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学投资,剑指产业链

商业数据派

商业数据派

· 11月16日

用造车吸入的庞大现金流做投资 ,不仅能“钱生钱”,更能向整个产业链渗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商业数据派,作者 | 祝婷婷、罗宁,编辑|王一粟

2021年下半年,面对“跌跌不休”的中国汽车市场,新能源汽车成为挽救颓势的主力军。

今年10月,面对已经连续5个月下滑的中国汽车零售销量,新能源汽车销量反而继续扩张。乘联会数据显示,10月份中国乘用车市场零售销量为171.7万台,同比下滑13.9%,但与此同时,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销量为32.1万台,同比上涨141.1%,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总销量的18.7%,同样受芯片短缺影响,但新能源汽车依然涨势喜人,再一次证明了这一行业发展之迅速。

新能源之火正在燎原,而在中国火花最大的“蔚小理”,也一步步迈入“创而优则投”的生态路。

10月13日,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企业海博思创宣布完成Pre-IPO轮融资,“造车三剑客”之一的蔚来也在投资中名单中,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余宁表示,“在碳达峰碳中和的政策影响下,储能产业正在爆发。”

无独有偶,10月19日,小鹏汽车生态企业小鹏汇天宣布完成超过5亿美元A轮融资,投前估值超10亿美元。此轮融资由IDG资本、五源资本及小鹏汽车领投。公开资料显示,这是迄今为止亚洲低空载人飞行器领域企业获得的最大单笔融资。

随着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理想”通过Pre-IPO和美股IPO后手握百亿现金,三者也从创业者摇身一变成为投资人,开始进行多方位的并购和投资。造车吸入的庞大现金流,正在向整个产业链渗透。

弹药充足的造车三剑客,在热火朝天造车的同时,似乎也走出了风格迥异的投资路线:

1、蔚来资本攒局先人一步,5年共投资约40家企业,打造大产业大联盟;

2、小鹏汽车低调入场,一手进军飞行器和机器人押注未来,一手抓紧补足自身短板;

3、理想布局汽车产业链,盘活闲置资产,强化自动辅助驾驶技术。

蔚来资本,与造车并行起飞

201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蔚来创始人李斌在饭店的lobbybar喝茶时对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张君毅发出了担任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的邀请。

彼时,蔚来刚完成由百度、腾讯领投的C轮融资。虽然还未能实现自我造血,但已着手成立独立募资资金,这与张君毅对汽车领域的投资布局设想不谋而合。

此后,高瓴资本、红杉资本携手李斌,宣布共同出资100亿人民币成立蔚来资本,主要关注新能源、新材料、电动力系统、智能互联和自动驾驶等相关产业,旗下管理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总规模逾百亿。

百亿资本棋局落定。2017年,蔚来资本与红杉中国、高瓴资本共同发起设立了首期人民币基金,侧重成长期及成熟期投资。随后,旗下美元基金也于2018年完成首次交割,侧重早中期投资。成立以来,蔚来资本共投资40余家企业,涵盖自动驾驶及智能化系统、车联网出行服务、新能源及能源互联网、电动汽车及核心零件、先进制造等5大领域。

相比理想和小鹏,蔚来的资本布局既早期又大手笔,与造车主业并行起飞。

诞生之初,蔚来资本率先布局嘀嗒出行等网约车出行企业,由于其网约车赛道的投资布局中涵盖滴滴的主要竞争对手,如首汽约车、嘀嗒出行、飓风出行等,也一度被外界调侃为“反滴滴联盟”。嘀嗒出行创始人宋中杰在采访中曾提到,第一次见面时李斌就抛出了橄榄枝,随后以极快的速度敲定了投资事宜。

(整理:商业数据派)

五年的投资生涯中,蔚来资本已累计出手60余次,被投企业约40家。其中不乏上市企业的身影,宁德时代、容百科技、联赢激光这3家企业已分别完成IPO,另有一家被恒大健康并购,曲线完成上市。投资的领域中,除了汽车交通,也不乏企业服务、生产制造等类型的企业。总体投资类型似乎更为偏好处于成长期的优质初创企业,目前已投资位于Pre-A至A+轮6个,Pre-B至B+企业7个。

(蔚来资本2021年投资汇总 资料来源:天眼查)

其中,蔚来布局最多的是自动驾驶,包括Momenta、主线科技、Innovusion、小马智行等。在出行领域,蔚来押注了首汽约车、嘀嗒出行、爱泊车和中之保等;在能源和新材料方面,拿下容百科技、奥动新能源以及易骑换电、云快充等;在车联网领域布局了车联天下和四维智联等。投资名单中,汽车产业链之外,也投资了依靠健身镜出圈的FITURE、协同办公软件石墨文档。

