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热捧的「虚拟人」,追不上吹上天的元宇宙

靠谱二次元

靠谱二次元

· 10月27日

“是时候给「虚拟人」泼盆凉水了。”

播放 暂停

资本热捧的「虚拟人」,追不上吹上天的元宇宙

00:00 13:3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 靠谱二次元

元宇宙概念横行的这几个月,捧红了一些毫不相干的社区产品,捧红了一些持有过气游戏的上市公司,也挽救了一些在倒闭边缘的VR、AR企业。而作为元宇宙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Avatar(形象)也顺势热了起来。许多以“写实虚拟人”、MetaHuman为卖点的Avatar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虽然没有在主流视角内产生太大的波动,它们背后的团队却已经在国内各个“元宇宙大会”里出尽了风头,受到了资本们的追捧。

这些更贴近于真人形象设计的写实虚拟人,在Metaverse浪潮席卷互联网的这半年,究竟做了些什么?

遗憾的是,2021年的写实虚拟人连工具人都算不上,更像俱傀儡,没有“人性”。

国内做了3年多的写实虚拟人,在今年分外热闹

虚拟人的概念在国内并不新鲜。2018年,就有黄子韬、迪丽热巴等明星的虚拟人形象官宣。这些虚拟人通过内容和产品衍生,为粉丝增强了偶像的陪伴感,但带来的反响仅局限在这些艺人的粉丝圈子内,并没有为路人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增量。

黄子韬与其形象虚拟人韬斯曼

随着国外INS等社交网络上一些“超写实虚拟人”走红,频频参与到海外品牌的联动中,国内厂商也纷纷看到了机会。2020年底,虚拟人“集原美”入驻小红书,跟品牌方开始了一波代言推广,随后“LING翎”代言口红、“AYAYI”与Bose合作等案例纷纷出现,掀起了一波写实虚拟人出镜热。对于一些新锐潮流品牌而言,选择写实虚拟人作为形象代言人很划算,一方面价格和当红潮流明星相比并不高,另一方面也能通过虚拟人的形式证明自己品牌的“前沿性”。

虚拟人“集原美”

当写实虚拟人沉迷于“自嗨”的时候,高喊元宇宙口号的新时代来了,写实虚拟人这一概念借着“Metaverse”上了高速列车,有厂商迅速将自家的虚拟人以“MetaHuman”的名义推出,并密集投放了一批公关稿件,还顺利拿到了融资。

与此同时,同类公司也纷纷公布拿到融资的消息。看起来什么都没做的写实虚拟人,和它们背后的公司,一下子成了投资领域的香饽饽,作为元宇宙的先行者,吃到了红利。

借着元宇宙概念的东风,虚拟人会变得成熟起来吗?至少现在来看,写实虚拟人和过去一年相比,在打法和人气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变化。

在商业领域,写实虚拟人主要以品牌合作为主,普遍形式为图片、短视频,和艺人出镜的逻辑类似,只不过是换了个角色而已。在小红书等平台,写实虚拟人的出现频次并不高,昙花一现的露出并不能给互联网用户留下太多印象,许多品牌用一次写实虚拟人尝鲜之后就不会再重复使用了。

缺乏广泛和频繁露出的结果就是,用户们对这些写实虚拟人的印象就和在商场里看到宣传海报里的模特一样,一闪而过,最多也只是能记住某个推广的品牌用了一个像真人的假人,很潮,但完全不知道这个假人是谁。和一些高人气艺人在一段时间频繁出现在各个品牌相比,目前写实虚拟人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也有一部分写实虚拟人是由媒体、机构和企业合作推出,大多以“虚拟主持人”的身份出现,例如媒体的AI虚拟主播、中国空间站数字航天员小诤、湖南卫视虚拟主持人小漾等等。虚拟主播在新闻播报等领域应用也得到了有关部门的支持,10月20日,广电总局发布了《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十四五”科技发展规划》,其中提出“推动虚拟主播、动画手语广泛应用于新闻播报、天气预报、综艺科教等节目生产,创新节目形态,提高制播效率和智能化水平”。

但就目前来看,这些以播报新闻、传递资讯的虚拟主播产量同样很有限,声音上也和真实人类有一些区别,在演播室之外的环境出现也有明显的“虚拟感”,达到替代真实主持人的水平比较困难。

