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进入深水区

字母榜

字母榜

· 2021.11.27

零售的水比外卖深得多。

播放 暂停

美团进入深水区

00:00 15:2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字母榜,作者 | 彦飞,编辑 | 王靖

在享受了外卖的九年增长红利后,美团又一次处在转型关头。

11月26日晚,美团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业绩。上一季度,美团总营收为人民币488亿元,同比增长37.9%;调整后净亏损55.3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20.5亿元。

尽管由盈转亏,但整体来看,这仍然是一份较为健康的财报。

美团旗下业务分为三大板块:餐饮外卖,到店酒旅,以及囊括社区团购、共享单车等板块的新业务。

报告期内,外卖日均交易笔数同比增长24.9%至4360万笔;GMV(商品交易总额)同比增长29.5%至1971亿元。收入水涨船高,同比增长28%至265亿元,仍然是美团营收支柱。

到店酒旅业务规模较小,上季度带来86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33.1%。它仍然是美团最赚钱的业务,经营利润为38亿元,经营利润率升至43.9%。

新业务营收为137亿元,经营亏损高达109亿元,直接导致公司整体亏损。这部分亏损主要是由供应链、仓储物流等基础设施投资所导致,算是把钱花在了刀刃上。

此外,在截至9月30日的12个月中,美团交易用户达6.7亿,同比增长40.1%;活跃商家830万家,同比增长28.2%,供需两端均有良好表现。

从各项指标来看,美团上季度表现稳健。考虑到疫情期间,国内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增长较慢,美团仍然维持两位数百分比增长,殊为不易。

但若以王兴推崇的“长期主义”考量,美团的新一轮战略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这份财报暴露出的最大问题是,外卖收入的增长越来越慢了,28%的同比增速明显低于去年同期的32.8%。

在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美团CFO陈少晖认为,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部分地区的洪涝灾害,以及餐饮业的整体减速,是上季度外卖业务增长放缓的主要因素。他警告称,由于去年同期的基数较高,“今年第四季度的同比增速可能比前几个季度更低”。

事实上,即使疫情彻底结束,国内外卖行业也很难回到高速增长。

外卖是一块成熟市场,可挖掘的新玩法很少。今年出台的一系列监管政策,对平台与商家和骑手的合作关系做了严格约束,利用优势地位获取超额利润的做法被禁绝。

长期以外卖为基础的美团故事,很可能到了换一种讲法的时候。

公布第三季度业绩之前,美团已经开启变革。沿袭了三年的“food+platform”(食物+平台)战略,被“零售+科技”取而代之,并由王兴带队成立5人小组专管零售。

昨晚的电话会议上,王兴被问及上述战略升级时表示,“美团在成立之初就是一家零售公司”,零售仍然是公司的主要业务,也是未来需要一直加强的基础能力。这番表态正式确认了零售板块在美团下一个十年的战略高度。

01

不过,从收入构成来看,美团在过去九年间一直是一家外卖公司。

2012年底,美团正式进入外卖市场。这块刚需、高频的业务给美团带来了庞大的流量和现金流,为1.6万亿港元的市值提供关键支撑。

尤其是2016年之后,美团外卖向三四线城市扩张,一年内覆盖城市数量从200个增至1100个以上,大幅拉开与竞争对手的差距。

2018年4月,美团的主要对手饿了么以95亿美元的天价,被阿里巴巴收归麾下。美团最终赢得漫长的外卖大战的胜利,7:3市场份额格局延续至今。

同一年,外卖业务对美团营收贡献率超过一半。今年第三季度,这块收入占比53.2%,仍然是最大收入来源。

但过去几年间,外卖行业渐渐告别飞速成长。艾媒咨询的一份报告指出,2018至2020年,国内外卖市场规模从4250亿元增至6646亿元,但年增速从55.1%大幅下滑至15%。

