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帮200个相声评书演员,在互联网赚到了钱

后厂青年

后厂青年

· 2月21日

当传统曲艺与互联网擦出火花。

播放 暂停

我帮200个相声评书演员,在互联网赚到了钱

00:00 14:06

文丨后厂青年(ID:houchangqingnian),作者丨艾云帆,编辑丨魏婕

在「互联网+传统曲艺」这个行当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德云社。当传统剧场还在禁止录影时,德云社的剧场视频已经在互联网传开,大家都知道有一个”黑胖子“叫郭德纲,他的搭档叫于谦,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德云社虽然走红,不过绝大多数传统曲艺演员,因为对于互联网不了解或不信任,依旧只靠极不稳定的线下演出的收入过活

从小就痴迷相声的冯喆,因为天赋欠佳没能成为相声演员,但他毕业后进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相声评书频道运营。他让传统曲艺演员试着和互联网做朋友,并让他们看到——凭借优质的内容,相声评书演员真的能在互联网赚到更多的钱

而他推广传统曲艺的努力也得到了行业的认可,成为全国曲艺协会2018年入会年纪最小、以及唯一一位不从事表演的会员。

横跳青年第二期,后厂青年带你看看一个年轻人,如何曲线拥抱自己的梦想。

放学路上,打快板的高中生 

辽宁鞍山,除了是钢铁之城,还是“ 曲艺评书之乡”,走出过被誉为“评书三芳”的单田芳、刘兰芳和张贺芳。整座城市的上空飘荡着评书的声音。

鞍山小伙冯喆对评书的喜爱源于一档名为《空中书场》的节目。在还没到上小学的年纪,他便缠着父亲要买快板,舅舅糊弄着给他做了一根“简易快板”,长板翻不上去,但能刮起响声,冯喆就呱嗒着这根“快板”,成了“业余”相声人。

冯喆儿时的照片图源/受访者供图

高一的元旦晚会,冯喆和另一个从小喜欢曲艺的同班同学搭档,改编了一段郭德纲的文本,上台演了一出相声节目,在全校出了名。

高二开学,冯喆主动找到音乐老师,说想学快板,音乐老师就给他介绍了著名相声演员苏文茂的再传弟子王安良。冯喆的父母都是和文艺不沾边的工程师,他担心父母觉得自己不务正业,就瞒着父母,跟王老师学打快板。

一有空就约那个在晚会同台表演的同学去实验楼打快板”,因为怕被父母发现,冯喆抓紧一切时间练习,放学路上如果没什么人,他就边打快板边练嘴皮,寒来暑往,每天如此,两只手现在还有那时冬天打快板的冻伤印记。到了家门口,又会躲在楼下练半个钟头。

不过,即便满腔热情地刻苦练习,冯喆并没能拜王安良为师。在传统曲艺行业,拜师之前,学生要先达到一定的水平,然而用老师的话说,冯喆“不灵”——唱大鼓永远找不到鼓点,唱太平歌词也会变味,连入门的水平都达不到

回忆起来那段时光,冯喆开玩笑说,“这钱白交了”。虽然吃不了表演这碗饭,但下课之后,冯喆吃了不少王老师的饭。饭局上,冯喆听懂了相声界的各种行话:春点、正的、清的、使扁家伙的······这在日后的工作派上了用场。

部分行话列示 资料源自/百度

大学毕业后,冯喆去喜马拉雅做相声戏曲编辑,在公司20个音频品类中,相声评书频道收听量倒数第四。

相声评书演员,为何不敢拥抱互联网?

传统曲艺不是没有拥抱过新的传播形式。上世纪初,电台开始放送戏曲。1949年之前,国民识字率低,有些电台会请说书先生读报纸、读书,有了“有声书”的雏形。

进入互联网时代,电台在音频视频的浪潮前稍显式微,如何让传统曲艺拥抱互联网成为了冯喆思考的问题

在相声行业,德云社较早实践了“互联网+”。当传统剧场还在禁止录影的时候,德云社的剧场视频已经在互联网传开,大家都知道德云社有一个黑胖子叫郭德纲,他的搭档叫于谦,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图源/网络