虽然众多写实虚拟人在今年空降,显得这一行业格外热闹,但写实虚拟人外强中干的现状,并没有因为热闹而有所改观。

写实虚拟人距离“元”还有多远

元宇宙概念火速兴起后,虚拟人同样面临着和其它“元”产业相同的问题——技术和内容完全跟不上概念。无论在资本市场如何火热,目前写实虚拟人依旧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虽然其背后的开发商们在尝试用各种方式,但其与真人的差距依旧过于明显。

此前,“在GTC 2021上英伟达CEO黄仁勋的演讲均由虚拟人完成”的谣言让无数元宇宙狂热粉为之喝彩,但真相却是1小时48分的演讲中只有14秒由虚拟人技术完成,且这14秒中的“虚拟人老黄”也有明显的制作痕迹。作为世界顶级的图形硬件公司都无法完全拟真自己的老板,就知道写实虚拟人距离元宇宙有多远。

虚拟黄仁勋

在元宇宙的构想里,这些写实虚拟人既要有匹配元宇宙的形象,就和电影《失控玩家》里面的主角NPC盖伊一样,真实、不违和,还要有和真实人类投射在元宇宙世界里完全交互的能力。可目前大部分的写实虚拟人虽然有着类人类的3D形象,但差距依旧很明显,在皮肤细节纹理、摆姿动作等方面依然有比较明显的“虚拟感”。

虽然这种“虚拟感”在当下会被当作一种“时尚潮流”,被不少写实虚拟人公司标榜为一种卖点。但冷静下来想一想,这种因技术落后而不可避免的“虚拟感”,除了给受众带来了距离感之外,并不具有其它正向的效果。

甚至有一些虚拟人公司为规避“虚拟感”,让自家的写实虚拟人更“像人”,在一些商业合作相关的图片里,用真人模特实景拍摄然后“换头”,把真人模特的脸部更换为写实虚拟人。本来被给予厚望,能够“以假乱真”的虚拟人,竟然开始为了更真实而利用真实“造假”,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写实虚拟人究竟能不能真正“写实”?

这种表里不一的“换头式”在业内外也被不少人质疑,有虚拟偶像行业从业者就向靠谱二次元表示:“写实虚拟人的出现就是达到替代一部分真人的作用,用真人换头的方式已经违背了本意。”图片用真人实拍换头,视频用实拍加AI换脸,这股新鲜劲一过,此类拔苗助长的方式伤害到的是整个虚拟人行业。

虚拟人AYAYI

在内容产出数量上,写实虚拟人和最近又开始火热的虚拟主播存在着一定的差距。今年火爆的虚拟偶像组合A-SOUL不仅保持着高频次的直播,每位活动成员每周在微博、B站、抖音等平台都有1-2条视频内容更新。而大部分写实虚拟人除了节日、节气、推广内容之外,在平时就鲜有露面。如果以“打造虚拟偶像”为目标,那产量稳定、定期输出内容的虚拟主播一定完胜写实虚拟人,收获更多的粉丝。

这也暴露出写实虚拟人在运营能力上的欠缺,如今的头部虚拟主播团队背后都有经纪公司的支持。得益于在娱乐、直播领域的经验,虚拟主播可以和平台联系得更为紧密,输出的内容也更贴近于平台内用户当下热衷的内容。而写实虚拟人的运营团队往往缺乏这部分的人才积累,且为了紧贴“元宇宙”势必要保持神秘感,突出“科技感”,也在某种程度上与大部分观众拉开了距离,使得写实虚拟人始终不伦不类。

技术上并不先进,运营上并不领先,产出上并不够用。这些都是摆在写实虚拟人开发团队们眼前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也使得写实虚拟人既摸不到“元宇宙”的边,也吃不到主流市场份额的冷门现状。

游戏公司也在伺机而动

游戏公司的入局,更是让不少写实虚拟人从业者高呼“狼来了”。

今年年初,在因为一波“上海游戏圈教米哈游CEO大伟哥做人”而在国内兴起的Clubhouse上,就有不少游戏圈大佬关注起Metaverse这一概念。经过大半年的折腾,随着国内游戏版号再次受限,游戏大厂重新关注起存量市场,便打起了对已有游戏IP进行元宇宙相关衍生开发的主意,作为在AI、Avatar双方面更有联动力的他们,写实虚拟人自然成为了极佳的切入点。

对于游戏公司而言,写实虚拟人的创作难度本就不高,况且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创作工具,可以让游戏公司内部的小团队快速打造出写实虚拟人。例如创造了虚幻引擎的Epic Games已经为写实虚拟人制作了MetaHuman Creator工具,简化了写实虚拟人的创作流程,让游戏从业者可以更方便地制作出写实虚拟人,号称要让动态的写实虚拟人创作工作“缩短至不到一个小时”。

