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机器人已至拐点,企业应当保持创新 | 2020 T-EDGE全球创新大会

芦依

芦依

· 2020.12.21

在傅盛看来,在保持创新上,猎豹联合猎户做对了两件事:一是把整个技术链条完全吃透;二是过了产品关。

播放 暂停

服务机器人已至拐点,企业应当保持创新 | 2020 T-EDGE全球创新大会

00:00 14:08

“今年真正理解了'反脆弱'三个字。再大的困难通过组织的不断迭代、个人的成长都可以应对,希望大家都能从不确定性中受益。”

在钛媒体主办的2020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猎户星空董事长傅盛在对话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时袒露心声。

别开生面的是,本次猎豹移动旗下的猎户星空豹小秘mini代替了傅盛本人出场。通过机器人分身功能出场,傅盛分享了动荡之年猎豹的转型之路,也阐释了对机器人和产业智能化的思考。

傅盛的“分身”——机器人

傅盛的“分身”——猎豹移动旗下的机器人豹小秘mini

在黑天鹅频出的2020年,“逆全球化”大势和外部政策风险,让中国互联网出海遭遇寒冬。全球疫情又一度让经济停摆,线下业态亟待复兴。这是一场全球同此凉热的生存大考。

作为中国互联网的连续创新者,傅盛精准捕获着时代机遇,站在移动互联网出海的潮头,又极有远见地确立了猎豹可深耕十年的赛道——AI与机器人业务。在充满不确定的大环境下,傅盛带领猎豹聚焦国内市场,力图让中国机器人成为全球机器人行业的标杆。

谈及机器人行业的发展,傅盛指出,“基于场景的服务型机器人已到行业拐点,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不少公司已开始融资且规模不少,资本最能看到趋势。谈及猎豹自身,傅盛认为公司已熬过深夜看到地平线的曙光,明年极有可能看到朝阳。”

“机器人产业和猎豹过往经历完全不同。此前猎豹只是在成熟土壤下找到好机会,像有20多年历史的杀毒软件,猎豹只是改变了其商业模式。而做AI需要一头扎进行业,从技术红利期而非产品红利期切入,要付出从未想象过的努力。”

在傅盛看来,在保持创新方面,猎豹联合猎户做对了两件事:一是把整个技术链条完全吃透;二是过了产品关。今年以来场景的商业化也带来了行业红利。

据傅盛介绍,猎豹联合猎户星空一起做的机器人,今年在整个行业的接受度快速提升,整体出货量和去年相比增加不少,现在有一万多台机器人在整个行业得到广泛应用。

今年下半年,猎豹还推出了酒店递送和餐厅递送服务机器人,不仅可以给餐厅实现点对点的递送,也可以实现帮餐厅招揽客人,既能帮客户省钱还能帮客户赚钱。

 “我一直认为在服务型机器人领域,中国有机会领导全世界”,傅盛展望道。

在他看来,中国服务机器人有三点优势:一是中国供应链的强大,在全世界独一无二;二是中国场景业务更丰富,整个产业规模和工业规模堪称巨大。第三,AI的能力,中国在应用水平上和国际在一个水平线上。

以下为傅盛与赵何娟的对话实录:

“无接触”服务利好机器人行业

赵何娟:今年疫情之下全球化进程整体放缓,加之中外国际关系的变化,整个中国企业的出海和全球化都受到了挑战。猎豹是全球化先驱,这几年也受到不少挑战,你们的业务受影响了吗?有什么特别的应对措施?

傅盛:我觉得今年的疫情前半段给我们带来的影响非常大,主要是我们跨入2B的领域,不像2C,所以像出差和客户的访谈都受到非常大的影响,这是一方面。

等到疫情在中国得到基本控制以后,我们看到现在整个行业对人工智能、机器人接受的程度大幅度提高。举一些小例子,像很多餐厅、酒店现在也在倡导无接触服务,大家都非常非常的欢迎机器人入驻。

另外,机器人其实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工智能打造的产品,更多是人工智能+硬件+软件的定制,再加上服务能力,我们也经过这两年的打磨,产品基本上到了临界线,在有些行业大家能够把它用起来。

所以今年的猎豹本质上做的机器人,是和猎户星空一起做的,在整个行业中的接受度快速提升,我们今年整体出货量和去年相比有不少增加,我们现在有一万多台机器人在整个行业得到广泛应用。

