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成为字节 CFO:合规大于一切,包括 IPO

精选

精选

· 4月29日

一个人的开始,一个时代的终止。

播放 暂停

律师成为字节 CFO:合规大于一切,包括 IPO

00:00 13:4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晚点LatePost (ID:latepost),作者 | 高洪浩 宋玮,编辑 | 黄俊杰,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不管高准本人愿不愿意,她中断自己持续 20 年的中概股上市工作,加入字节跳动担任 CFO,都会被解读为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的前景发生了变化。

鲜有律师能转型为法务以外的大公司高管,中国有名的互联网公司里只有两例。1999 年,有纽约州律师执业资格的蔡崇信成为阿里巴巴 CFO。第二个例子是本周,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Skadden)高级合伙人高准出任字节跳动 CFO。

时隔 23 年,两桩任命分别代表着一代潮流的开始与结束。蔡崇信加入阿里,是一个民宅里办公的年轻中国创业者,以中国经济的无限未来拉来一位创业伙伴;也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嫁接境外资本,从融资到上市,带来无限增长的开始。

高准是极少数跟完了这股蓬勃潮流全程的人。她代理的第一个中概股 IPO 是 2003 年携程上市——纳斯达克泡沫破灭后的第一个重要中概股 IPO。之后 23 年里,她带着团队参与了 123 家中国公司的境外上市。至今在美股和港股上市市值前 50 的中国互联网、科技上市公司里,有近半数由她代理上市。

过去半年多,中国互联网公司 IPO 数量骤减,高准也在此时选择加入字节跳动——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也很可能是中国互联网产业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孵化的最后一个千亿美元上市公司。

除去标志性意义,这次任命本身也不同寻常。

“字节是真敢要,她也是真敢去。” 一位高层猎头人士感慨道。也有与高准合作过,对她评价颇高的公司人士对《晚点 LatePost》表示了自己的震惊。

CFO(首席财务官)职责既包括内部财务与成本管理,也包括外部融资、上市以及之后的市值管理。高准至少从个人经历来看,没有财务相关的经验。即便在高准经历最丰富的上市过程里,法律也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任用 CFO 总会被人当成一个公司推进上市的信号。但高准的加入,并不意味着字节跳动会很快上市。它更多说明,字节跳动至少在选择高管时,依然延续着张一鸣不拘一格的用人观。

01 永远在线的明星律师

根据高准 2018 年回母校北大法学院的演讲,她参与中概股 IPO 前三年的计费工作时长就超过 10000 小时。如果每周休息一天,她平均每天计费工作超过 9 小时。而多家中资律所对公司律师的计费工作时间要求则是一年 1500 - 2000 小时。

成功人士通常喜欢强调自己靠努力而不是运气获得了自己的成功,不论实际情况如何。

但高准的勤奋有充分地证明。根据美国证监会数据,过去二十年里,有超过 2900 份美股相关文件、报表有高准的签名,平均每隔一个工作日就有一篇。期间她还参与了大量香港 IPO、非上市公司投并购交易。

《晚点 LatePost》接触了多位和高准合作过的同行、企业家、CFO、投资相关人士。几乎每个人都称赞了她的勤奋,尽管他们大多自己就是工作狂。

在这个行业,越向上晋升女性越少。高准不仅将这份辛苦的工作做到了底,还成为了高级合伙人——这是中国人在外资律所触达的最高等级。

“最优秀的律师们能力差别并不大,但她一直是最投入的那个。” 一位和高准相识超过 20 年的资深律师说。即便在习惯加班的律师行业,大律所高级合伙人中也少人像高准这样数十年维持超长工作时间,深夜依然随时回复客户。

一位与她合作十年的投行高层回忆,几年前她怀上一对双胞胎,但直到她准备赴美国生产之前也没什么人察觉出她的怀孕。产后,她仅放了很短时间的产假便赶回国继续工作。

多个熟识高准的人评价她 “善沟通、情商高”,也是少有的既懂法律,又懂中概股,且深入了解企业业务逻辑和商业模式的律师。

和多数出色的公司端律师一样,高准在参与项目时也会给出许多超出自己职责范围内的策略型建议。她还会在招股书中对一些措辞进行修改和修饰。

高准不仅擅长拿项目,而且对待大小项目的态度一致。一位与她有过接触的人士评价说她 “有资本高傲却能够压抑住高傲。” 另一位则表示高准身段柔软、立场坚定,“让人觉得这是一场讨论,但最后又得到了她想要的结论。”

多位有接触的从业者认为,高准最突出的优势还是经验,有足够案例来帮助客户解决问题。这让她可以让提前帮客户想好如何解决问题,甚至提供法律以外的建议,而不是像不那么熟悉公司业务和监管的律师一样,过度强调风险。

“她更像一个在全球做手术的外科医生,处理过的疑难杂症最多,缝合水平也一定是最高的。” 贝壳 CFO 徐涛告诉《晚点 LatePost》,高准曾在 2018 年被聘为贝壳的法律顾问。

02 牢牢抓住中概股巨浪,管理过大团队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个革命性的潮流出现,改变一切。人一生能参与其中一个潮流就挺幸运了。本世纪,商业世界最具波澜的一股潮流就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蓬勃。从杭州湖畔花园小区的四居室民宅、深圳挂着迪厅风格大灯球的舞蹈教室开始,数百万人的财富命运、十多亿人生活里的方方面面就此改变。

高准在职业早期赶上了这波潮流。她于 1987 年进入北京大学法学院学习,毕业后赴美国并获得阿拉巴马大学社会学硕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博士。1998 年博士毕业后,高准进入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Latham & Watkins)。2002 年,高准从美国回到中国香港,参与瑞生在华业务。