在此期间,美团依靠市场优势地位,仍然保持高于大盘的增速,但也开始显露疲态。

从交易规模来看,今年前两季度,受到去年同期基数低的影响,美团外卖GMV分别同比增长99.6%和59.5%,反弹势头十分强劲。

但在第三季度,由于疫情影响较小,外卖GMV同比增速下滑至29.5%,甚至低于去年第三季度的36%。相对应的,外卖收入的同比增速也比去年同期低了近5个百分点。

外卖大幅减速,一方面是由于消费者用餐习惯发生变化,重油高盐的外卖越来越不受欢迎;另一方面,更严格的监管要求,包括保障骑手收入、完善骑手社会保障,以及不得向商家收取高收费等,都势必拖累这块业务的“钱”景。

此外,美团外卖仍然面临“增收不增利”的难题。

今年第三季度,外卖业务以264.8亿元的营收,创造了8.8亿元经营利润,同比增长14%,仅相当于营收增幅的一半;经营利润率从上年同期的3.7%降至3.3%。

相比之下,报告期内到店酒旅业务以86亿元的营收,带来37.8亿元经营利润,同比增长35.8%,经营利润率高达43.9%。

外卖业务的利润已经很薄,而随着成本大头——骑手薪资福利的增加,这块收益有继续被压缩的可能。美团并未披露第三季度的骑手成本;但在第二季度,这块支出高达155亿元,同比增长53%,第三季度预计处于相近水平。

另一方面,到店酒旅同样是一块成熟业务,而且业绩表现与国内外防疫要求息息相关。在全球疫情远未结束的情况下,美团不可能把加速增长的希望押在它的身上。

在两大传统板块之外,寻找新的增长曲线,已经成为美团的当务之急。

02

虎嗅此前报道,早在2019年,美团内部就开始讨论外卖的未来。彼时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随着公众餐饮喜好的不断变化,固有的外卖模式“绝非永恒模式”。

不过,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线下商业活动长时间停摆。直到下半年,国内疫情得到控制,美团才开始加速转型。最被看好的方向是线下零售,打头阵的则是美团优选。

彼时,社区团购赛道激战正酣,美团优选在2020年7月上线后,凭借强势地推和巨额投入,很快成为头部平台之一。到了2021年第一季度,它已经进入全国2600个市县。

在该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王兴表示美团优选的目标是未来几年带来3~4亿的新增用户。也就是说,相比赚钱,“拉新”才是这块业务的首要目标。

从前三季度的业绩来看,美团优选超额完成了KPI:

在截至今年3月31日、6月30日和9月30日的12个月里,美团交易用户分别为5.69亿、6.28亿和6.68亿,环比净增5800万、5900万和4000万,前三季度累计新增1.57亿。王兴当初设立的目标已经达成一半。

除此之外,美团在零售板块的另外两架马车——美团买菜和美团闪购也在加速。

美团买菜2019年初在上海开城,随后又进入北京、深圳、武汉等城市,主打生鲜蔬菜“1小时到家”,目标消费人群定位高于隔日自提的社区团购。但由于运营成本高昂等因素,这块业务的扩张按下暂停键,并从武汉、东莞等城市退出。

不过,据地歌网报道,美团买菜近期在武汉重新上线,总运营城市增至7座,并计划明年初进入苏州。此外,美团买菜的前置仓数量相比今年第二季度之前翻了一番。

美团闪购的上线时间更早,初衷是利用美团外卖的配送网络,发展所谓“即时零售”,聚焦超市日用、鲜花绿植等餐饮之外的品类。交银国际在本月中旬的一份研报中透露,今年9月美团闪购的日单量已超过500万单,预计潜在增量是目前的2~3倍。

美团财报称,美团优选、美团买菜和美团闪购“三大业务模式满足了不同消费场景下不同类别消费者的各种需求”。

但另一方面,这三块业务的资金需求也格外庞大。

2019和2020年,美团新业务板块分别亏损67亿元和109亿元。但在加快布局零售之后,这部分的烧钱速度明显加快。

今年第三季度,美团新业务板块收入137.2亿元,同比增长66.7%;经营亏损109亿元,同比扩大4倍以上。此外,经营亏损率接近80%。

再算上上半年亏损的172亿元,美团今年前三季度因拓展新业务而发生的亏损高达281亿元,相当于2020年全年的2.6倍。

财报指出,零售板块亏损猛增的原因是业务持续扩张,其中包括对冷链物流等基础设施的投入等。

其中,美团优选是亏损大户。36氪援引知情人士言论称,第三季度美团优选的亏损率为20%左右,没有明显好转;件单价仍在9元上下徘徊。这块业务的亏损预计接近60亿元,占整个零售板块亏损额的一半以上。

