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断供大厂

零态LT

零态LT

· 4月7日

面试造火箭,入职拧螺丝?

播放 暂停

00后断供大厂

00:00 11:2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众面(ID:ZhongMian_ZM),作者|刘涵,编辑|胡展嘉

一场逃离大厂运动正在00后群体中轰轰烈烈展开。

  • “面试造火箭,入职拧螺丝”
  • “不怕加班,但是怕没点的加班”
  • “入职三天,学会内卷”
  • “彻底成为了新型富士康流水线女工”
  • “每天一场又一场无实物表演,周报写成小作文,就为了向上汇报”

曾经,在大厂光环加持下,年轻人相亲甚至都能提升成功的概率。毕竟,它背后是平台势能、高薪福利、光鲜履历等砝码,这也曾是80后、90后削尖脑袋都要挤进去的神往之地,然而,伴随着疫情大环境和裁员潮阴翳,流量和增长见顶的互联网大厂跑步迈入寒冬。

据前程无忧发布的《2022高校毕业生秋招行情》显示,2021年教培行业的秋招数量仅为2020年的61%。在薪酬没有显著增长的前提下,互联网公司2022届校招岗位总数比去年缩减15%至20%。

现实却魔幻又割裂,一面是大厂岗位集体收缩,一面是00后光速逃离,众面也与几位大厂年轻人(均为化名)进行了深入交流,他们是如何参与到一台巨大机器的运转,在其中扮演了何种角色,以及为何最终选择离开。

01 “面试造火箭,入职拧螺丝”

陈溪在入职大厂前,曾接到了多家企业offer,最终选择了目前这家公司。面试时,面试官给她讲解了公司的务实,组织架构的完善,管理的体系化,以及整体的工作面貌和福利待遇。“感觉自己进来后,分分钟能参与到公司里程碑事件中去。”

进来之后,面试时所有的光环开始消失。

最坑的就是陈溪所在项目组接手的业务,成立时间短,基本都处于摸索阶段,“重复性造轮子,从去年12月份到现在,所有的时间都拿来讨论。”这个讨论的表现形式就是“开会”,开会的内容每次重复的都是相似的问题:我们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彼此之间如何配合?与其他部门如何配合等基础性问题。“一直在树立所谓的框架和流程。但整个项目还在混乱中,方案都已经调整了将近20遍。”

陈溪听说,别的电商大厂更为直接,明令要加班。至少九点半才能走。更严重的是在一些大促期间,要通宵盯项目,遇到Bug要第一时间处理,“而在加班排名潜规定下,有些人什么事情也不做,只是坐在那儿玩手机。”甚至有些部门,会把加班几个小时、通宵做了什么等事情做成海报,向外界彰显工作的饱和度。

面试造火箭,入职拧螺丝,陈溪感觉现在自己和流水线女工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新型的富士康女工。

据陈溪称,方案还在不断调整中,她甚至不清楚方案最终定版后,她还在不在这里,但对于很多员工而言,已经习惯这种方式了。“有一位老员工,业务线、岗位、工作内容完全不搭边,但基本就是跟着公司的节奏,什么都做。”“但对于刚进入职场的我来说,这种方式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在陈溪看来,作为职场新人,在塑造职场发展路线时,也要快速完成从学生到职场人身份的转变,这期间,需要树立职场的工作习惯、工作模式,培养上下游、各部门的配合衔接能力,当前这种混乱且无法安稳下来的组织架构,对职场新人来说,并不友好。

今年的招聘季又开始了,陈溪总会习惯性在招聘软件上浏览一圈,“倒也不是马上离职,只是想让自己多一些选择,了解一下各企业间的情况,手里握着几个退路至少不会过于焦虑。”

02 “项目都卷没了”

2019年年底,怀揣着对大厂的憧憬,李楠入职了某大厂教育条线,即便被告知公司有大小周,但禁不住租房福利、高津贴、硅谷式的工作模式等诱惑,李楠入职了,在职时间为2020年1月到2021年6月。

李楠称,刚到大厂节奏还在可控范围内,每天基本上到点下班,没有所谓的网传深夜12点下班,之后便发现不对劲了。

“什么叫内卷,我深切体会是真加班和伪加班的区别。”据李楠介绍,她所在的组别10多个人,每天下班前大家会心照不宣开始忙碌起来,谁也不愿意做第一个走的人,这种“较劲”也体现在每天午休期间。

“我们其实没有规定午休时间。一般12点食堂开饭,我都会11:50下楼。但很多同事每当这个时候便开始了忙碌,忙到没时间吃饭,疯狂敲击键盘,疯狂和项目组对排期,好像所有的事情,如果他忙起来,别人都没办法喘息,毕竟是同一个项目组,这个时候如果你不做点什么,会真的显得你很闲。”

“那你就和他一样,也假装忙起来。”别人告诉李楠。李楠有苦说不出,这是什么滑稽的做法,当然,为了对付各种伪加班员工,也有一些同事们“研发”了各种金蝉脱壳的方法。公司电脑五分钟不碰就会锁屏。很多人会选择打开一个视频循环播放,或者准备一个加热杯垫,桌子上有热水就会让人觉得人一直坐在工位上。

慢慢她明白了,在大厂,你不能看起来很闲,不能效率高,不能让别人看出来你能力很强,甚至会做的不如会说的,尤其是开会时会说的。

“但真的需要开那么多会吗?”她时常反思这个问题。

“每周一三五,早上九点必须到工区去开早会。开了两到三个小时,最后一句话就能总结完核心内容。”“每次开会都让人觉得缺氧,以及一种窒息感铺面而来。”“在周会上,因为项目问题,相互甩锅和指责是常态,相比于把事情做好,大家更怕的是担责任。”

