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关,我在“追债”中度过

连线Insight

连线Insigh...

· 1月14日

拿到属于自己的钱,回家过个好年,是“追债人”共同的愿望。

播放 暂停

临近年关,我在“追债”中度过

00:00 15:1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连线insight,作者 | 韩滢  ,编辑 | 李信

临近年关,当大多数人在回顾过往的高光时刻和遗憾,许下对新的一年的期待和愿望时,有些人却正在苦苦“追债”中。 

“就算去仲裁我也没钱给你们发工资。”某科技公司员工鸿亮向连线Insight表示,他向公司讨薪了三个月,最终却收到领导这样的回复。 

不只是鸿亮在苦苦讨薪,还有众多人在这一年遭遇健身房跑路、培训机构倒闭等黑天鹅事件,无奈只能走上“追债”之路。 

32岁的周彦,刚刚迈入“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阶段不久。他试图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却面临十万块钱课外补习学费退课难的情况。一边要继续打工挣钱,一边要苦苦“追债”,周彦仿佛已经提前体会到了中年人的艰辛。 

或许人类的悲欢各不相通,但想要拿到属于自己的钱,回家过个好年,是很多人共同的愿望。 

连线Insight和四位有着不同“追债”经历的人聊了聊,以下是他们真实的故事。 

01 打官司拿回八万学费,还在继续追剩下的钱

周彦 | 32岁,追讨教培机构欠款

我是一名抱着铁饭碗的打工人,同时也是一名六岁孩子的家长。 

我从老家打拼落户到北京,就是为了给下一代创造更好的教育环境和居住环境。我拼尽全力考公、挣钱买房。如今,孩子正好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却迎来了大环境的变化。 

行业猝不及防地转变,苦了花十万块钱报补习班的我,以及和我有一样经历的家长。 

我给小孩报的720节课,只退了110节,剩下的610节课都没退,换算成金额,这600多节课就是八万块钱。这还没算我被机构“骗兑”新课造成的损失。 

机构给出的“套路”是让我们换课。就是不退费,换成同等金额的课继续补习。这其实挺荒谬的。暂且不说这个课的效果如何保障,孩子对这个课感不感兴趣更是重点。 

可气的是,机构还给出了“退费通道关闭”的说法。后来想想,这其实就是机构催促家长兑换新课程的方式。通过制造紧张的氛围,让家长产生紧迫感,生怕这些钱真的打水漂,而我就是这样中招的。 

一直退费无门,无奈之下我也只能选择换课。和班主任沟通后,我把245节主修课兑换成了735节的所谓录播课。前期这些课的有效日期到2033年,有12年的时间。我想着,十年时间新的课肯定会保质保量地上完。但其实是我太天真。没几天,我打开软件一看,机构直接将我的课时有效期改为2023年12月份,距离当时还有两年时间。 

实际上,一直以来我都对这种预报课的模式挺不满意的。就像双十一囤货一样,要在报名的时候一下子囤几百节课,才有优惠。就算是没有大环境的变化,如果孩子中途想取消上课,退费也是件很麻烦的事。事后我才发现,早在2018年国家就发布文件,要求“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三个月以上的费用”,只可惜我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这就是一场骗局,就像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700多节课,一年才365天,如此密集地排课,并且套路满满。随后,我开始了漫长的退费之路。加入各种家长维权群,打爆投诉电话,申请法院立案…… 

由于机构涉及的家长实在太多,大家都在排队等待法院立案。在我的坚持不懈和其他受害者一起努力之下,申请退费的第98天,法院终于立案。 

从立案到开庭的这段时间,我一直感觉曙光就在眼前了。听到群里维权的小伙伴相继收到退款的好消息,每天约有10-20个人成功追回课时费,我心里也在期盼。 

终于在2021年的最后一周里,我得到好消息。720节课已经全部通过诉讼的形式退回。接下来,我会继续要回剩下被“骗兑”的课时学费。 

02 讨薪三个月没结果,无奈之下我只能离职

鸿亮 | 27岁,追讨自己的工资 

从去年11月份开始,北漂一族的我便一直在讨薪的路上。 

每个月的15号本应是个开心的日子——发薪日。和大多数北漂族一样,拿到工资后,我要计算着还贷款、信用卡等提前的消费项目。 

虽然我还是个“月光族”,但在北京这个工作机会多的城市也算有奔头。 

没想到的是,三个月前的15号我没有如期收到工资。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说实话没有特别担心,临近年底,公司事多,晚个一天两天都可以理解。 