2003 年,高准参与携程上市。两年后又参与百度 IPO 的 A/B 股设计。至此中概股走出纳斯达克泡沫破灭的阴影,更多中国互联网公司筹备境外上市。再过一年,高准晋升为瑞生的合伙人。

律师行业有明显的马太效应。律师越勤奋、项目拿得越多,就越会有更多的项目找上门,强者恒强。

同样是承接 IPO 项目,律所与投行的逻辑截然不同。后者的收益取决于融资金额大小,因此大投行倾向滤掉小项目;律师按时间收费,甚至可以同时服务两家竞争对手,因而他们更有动力去争取尽可能多的项目。

这是高准蜚声业内的一个重要原因。“她和团队接过项目的数量远超同行,这使得他们有丰富的经验保证服务质量。” 一位与高合作超过十年的投行高层说。

2009 年,世达将高准挖走,一跃成为行业最头部的中概股律所。2018 年的中概股集中上市潮到来时,高准的团队参与了当年互联网行业十大 IPO 前中的 7 个。

在世达,高准管理着美资律所里规模最大的在华律师团队。这支队伍里不仅聚拢了包括李海平、武玉挺和杜枢在内的 5 - 6 位律所合伙人,还有有超过 10 位从业十年以上的律师。高准乐于提拔下属,为他们争取项目和晋升,团队中多数人都已跟随她多年。

到 2021 年 2 月 17 日,在港股和美股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与科技公司总市值约为 52000 亿美元。

不过黄金年代戛然而止。随着中美双方的一系列监管措施以及其他宏观形势的变化,这些公司的总市值目前只有 21000 亿美元左右,尚不及苹果一家公司的市值。

目前在待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只有蚂蚁金服、字节跳动、SheIn 三家估值过千亿美元。

高准在此刻选择离职加入企业,像是在为那个时代亲手写下一个句点,也被很多人认为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毕竟原先的路已经走到尽头了。” 一位与她有过接触的资本市场人士说。

03 “字节是真敢要,她也是真敢去。”

高准不是字节跳动最跨界的高管任命。字节商业化业务负责人张利东来自传统报业,目前管着两倍多于百度的数字广告收入。这是 Google、Facebook、百度等数字广告巨头不会做的选择。 

2016 年,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董事会的推荐下与高准相识,彼时字节跳动刚刚启动国际化一年。

据了解,张一鸣同期还见了 STB 与 Davis Polk 两家顶级律所的合伙人,最后选了高准。随后高准作为律师参与了字节的多项收并购,包括字节对 Musical.ly 的收购,这场交易帮助 TikTok 跨出了攻占全球市场的重要一步。

字节跳动曾长期不设立 CFO 一职,唯一担任过 CFO 职位的周受资在这个职位上只待了半年多。这在中国互联网公司里并不是特例,拼多多的 CFO 仅在职 10 个月,之后只有财务副总裁一职。

“有些创业者会担心请太厉害的 CFO 给自己带来威胁。” 一位资深互联网高管招聘人士说,他曾经参与过多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 CFO 招聘。

相较于 “公司财务”,CFO 权责范围更大。他们深度参与公司治理、融资进程以及与投资者的沟通。

Airbnb 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曾与他的 CFO、来自黑石集团的劳伦斯·托西(Laurence Tosi)在包括公司是否上市、是否接受融资、是否积极并购在内的许多问题上产生过严重冲突。

而 Google CFO 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则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 Google 的运作方式——缩减不赚钱的项目的预算、从盈利中分出上千亿美元回购股票,回报股东。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字节跳动将那些应归属于 CFO 管辖的业务长期分散在不同部门,财务团队由李英管理、公司发展部由刘钊负责、投资者关系部由彭博负责,他们均向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汇报。这些管理者已经有丰富经验,可以分担 CFO 的压力。

字节跳动也是一家财务压力相对较小的公司。字节估值数千亿美元,和腾讯、阿里相当;广告收入接近 3000 亿元,仅略低于排名第一的阿里巴巴;旗下产品抖音作为全国最大的短视频平台,拥有超过 6 亿的日活跃用户。

字节跳动更大的问题是监管。它最有潜力的业务 TikTok 遍布全球,未来发展高度受制于地缘政治环境。

“字节跳动此时确实需要高准这样一个熟悉 SEC 法律、能和监管进行良好沟通的人。” 一位和她合作超过十年的投行高管说。这家公司正处在一个强监管的环境中,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它都面临着大量的法律问题。“但如果只给法律顾问的头衔,她势必不会愿意加入。” 他说。

高准在律师这份职业身涯里的一个重要选择是,始终做公司端而非投行端律师,这也给了她充分的机会理解各个企业的运作模式、业务逻辑,深度介入企业的股权治理、投融资和并购。

高准的资深律师背景对字节跳动有独特的吸引力。《晚点 LatePost》了解到,字节跳动在新加坡有一个专门的团队研究全球各地的监管风险,而新加坡恰好也是高准未来在中国香港以外的第二个工作地点。字节人力与管理部负责人华巍亦在最近两个双月的 OKR 中频繁提及 “合规” 事项。

字节跳动也曾以 CFO 职位承接重要高管加入。2021 年 4 月,这家已经成立 9 年的公司迎来了第一位 CFO,原小米国际部总裁周受资。但到那年底,周受资已经完全负责 TikTok 业务,不再兼任 CFO 职位。

就这样,帮过 123 家中国公司上市的人,也搭上了字节的班车。一个人的开始,一代潮流的终止。

本文系作者精选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钛田097033
525人已赞赏 >
525换成打赏总人数52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