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中国Foursquare们路在何方?

摘要: Foursquare的中国克隆者们看似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同时发力,但其实有人刚从医院出来,有人已经跑了10公里到这来比赛,还有人是负重100斤。谁能跑到最后?现在结果已经定了一半。

或许他们里面会出现明天的马化腾、丁磊和张朝阳,或许他们只是后来人的铺路石和炮灰。中国LBS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刺激的不确定未来。

7月里,街旁网的80后创业团队忙得不亦乐乎。从上海苹果旗舰店开业,到北京雕刻时光的合作,从新人邵夷贝的签售会,再到《城市画报》等小资杂志力推的荒岛音乐节,街旁的活动一场接一场。活动的背后是为了推广街旁的移动社区产品,用户可以到这些活动现场,用手机上的街旁客户端签到,得到优惠或礼品,最后就有相当一部分用户留在街旁的社区里,并且和有共同兴趣参加这些活动的朋友长期互动。

无独有偶,7月开开网也做了苏州活力岛音乐节。开开和街旁属于同类,它是手机贝多创始团队专门做移动社交的新产品。而国内更早发布移动社交产品的玩转四方也没有闲着,和各种各样的资源谈合作成了创始人谢晓最近花很多时间在做的事。比如玩转四方刚刚和手机VIVA合作,在社区里提供给用户1500种电子杂志的内容。

用户、手机终端、线下商户、内容、媒体合作、线下活动,都是这些移动社区创业公司们目前投入全力圈占的资源。

这一切都源于Foursquare在美国火了,这一波热潮的背后是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全球投资热潮。Foursquare的流行被解读为,是在美国掀起了移动互联网本地服务竞赛,它以培养用户到某地就签到的习惯动作为切入点,让用户在社交平台上留下对线下真实地点的行为痕迹,并用各种激励手段促成用户和地面商家互动并消费。

它的中国克隆者们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敏感地听到这场全球移动互联网本地赛跑的发令枪响。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就跳出了三四十家声称在做类Foursquare产品的公司。但移动互联网是全球技术,而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s,位置服务)是本地服务。竞争环境面临很大差异的中美创业者们,未来的道路也肯定会有差异,而且这些差异会随着前进成倍放大。那么中国Foursquare们将走出怎样的道路呢?

极客当道

许多人乐观地认为,Foursquare相当于5年前的Facebook;更有人认为,它背后的移动互联网创业热潮相当于10-12年前开始进入疯狂爆发期的桌面互联网时代的开始,是酝酿下一个谷歌、微软的机会。而从历史经验看,至少有一点是非常相似的,那就是“极客当道”。无论风险投资,还是传统IT巨头,现在都将目光锁定到了这群年轻的极客企业家身上。

街旁的创始人兼CEO刘颖(David Liu),1985年生于台湾,在美国长大。他坦言,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公司还在犹豫要不要做类Foursquare。因为他之前的公司Good OS是为台湾宏达电等大型硬件厂商提供定制“云操作系统”的开发,因此公司擅长根据大客户需求定制开发,其业务本质是纪律和执行,而对侧重用户体验的网络产品没有太多可资利用的经验。这个担忧直到他来北京认识了杨远骋之后才得以化解。

目前担任街旁产品总监的联合创始人的杨远骋2008年毕业于北航,曾参与王兴的海内SNS产品,并在百度做过用户体验研究。业余时间,他是关注交互设计的Blog“懒人有禅”的作者之一。得到杨远骋这员大将,街旁开始全面模仿Foursquare、Gowalla等移动社交产品。7月初,街旁宣布了和多普达手机的合作。

玩转四方的谢晓则出身名门。1981年出生的他,毕业于同济大学计算机系,曾在微软中国研究院,现在叫微软中国研发集团做了9年工程师。他是微软亚洲最年轻的专家级工程师,离职时任微软高级软件开发主管。微软的经历让谢晓对技术有更加系统和完善的认识。离职创业之初,谢晓为了打磨掉工程师身上不善交际的毛病,强迫自己做了一款自己写的软件的销售员,近半年的销售经历被他形容为“褪了一层皮”。去年年底,谢晓从TechCrunch上注意到Foursquare初露锋芒,终于决定了他创业的方向。随后不久,他就发动自己的人脉,网罗各路资源,在今年4月初即签订了天使投资,同时发布iPhone版玩转四方,成为业界最早发布模仿Foursquare的中国产品,还在TechCrunch上曝了一次光。