早在2009年, 德云社封箱演出便出现在了优酷上。2010年,读高三的冯喆还偷偷溜去网吧,看完了整场直播。

德云社在优酷视频的专区图源/德云社官方微博

看到德云社在互联网中大放异彩,一些相声评书演员纷纷效仿, 但很多人“因为不熟悉互联网的商业规则,又缺乏版权意识,揣着平台眼里的金子,却把自己卖了个白菜价儿”。

冯喆遇到过一位相声演员,以极低的价格和一家公司签约了长达20年的协议,那家公司却以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价格出售他的作品。

在和演员签约的过程中,冯喆听很多演员都说过类似的情况。“说白了就是遇到‘版权流氓’了”,冯喆说,这类公司里,法务是主要的营收部门,日常工作就是起诉各个平台,让平台赔钱或花高价买他们低价签来的作品,但不给独家版权,只从中牟取暴利。更有甚者,会雇人把演员的作品偷偷上传至平台,然后起诉平台侵权。

很多相声评书演员碍于协议,并不敢起诉这些公司,怕得罪这帮人,波及到自己的作品。

除了被签约的公司挖坑,很多观众也会在现场偷偷录制音频视频,然后上传到平台,盗版现象猖獗

入职后的第一个春节,冯喆在公司值班,遇到一个前后换了三十多个账号的用户,不断改名上传盗版内容。“下架了又上传,再下架再上传,像打游击战似的”。

冯喆珍藏的曲艺作品 图源/受访者供图

时间一长,演员对互联网平台形成了不好的印象,自然不会接受其提出的合作邀请。

另一方面,即便是已经答应合作的演员,对冯喆提出的内容分成模式也持怀疑态度。2016年,内容付费模式刚刚在国内兴起,演员们并不相信会有很多人为相声评书付费。

但在冯喆看来,相声评书的观众可以不通过演员外在的表达,单纯通过声音就能知道演员想要传达什么意思,天然适合音频平台。带着对“互联网+相声评书”的憧憬,冯喆试图破除一个传统行业对另一个新兴行业的误解,并让它们成为朋友。

被拒多次,用诚意打动王玥波 

为了让频道的影响力更大,需要签下一个“角儿”。冯喆和同事列了一份清单,上面是几十位有录音资料流传的四十岁左右的评书演员,同事们把录音资料完整听下来之后,一致认为王玥波的作品质量最高。

除了公司内部评估,冯喆同时让其他评书演员推荐值得合作的大腕,他们也都提到了王玥波。

王玥波评书现场 图源/网络

想要联系到王玥波并不容易。王玥波很少用手机,也不轻易给别人联系方式。冯喆前后找了几十位演员当中间人,有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有全国曲协、北京曲协的,有合作的演员、甚至还有演出场馆的经理......冯喆托他们带话,表达想跟王玥波合作的意愿。

然而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冯喆得到的回复都是“不同意”、“不会合作”、“再等等”

2017年3月,冯喆从上海调到了北京。在同年5月,一个温度还不高的傍晚,冯喆接到一个演员的电话——“现在有个机会能见到玥波老师,你要不要过来?”冯喆立即抛下手里的事,打车到民族文化宫,因为堵车,等他赶到的时候,王玥波已经快要上台表演了。

趁着几分钟间隙,在中间人的引荐下,冯喆和王玥波见上了第一面。他自我介绍后,“合作”二字刚说出口,王玥波就转身上场继续表演,并丢下一句,“我从来不跟你们这些平台合作”。

王玥波表演期间,冯喆在后台“忙活了起来”——和已经谈成合作的演员聊未来内容规划,并看后台里还有谁能合作。演出结束后,王玥波迅速被其他评书演员围住,冯喆没能找到机会上前插话。

等所有演员都走了,王玥波的搭档应宁招呼冯喆拍了一张合照。当时冯喆体型较胖,王玥波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跟你比,我显得很瘦哦”。冯喆回道,“那我常来见您”。合完照,王玥波没有给冯喆攀谈的机会,径直离开了后台。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冯喆工作外的时间,基本都用来“跟”王玥波。他自费看了十几场王玥波的演出,散场后,在中间人的引见下,进后台继续“磨”王玥波。