从目前趋势来看,在“拉新”目标的指引下,美团的新业务板块仍将把增长作为第一要务,持续的高额投入在所难免,并将影响接下来几个季度的盈利表现。

不过,美团手里的现金储备十分充裕,截至上季度末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509亿元,以及短期理财投资700亿元,足以支撑较长时间的资金消耗。

03

美团内部外卖与零售的权重变化,早有迹象可寻。

今年9月,王兴宣布将公司战略从“food+platform”升级为“零售+科技”,food主要指的是外卖。它被零售取代,背后含义不言而喻。

本周四的财报电话会议上,王兴在回答分析师提问时,详细解释了这一调整:

“我们眼中的零售概念覆盖面很广。零售本身的含义,就是将货品或服务销售给终端消费者。所以零售可以分为两类:货品零售和服务零售。从这个意义上看,美团从成立之初就是一家零售公司。”

王兴强调,零售仍然会是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公司未来需要一直要加强的基础能力。

从外卖配送网络出发,不断完善基础设施,销售更多品类的商品,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是美团做零售的基本逻辑。

在财报中,美团认为在线零售业务的终局是由“万货商店”演变为“万物到家”。与单纯的送外卖、卖蔬菜相比,这一提法显然更有想象空间。

在美团零售的三个主要业务中,美团闪购在“万物到家”上走得最远。财报称,今年七夕节期间,美团闪购的热门消费品类从鲜花延伸至美妆、3C电子等品类,单日订单量创下新高;同时,美团闪购还涉足常用药品的销售,推出“小黄灯”项目。

这场品类扩张的无限游戏,已经隐然带有入侵阿里、京东后院的味道。在一些情况下,美团闪购的配送速度甚至比传统电商更快。

但在吃到蛋糕之前,美团面临的难题也有很多。它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在亏损和增长之间找到平衡。

据《财经》杂志本月中旬报道,在今年6月的半年度会议上,美团优选的长期目标被确定为“高质量发展”,包括降本增效、建设基础设施、提高毛利润率等。

而在刚刚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中,美团重申了这一目标,称美团优选“在遵守法规及确保合理定价政策的基础上专注于高质量增长”。

然而,上一季度,美团优选及其他新业务的亏损仍在快速增长,与“降本”目标相背离。此外,《财经》援引知情人士言论称,美团优选前三季度GMV不足1000亿,想要完成全年1500亿的目标难度较大。

此外,与外卖不同,美团在零售各条战线上都有强大的竞争对手。

社区团购方面,过去一年的行业洗牌让二线玩家纷纷出局,美团优选有望借机扩大份额,但留在牌桌上的对手依然不少。除了在农产品方面占据优势的拼多多外,阿里今年9月将盒马集市和淘宝买菜合并为“淘菜菜”,俨然也要大干一场。

而在生鲜、即时零售领域,美团除了要应对盒马鲜生、京东生鲜、京东到家“小时购”等同类产品的竞争外,还需要防备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规模更小的玩家。

拼多多、京东与美团同属腾讯阵营,彼此可能还会留有余地,不至于恶性竞争;但美团与阿里常年战火连绵,势必要真刀真枪大战一场。即使最终美团胜出,也注定要拉长扭亏为盈的时间跨度。

过去几年里,美团核心的外卖板块并无真正敌手。如今,在转向零售领域后,美团需要承受的财务和经营压力陡然变大,而信奉“长期主义”的王兴和美团的投资者们,也将迎来真正的挑战。

本文系作者字母榜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514人已赞赏 >
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企业应用

    获投270亿元

  • 2

    医疗健康

    获投265亿元

  • 3

    金融

    获投140亿元

  • 1

    Tiger Global

    热度值44417

  • 2

    Insight Partners

    热度值33662

  • 3

    红杉资本中国

    热度值21100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