开开是手机贝多创始人穆荣的新产品。他从2006年开始就看到移动互联网市场,属于上一波3G热潮下诞生并经过历练生存下来的幸存者。穆荣从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开始,就看好LBS,他最早的产品是提供给公安系统使用的手机定位系统。和运营商、手机厂商都打过交道的穆荣,积累了一些圈内的人脉,但他的贝多和开开依然定位在不依赖运营商。贝多有法国电信、高通等投资的支持。

身在苏州的穆荣每个月都跑一两次北京,加强和北京互联网公司的合作。谢晓似乎跑北京的频率更多。而街旁因为有扎根在北京的产品总监,最早打通了新浪微博、开心网、豆瓣、人人网等,确实取得一定效果,与之类似的蘑菇团和多乐趣具有一定北京的优势。而玩转四方、街旁等背后都有移动领域的大佬作为天使投资。

八仙过海

发令枪响,大家仿佛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同时发力。但事实上,可能有人刚从医院出来,有人已经跑了10公里才到这里来比赛,还有人负重100斤,所以谁能跑到最后,谁会成为炮灰,也许一开始就决定了50%。

如果说Foursquare现在进入了小学阶段,那么中国的克隆者们还处在婴儿学步期。从Foursquare的情况看,它的用户数从1万-100万用了大概1年的时间,从100万-200万只用了两个多月时间,比Twitter和Facebook的早期用户积累速度要快,前不久又拿到了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势头很猛。中国的克隆者,比如玩转四方、街旁、开开、蘑菇团、在哪、多乐趣等,用户数刚过万不久,大多数拿到天使投资的时间也不长,处于早期起步阶段。

两者更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所处市场环境的不同。美国创新模式引入中国市场都是经历先模仿,再本土化创新的过程。中国类Foursquare创业者们也并不期盼这门生意能像在美国完全开放的市场一样,毫无羁绊地快速发展。美国的移动互联网创新热潮,其实是由互联网公司和其裹挟的亿万用户掀起的,运营商甚至可以说是被动的。因此Foursquare可以站在搜索、社交、实时信息以及智能终端的肩膀上,通过开放平台的资源,构建自己的网络图层,累积一股叠加向上的加速度,让用户增长曲线像火箭一飞冲天。

但中国市场不同。放眼望去,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和移动市场,并不是一马平川,而是充满起伏、褶皱,甚至关卡和长城。具体来说,在中国的移动市场上,用户的高低分层非常明显,手机终端差异巨大;运营商在走向开放,但合作依然不是那么简单,资源分割相当严重。与此同时,地面服务业也没有建立起完善的标准,缺乏麦当劳、星巴克这种标准化连锁的本土品牌。因此中国的LBS必然启动缓慢。

街旁采取从用户入手——时尚达人、小资、文青等,其普遍使用的手机基本可以限定在iPhone、Android和S60等几个平台,商户选择也是这群用户喜爱出没的小资情调的消费场所。这些场所普遍都有WiFi,这就借助这个小众阶层打通了用户─手机─商户─网络通路等几层壁垒。但必须要这一阶层用户慢慢成长,变得有足够商业价值才能让街旁长大。

另一面的代表是玩转四方,它的逻辑是希望打基础的阶段尽可能谈好最多的资源。谢晓也认为早期用户是时尚达人和小资青年,但为了跨越鸿沟的那一跃,现阶段必须准备好承接用户大爆发时涌入的手机终端、内容、商户和运营商资源。他思考的一个前提是,在中国培养用户登录一款移动互联网的应用,比美国的成本要高很多。用户如何知道你、注册并使用你——是第一个要回答的问题。小众群体好解决,大众群体很难,所以要圈定一切可以借势的资源,而且早圈早得,先下手为强。

种种战略的不同也会表现在产品细节上。多乐趣曾经在用户看到的本地商户目录中有意过滤掉非“吃喝玩”的写字楼、企事业单位机构等,而把“吃喝玩”推到前面。开开的穆荣则明确强调,不想做成线下商户的点评社区,会有消费信息,但更多应该是用户对自我生活方式的一种表达。玩转四方重视基于地点的媒体内容,谢晓认为LBS首先是一个功能和工具,用户上来先看到的是这个地点新近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儿。街旁是最强调SNS属性的。杨远骋觉得,朋友对线下活动的影响非常大,朋友的品位也最可能和用户接近。所以,他们的重点放在通过朋友关系,筛选有质量的线下生活信息。此外,签到、积分、优惠券系统的设计,朋友真实度的安排都有无数的细节。

位置上能长出什么?

