优化Word的团队人数就数倍于此。更不用提 Windows当时在全球攻城略地的巨大优势。金山想凭借一己之力抗衡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难度可想而知。

那几年是金山最走下坡路的时候。盘古失利,市场萎缩,200多人的公司跑得只剩十几人。微软中国甚至把办公地点搬到了雷军的北京分公司对面,还开出了70万年薪的高价试图挖走求伯君。

心灰意冷的雷军一度提出辞职,准备离开中关村回湖北老家开酒吧,好兄弟求伯君拉住了他,给他放了半年假。

求伯君没有放弃,WPS是他的亲儿子,他不想眼看着自己的心血付之东流,更不想金山成为下一个网景。于是,他卖掉了自己的200万的别墅,带领雷军和其他程序员重新上马。他们采取了两条路线并举的策略对抗微软:

一方面,打「持久战」,不再计较被微软抢走的市场,而是稳扎稳打慢慢发展WPS,以退为进,先苟下来再说;另一方面,打「游击战」,找微软不做的领域,做些不赚大钱,但竞争压力小的副产品,靠「薄利多销」来补贴公司的亏空,同时支撑 WPS 的长期开发。

在这一阶段,金山开发了金山毒霸、金山打字通、金山游侠、金山词典、金山画王等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软件,并都获得了不错的销量成绩。相信很多80后 90 后第一次知道金山的名字,往往都是通过这些「小作品」。


刻在无数 90 后 DNA 里的画面:金山打字通-生死时速小游戏

甚至还有些意外收获。1995年,求伯君以大学时期的绰号「西山居士」为名,在金山内部孵化了西山居游戏工作室。1996年,工作室出品了中国大陆第一款商业电脑游戏《中关村启示录》,次年发布了后来大名鼎鼎的 《剑侠情缘》,从此开创了一个持续二十多年的IP。

剑侠情缘一

在上一个版本整整过了四年之后,金山发布了WPS 97,一改WPS过去的风格,全面模仿微软图形界面,并开始和微软的Word兼容。

两个月,软件卖出13000套,一度被人们以为已经「寿终正寝」的WPS绝地重生。

求伯君二度回到风口。作为国内软件行业只身抗「软」的代表,他到各地演讲推广WPS。在东南大学,学生为他送上千人签名的横幅;在重庆,会场内听众齐声高喊「向金山公司学习」;1997年,比尔盖茨到访中国的当天,央视《东方时空》专访求伯君,聊了整整五个小时。

然而,这只是阶段性的小胜利,WPS活了下来,却再也没有像当年那般轰轰烈烈。

推倒重写的WPS,回不去的辉煌

金山的伟大,有两层含义:它曾以一个程序员的视角开创过中国办公软件的新局面;也曾在大浪淘沙的历史夹缝中寻求新生。

1999年,WPS 2000办公套件上市,次年追随微软改名为WPS Office,并开始从专职文字处理,转型向个人综合办公软件。

然而,无论是2000、2001还是之后的2003,WPS和微软Office之间肉眼可见的差距越拉越大。不仅性能上无法比拟,甚至兼容度也存在问题,如果不做大的变革,再次被微软打败只是时间问题。求伯君和雷军做出了一个破釜沉舟的决定:

推倒重写WPS,全面靠拢Office。

这个决定意味着此前十年的开发之功毁于一旦,也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微软的办公行业「老大」地位。在当时,很多金山程序员感情上无法接受,雷军和求伯君不得不苦口婆心一一安抚这些老人。

「这个工作量是非常空前的,需要的勇气也是空前。很少有软件企业有勇气去这样做,包括微软在内。」雷军当年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金山组建了350人的研发团队,历时三年时间,耗资3500千万人民币,500万行代码,来重构一个崭新的WPS。为了避免陷入「抄袭 Office」的指责,金山不仅聘请专业法务团队一一筛查微软在中国的各项专利,甚至连开发团队里也没有一个前微软员工。

终于,2005年,WPS Office 2005上市。虽然它已和求伯君的WPS1.0无任何关系,但它帮助金山保住了WPS的名字——体积更小,安装更便捷,对微软的兼容度比以往所有版本都好。WPS成了唯一可和微软Office相提并论的办公软件。

同时期,WPS还有一个微软无法比拟的优势:国产化。

2003年,《政府采购法》正式实施,第十条明确了政府采购「应当采购本国货物、工程和服务」。WPS在政府国企大客户市场上打败微软。很快,WPS在国务院57个部委、全国31个省市机关的标准办公平台中被推广使用。2016年,60% 以上的政府事业机关使用WPS。

