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腾讯集合

特斯拉女车主“车顶维权案”开庭:是否名誉侵权成焦点,仍未放弃产品责任纠纷

钛媒体官方账号

钛媒体官方账号

· 2021.12.25

值得注意的是,该事件原本的核心争议点是刹车失灵,但这次诉讼却主要针对名誉权。

播放 暂停

特斯拉女车主“车顶维权案”开庭:是否名誉侵权成焦点,仍未放弃产品责任纠纷

00:00 10:14

时隔8个月,曾闹得沸沸扬扬的特斯拉女车主车顶维权事件再迎新进展。

12月24日,“车顶维权”女车主张女士起诉特斯拉及其副总裁陶琳名誉权纠纷案,在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如期开庭。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的法务,以及陶琳的委托代理人代表被告方出现在法庭,张女士和丈夫作为原告方也同时出庭。

庭审从上午9点持续到下午3点,双方进行了近6个小时的激辩,但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庭审结束后,张女士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整场庭审感觉比较顺利,双方都有陈述客观事实,也对双方呈现的证据进行了质证和辩证。对于庭审结果,其代表律师表示,法院将择期宣判,目前还无法评判结果,相信法院会作出公正的判决。

特斯拉参庭人员在庭审后面对媒体提问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是否构成名誉侵权成争议焦点

此次庭审的焦点是“特斯拉一方是否侵犯了张女士的名誉”,主要涉及陶琳在上海车展车顶维权事件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态,以及特斯拉两家公司在相关声明中针对维权事件的言论。

庭审中,张女士一方举证,4月19日,副总裁陶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有如下观点:“近期的负面都是她(指原告)贡献的”“只愿意高额赔偿”“一定坚持要高额的赔偿”“我觉得她很专业,背后应该是有(人)的”等。

4月28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特斯拉”还发文称:张女士丈夫说“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与他人‘合作’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团队’称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其诉求……”

张女士一方认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上述不实言论已经对张女士个人以及家人的工作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因此,张女士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并消除影响,需向其书面赔礼道歉,并在全国性媒体刊发向原告道歉的公告,同时在其官方微博发表致原告的书面道歉信(连续三十日微博置顶),并支付原告精神损害赔偿金50万元人民币。

而被告特斯拉一方表示,案涉言论均有事实依据,例如:微博中提到的“原告身边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协助” “该团队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诉求” “与他人合作受人帮助只能听话”等内容。此外,基于原告自己也认可的有关“维权”时太冲动、行为过激的事实,出于澄清案件基本情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考虑,特斯拉对上述事实进行了客观反映,不存在对原告的侮辱与诽谤,更不构成对原告名誉权的违法侵权。

特斯拉一方还称,由于原告的行为,特斯拉一方已经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保守估计过亿。虽然特斯拉一方已经就此向法院提起维权诉讼,要求张女士赔偿500万元经济损失,但在提起诉讼寻求公力救济以前,特斯拉发声对事件的澄清,属于私力救济。

至于陶琳发表的言论,特斯拉一方认为,属于典型职务行为。

未放弃产品责任纠纷,仍希望获得完整行车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该事件原本的核心争议点是刹车失灵,但这次诉讼却主要针对名誉权。

对此,张女士回应,一方面,特斯拉一些言论确实对自己造成了很大困扰,首先想澄清自己,恢复自己的名誉。另一方面,因为特斯拉拒绝提供完整的行车数据,自己目前还没有办法就产品质量责任进行起诉。

回溯该事件,今年2月21日,张女士的特斯拉Model 3发生严重追尾撞车事故,其父母受伤住院。当时,交警判定驾驶车辆的张父为事故全责,而张女士认为是特斯拉“刹车失灵”导致。

在多次前往特斯拉4S门店维权未果后,4月19日,上海车展上,张女士身穿印有“刹车失灵”字样的T恤,站上了特斯拉展台的车顶,并高呼“特斯拉刹车失灵”。随后,张女士被行政拘留。

4月22日,应张女士要求,在相关监管部门的督促下,特斯拉提供了事故前半小时的行车数据。数据显示,发生撞车事故的原因是驾驶员行驶速度过快、制动较晚。

对此,张女士认为,该数据缺少了刹车踏板位移、电机扭矩等关键参数,并再次要求特斯拉提供完整数据。而特斯拉方面坚持,与次事故相关的数据已经出示,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特斯拉必须提供更多。

