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躲开中介”的年轻人,还是逃不开租房的坑?

懂懂笔记

懂懂笔记

· 8月4日

躲开中介和租房APP,在社交网络上租房就能避开大坑?

播放 暂停

想“躲开中介”的年轻人,还是逃不开租房的坑?

00:00 13:0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懂懂笔记,作者 | 傅小波,编辑 | 秦言

一边是想躲开中介的坑,一边是在网络上宛如“开盲盒”般的租客。

为了租房,为了在城市中拥有一方栖息之地,为了躲开中介和各种坑,这一届年轻人开启了从线上到线下的社交化找房举动。

7月27号,“烟花”的余波还未从上海离开,大雨从晚上9点开始就没停过。

凌晨1点35分,李静叫的货拉拉如约而至——这位执拗的23岁女生,沿着老式住宅的木质楼梯一趟趟从6楼到一楼搬运着行李,司机大叔见状于心不忍地主动帮她收拾起来。

2点13分,货车停在了新租住的公寓单元门口。卸完所有行李之后,李静蹲在门口一边“想静静”,一边回想起这短短2个多月的租房经历。

“像一场噩梦”,她只有这么一句话。除此之外,李静还惦记着自己的2600元租房押金,以及去居委会举报房东违章改建的结果。

租房——先从躲中介开始?

从2018年开始,杭州、上海、合肥、郑州、广州等地多家长租公寓公司接连暴雷,产业链背后的“租金贷”也给当年租房的一批用户狠狠地上了一课。

风波尚未平息,去年蛋壳、自如等租房平台相继迎来互联网泡沫的粉碎。于是,今年的毕业生们打算汲取前几届师哥师姐的教训,改变租房模式,躲开“中介”去线上和线下寻找自己的栖身之所。

36氪曾发起过一项租房调查,受访者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受访的90后、95后人群,租房占比达93.68%;超过七成受访者选择与情侣、好友或者陌生人合租的方式,只有26.69%的人能够承担整租压力,选择独居。

通勤时间、舒适程度、租金是受访者最关心的三点,比例均超过75%,其中排名第一的是租金。也就是说,在辨别房源安全性之外,年轻人租房更希望省钱。

而据《2020中国青年租住生活蓝皮书》统计,我国房屋租赁人数已超2亿。在整体城市租客群体中,21-25岁的租客占比20.32%,这个群体的年轻人已成为城市租住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来源:网络请输入图说

这其中,被租房的坑“坑过”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在一二线城市工作,对于大多数薪资有限的年轻人来说,租房的问题总是要面对的。

但不论是面对中介还是房东,年轻人就像被困在角斗场里和行业内的每一个因素做斗争,像李静这样的“租客”并不在少数——他们还没来得及奔跑就被“坑”绊住了脚步。

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决定合租还是独居。“刚进大学的时候,我想过自己以后独自在上海打拼的场景,租一个小房子,养一只猫,离开父母开始一个人的生活,每天开心到上天,”不过,这些美景只存在于李静短暂的幻想。

经济承受能力决定了她只能从合租开始,而且上海一些中介“吃两头”(租客和房东各收半个月租金作为佣金),也让她觉得承受不起。

她在去年暑假实习的时候就吃过自如的亏——去年刚复工的那段时间,李静先是从自如平台租到了一间2300元/月的一间主卧,每个月还要交服务费。落笔签约之前,她和自如的管家沟通了自己的要求:不和男生合租,也不要和情侣合租。结果这两个“问题”,那一次都碰到了。

吃一堑长一智。李静从年后又开始在豆瓣上看房了——为了找到“房东直租”房源,李静愿意多花精力、多花时间,只为找到更优质的、更合适自己的房子(而且还能省下中介费)。

自认为已经轻车熟路的李静,在社交平台上转悠了一个多月,终于在5月初找好了房子。这回签约时,她多留了个心眼(见面时打开了录音),房东也痛快答应不会有男室友、不会擅自对房屋进行改造等等。

“结果我住进去的第三天,就发现厕所里有一些男士的洗面奶、剃须刀什么的。原来隔壁那间房早被一个男生预定了,只是我当时看房的时候对方还没搬过来,房东也隐瞒了实情。”看到这样的场景,李静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试着跟房东抱怨了几句之后只能尝试去适应。