另一方面我们在下半年推出了酒店递送和餐厅递送服务机器人,不仅可以给餐厅实现点对点的递送,也可以实现帮餐厅招揽客人,所以我们说不仅能帮你省钱还能帮你赚钱。我们还为这个机器人起了一些接地气的名字,我们希望真正帮助实体企业快速把经济运营效率提高,实现增效。

动荡中转舵国内,机器人成主战场

赵何娟:刚才第一个问题问到之前猎豹很多业务是出海的,今年我们做的很多都和猎户星空机器人的实际落地、实际应用、实际场景相关,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猎豹自己也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之下开始聚焦于国内业务呢?

傅盛:我觉得这一年我最大的感触,或者我自己最大的触动,就是千万不要和天斗,人一定要顺势而为。今年年初整个疫情完全超出我们这一代人对环境的理解,包括猎豹自己在那个环境里面,还是在这种环境下,很多事情都变得敏感起来。

唯一你能做的是改变自己,环境是改变不了的,要顺势,所以我们也提出了一个策略叫B2C。一方面把我们整个工具业务、游戏业务聚焦中国(市场),这一年其实过的也很辛苦,因为(此前)我们大部分是海外的收入和利润,所以在互联网业务上通过这一年的调整,包括效率提升,我们整个互联网业务在猎豹恢复盈利。

另一方面,服务机器人这个行业,我一直认为中国是有机会领导全世界的。

因为,第一,今天整个中国供应链的强大,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所以你看我们做一个硬件,像你看到的这款产品,我们外观打磨了半年,整个产品迭代了很多轮,我们能够做到一个硬件产品大概2、3周到一个月的时间迭代一个版本,这在美国是不可想像的,所以有一个强大的硬件供应链支持。

第二,中国场景业务更丰富,整个产业规模巨大,工业规模巨大。

第三,AI的能力,我们在应用水平上和国际在一个水平线上,在APP软件研发能力上,中国经过互联网这20年的发展,有大量成熟的队伍。所以我们觉得我们能够扎根在中国,把场景做好,把产品打磨好,然后让更多人使用。

反过来,等我们在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做的足够好时,我们还是会走向海外,不是以APP的形式,可能是以机器人的形式。

机器人行业已至拐点

赵何娟:你刚才说你们今年大概推出一万多台机器人。前两年交流时,你预测2020年是AI产品化的一年,或者说AI产品化的元年,今年猎豹和猎户机器人,包括我们现在看到的小豹机器人,一万多台的出货量达到你的预期了吗?能够承载得了你之前说今年是AI产品化的一年这个预测吗?

傅盛:坦率来讲,首先我们今年出货量肯定比去年增加了,在上半年比我的预期还有点距离,但到下半年Q3、Q4都已经开始明显环比增长了。我们通过这几年的技术打磨,整个产品现在已经实现了模块化。你们看到我这个机器人,它实际上是和我们大的机器人在一个平台,比如说现在产品化,我们已经实现了,像我们出一款餐厅服务机器人大概只需要4、5个月就能实现量产。

赵何娟:你觉得你原来的预期是多少?

傅盛:每次预期都是会有一个梦想值的。今年可以讲明年整年的,不光是猎户星空,是整个服务机器人行业,应该会有很大的一批(企业)发展。我刚刚举了几个行业的例子,像餐厅、酒店,接受度都非常高。

去年和大家讲服务机器人的时候,大概要花很长的篇幅和大家讲服务机器人是干什么的、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你为什么要买它,现在像这两个行业基本上你不用讲太多了,它已经进入半成熟模式了,你主要就跟他讲什么价格,以及和一些对手相比你有没有优势,在政策上有什么特点,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正在步入成熟。

赵何娟:我可以理解为这个行业,尤其是场景化的服务机器人的拐点已经到来了吗?

傅盛:我觉得基本上到来了。我觉得这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这个行业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有的公司已经开始融资了,而且融资规模也都不算小,像美团、红杉这样的资本也开始往这个行业投入了,一定要相信资本是更能看趋势的。

赵何娟:现在的资本更加多的在看服务机器人在哪些领域场景?除了餐厅、酒店还有什么?

