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惨败,中国足球急需的不是「勇气」

从满怀期望到无奈不解再到铺天盖地的谩骂嘲讽,在过去的半个月里,代表两支中超球队出战亚冠比赛的年轻球员们,经历了他们职业生涯中最魔幻的一次海外征程。在又一年的亚冠惨案之后,不少媒体曾用「愿君知耻而后勇」寄望中国足球,但是中国足球最急需的,或许并不是继续前进的「勇气」,而是迫在眉睫的「改变」。

播放 暂停

亚冠惨败,中国足球急需的不是「勇气」

00:00 16:06

文 | 体育产业生态圈

4月最后一天,亚冠小组赛迎来了最后一个比赛日。在收官战中,F组的山东泰山青年军以0:5输给了J联赛球队浦和红钻,最终以6战1平5负,进2球丢24球的战绩,与I组的6战全负,同样丢24球的广州青年军双双位居小组末尾。

受疫情影响,在过去的两个赛季中,「如何参加亚冠」成为了中超球队面前的一个难题。继上赛季四支球队派出青年队阵容参赛之后,今年参加亚冠的4支中超球队中,长春亚泰和上海海港提前选择退出,而广州队和山东泰山依旧派出了由年轻球员组成的阵容出战。

这样的选择,让中超球队延续了上个赛季在亚冠比赛中大比分输球的颓势。尽管两支青年军在比赛中也努力拿出了一些亮眼表现,诸如山东泰山还从新加坡狮城水手身上拿到了一分。但在各媒体平台和视频平台中充斥着的,依旧是中国球员们的丢球与失误合集,一时间,舆论对中国足球的讨伐之声不绝于耳。

那么,究竟是谁在代表中国踢亚冠?

为什么中超球队无法派成年队出战?

这样的「比赛锻炼」,对于青年球员来说究竟有没有价值?

消极应战亚冠,对中超的影响是什么?

......

 

在本篇文章中,我们尝试从这些角度,剖析一下中超球队的亚冠之殇。

01 为什么中超球队无法派成年队出战

如前两年一样,今年亚冠联赛小组赛仍采用赛会制进行,东亚区5个小组的比赛分别在泰国、马来西亚、越南展开较量。两支中超参赛球队,山东泰山去了泰国武里南,广州队则被分到了马来西亚新山。

根据亚足联官方公布的赛程,本赛季亚冠共分三个阶段,分别是2022.4.15—2022.5.1(小组赛)、2022.8.18-2022.8.25(淘汰赛)及2023年2月举行的决赛。虽然亚冠的赛程早已公布多时,但是对于中国足球而言,在疫情依旧严峻的局势下,国内联赛赛程的安排,很难再同时兼顾到亚冠联赛。

按照中国足协与中国职业俱乐部联合会(中足联)筹备组最早的联赛计划,本赛季中超联赛原计划于4月22日至11月13日结束,在这当中,还要给国家队在6月和9月的两个国际足联指定比赛窗口「让路」。因此,这也意味着中超球队需要在30周共41个比赛日的时间里,踢34轮中超联赛及足协杯赛。

但截至目前,本赛季中超联赛依旧迟迟未能确定开赛时间。那么也就意味着,本身就有些捉襟见肘的比赛日,需要不断穿插高强度的一周双赛,才能完成本赛季既定的比赛任务——除非「跨年赛制」也在可能性之中。

另外,当山东泰山与广州参加完亚冠联赛回到国内后,还需要接受「14+7」的隔离观察。如果中超联赛要为亚冠「让路」的话,仅小组赛一个阶段,整个联赛就需要延后至少36天(大概含五个比赛日),更不要说万一发生上赛季北京国安球队滞留海外的情况,将进一步对联赛完整性提出考验。

事实上,各支俱乐部对于这种情况也已经心知肚明。去年亚足联公布的2022亚冠联赛准入名单中,18支中超球队只有上海海港、上海申花、山东泰山、深圳、广州和长春亚泰共6支球队,申请了本赛季亚冠联赛的参赛执照——而在以往的赛季,中超所有俱乐部以及准入时间节点时拥有冲超资格的中甲俱乐部,都会获得亚冠准入资格。

亚冠准入名单,中超俱乐部仅仅有6支报名   图片来自德国转会市场网站(TransferMarkt)中国区管理员朱艺微博

也就是说,出于赛程与疫情的综合考虑,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中超球队,都早早在俱乐部层面「战略性放弃」了亚冠联赛。

02 谁在代表中国踢亚冠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本赛季的山东泰山、广州队以及上赛季的北京国安,没有直接选择退赛,而是派出以年轻球队为主的青年军参赛?

