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用一根海藻,“碳中和”一头牛

硅兔赛跑

硅兔赛跑

· 11月25日

低碳畜牧业的前景不一定比人造肉、植物肉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丨椎名,编辑丨梓,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比尔·盖茨关心前沿科技我们已经不稀奇。但你知道吗?他还特别关心一种动物,那就是牛。

更准确的说,他关心牛放的屁,以及人类如何应对由此引发的生存危机。

有人要挑战用一根海藻解决这个问题。

01、别拿牛屁不当回事

首先,你可不要小瞧牛屁的碳排放威力。

这件事情可是真牛真事:有一次,德国中部城镇拉斯多夫的一个牧场,90头奶牛集体放屁、打嗝,结果导致牛圈内甲烷聚集而引发农舍爆炸、奶牛受伤。

图源:Dairy Moos

我们在谈碳排放、温室气体时,总是先提到二氧化碳,其实甲烷也是一种常见的温室气体,而且它的威力比二氧化碳还大。要知道,排入空气后还不易被生物所直接利用,如果按照20年的时间框架计算,甲烷的温室效应潜能,还可以飙升到二氧化碳的72倍,对全球温室效应的影响不能小觑。

说到甲烷,就和牛有关了。

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牲畜的巨大阴影:环境问题与选择》便指出,粮农组织研究了其他牲畜,如羊、鸡、猪等造成的环境污染程度之后发现,全球超过10亿头牛排放的废气,是导致全球变暖的最主要元凶之一。全球各地的奶牛每年会产生超过 1.5 亿吨的甲烷。

图源:Green Technologies

顶尖富豪比尔·盖茨也特别关注牛屁问题,他曾多次为此撰写文章,称假如全球养殖的牛组成一个国家,它们将在所有国家碳排放中名列第三,仅次于中国、美国,比世界上所有使用燃油的交通工具的碳排放总和还高。

比尔·盖茨在他那部写了整整10年的《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中抛出了一个数字:人类每年正向大气中排放相当于510亿吨二氧化碳的温室气体(甲烷是二氧化碳的28倍,一氧化二氮是265倍,均折成二氧化碳后计算)。考虑到大气总质量约5千万亿吨,这确实让人惊悚。

图源:盖茨基金会

因此,如果要应对温室效应,牛屁碳排放问题将是一个迟早要面对的坎儿。

一家名为CH4 Global的澳大利亚公司看到了这个机会。而且他们决定富有创造力地解决这个问题,所谓碳从屁来,屁从口入,如果能够顾改善牛的饮食结构,减少牛屁中的温室气体含量,不失为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

CH4 Global成立于 2019 年,目前的核心产品是一种特殊的海藻补充剂。

这种海藻补充剂可以用作牛的饲料补充剂。生产过程中,他们会对一种非常特殊的红海藻——Asparagopsis armata——进行改造。将改造过后的海藻制成补充剂喂给奶牛后,可以减少90%牛屁和打嗝的甲烷排放,同时还可以提高饲料转化率。

图源:CH4 Global

地处澳大利亚,CH4 Global正在林肯港、袋鼠岛和约克半岛等当地沿海水域将这一想法付诸实践。他们计划实施海草工业规模化种植和改造,进一步建成现代海洋产业开发基地。据悉,过去两年中,其海藻补充剂在概念验证和全面商业化上已经取得不小的进展,如果后续顺利,他们可在2022年正式推出这款海藻制品。

而且,CH4 Global未来的商业想象力不仅局限于此。从海藻制品出发,该公司希望,最终能够借助水产养殖来创造低碳农业,削减反刍牲畜的排放,为人类争取一些时间来影响气候变化。根据该公司的介绍,围绕废物、水、能源和材料的全球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每年能产生超过10亿美元的节约,减少碳影响。

如果说植物肉餐饮企业在搞颠覆性创新,以彻底改变人类的饮食方式为代价,来解决牛养殖所造成的高碳排放问题,那么,CH4 Global为代表的低碳畜牧业,则是在通过“微创新”的思路,从细节入手,撬动低碳农业的大生意。

显然,CH4 Global这个路线也受到了关注低碳技术的投资者的青睐。就在刚刚过去的10月,CH4 Globa宣布获得 1300 万美元的 A 轮投资,新资金将用于工厂的建造并将海藻补充剂产品推向全球市场。