傅盛:现在资本看到的更多是递送类、仓储类的,就是从A点到B点,去实现对人力递送的替代,像一些餐厅送餐服务机器人,像一些酒店递送服务机器人,你现在去一些酒店,基本上你住在房间里,打电话要一个毛巾、牙刷,很多时候是机器人在门口递送的。

但是我觉得只有递送是不够的,因为递送本质上不算是人工智能和数据化的东西,更多是自动化的东西。所以,我们所有递送服务机器人上面还有陪你聊天、提供语音服务、远程接入服务。我一直认为服务机器人只靠机器人是不够的,比如说解答你这样的问题时,机器人再怎么训练都是不行的,所以我们一直叫人机协作,我们把远程能力做的也比较好,我们希望机器人帮你解答80%的问题,等到需要时,要么用户发起,要么我们云端发现这个服务,让一个真人在云端把它给接入。

保持创新,做对了两件事

赵何娟:说明你们现在聚焦了国内。你怎么定义你们公司现在的发展阶段,现在这个发展阶段是你计划的哪个阶段?

傅盛:我觉得现在的发展阶段就是熬过了深夜以及看到远处地平线上亮起了一些曙光,而且这个光线已经开始亮起来了,极有可能明年开始这个太阳终于出来了。的确,做机器人产业或者服务机器人和我以前做猎豹的经历完全不一样,猎豹是在一个成熟的土壤下找到了很好的机会,当时杀毒软件免费,其实杀毒软件已经20年时间了,等我们去做的时候只是把商业模式改了一下。

但是这次做AI,就像我当时在水立方跳水一样,一头扎进去,从一个技术红利期开始切入,而不是产品红利期切入的时候,你要付出很多努力是过去没有想像过的。虽然我一直在告诉自己创新是非常难的,但的确还是超出了自己的预期。我们大概经过3年多的积累,我认为做了两件事:

第一,把整个技术链条完全自己吃透了。我们今天所有的语音识别、视觉识别、导航等,都是自己做的。我这个“虚拟”的身体里,每一个电路板都是自己设计的,什么传感器的堆叠都是我和团队讨论的。以前从来没想过一个做软件的人会这样,所以叫技术关。

第二,是产品关。我们现在的产品系列很丰富,很多人问你们为什么做那么多系列,你看我这个脑袋,是一块高通骁龙845的芯片,这个芯片处理了所有语音、视觉、导航,实现了产品的模块化。

还有一个就是场景的商业化。我认为这个行业已经起来了,我们很高兴看到我们的对手都开始融资了,而且很多风投开始涌进来。

所以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阶段。我们10月份开始在北京试点,几十家餐厅,大家反馈,第一是非常热烈,第二是经过试用以后,很多餐厅都觉得真的有用,愿意真金白银的。我们现在是让小餐馆的老板来用机器人,而不是高大上的一些科技组织或者政府展厅去用,我觉得是巨大的跨越。

懂得“反脆弱”,做to B要更接地气

赵何娟:实际要给有需求的人,而不只是展示的。现在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越来越接地气了,你最大的变化是不是就是越来越接地气了?

傅盛:你要说我不接地气我肯定要反驳一翻。如果从实际结果上来说,肯定越来越接地气,这里面有几个大的跨越。刚刚讲了技术,讲了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硬件产品,第三个就是真正去理解怎么去2B,这里面有大B有小B。我在做互联网的时候,最不喜欢管的就是广告团队和营销团队,我喜欢琢磨产品,但现在由于你做一个跨越,自己必须跑一线,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通过和这些客户的交流去把需求拿回来。我们以前做C端产品,自己就是用户,你上网看看用户的反馈就知道了,经常和用户在论坛上交流就行了,但做B端不行,真的要和大家打成一片,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所以我觉得很接地气。

赵何娟:好的,因为时间的关系,最后您要不要总结一下你的2020年,如果让你用一句话总结的话,你会怎么总结?

傅盛: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颠覆了我的世界观,这个世界的这种变化完全和你认识的不一致。但是从我自己来说,我觉得真正理解了“反脆弱”这三个字,无论是自己,还是我们这个社会,当时看上去再大的困难,你通过组织的不断迭代,包括自己的成长,都是可以应对的,所以,就是“从不确定性中受益”。我也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在这一年得到这个东西。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芦依,编辑/赵宇航)

本文系作者芦依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