因为在疫情之下,受到冲击的也远不止中超这样的「塔尖」赛事,国内大量青少年龄段联赛也过得颇为狼狈。相比较成年队,年轻球员更加缺少高质量比赛的机会。而泰山、广州、北京三家俱乐部,代表着国内青训最出色的水平,各自梯队中都有大量优秀的年轻球员。这三家俱乐部也在不断寻找着,让年轻球员能获得更多比赛机会的方式。

比如广州队,在过去几个赛季中,就不断与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展开深度合作,选派足校内部的年轻球员到球队参加职业联赛。例如在本次亚冠阵容中的冯轶梵、范芮玮、彭嘉豪、苏天仕、杨世福、李东成、沙德尔斯哈克江及梁冠宏共8名球员,上赛季就代表打入中冠总决赛16强的广西华千谷征战了一个赛季。

而在山东泰山阵中,易县龙、卢永涛、蔺国玉、曹政等球员,也都已经参加过了至少一个赛季的职业联赛。

不过,尽管有不少球员都有过职业联赛经历,但是代表山东和广州两支中超球队出征的青年军,无论资历还是能力,还远远达不到征战亚冠的水平。对于这些年轻球员来说,青年队训练场上的比赛节奏、身心压力和对抗程度跟国内一线队的职业联赛尚且存在不小的差距,更何况是直接「越级」参加亚洲赛事水平最高的亚冠。

广州队的杨鑫,在接受亚足联赛后采访时就坦言:「(亚冠)节奏是非常快的,不会给我们太多时间去思考去处理球,我们需要改善更快地去处理球、传球,在场上更快地思考。」

还有参赛球员在采访中告诉氪体,虽然在比赛之前已经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真正踢了半场之后,那种被对手「全方位碾压」的落差感,还是不可避免对比赛心态造成了毁灭式打击。

这样看似「拔苗助长」的行为,也在足球业界形成了持完全不同意见的两派。

中国足球名宿区楚良,在接受《足球》报采访时认为:「让一个毫无成年队比赛经验的人突然去参加高级别比赛,哪怕打着锻炼队伍的旗号和目的,但实际上这种所谓的锻炼毫无价值,反而会对球员造成更大的伤害。」

不过前海南足协青训总监、现任西甲毕尔巴鄂俱乐部青训教练安东尼·博宾(Andoni Bombin),却有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这种挫折教育对于年轻球员,特别是精英年轻球员的成长有很大帮助。

「他们在自己的级别当中往往都是具有统治力的球员,从身体到技术等等各个方面,很少有能与他们抗衡的球员。那么当他们终有一天来到职业舞台,面对那些‘老鸟’们,他们不再有任何优势就很容易变得畏手畏脚,不知道怎么踢球。特别是职业一线队中,更不会像梯队那样,有教练和团队,能够帮助你平稳经历这个过渡期。」安东尼说。

安东尼认为,对于年轻球员的成长,最重要的是比赛数量,以及教练团队在比赛之外对于球员心理、身体、技术上的调整能力,而不是比赛的等级是否真的匹配球员当下的能力。

「在西班牙,比如说我们的梯队在上半赛季一直赢球,那么接下来的赛季我就会尝试让更多的球员上场,并且让他们去踢自己不擅长的位置。一方面是我们想让年轻球员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另一方面也是让他们提前多感受下输球的味道。」

对于这两个赛季参加亚冠的中超青年军来说,事实结果从某种程度上,更加偏向于安东尼的说法——上赛季代表北京国安参加亚冠的球员当中,以梁少文为代表的青年军,已有多人完成了自己的中超首秀,并且频频出现了在球队季前赛的主力阵容里。而本赛季亚冠,在经历了几轮的溃败后,山东泰山和广州的表现也明显有了不小提升。小伙子们不仅完成了进球与拿分的基本目标,在比赛中的自信也不断凸显。

03 我们该如何培养年轻球员

虽然亚冠在一定程度上,对于这批青年球员的成长起到了帮助。但是「越级」参加比赛的模式,不应该成为国内培养年轻球员的常态化手段。「揠苗助长」式的培养只是短期下的无奈举措,让不同年龄段的年轻球员在适配比赛中展现自我,仍是循序渐进的正途。

「足球人才也是一个链条。要持续关注年轻球员,才有机会让他们进入大家的视线当中,给我们留下印象,给他们合适的平台去发挥。」区楚良说。

青年联赛体系,在欧洲乃至紧邻日韩的联赛体系中都是重要组成部分,青年通过多参加比赛、参加高质量比赛提升自身能力的价值已经被认可,「以赛代练」也已经成为最有针对性的训练理念。

对于培养年轻球员来说,比赛计划十分重要,明确全年的计划才能有针对性的帮助球员们提高。一旦缺失了比赛的计划性,处于「涨球」关键期的青年球员们,将难以接受有效锻炼。

例如,今年亚冠联赛中为山东泰山打入一球的刘国宝,实际上是留洋西班牙的何小珂之前,被称为鲁能足校「最有潜力的希望之星」。但由于在过去的三年中,他几乎没有参加过任何高水平且规模化的赛事,因此没能够及时兑现天分,按照预期的轨道成长。

