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玉资本曾玉:我为何押注下一个Big Thing “源头创新药”丨风云投资人

杨亚茹

杨亚茹

· 9月10日

曾玉信仰的下一个大事情(The Next Big Thing)正是原始创新的First-in-Class创新药。

播放 暂停

和玉资本曾玉:我为何押注下一个Big Thing “源头创新药”丨风云投资人

00:00 12:37

在生命科学领域的众多研究方向中,细胞焦亡现在炙手可热。

今年初,炎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Pyrotech Therapeutics)正式成立,邵峰院士为联合创始人,他的另一重身份是科学家,最重要的科研成果就是对细胞焦亡的研究,这为本就持续升温的细胞焦亡研究添了一把火。 

细胞焦亡是一种由炎性小体引发的细胞程序性死亡,随着细胞膜地破裂,释放出的内容物可以激活人体内强烈的免疫反应。 

细胞焦亡在疾病治疗领域究竟有什么应用前景?试验结果显示,在乳腺癌治疗上,少量肿瘤细胞诱发焦亡,就会引起T细胞介导的免疫反应,从而抑制肿瘤的生长;败血症治疗方面,在被细菌感染的循环系统细胞发生焦亡之前,只要抑制其任何一个环节,就能阻止细菌感染引起的过度焦亡而导致的败血症。败血症死亡率高达30%-70%,至今没有有效药物,寻找相关抑制剂,已经受到了药物研发领域和工业界的关注。

目前,免疫治疗广泛应用于肿瘤治疗,也催生了国内庞大的PD-1抗体药物研发生产企业,但是,PD-1抑制剂单药的有效性仅在20%左右,即便联合用药能提高其有效性,作为全球范围内第二大致死病因的癌症也还需要更多的疗法突破,细胞焦亡的相关研究成果,就是一个肿瘤免疫治疗的一个潜在的新方向。

什么物质以何种机制最终引发了细胞焦亡,便是炎明生物创始人邵峰院士多年来的研究课题,其中就有潜在的免疫肿瘤治疗的靶点,进一步地,能够激活该靶点的激动剂就有可能成为抗肿瘤药物研发的新方向。

让有应用潜力的科研成果躺在论文中或是待在实验室里,是极大的浪费。6年前就涉足医疗赛道早期投资的和玉资本创始人兼合伙人曾玉也这么认为,她信仰的下一个大事情(The Next Big Thing)正是原始创新的First-in-Class创新药,而邵峰是她一直在学界寻找的“原创性”科研的拓荒者。 

从科学家到叠加创业者的双身份,邵峰迈出的这一步,曾玉和她的团队翘首以盼。

曾玉

和玉资本(MSA Capital)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曾玉

捕获早期机会

去年10月,炎明生物正式成立,今年1月,成立不足三个月的炎明生物完成了天使轮融资,由和玉资本(MSA Capital)、礼来亚洲基金(LAV),峰瑞资本等基金共同投资。日前,炎明生物宣布其位于北京市中关村生命科学园的研发中心正式投入使用,占地面积3400平米,目前,已有四十多名科研人员在此开展多个全新靶点的新药研发项目。

对于曾玉来说,炎明生物这个标的一早就志在必得。在创投领域戎马倥偬20载,穿越过了4-5个周期,曾玉的身份几经转变,从FA到投资基金,再到现在做直投,她拥有一张堪称华丽的被投企业名单——华大基因、医渡科技、BOSS直聘、蔚来汽车等等。

不可复制的从业经历让曾玉对早期投资的方向把握、标的筛选有着灵敏的嗅觉,第一次接触到邵峰,她就认定了不论是投人还是投技术,邵峰都是不二人选,他唯一缺的就是一个管理者。

2019年的“未来科学大奖”颁奖礼上,邵峰是获奖人之一,而坐在嘉宾席的曾玉是“未来论坛”的发起理事之一,论坛覆盖领域包括物理、化学、数学、生命科学、医疗、科技,话题从人工智能、未来计算机。“未来科学大奖”更是被业内称为“中国的诺贝尔奖”。