这成为WPS得以发展的重要因素,也是WPS重构的底气之一。

金山就此开展了自助技术研发。例如为国企开发二次接口,实现与办公系统OA的无缝对接。成功赢得电力、通讯、金融、能源等多个部门的青睐。在某些领域,WPS甚至比Office更加好用。

互联网办公大潮来临后,金山也抓住了机遇,2018年从WPS内部孵化了金山在线文档,成为国内较早涉足在线协作办公的厂商。时至今日,以金山文档为核心的「云办公」已成为金山办公四大营收业务之一,与WPS几乎平起平坐。

同样是这一年年底,金山办了个创业三十年典礼。早在2011年就退休的求伯君、喝着小米粥再创业的雷军、张旋龙三位创始人同时出现。

在给全体员工写的公开信中,雷军称:金山是一家有梦想的公司——金山的梦想就是用技术改善、服务整个世界。
至此,WPS这个产品走过了二十年的风雨,经历了两起两落。随后,它开始拐向了另一条争议之路。

随着互联网在中国迎来爆发式增长,「免费软件」的理念开始流行。金山抓住了时机,将WPS个人版改为在线免费下载软件,凭借「不要钱」的金字招牌招揽顾客,金山也开始向互联网企业转型。

这也导致WPS在电脑上的装机量一路飙升,用户也越来越多,但众所周知,「免费的才是最贵的」,从个人用户身上赚不到钱的金山选择了广告,「免费+广告」成了金山办公的主要商业模式,却严重低估了用户对广告的厌恶程度。

以「WPS 广告」为关键词在各个社交平台和搜索引擎搜索,检索结果一半是教你以各种手段去除广告的技术贴,另一半则是大骂WPS的广告有多惹人讨厌。此外,「性能不稳」「诱导下载」「流氓软件」「乱收费」的说法也时常见诸网上。

广告收入一度占据WPS营收的近50%,这么大一块割舍不掉的蛋糕,让官方账号都承认自己广告太多,希望用户「理解」。并表示:广告的问题如果是个人免费版,可以通过手动关闭广告,在配置工具里。

WPS算成功吗?

可以说非常成功了。从90年代初期的辉煌,到扛过微软阴影之后的重生,再到今天成为Office之外的唯一办公软件选择,世上除了WPS,几无第二。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它并没有获得与之匹配的声誉。90年代的荣耀属于求伯君,与今天的WPS毫无关系;而近几年的「广告分发机」骂名,更是让它在年轻一代中鲜有赞誉。

金山也并非不知道这一点。从过往财报可以看出,WPS已经在努力压缩广告占据的收入比例:从2016年的45%,一路压到去年的12%。凭借「唯一国产办公软件」的地位,金山拿到了大量政企大客户订单,这也让授权费营收和服务订阅营收,开始逐渐成为WPS的盈利大头。

但想摆脱广告的「原罪」并非一朝一夕之功,金山能否重塑昔日WPS的辉煌,差的也不再是一个求伯君了。那种程序员的「风流」,在金山成为「互联网企业」之后,已随流水东去。

本文系作者广告元宇宙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7884 钛粉97003 钛粉97388 钛粉11323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533人已赞赏 >
533换成打赏总人数53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回复
    1

    文章写的不错,就是数据不够严谨

    2022-05-23 15:33 via android
  • 唯一国产办公软件,WPS还是挺好用的

    2022-05-23 17:02 via android
  • 微软和WPS的竞争由来已久了,金山公司确实没法和微软公司比

    2022-05-23 16:45 via h5
  • 他们当初推倒重来,是真的有好大勇气

    2022-05-23 16:38 via pc
  • 想当初,金山毒霸多么强,比360的乱七八糟好多了

    2022-05-23 16:29 via iphone
  • 真的挺佩服那些敲代码的,很厉害

    2022-05-23 16:20 via android
  • 广告吗?WPS的广告确实不少

    2022-05-23 15:43 via h5
  • 个人感觉WPS挺好用的,功能也很多,并且和微软的软件兼容

    2022-05-23 15:42 via android
  • 我想问一下,3500千万是什么概念,是350亿

    2022-05-23 15:41 via iphone
  • 《剑侠情缘》?没听说过呢

    2022-05-23 15:35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