刘国宝的亚冠进球,展现了他的天分

「以赛代练」,要按照规律和顺序来。在缺乏建设的青年联赛下,除了部分优秀青年球员能够踢上职业联赛,大多数青年球员其实非常缺乏实战历练,这既不利于他们积累经验,也不利于教练员去甄别他们的潜力。

很显然,我们的比赛机制需要完善。青年联赛、中冠、中乙这些适合青年球员展现自己的舞台,要进一步打通系统,与中超、中甲形成人才输送机制。如此一来,青年球员才能也随着平台逐渐增加能力,一步一个脚印提升水平。

在这一点上,北京国安的「精英队」案例便很值得分析。早在2010年,北京国安便组建了一支89-91年龄段的「精英队」——球员基本都是暂时踢不上中超主力、但又有较大培养价值的小将或替补球员。随即,北京国安选择了与国内文化理念、风俗习惯相近的新加坡,与当地足协协商后,让精英队加入了整体水平不高,但职业程度、强度均高于中超预备队联赛的新加坡联赛。让球员们能够得到更多锻炼。

最终,该赛季国安精英队共踢了33场联赛,取得10胜7平16负的成绩,在全部12支参赛球队中排名第10位。而那支球队的25名球员当中,有多达14人日后以主力球员身份参加过至少一年中超联赛,这个数字和成才率,对于任何一家球队青训来说,都是非常出色的成绩单。

04 消极应战亚冠,对中超的影响是什么?

在聊完青年球员的培养之后,我们追本溯源,尝试回答最后一个关键问题:消极应战亚冠,对中超的影响究竟是什么?

目前,中超球队在亚冠屡遭惨案,不仅让中国足球在舆论上遭到了「暴击」,更恶化了与亚足联的关系。根据媒体报道,亚足联认为,中超球队派出青年军出战的决策,与当初亚足联力推并完善亚冠联赛的初衷背道而驰——亚足联曾明确要求,各参赛队应以最强阵容参赛,从而确保亚冠联赛成为亚洲第一俱乐部赛事的高水准品牌。

此外,由于中国球队在近年亚冠赛场上的惨淡战绩,曾经位居亚足联第一联赛的中超,如今已经跌落到第13,排名被越南联赛超越。

而在中国身后的其他国家联赛,积分也都离得很近,排名第14位的塔吉克斯坦与中国仅差1.7分。在本届亚冠中只拿到1分的中超俱乐部,排名还有可能继续下滑,本赛季中超现在执行的「3+1」名额政策,到了2023年就会变成「2+2」。如果此后中超球队参赛成绩没有好转,参赛名额势必将会进一步缩减。

亚足联联赛积分 

另一方面,在亚足联近期公布的一系列竞赛改革方案中,计划在现有亚冠联赛的基础上,再推出一个水平与质量更高的「超级联赛」(或称精英锦标赛)。根据亚足联的设想,这项俱乐部赛事并不只是更换一个名称,而更多是希望顺应目前世界足球商业化发展的大势,在商务以及市场开发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其终极目标就是成为继欧冠之后的世界足坛第二大俱乐部赛事,目的是进一步全面提升亚洲俱乐部赛事的水准,将亚洲俱乐部赛事推向新阶段。

按亚足联的计划,亚超联赛起步阶段总预算超过1亿美元。每家俱乐部只要取得参赛资格,就可以获得200万美元参赛费,不同阶段另设奖金。最终获得冠军的球队总奖金为1400万美元——这个数字,相比目前运营总费用仅为4000万美元的亚冠联赛,其整体预算以及奖金数额,已经大幅度增加了。

设想中,「亚超」的起步队伍将在16至20支队伍之间。而在席位分配方面,与现行的亚冠联赛最大的不同,在于席位分配没有「0.5席」一说。现行的亚冠联赛席位分配方面,按联赛技术积分排名,排名前两位的有「3+1」个席位,其中第四支队伍需要参加一轮附加赛,只有胜者才能进入到小组赛正赛。

换言之,按照目前中超的联赛积分,中超球队将很有可能会被排除在这个全新的「亚超」联赛之外。这不仅会继续削弱中超联赛的国内影响力,也会让中国足球的国际地位继续下坠。

多重困难下,中国足球目前处在绝对的下行曲线中。亚冠战绩惨淡、国字号黯淡无光、职业联赛遥遥无期......背后实际的问题与危机,远超过球迷舆论爆炸带来的悲观情绪。

在又一年的亚冠惨案之后,不少媒体曾用「愿君知耻而后勇」寄望中国足球,但是中国足球最急需的,或许并不是继续前进的「勇气」,而是迫在眉睫的「改变」。

本文系作者体育产业生态圈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钛田097033
525人已赞赏 >
525换成打赏总人数52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