邵峰走上领奖台,却与曾玉在照片上看到的形象判若两人,不止于此,邵峰的获奖感言也让曾玉印象深刻,他说,做科学是很艰难的过程,经常面临着90%、甚至95%的失败,但要经常告诉自己、告诉团队“我们肯定能搞定”,最终也确实搞定了大部分。

在距离颁奖3个月前,邵峰接到了电话通知,虽然表现平静,但他暗下决心,为了十分钟的台上亮相,邵峰开始减肥。曾玉看到的这位获奖者已经比之前瘦了15公斤。即便在科研之外,愿意离开舒适区,擅于制定目标,且能严格自律地去达成,邵峰院士高度统一的行事作风和对承诺的重视,也是创业者中不可多得的品质。

我从来不相信天赋,因为聪明的人太多了。但我特别喜欢看到一个创业者All in的Conviction,这个信念的强大程度会决定事情的成败。”曾玉说道。

颁奖礼后,曾玉一直在跟踪邵峰的动态,用了半年多的时间鼓励邵峰创业。直到2020年的夏天,邵峰联手合伙人邓天敬,做出了创业的决定。“要把研究成果变成吃的药、医院里用的治疗方案,”这是邵峰在一次公开活动上对于自己创业初衷的朴素表达。对曾玉来讲终于有了难得的投资机会。 

曾玉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团队,十分互补,一位是世界级的科学家,另一位是国际产业大咖。

在成为炎明生物创始人兼CEO之前,邓天敬博世担任保诺科技(BioDuro)中国CEO以及BioDuro-Sundia全球药研总裁,在保诺这座新药研发的“黄埔军校”,邓天敬供职超过15年。

对于创新药和医疗行业的早期投资,团队的搭配是曾玉会着重考虑的要素,“与互联网创业不同,好的Engineer可以是好的产品经理,还有可能是好的管理者,但在医药领域,大部分的科学家即使能学习管理技能,我们也不期望发生,因为那是一种社会资源浪费。顶级科学家搭配顶级管理者,大家各有所长,才是非常完美、务实的组合。”

除此之外,还有两大关键条件——掌握生物科技浪头前沿的技术,提前看到大的趋势流向。

下一个黄金时代,属于原始创新药

所有的优势都无法抵挡趋势,这在移动互联网几乎取缔PC互联网的过程中被充分诠释。

曾玉久经沙场,已经形成的风口没有诱惑力,她更热衷于提前押中下一个爆发点。这也是曾玉能在华大基因遇冷时伸出援手、洞悉医疗AI大数据发展前景成为医渡科技早期投资人的重要原因。

提前看到爆发标的的前提,曾玉认为是看清大势,找到“The Next Big Thing”。

和玉资本首次出手医疗赛道之前,曾玉对这一领域生发了兴趣,她兴奋于AI 技术和生物科技的发展都在攀登巅峰,当这二者在峰顶汇合时,必然会产生大规模的新的商业模式。

一款新药从研发到上市要跨越漫长的三大步,从临床前研究,一、二、三期临床试验,以及上市后监测的四期临床,期间耗资十亿美元级别,整个流程一般需要十多年的时间,属于资本难以窥见全貌的“暗房操作”。

“生物科技和AI、IT技术的结合,会提升新药研发的效率,也会让整个过程更加透明化。”曾玉认为,在医药研发领域,虽然目前创业者和资本扎堆涌入的仿制药仍有市场,但在未来的十年甚至二十年,都将会是源头创新药真正的黄金时代。

在曾玉看来,中国的专利保护制度愈发完善、中国生物科技领域科学家在国际顶流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量激增,而VC、PE行业也在向科研成果转化释放出积极的投资意愿,成熟专业的生物科技管理人才层出,这都是“黄金时代”到来的标志性变化。

“我们内部也在不断学习和扩充团队,就像是在奔走相告——趋势来了,大家要明确看到,还要对这个趋势有很强的 Conviction,相信它,投资它。”在这个大趋势之下,一直在相关领域中沉淀积累的科学家愿意站出来创业,是曾玉认为很难能可贵的事情。