冯喆了解到王玥波对盗版深恶痛绝,便告诉王玥波清空各个平台盗版内容的方法,包括该给哪个账号发邮件、邮件该怎么写。他还主动提出,如果想告侵权,可以帮王玥波找律师。

2017年5月30日,冯喆又一次来到后台 图源/受访者供图

不久之后的一天,凌晨两点,冯喆接到了王玥波的微信电话:

“小冯,我这个内容谁都没给过,我信任你,你要把这东西用好”。

挂完电话,冯喆松了一口气,来不及兴奋,立即将王玥波表示同意合作的微信消息截图发给了领导。第二天一早,他就给法务总监打电话,“以最快的速度拟出合同”。

冯喆原本想把合同邮寄给王玥波,但王玥波执意要来公司现场签。签合同时,冯喆准备给王玥波详细解释合同条款,王玥波说,“不用解释,我相信你,直接签吧”。

签约当天,王玥波来到喜马拉雅 图源/受访者供图

后来冯喆和别的演员聊合作时,别人让他列几个已经签约的例子,听到王玥波的名字,他们都会惊讶——他都跟你们合作了?继而合作、签约便顺利了很多。

帮忙赚到钱,破格进曲协

跟演员谈成合作只是第一步,传统艺术和新渠道的磨合并不容易。为了拉近和相声评书演员们的心理距离,92年的冯喆日常穿中山装上班,偶尔也穿一身中式对开襟的褂子,右手揉两个核桃,左手盘个串,桌上沏着一壶茶,把自己打扮成“业内人”的样子

然而因为思维方式的差异,运营和演员时常会有分歧。

比如运营为了让用户更有点击的欲望,通常会帮演员上传的作品重新取标题。但有的演员无法接受,认为讲什么事就得是什么事,不能用别的话包装。冯喆曾经帮一位评书演员取标题到凌晨四点,因为不符合对仗的句式,被训「文学素养不够」

让冯喆印象深刻的一个合作例子是陕西的相声社团青曲社。为了更好地了解互联网思维,青曲社主动提出派两个人,从西安到北京,跟着冯喆学习如何运营频道。不仅如此,冯喆还让青曲社的演员在平台上开通自己的账号,建立个人IP。

在相互学习、磨合的过程中,一些相声评书演员及社团确实在互联网赚到了钱。

冯喆了解到,在和互联网平台合作之前,相声评书行业的收入基本来自线下演出。“这场能卖出40张票,下一场可能一张都卖不出去”,整个行业的收入普遍不稳定。

而有了互联网的加持之后,相声评书演员的收入水平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有位S级演员,经过三年的时间,税后总体收入达到七位数,年均增长五倍,这个数字还在往上涨”,冯喆说,腰部演员单月的线上收入也从几十块涨到了几千块,一两万的也有不少。

线上的作品受欢迎,线下的演出也会跟着火起来。“有些演员,以前专程来看他线下演出的粉丝很少,现在票都不够卖,上座率提升了两三倍。“冯喆举例道,之前合作的一个演员,每个月线下演出的收益只有两三千块,现在月收入接近原来的十倍

而尾部演员的作品虽然不如头部、腰部演员受欢迎,一年也能有稳定的几万块线上流水。

嘻哈包袱铺深圳专场 图源/高晓攀微博

冯喆推广传统曲艺的努力也得到了行业的认可。2018年,辽宁省曲艺家协会破格吸纳他为会员,并保荐他进入全国曲艺家协会,成为当年入会年纪最小、以及唯一一位不从事表演的会员

那个当初被相声启蒙老师认为“不灵”的小伙,用他自己的方式发挥了对相声行业的热爱。

冯喆在脉脉上记录自己的工作感想 图源/脉脉APP

2019年6月,冯喆想把职业道路走宽一点,离开了喜马拉雅,彼时相声评书板块的日活跃用户数已经从倒数第四升至第二。不过冯喆和相声评书的缘分并未就此变淡,很多相声评书演员在和互联网平台合作前,都会习惯性地给冯喆打电话——

“小冯,你帮我看看靠谱吗?”

本文系作者后厂青年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钛粉66633 碧天黄地 钛友趣763786 单晶冰糖啦啦啦
530人已赞赏 >
530换成打赏总人数5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