就这样,没有说明,没有解释,我和同事们一样抱着“等等看”的心理,等了一周。这时候,某领导私下告诉部门手下,“公司资本还没到账,老板说下个月一起发。” 

老板都这样说了,我作为员工也不好一直催,就还是等。这个过程是煎熬的、漫长的,我拆东墙补西墙地把信用卡,又借钱把贷款都还上,每天都要看好几次工资卡余额。 

但想到下个月能发双倍工资,也挺开心。 

终于到了12月15日。早上一到公司,我就立刻查看工资卡,余额还是没有变化。从早上到晚上,工资卡被查询了无数次,依旧是没有变化。这时候,公司依然没有官方说明,没有邮件,没有通知,钱包依旧是“空空如也”。 

事态发展到现在,我和我的同事,已经有些坐立难安了。我们打算拿起法律的武器提起仲裁,这时候老板迫于压力终于出面了,给出的解释是“公司没钱”。 

那场名为“没钱”的会议上,老板表示“就算去仲裁我也没钱给你们发工资”。而且不回答员工问的任何问题。既没有就拖欠员工工资做出道歉,也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甚至最后还提出了把工资分期12个月给我们,然后签署协议,让我们主动离职。 

这很明显是缓兵之计。暂且不说我们有没有资格去银行申请分期,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拖欠工资,我对公司的信任度已经是负数了。而且如果工资分批到账,时间线一拉长,我就更没有讨薪的机会了。 

最让我不解的是,这期间公司还在不断地招聘新人;更可气的是,领导层的工资是正常发放的。说白了,只有我们这些基层员工没有收到工资。 

显然,这是一场老板自导自演的演出,老板的回应更是敷衍了事的无稽之谈。 

一般来说,工薪阶层消费都是有规律的,比如几号还贷款,几号还信用卡,所以两个月不发工资就把我的节奏彻底打乱了。更何况,这都是我自己辛苦工作应得的钱。 

从那之后,我对公司彻底死心,我和同事们也只能去申请劳动仲裁。每天家里、公司、劳动仲裁委员会来回跑,提交各种文件,只希望劳动仲裁委员会能尽快解决这件事。 

现在三个多月过去了,工资的事情还是没有音讯,干耗也不是办法。上个月我从这家公司离职了,静静等待仲裁的结果吧。 

年前也没有好的工作机会,只能等到年后再说了。 

03 健身房老板跑路,我的课时费也打水漂

常颖 | 24岁,追讨健身房课时费 

健身房跑路并不稀奇,连续遇到两次健身房跑路,也是真邪门。我就是这个万里挑一的“幸运儿”。 

第一次遇到健身房跑路这个糟心事还是大学刚毕业。回想起来,属于很典型的健身房跑路事件。那是一家全国连锁的健身房,我当时攒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办了一张健身卡,想着全国连锁肯定是有保证的,加上之前的压岁钱,一下子充值一万块钱。这属于顶级会员,全年可以无限次地上各种健身课。 

起初我兴致满满,几乎天天去,教练也很负责,不到一个月我就成功减重十斤。和这种成就感相比,一万元就变得不值一提。但好景不长,第三个月,我的教练回老家结婚了,我因为没人催促,惰性上身,再加上临近期末,我有两个月都没“光顾”这家健身房。 

没想到的是,开学再回来,我看到会籍顾问的动态显示,有警车到店的视频。第一反应是出现什么安全问题了,一问才知道是健身房老板卷款跑路了,教练们因工资还未结算而报警。 

好在我的课时所剩无几,会籍时间也马上到期,我便没再追究这个事。 

去年,工作一年后,我又重新找了一家健身房。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我这次有意绕过有卖课、促销套路的健身房。新的健身房看上去很“高冷”,既没有促销卖课,装修也非常豪华。270度的玻璃幕墙、江景房,还有自带泳池,看起来不像会跑路的样子。 

事实证明我错了,我还是没有逃过健身房跑路的宿命。去年年底,老板投资失败,资金链断裂,付不起高额的房租,无奈只能跑路。 

和上次相比,这次我是真的“遭殃”。从办卡到现在,我来上课的次数还不到十次,就遇到跑路情况,大几千的会员费就这样付诸东流吗? 