总部位于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 DCVC领导了这轮投资, Steve Meller 博士表示,其他关注气候变化的投资者也对他们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正如盖茨在他讨论气候变化的文章中所说的:“农业创新能像电力对气候变化的影响一样受到重视,因为农业创新的成功对阻止气候变化同样至关重要。未来收入和人口的变化可使粮食系统对环境影响增至目前影响的近两倍。我相信,为应对这一挑战已经找到了具有创造性和扩展性的解决方案,而现在正好是向它们研发领域投资的时候”。

02、降低畜牧业的碳排放,仍是蓝海

和人造肉、植物肉这种大热风口相比,低碳畜牧业的竞争还处于小众且蓝海的阶段。

从比尔·盖茨、李嘉诚投资人造肉创企,到国内汉堡王开卖人造肉汉堡被一抢而光,再到美国人造肉公司Beyond Meat在纳斯达克上市,如今说起人造肉,已经不是一件罕见的事。

图源:Bloomberg

或许未来的某一天,这些动物肉替代品能占领动物肉市场,但是在植物奶还没出现之前,畜牧业的奶牛数量仍不可能锐减。更何况,目前这些动物肉替代品能占领动物肉市场还远远不是主流选择。

畜牧业是全球粮食系统的支柱,也是减贫、粮食安全和农业发展的贡献者。据粮农组织称, 畜牧业贡献了全球农业产值的 40%,支持近 13 亿人的生计以及粮食和营养安全。根据粮农组织 2020 年的一份报告,每年有近7200 万吨牛肉和 8.6 亿吨牛奶进入市场。 

与此同时,改善畜牧业的空间依然很大。就拿牛来说,21世纪的牛,应该产最多的肉、挤最多的奶,放更少的屁、打更少的嗝。

对于供应链中有奶牛的公司来说,改变畜牧业碳排放的技术方案是很有价值的,这一点看看那些人造肉、植物肉初创公司就可见一斑,它们之所以能蹿红,主要原因就在于符合当下及未来环保要求。

低碳畜牧业的前景不一定比人造肉、植物肉小。

近年来,不止CH4 Global,各国科学家、创业者们都在降低畜牧业的碳排放上各显神通。

类似于像CH4 Global采取调整动物饮食结构思路的,还有一家名为Mootral的瑞士公司。他们在其生产的饲料添加剂中添加了大蒜和柑橘类黄酮生物活性提取物,从而能够直接作用于产生甲烷的菌株,并且不会对发酵过程产生负面影响。目前,Mootral 公司的饲料添加剂正在等待批准以进行商业使用。

Mootral CEO Thomas Hafner  图源:Alex Rumford

在爱尔兰,创企 DúlaBio同样选择改造饲料添加剂,他们在其中加入当地海藻的混合物,作用于当地畜牧经济从而进一步减少气体排放。

当然,改良的添加剂并不是单枪匹马地在对抗牛屁问题。

更原始一点的,有的团队甚至在尝试研发给牛佩戴的、可收集温室气体的口罩、背包。阿根廷国立农业科技学院,就曾尝试把温室气体收集器放在牛的背部,然后将喉管插入牛的第一个胃,这种装置工作一天,能给抽取到300升甲烷。用作发电的话可以推动一辆汽车,或为一部冰箱提供24小时电力。当然,目前这个方案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

也有公司往整个碳链条的更上游走去,靠“固碳”来减碳。比如一家名为Deep Branch的英国初创公司。

他们的技术是将工业排放的二氧化碳转化为高价值的化学品。这家公司会使用专有的气体发酵工艺,将捕获的二氧化碳转化为单细胞蛋白质,优化用作动物饲料,并具有高蛋白质和维生素含量最佳的氨基酸配置。由此产生的蛋白质具有与鱼粉相当的营养特性,可用于牲畜饲料中,作为鱼粉和大豆蛋白质的替代品。

目前,Deep Branch已经签署了一项协议,使用英国能源公司Drax拥有的发电厂捕获的二氧化碳进行生产。

图源:Getty Images

Deep Branch所做的又比我们上文提到的其他公司更超前一些。从他们的思路来看,发展低碳畜牧业不同于植物肉、人造肉,它最大的机会不仅在于减少碳排放,而且很有可能试图将整个农业转变为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而不是问题的一部分。

总而言之,这些创企已经开始行动,未来几年就是交出市场成绩单的时候。只要有想象力的方案仍在层出不穷,减少人类肉食行为对气候的影响就仍有希望。

毕竟,我们的文明历程走到今天,靠的就是“办法总比困难多”。

本文系作者硅兔赛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