男生和女生在同一屋檐下本就有诸多不便,彼此生活方式的不同也加剧了矛盾。“他晚上喜欢打游戏,特别响的那种,半夜两点多还在嚷嚷,累了就‘嘣’的一声开门,出来拿冰箱里的饮料又是‘嘣’一声。”

图片来源:李静提供

除此之外,今年上海的几个重点群租房小区被查处之后,反而滋生出了新的“改造工程”。李静入住没多久,房东安排的工人就上门来要将客厅打出隔断,想要再加一间房。7月10号,房东的整套改造计划完成,“他把两室的房子改成了4个房间,连厨房都不要了。”

李静对朋友自嘲道:“想着节约中介费,结果到头来一场空。”和这位毫无诚信的房东沟通几次之后,她决定着要去举报、维权。不过直到现在,李静要求房东退回的押金也未到账。

开“盲盒”的租房人

不仅是豆瓣、微博、咸鱼,甚至是各个小区的门卫都成为现在年轻人“躲避”中介的一条线下渠道。究其原因,除了中介在这个行业一贯的“刻板印象”之外,便是价钱。

朱坚刚刚毕业没多久,他是一个月前通过闲鱼找到了在上海郊区的一套房子,1700元一个月。在此之前,他借住在上海的哥们家里,朋友曾建议他用自如,“但房租都贵,而且还要收服务费,对于一个囊中羞涩的实习生来说,还是能省则省吧。”

朱坚花了半个多月在闲鱼、豆瓣上寻找房源,一天到晚辗转上海的各个城区去看房。然后,他还要一人扮演两个租客的角色和房东讨价还价。“我在闲鱼广撒网,来寻找房源信息,然后加房东微信。然后我会再找朋友帮忙,借他的号和房东砍价,一般能砍下来几百块,看着很少,但是算到每年的租金里面也够本了。”

朱坚每次回忆起还价的过程,就会忍俊不禁,“我两个微信都加了房东,一个号这边说下午来看房方便么?另一个号说太贵了,稍微便宜一些,现在就可以付定金。如果房东答应了便宜,就用看房的微信号再问他一遍价格,或者当面的时候直接报出心理预期价。”

刚到上海工作和生活不到两个月的圆圆,本身并不打算在上海常待。对她来说,只是想在五个月的实习期内找到一个安身之所,以后还是要回到老家去上班。

接触了几家中介后,她感觉从中介平台租房并非易事,“短租的现在很少,一个月租金的中介费也实在太高了。而且,可能是我个人的原因吧,对房屋中介真的没有任何好感,看他们每天在小区门口拿着牌子站着,我就是不太相信。”

她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开始在微博上开始寻房之旅。泡了一阵子之后,她找到了一套很合适的房源,发布租房信息的是位要转租的“前租客”,房租不需要押三付一,也不收取任何附加费用。最后的结果是皆大欢喜,圆圆当晚就搬了进去。

签约合同的环节,圆圆和前租户签了一个收款单,“等于她主动放弃了放在房东那边的押金,被我捡了个便宜。”事后圆圆想起来就觉得这样租房的方式就像是在开盲盒,碰到什么样的人全凭“运气”。

2018年大学毕业的王杰,说起租房的故事来滔滔不绝。他在北京、杭州、上海来来回回搬了7次家,有被中介骗过,也背着中介偷偷传小纸条和房主联系过,约过在公众号上租房的,还有直接和小区门卫套近乎找过房源。

“大学刚毕业,我是在AJK上找房子,发现了一个单间又好又便宜,位置就在海淀区后厂村的核心区域。我打电话约见面看房,对方提出要100块定金,微信转了之后人就不见了。”王杰说起当年的懵懂哭笑不得。

2020年,王杰来到滨江工作,又面临要找房子的困扰,他毫不犹豫刚直接瞄准公司周边的拆迁小区,然后找小区里的门卫套近乎,也会经常去看小区墙上贴的的小广告。

“综合下来,杭州本地的门卫大爷是比较好的。还给我写了几个房号还有房东电话,看起来大爷已经见怪不怪了,最后我是通过一位保安大爷找到了合适的房子。”