得知消息的第二天,我马上跑到健身房一探究竟。摆在我面前的,是“暂停营业”四个大字以及紧闭的大门。透过玻璃大门,室内漆黑一片。曾经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游泳池,也犹如一滩“死水”,就像我压抑又无奈的心情。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追回剩余课时费,我和其他会员自发地组建了维权小组。在我们的电话“轰炸”下,健身房的工作人员出面表示老板会派人来处理的,让我们稍安勿躁。 

我们都清楚,这就是在扯皮,便找来警察主持公证。耐人寻味的是,这家店的店长也是受害者之一,工资没有如期发放,和之前的健身房如出一辙。

报警之后,笔录也做了,回执单也拿到了,但就是等不来退费的消息。 

唯一幸运的是,这家健身房是老板个人原因跑路,并非健身房倒闭,所以在租期内还可以经营。但从那之后,这个健身房就算是名存实亡。毕竟,没人愿意做这个“接盘侠”。 

由于新的健身教练都是其他健身房来做兼职的,时间难保证,有时候能约课,有时候不能。开门的时间也要看心情,有时候大门紧锁、有时候屋里没电。 

眼看着健身房进入“薛定谔”的经营状态,我对剩下的课时费也不抱期望了。两次失败的健身经历后,我现在无奈选择居家健身。 

04 我在教培机构当老师,四万工资要不回来了

韩丽 | 22岁,追讨公司拖欠工资 

一觉醒来,天变了。行业的变革,公司的倒闭,作为“教培人”,我苦不堪言。 

现在大家都在关注家长退费难的事,很少有人关注我们作为老师,被拖欠了几个月的工资。和家长的几万块钱课时费一样,这也都是我的血汗钱。 

都说好好说话,从娃娃抓起,所以我们公司虽然不大,但还算得上是教培行业的“香饽饽”。不仅是资本看好公司发展,家长也很认可教学体系,没人会想过会倒闭,更没人想过公司会因为拖欠工资、不退费等事件被员工、家长起诉。 

回想起来,事情也是有迹可循的。去年6月份,正值暑假上课高峰期,工资却被拖欠了半个月。这很反常。 

按理来说,教培行业假期上课的需求很大,虽然不能保证有多高的收入,但假期期间的课时费肯定是最多的,还会有些奖金。我们“教培人”,一到假期就会很忙,但以前忙得心甘情愿,后来拖欠工资势必会败好感。 

尽管我心里犯嘀咕,但看到家长群的人数越来越多,工作群也是按部就班上课,就没多想。 

不幸的是,到了七月份事态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到月底的工作日,仍是继续拖欠工资,但领导一直都在说月底发,搞得人心惶惶。这时候,我们老师还要兼职销售的职责,也就是卖课。当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是,不做业绩就不给发工资。 

一个小插曲是,七月末公司创始人在工作群里向大家表示,公司有信心两到三周内完成并购,补上拖欠大家的工资。正当我们老师报以期待的时候,没几天,有老师在群里提醒高管要记得发工资,得到的回复确实第二天老师可以回家休息了,不用来上班了。  

正当我们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八月份公司正式宣布破产。接二连三的变动,我们作为基层老师,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只能认栽接受。 

关键的是,除了第一年是和公司本身签合同外,剩下工作的几年我都是和第三方机构签合同的,属于派遣关系,公司想要搪塞我们,有的是办法。更何况,公司的所有东西都是租的,账面根本没有钱。 

不仅是失业,被拖欠的四万块工资也打水漂了。公司起初说是破产会有清算,但即便是清算公司也没钱,只能拖着时间,硬扛。 

我建了个维权群,里面既有退费的家长,也有曾经的老师,现在已经有快500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个说法。 

讲实话,我也没抱期望。我问了很多同行,他们起诉、上访、拨打12345……一系列的维权操作之后,结果无一例外,只能吃哑巴亏。 

我现在准备考教师编制了,希望可以“上岸”。既然已经失去了,就继续向前看吧。 

(应受访者要求,周彦、鸿亮、常颖、韩丽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连线Insight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514人已赞赏 >
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