移动互联网的本地时代开始了,LBS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就不再会关闭。里面究竟会变出什么,格外令人期待。

环境差异造成的是发展逻辑的不同。Foursquare的核心功能是LBS,也有人说Foursquare就是LB─SNS(基于位置的社交网络)。LBS是一种功能和技术,单凭LBS很难普及,因为一般人很难去直接使用经纬度坐标,但经纬度划分的位置却是处理信息的基本方式和视角。因此,业界普遍看好,基于位置的服务早晚会成长出大型平台级公司。

平台型公司,无论是在互联网,还是刚刚到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都是新技术和大量用户的结合体,但在不同环境下,会有谁先谁后的顺序问题。美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逻辑通常是——新技术公司创造一种工具,服务于用户的某项需求,同时积累大量用户数据。用户越聚越多,用户在此花的时间越来越长;那么可以在别处做的事情,不如也放到此地来做,对用户来说更经济。最终形成一站式服务的平台。这是先技术、再用户的平台成长逻辑,属于商业上的领先策略。

还有一种反过来的逻辑,既利用原有用户资源,一个一个吸纳外部诞生的新技术、新功能,最终形成平台。这是先用户、再技术的平台成长逻辑,尤其适合具备垄断资源的企业,属于商业上的跟随策略。中美两个市场,平台更迭的逻辑就存在这种不同。

在完全开放的市场上,平台的更迭还有一个规律就是,后起的平台往往比之前的平台要大,发展要快。因为每一个平台都是一个网络的层,借助原有平台的开放资源,以及平台发展中的经验,后来者可以更顺利地将前人的成功做法复制一遍,比如已经玩到极致的Google、Facebook、Twitter和苹果应用平台的经验,都可以用到Foursquare上面。这就给未来LBS上能长出什么样平台,带来了巨大的想象空间。目前SNS、实时信息已经在LBS上长出来,以后本地搜索引擎能生长出来;开放平台之后,Foursquare还能变成App Store。前人的所有成功玩法都能在Foursquare的平台上再玩一遍,而且它还能结合普及度非常大的位置这一维度,发展出无数新的应用。

在Foursquare还未如此流行的时候,就曾出现的增强现实的手机应用,代表者如荷兰的Layar等,已经明显地显示出移动互联网上叠加创新的复杂性趋势。Layar通过LBS功能,首先过滤和用户所处位置无关的信息,然后通过App Store筛选和用户需要的信息有关的应用。如果需要,它还能将信息在SNS中过滤和分享,通过层层筛选,递送到用户眼前的信息就是最符合用户所想的信息。而LBS的层被置于最基础的第一步筛选上。

目前,投资界的判断是,包括中移动在内的巨头,一定会进入本地服务优惠券市场。因为LBS功能对几乎一切线下服务机构都有价值提升,线下机构对它的态度都比较欢迎,传统商户的态度也在慢慢改变。巨头的进入终将造成新的“红海”,能建立比较优质的社区的公司应该能留住自己的用户。谢晓认为,未来大的玩家和拥有雄厚资源的公司必然加入,下手早是一个优势,现在圈的资源以后会慢慢释放出力量,而目前几家类Foursquare网站侧重不同是好事情。而台湾青年刘颖认为,未来的路一定会和开始的设想有非常大的变化,用户要求你不到3-6个月就要有改变,就连台湾开夜店的朋友也要每年改变一次装修才能维持顾客的热度。但许多基本的商业考虑,就像高手较量前,在意念中可能已经设想了种种可能,而对手概率最高的出手策略自然也考虑在内。

本文系作者 成远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成远
成远

资深记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