在国外,科学家创业稀松平常,但在中国,将科学家“拉出”实验室,却是稀有事件。但随着科研进入极其细分的领域,生物科技科研成果的转化已经有了明确的应用方向,针对肿瘤患者的靶向药物、抗体药物,以及针对各种流行病毒的疫苗,就是很好的例子,还有更多遗传性疾病在等待结束无药可用的窘境。产业追赶科研的脚步正在加快,科学家被发展大势“推出”了实验室,科技的力量也在真金白银地转换为生产力

与此同时,还有利好政策的频繁释放做支撑,资本市场张臂拥抱的态度转变,都共同构成了科学家“走出来”的基础。

2015年深化医疗改革以来,鼓励创新成为重要方向,中国先后加入了ICH、MAH,并与全球同步临床试验,同时提速新药审评审批。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中国一类创新药获批数量达到37个,从以前的平均每年一个,加速到平均每月审批通过一个创新药。这激发了创新药领域的创业热情。

2018年4月,香港联交所修订了主板上市规则,新增第18A章《生物科技公司》,允许未有收入、未有利润的生物科技公司提交上市申请。2019年7月,科创板开板,其中第五套上市标准对企业的营收、净利润、现金流等情况均无影响指标,几乎是为生物医药公司“量身打造”。

二级市场的公开准入,给了一级市场早期投资人更多信心,去布局长周期的创新药研发,整个原始创新的体系在初步形成。”曾玉说道。

押注创新药,要有耐心,要细水长流

千禧年以来,互联网创业与创投资本共同生长,但在TMT领域总结来的投资经验并不适配于医药赛道。

 “在移动互联网行业,一旦产品经过了从0到1的打磨,就会有一个非常快速的爆发,从1到100是Go Viral的状态,是指数级的爆发式增长。”曾玉说医药不同,不需要拿钱买流量、做补贴,快速占据市场,“医疗投资一定要有耐心,跟着团队从小一起长大,整个周期至少是10年起步。”

创新药企业的生长很慢,步骤繁复,经历了时间难以估量的基础研究及药物发现,再通过临床前研究,接着展开临床试验,包括一期的安全性试验、二期的药物有效性试验、三期扩大有效性试验,上市后,还面临大范围人群应用后的疗效和不良反应监测,也就是四期临床。而且这还是一场0和1的游戏,其中任何一步无法踩实,最终就是徒劳。

因为周期长,步骤多,在曾玉看来,医药创企需要的是量大的密集型资金支持,“我更希望看到有持续的长期资金来支持他们。”

6年来,和玉资本针对生物科技赛道下了重注,搭建医疗投资团队,集结业内顶级专家,至今在TMT和医疗赛道的投资已经超过了100起。

入局医药投资赛道,资本需要做大量的前期准备,既要识别赛道属性,还要有足够专业的团队。在和玉资本,除了自建的医疗投资团队外,医药领域的顶级科学家、专业咨询公司以及和玉资本被投医药企业创始人共同组成了强大的“外脑”,是项目尽调过程中不能省略的环节。

“这三种类型的‘外脑’在帮我们看我们可能没看清楚的角落,是不断夯实和Reference Check的过程,保证我们大概率投中一家好的公司。”

看得项目越多,越觉得自己知识贫乏,曾玉并未满足于眼前的成就。不间断地交流开会已经是她的生活方式,每个工作日见5、6个创业者。她说,“一周没有和聪明的大脑对话,没有接触新鲜的领域,那这周就白过了,不过,至今还没有过这种情况。”

即便做足了研究准备工作,具备快速决策的能力,但说起每一笔投资,曾玉的回答都是“如履薄冰”,是“敬畏”。在医药赛道,这种敬畏感尤明显。但是这是和玉资本看好并有强烈信仰的行业,也是和玉资本影响力投资(Impact Investment)的一部分。

 (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丨杨亚茹,编辑丨孙骋) 

本文系作者杨亚茹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