不同于传统车企的战略投资部门,“蔚来资本的创立及运营与蔚来汽车都是完全独立的。”张君毅不止在一个公开场合强调,“蔚来资本所投项目大部分都是中性化的,甚至个别项目的主要服务客户并不是蔚来,而是吉利、北汽、长城等整车企业。这既是市场化基金的属性,也是符合行业发展的核心规律,只有打造大产业大联盟,所投企业才有发展机会。”

投资的后起之秀,小鹏与理想

与蔚来多次高调投资甚至为其他企业公开站台不同,小鹏汽车的公开对外投资并不多。目前披露的对外投资多与其关联企业相关。据企查查显示,小鹏汽车经营主体广州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共有5家对外投资企业,包括广州鹏跃汽车发展有限公司、上海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等。其中,除了新增的广州智鹏车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0%外,其他企业小鹏汽车均持股100%。

 

虽然并未对外官宣,但据报道称,小鹏汽车已组建VC基金,该基金由总裁顾宏地带队,摩根大通和高盛等顶级投行人员组成,基金规模称“比蔚来资本的盘子要大得多”。据称目前一家芯片公司、一家激光雷达的创业项目已接近交割,具体投资对象并未对外披露。

此外,小鹏汽车还通过在港注册企业Dogotix (Hong Kong) Limited 100%持股旗下机器人的研发与制造企业广东鹏行智能有限公司,该企业2016年成立于深圳,是国内最早投入足式机器人研发的团队之一。2020年鹏行智能获得何小鹏及小鹏汽车投资,目前已发布发布了智能机器马第三代原型机,内部代号为“小白龙”。

除了投资“地上跑的”,小鹏汽车还投资了“天上飞的”。如上述提到的小鹏汇天宣布完成超过5亿美元A轮融资(约合人民币31.97亿元),投前估值超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3.93亿元),由IDG资本、五源资本及小鹏汽车领投,红杉中国等知名机构跟投。鹏行智能足式机器人和小鹏汇天飞行汽车,都属于小鹏汽车在“未来交通探索者”战略下布局的生态企业。

 

而理想汽车,迄今总共有六次对外投资,分别参与投资了研发自动驾驶的公司知行汽车和易航远智、传感器公司流深光电和无人车研发的新石器,理想的计划是通过投资上述公司完成L2.5级自动驾驶功能。

对于自动驾驶和感知传感器的公司,理想汽车的投资逻辑和蔚来一样,即布局汽车产业链。而投资研发无人驾驶商用车企业新石器,一方面,是出于盘活其闲置资产的考虑,即SEV项目下的底盘和电池工厂。另一方面,也是理想在无人驾驶商用车方面的布局策略。

“蔚小理”都把自动驾驶作为了出行核心科技重点布局,但理想和小鹏更着眼于布局出行产业链,而蔚来布除了布局汽车本身产业链外,也对企业服务、生产制造等其他领域进行布局。投资风格的迥异,或许也和其创始人的个人风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汽车媒体和电商平台出身的李斌更加重视用户体验和营销宣传,相对应地,蔚来资本在投资市场更为活跃,更加高举高打。而技术背景出身的何小鹏,业内人士对其评价是“低调,沉浸在自己理想当中,不愿意抛头露面的人。”无论是投资载人飞行器还是智能机器马,其投资布局与创始人“低调的理想主义”特点一脉相承,不张扬却也更“未来”、更“科技”。

李想的创业经历不可谓不丰富,高中开始做个人网站,泡泡网之后又经手汽车之家网站,业内人士评价其“经手的产品不惊艳,但很务实。”相对应地,理想的投资布局始终围绕着汽车及其周边业务展开,比起在投资市场活跃的蔚来和低调的小鹏,理想介于两者之间。

并购,解决造车“绊脚石”

除了利用投资进行“锦上添花”的布局外,对于造车主业要解决的“绊脚石”,造车新势力们更倾向于通过收购的方式补齐短板。

继小鹏通过收购福迪汽车拿到了整车生产资质,在广州、肇庆等地的工厂规划年产能达数十万后,小鹏又斥资2.5亿元收购智途科技,目的是掌握其高精地图资质。据悉,目前国内共有28家企业或机构获得了甲级测绘资质,稀缺的测绘资质也因成为车企布局的重点。小鹏此番收购智途也成为新造车中第一家拥有甲级测绘资质的公司。

而理想汽车除了通过并购力帆拿到整车生产资质外,据报道称,理想汽车将接手北京现代顺义基地,项目计划2023年投产,达产后理想汽车顺义工厂的年产能可能会达到30万辆+,预计理想最快下半年正式接手。

不过,对比其他造车新势力大多“豪掷千金”通过收购股权等方式获得整车生产资质,蔚来汽车目前仍由江淮代工。2021年3月,蔚来拟与江淮成立合资工厂,双方的关系也由“代工厂”转变为“合作伙伴”。