在这种情况下,游戏公司做写实虚拟人的心态逐渐从“能不能做”变成了“想不想做”,动了想法,只需要用一些自有的资源低成本地试一试,根本不费太大力气。

米哈游的“鹿鸣”、“陆离”两位原创虚拟人率先秀了一波,利用虚幻引擎优秀的特性,将虚拟角色和虚拟环境做出了互动感,还利用AI生成声音替代了配音演员,又同时推出了一款“人工桌面”的PC、手机跨端产品,为虚拟人提供了陪伴属性。虽然目前这些虚拟人并不完全写实,二次元风格更为鲜明,且处于试验期,但对部分写实虚拟人的技术实力已经构成了威胁。

注册了“QQ元宇宙”、“天美元宇宙”等商标的腾讯同样也有动作,在腾讯招聘的公开信息中,直接关联虚拟偶像相关的岗位需求就有13个,其中包括设计、运营、开发、策划等多个岗位。加上此前腾讯系的《王者荣耀》、《QQ炫舞》、《QQ飞车》、《和平精英》都有虚拟人项目出现,未来继续推出更多的虚拟人似乎并不是问题。

此外,《天涯明月刀手游》、《永劫无间》已经支持通过照片生成游戏角色脸型,生成脸型效果普遍比较形象;还有一些游戏产品利用AI深度学习玩家游戏数据模仿玩家动作。不排除未来腾讯、网易、米哈游等公司通过大量玩家操作的积累,制作出更符合真实人类的虚拟人推向市场。

这样看来,万一有一天写实虚拟人真的在市场上走红,很有可能的情况是第一批虚拟人公司铺好了路,却被游戏公司截了胡。

登上了元宇宙的贼船赌一把的写实虚拟人,未来会好吗?

可以说,ALL-IN虚拟人的公司们正在做一场赌博,关于元宇宙的赌博。元宇宙时代越早到来,虚拟人就越来越有机会得到大规模应用,作为一直跑在这一条赛道上的公司,就算被截胡吃不上肉,也能大概率分上一杯羹。

但是,混乱的元宇宙大环境下,写实虚拟人必不可能是元宇宙形象唯一的答案。踏上了元宇宙的贼船,造概念之余,写实虚拟人当下空洞的产出已经暴露其有名无实的本质。在概念高举高打,却没有太多拿得出手内容的写实虚拟人,在Roblox、Soul等各类元宇宙社区先行者和VirtuaReal、A-SOUL等虚拟主播频繁发布新内容、联动大IP的重压之中,还能发出多大的声音,所有人都要打个问号。

A-SOUL密集的日程安排

目前,为了解决产能的问题,许多写实虚拟人开始尝试和AI公司合作,包括小冰、超参数等公司,推出了一些披上一层MetaHuman外皮的写实虚拟人搭配AI的内容,共同进军元宇宙。不过在社交媒体和视频网站的反响来看,不仅热度平平,有些案例的质疑声甚至高过了支持,让写实虚拟人的未来更加扑朔迷离。

就像前一段时间大红的清华大学虚拟学生华智冰,就被网友扒出其唱歌视频使用了换脸技术完成,目前在B站、微博等平台关于“华智冰”的搜索结果,对这则换脸视频表示质疑和批评的负面消息都在主要位置,非常影响这个虚拟形象接下来的发展。

虽然写实虚拟人确实最符合如今大部分用户对元宇宙形象的审美和期待,但是,在元宇宙时代到来之前,写实虚拟人同样面临着最直接的问题:形象如何更真实以及内容如何更丰富。这些都需要写实虚拟人公司冷静下来,脚踏实地去克服解决,而不是投机取巧,寄希望于让所有人误解写实虚拟人的真实发展程度。

好在大部分坚持到今年的写实虚拟人公司,还是借着元宇宙的东风纷纷拿到了投资,并用投资推动着写实虚拟人发展的速度,让这个有点拔苗助长的行业的未来看起来有所期待。

毕竟他们承载着有一部分元宇宙人的希望:未来的元宇宙也是写实的。在这个元宇宙世界里,“嘉然”们依旧活在另一种屏幕里,而各个MetaHuman则变得触手可及。

但一切的前提是,那个大批人类化身虚拟人的元宇宙时代真的会到来。

本文系作者靠谱二次元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