2021年5月,K12双减消息在公司内外盛传,李楠所在的部门是最先感知到政策前兆的,“甚至政策还没有下来时,公司就决策,把整个项目砍掉了。”当项目被连根拔起时,其他同组人员纷纷调岗,但李楠坚决选择了离开,拿着N+1赔偿。

“不想再去别的组接着卷,大厂,绝对不可能待一辈子,待得越久,人被异化得越严重。”

03 “一个错误拆成5个方向复盘”

在大厂工作过的张荣,对向上管理和汇报有了新的体验和认知。

随着互联网黄金时代的消逝,西二旗的大厂们集体陷入增长瓶颈,这种瓶颈传导到每个业务侧和个体身上,表现得更为明显。“如果是早年扩张和发展期,进入大厂或许是一个好选择,但这个阶段扎进去,会陷入无止境的内耗和自我怀疑中。”张荣说。

甚至996和大小周这种现象,如果放到大厂早期阶段,在他看来,是能给个人的履历和工作经验带来质的提升。“进入早期的互联网大厂,就像玩一个刚开服的游戏,跟着队伍里面的队长,击败一个个BOSS,获取大量的经验值。”“但现在,这种现象,不存在的。”

让张荣感受颇深的是,大厂小组长和各个Leader们制定各种OKR,并不是真的要完成这些任务,更多是为了有一个向上汇报的动机。而当这些任务被一层层拆解下来分配到每个员工身上时,你会发现,你每周的汇报工作,小组长只需要复制粘贴就可以向他的Leader去汇报。

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事情是,有次在执行某个项目的某个环节,同事出了Bug,被领导看到后,就让犯错的同事把那个错误拆成五个方向来汇报和复盘。为此,同事不得不为了汇报,写了近千字的“小作文”。

张荣感到不可思议,表演式工作、PPT工作,在这里已经成为主流文化,为了向上汇报有一个漂亮的数据,繁荣的假象,甚至会弄虚作假,“一通乱搞出事后,承担责任的就变成了具体执行的人。”他感慨道。

业余时间,张荣会看一些脱口秀,呼兰有次讲到曾经在美国工作时,事少钱多,又要假装忙碌,完美诠释了无实物表演。在大厂工作不久的张荣,也深切体会到了呼兰的经历。最终他也像呼兰离开美国,离开了大厂。

而对于那些依然身在围城中的人,他也用自身经历告诫大家,大厂光环确实可以把自己“卖”一个好价钱;更重要的是,要努力沉淀工作方法论以及人脉资源。当然,更重要的是,找准离开的时机,不然,对于接下来的状态,都会是一个断崖式下跌。

而那些依然想进大厂围城的年轻人,可以去体验,毕竟,大厂收入还是能让人得到心理上的慰藉。

04 写在最后

尽管裁员潮滚滚而来,但依然无法阻挡字节、阿里、京东、网易等大厂开启新一轮春招,今年2月份,字节跳动开启了春季招聘,据了解,本次春招包含了研发、产品、销售等八类岗位,与去年相比,缺少了教研教学岗位。2021年,字节跳动的7000个春招岗位名额,让其开启了公司史上最大规模春招,今年比去年减少了1000个,春招开放岗位只有6000个。

阿里的春招招聘公告称,其技术类岗位占比超过60%,芯片等核心关键技术岗位连年增加,非技术岗位也在持续扩张。京东招聘公告也表示今年将招聘2万名高校毕业生,技术类岗位超过一半。

对于象牙塔的莘莘学子而言,大厂光环和效应依然无法割舍,但这种情怀是他们还未真正走入大厂,已经体验过大厂生活的陈溪和张荣们,经历的是无意义的耗时长、加班排名,是无效的忙和无效的卷。大厂的三餐、零食、逢年过节发的礼物,比不上在一条业务线上,能沉淀的经验和方法论。

现在的李楠,已经有了新工作,却不再是教育行业,她希望在这家新公司,待到疫情结束;陈溪还在继续等待业务线的调整,在这期间,她王者荣耀已经成了王者段位;张荣在家继续挑选合适的岗位。这一次,他准备再回到大厂。

新一届00后已经扛起反内卷大旗,他们做好了随时被优化的准备,也做好了随时断供大厂的准备。

(运营陈佳慧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系作者零态LT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回复
    1

    反内卷就是新时代的歌名

    2022-04-07 10:57 via iphone
  • 制造业一线缺人,但是需要提高这部分人的社会地位

    2022-04-07 10:22 via pc
  • 回复
    1

    零零后是自我意识崛起的一代,单纯拧螺丝已经不能满足他们对“事业”“工作”等的追求

    2022-04-07 10:18 via android
  • 回复

    大厂,围城……进去的人想出,进不去的想进……

    2022-04-07 10:42 via iphone
  • 人才分流刻不容缓

    2022-04-07 10:32 via iphone
  • 离家越久,越想回家

    2022-04-07 09:55 via pc
  • 疫情下,大厂也艰难

    2022-04-07 09:45 via pc
  • 回复

    呼兰的无实物表演真是绝绝子哈哈哈

    2022-04-07 09:25 via pc
  • 回复

    越来越多年轻人逃离一线城市回老家了

    2022-04-07 09:22 via pc
  • 现在老家的公务员更吃香了

    2022-04-07 09:11 via h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