除此之外,蔚来的其他收购多服务于其关联方,2021年2月,蔚来斥资55亿人民币收购蔚来中国3.305%的股权,同时以100亿元增持蔚来中国。据悉,完成股权收购和资本认购后,蔚来汽车将合计持有蔚来中国90.36%的控股权。

蔚来为何会做出如此举动,在外界看来,或许正是在为蔚来中国的IPO做准备。因为在此前,蔚来已与合肥签订蔚来中国5年内上市的对赌协议。蔚来对外表示“此次回购,合肥计划将投资蔚来中国所获收益再投资于智能电动汽车产业集群,同时考虑蔚来汽车股东的权益,回购是多方共赢。”

前有苹果收购P.A Semi与Intrinsity打造自研芯片,后有谷歌收购AlphaGo母公司DeepMind切入人工智能,从海外到国内,并购是巨头公司突破关键业务瓶颈的快速、有效手段。

聚焦到国内,阿里巴巴在2020年共有35起投资事件,其中4起并购项目,包括餐饮行业SaaS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客如云,智慧餐饮服务商美味不用等,电商物流供应链企业心怡科技,大卖场运营商高鑫零售,分别对应了阿里巴巴对于SaaS服务及运营平台、物流、新零售领域的关注和强化。当我们等量代入到造车新势力的并购就会发现,小鹏收购福迪汽车和智途科技,理想并购力帆都属于“快速补齐战略短板”。

而去年阿里健康与阿里巴巴控股全资附属公司Ali JK Nutritional Products Holding Limited订立购股协议,以80.75亿港元收购Ali JK ZNS Limited的全部股权,也与蔚来资本增持蔚来中国的逻辑如出一辙 ,通过左手交右手的方式,实现资本结构在公司架构上的调整。

那么,对于蔚小理而言,这样的并购又意味着什么?

首先,汽车产业之复杂十倍于手机,新入局的玩家有太多能力需要补齐。比如曾有一个粗暴的对比,手机有2000多个零部件,汽车有超过两万个。两个行业的复杂程度不可同日而语,产业链整合难度之大可见一斑。

其次,这个超级复杂的产业链如何补齐能力?如果只靠自研,人才难得、行业积累,都很难跟上“风一样的新能源”,买买买是最简单直接,跑赢时间的方式。

另外,资本是杠杆,利用金融手段撬动业务杠杆,拓宽范围,是聪明的“借力打力”。

如今,随着造车新势力在国内竞争愈发激烈,位于头部并被资本包围的蔚来、小鹏、理想汽车在手握重金的同时也让这场竞争的门槛进一步升级,这也意味着位于第二以及第三梯队的新势力们可选的投资以及并购项目变得更加稀缺。

资本加速汽车产业“国产化替代”

通过Pre-IPO和美股IPO,造车新势力们募集到大量的资金。其中,小鹏通过融资、上市,然后回国在港二次上市,并且三年里通过增发,手握百亿现金。2020年12月完成了美国存托股(“ADS”)的发行,增发完成后,小鹏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和短期投资共计353.42亿元人民币。

根据蔚来2020年年报,截止2020年底其现金及等价物达到了384亿元,加上限制性货币现金、短期投资等项目,现金储备共计425亿元。而在同期,理想汽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的余额为298.7亿元。

手握数百亿现金,联合知名投资机构、政府产业基金,成为造车新势力们频繁涉足资本市场的“底气”。凭借这样的底气,他们在汽车产业链布局的同时,也在加快汽车产业链国产化的步伐。

“国产自主替代是近年来中国发生最明显的变化,也是投资圈的重要机会。”华山资本创始人杨镭对《商业数据派》表示,硬科技领域的国产化替代潮流不可阻挡,而那些扎根相关领域富有经验的投资者才能准确把握趋势并做出产业投资决策。

 

因此也能看到,造车新势力们在选择投资目标时,其方向更多在围绕自身相关领域,这也可以看做是对于各自生态进行的补充,并且能够给予用户在品牌上的信任与想象。

同为智能制造逻辑的小米,在手机之外用投资建造起了一个AIoT生态。小米联合创始人刘德将其称之为“竹林模式”:即生态链企业形成一片根系,相连蔓延不断,持续培育竹笋成长为竹子的一大片竹林,相互扶持共同成长,同时又能实现自我迭代和内部新陈代谢。之后企业能够根据供应链优势和渠道优势,赋能各个细分领域从而实现共同成长。

所以,能够“笑到最后”的造车公司,一定不止是单品做的好,更重要的是对汽车产业链的整体渗透。

我们也能看到,蔚来、小鹏能“轻松”攒出百亿基金背后,资本的主动性,毕竟,这个百年难得的超级大市场,谁不想分一杯羹呢?

本文系作者商业数据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