懂懂笔记与一位在自如从业四年的中介人员进行了交流,他坦言,“中介两头吃费用确实收费不低,但是你要知道这样至少有保障。很多有过租房经历,踩过坑的人事后才明白,跳开中介去省钱,大部分时候会适得其反,租到了好的算幸运,遇到了问题是常态。”

从他个人的印象来看,今年开始上海的房子根本不愁租,仅6月份他经手的单子就超过了10户。这个月他的薪资加上提成收入,已经超过3万。

想突破租房困境的年轻人

一边是赚得盆满钵满的中介,一边是如同开“盲盒”般的租客。为了租房,在城市中拥有一方栖息之地,这一届年轻人想尽了办法。在网络上挖掘房源,这种开盲盒般的结果,就算有幸能躲开大坑,难免又会被另一个难题击中——不断上涨的租金。

中原研究院数据显示,2021年5月,上海市在租房源的单位面积租金为82.6元/月*平方米,环比4月下降0.48%,同比2020年5月则上涨4.82%。

自如发布的《2021年10城毕业生租房报告》显示:从租房行为上来看,2021 届上海租房毕业生中 8成选择了合租,2成选择整租;其中,后者的平均租金接近 5 千元(4953 元)。

这意味着,一线城市租房市场给囊中羞涩的毕业生的真实选择,其实已经越来越少。想要在租住面积和交通上获得好的体验,只能在租金上持续加码。

今年25岁的李炜是上海本地人,去年研究生毕业后他本可以和父母合住(三室两厅的公寓),但他却反其道行之,薪资只有不到8千,却花了1800在松江租了合租房。

一开始想着还算便宜就先住住看,但因为租的是没有对外窗的房间,隔壁房客抽烟或在房间煮泡面,味道怎么都散不掉。“我从门口到床边最多走两步,屋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桌,让人窒息呀。而且是押一付三,加上中介费,付完钱的那天我口袋里就剩下几百块钱。”

那时候,最近的地铁站离李炜租住的地方大概要3公里路程,早高峰的时候公车很堵,他只能提早半小时起床,骑着共享单车穿越一条条街道。冬天还好,到了夏天李炜进到地铁里面时,短袖背后总会透着汗渍留下的深深痕迹。

搬离没有外窗的房间是李炜六月初的决定,一方面是房东要涨价,另一方面是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环境。中途他也试着看过其他房子,“贵的租不起,便宜的受不了”,几番努力之后,他搬回了父母家里。

据他描述,自己单位里有不少不是本地人的年轻同事,大家在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租房中的不愉快,这种话题他几乎从不去加入。

尾声

各方面客观原因,导致近几年房屋租赁人数不断增长。有业内人士告诉懂懂笔记,到2025年,我国流动人口规模将突破3亿人,届时会带来巨大租赁需求。因此,需要保障良好的租赁条件,才能让年轻人在城市中获得真正的幸福感。

一线城市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代表着“更多的机遇、更大的发展空间”,年轻人用租房的方式为自己寻找一个落脚点,安置那份对未来的希望。

当中介市场让他们困惑时,他们开始穷尽脑汁去社交平台、线下场景中寻觅。或许他们能省下中介费,但是又会遭遇其他的困难和麻烦。

这些租客们大多经历过难以预料的风险隐患、高昂房租、无良中介、善变房东,甚至在隔断间整晚听着对面室友的喃喃细语……但即便如此,大部分人仍不愿说出“放弃”二字,在“房租”和前途面前,他们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本文系作者懂懂笔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秘境LIVE 秘境LIVE
    回复

    还是需要中介的一些前期审核与把关的

    2021-08-05 08:31 via h5
  • 坐标北京,因为小中介的房子总是质量差不退押金,开始在大中介我i我家上找了一个老小区,服务费是月租1.4倍,接近三千。最可气的是去时中介答应没有男生来,结果搬进去,其他三个都是男生。一个不洗脚,不洗头不洗澡,每次出来,公共区域的味道就会飘很久。说了也不听。还有次卧的两个男生,有一个男生有次趁机摸我的手,他妈的!告诉中介中介说没证据不管。女孩子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跟熟人一起住吧,或是自己单住。

    2021-08-04 17:47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