5月6日,张女士率先从名誉权入手对特斯拉提起诉讼,称特斯拉公司及其副总裁陶琳的部分言论侵犯其名誉权,要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向特斯拉索赔精神损害赔偿金5万元。

而在张女士起诉后,特斯拉也于今年8月对张女士进行了反诉,并要求张女士赔偿名誉权损失500万元。在此背景下,张女士将要求对方支付的精神损害赔偿金由5万元升至50万元。

此外,就刹车失灵争议,张女士也未放弃“寻求真相”。据《财经》报道,今年7月,她已就此事向法院递交材料,但由于法院管辖地的问题,一直未有进展,“立案与否这两天会有通知”。

今年8月,张女士也已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递交书面材料,要求调查刹车失灵事件,并收到回复称“已经立案”,但由于案情复杂,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有反馈。

庭审当天,张女士再次表示,因还未拿到行车记录的全部资料,在先提起名誉侵权起诉之余,也希望获得事故发生时的完整行车数据。

事故频发,特斯拉一年三诉车主名誉侵权

也是在12月24日,该案庭审同一天,又一辆特斯拉出现坠河事故。虽然警方通报“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特斯拉客服回应“当时车内主副驾驶两人争夺方向盘导致车祸”,现场人员也表示“驾驶员与副驾驶发生冲突”,仍然无法阻止人们将特斯拉送上热搜。

这与特斯拉频频出事有关,争议最大的就是“刹车失灵”问题。此外,据南方都市报消息,今年以来,特斯拉就部分国产以及进口车型,已经累计发起了五次召回,除了两起悬架问题召回,另外两宗召回涉及误触导致的急加速问题、安全带螺钉脱落问题、制动卡钳安全问题等。

事故争议之外,特斯拉也深陷与车主的法律纠纷中,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就有3起。

其中,与车主韩潮的欺诈纠纷案特斯拉不久前刚刚败诉。

今年9月16日,全国首例特斯拉“退一赔三”案二审宣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特斯拉公司(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北京)有限公司)构成销售欺诈,应向车主退还37.97万元购车款,并赔偿113.91万元。

资料显示,韩潮于2019年6月通过特斯拉官方渠道购得一辆Model S二手车,官方承诺该车辆并非事故车。但在购车后两个月内,该车辆多次发生故障。此后,韩潮委托了机动车司法鉴定机构对车辆进行检测,发现车辆后侧围板有切割和焊接痕迹,鉴定为事故车。于是以特斯拉销售事故二手车,存在销售欺诈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尽管法院始终支持车主的主张,特斯拉仍然起诉了韩潮,要求赔礼道歉,并索赔500万元。

而在与温州车主陈某的纠纷中,今年10月,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审理认定,事故由车主操作不当造成,陈某需在抖音平台向特斯拉赔礼道歉,持续不少于90日,另需向特斯拉支付赔偿款5万元。不过,陈某随即在社交表示将上诉。

据了解,2020年8月12日,该温州车主陈某驾驶Model 3高速撞向小区停车场的拦截杆,在碰撞多辆车之后翻倒。针对事故原因,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指出,车主当时确实没有踩刹车,而是把油门当成了刹车,但该车主主张是车辆的刹车失灵所致。因此,今年6月9日,特斯拉以恶意诋毁特斯拉为由,将温州车主陈某告上法庭,并提出高达50万元的侵权损害赔偿金的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具有争议的事故和维权事件,并未影响特斯拉在中国的销量。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1月特斯拉Model Y和Model 3在中国分别实现销量2.68万辆和2.61万辆,环比增长5%和-10%,在纯电动新能源车企中排名首位,比第二位的上汽通用五菱多出近3000辆。

今年1月-11月,Model Y和Model 3两款车型在中国卖出了41.33万辆,比去年同期增加264%,特斯拉的销量位于纯电新能源车企之首。

(钛媒体App编辑刘萌萌综合自上游新闻、上海证券报、《财经》等)

本文系作者钛媒体官方账号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钛田097033
525人已赞赏 >
525换成打赏总人数52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